乐读窝

黑暗帝国-卷终章 辉煌而逝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黑暗帝国

卷终章 辉煌而逝

书籍名:《黑暗帝国》    作者:无境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了这次行动成功,尼奥可谓煞费苦心,并且做出了一些很不光彩的、如果被披露足够上几百次绞刑架的决定。

    打从开始,尼奥就考虑到这样一个问题,或者说有这样一种顾忌:这个情况下扮演救世主合适么?可行么?

    答案最终是否定的。

    不去讨论如果他这么做了,像毕夏普之流、苍穹圣殿的人等等这些掌权者会怎么看待他,也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驾驭那些桀骜的军官和士兵,单指一点,尼奥可没有统大兵团作战的经验,一点都没有,而组织大军前去阿西亚解围,需要高超的指挥能力是可以预期的。而尼奥可没有被接连的胜利冲昏头脑,他很清楚他的短板在哪里,也没有忘记他以西蒙?风行者的面目活跃于希尔法尼斯的军事舞台的初衷之一,正是锻炼自身的团队指挥能力,而这种锻炼,绝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他不愿意冒这种不理智的风险,甚至更害怕侥幸成功、从而忘乎所以。

    尼奥选择了在以个人能力攥取了一个辉煌耀眼到让人惊叹艳羡的胜利之后急流勇退。尼奥清楚,就凭这些功劳,就已经让其他任何以守护地方安宁为己任的组织或个人黯然失色、甚至显得碌碌无为、拙劣;没有人可以无视他所做这几件事的意义,更无法抹杀这份功劳。那么,与其独揽、独霸、吃独食,让一些功劳出来,不管从拿方面考虑,都是合适的,都是符合西蒙?风行者这个人物需要的。

    于是,在尼奥的提倡下,一个小小的临时军事议会便成立了。其成员包括布兰登、塞西尔、格林、法阵法师首领、以及后来抵达的布莱兹和拜恩,甚至还有巴泽尔这位野心勃勃的贵族。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巴泽尔和以他为代表的休利昂家那一系所掌握的资源是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本着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去赢得这场博弈胜利的原则,从革命者摇身一变成为拯救者的巴泽尔用一块‘幡然醒悟、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遮羞布,便成为了‘领土捍卫军’的重要首脑之一。而这种情况,也是塞西尔所愿意看到的,毕竟随着拜恩和布莱兹两个纵队的到来,领土捍卫军中出现了大十字军兵团成员占大比例的局面,布莱兹和拜恩本就不是什么乖乖仔,博德温又清醒一阵儿,昏迷一阵儿的,处于力量平衡的需要,也有必要让巴泽尔所代表的这支军力加入到组织中来。

    博德温其实并无什么大碍,只是尼奥读档他的记忆之后,判断出这货如果真醒着,败事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干脆就搞的好像后遗症严重,能证明他是真的谢格里登将军便算是完成任务。至于解围阿西亚的军事行动,有这个临时军事议会商讨决定,还是比较靠谱的,毕竟从根源上讲,官兵都是想战、敢战的、子弟兵解救自己的父老乡亲于水深火热,这个军事动机于公于私都是大义凛然、势在必行。临时军事议会磋商的只是将这个目的进行专业技术处理,从而更好的完成、实现。

    在这个过程中,舞台是属于塞西尔等人的,尼奥只代表多年跟地方政府有着密切合作的苍穹圣殿一方列席了会议,并先后发表了几次个人看法,都是些不涉及主要方针策略的枝枝叶叶,简单的理解就是细枝末节,补疏漏、增效率,使得行动计划更具可行性。

    有了巴泽尔的加入,跟阿西亚、避难谷和普拉旺的通讯得以全面恢复,甚至增强了好些,所以当领土捍卫军开拔的这一天,几位重要人物预料之中的空莅临。按这几位自己的说法,他们不是来抢攻的,而是确保领土捍卫军的行动合法性、以及正确性。其实说白了就是监督者,这个大家都明白,只要他们不乱指挥,也完全可以忍受,毕竟有他们的存在,这支队伍就显得堂皇正规了许多。

    而与此同时,尼奥代表星745婉拒了领土捍卫军的盛情邀请,以部队各方面损耗严重、急需休整为由,没有参加这次军事行动。倒是格林他们、盛情难却,应下了随军法师的邀请。至于法阵法师们,本就是强力的战术武器,自然是责无旁贷的。

    星745返回驻地四叶谷的当天,苍穹圣殿的嘉奖便下来了,荣誉奖励、物质奖励,除此之外,一份破格提拔的协议自然才是真正的重点。星745除了可以扩编成一个游击团(3个大队,千人左右),还享受到了一些其他的优厚待遇,其中最被尼奥看重的,就是有了更多的自主权。尼奥知道,苍穹圣殿之所以显得如此知人善用,除了组织机制方面确实可圈可点之外,也是一种隐性的竞争,如果等到希尔法尼斯地方方面的褒奖下来,封土封爵、高官厚禄,那就被动了。这个世界不缺英才,但英才到西蒙?风行者这种程度的,却绝对不多。更何况,一眼看到底跟黑暗势力、以及魔物的斗争这才刚刚开始,以后可谓任重而道远,就是千金买马骨、也得把这个榜样树立起来,否则谁还跟着卖命?当革命军造反分田、分金、分美女多有搞头?

    就这样,原本苍穹圣殿中最不被人们看好、最垫底的新丁组,反而一跃超过了所有同届同阶、成为第一个荣升游击团的队伍,也就是苍穹圣殿新一届星一团,而西蒙?风行者,也将那些至少都熬了5、6年时间才爬到游击团团长位置的前辈们全部远抛在后面,成为了苍穹圣殿有史以来最年轻、晋升最快、其晋升理由最无可挑剔的团长,一系列荣耀让这位新星变得炙手可热、红得发紫。

    相对的,星一团也相当的给上峰长脸,四叶堡、四叶镇的落成,历经残酷战役而有伤无死的奇迹般的胜利史,都为这个团队、西蒙个人、以及苍穹圣殿希尔法尼斯分部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西蒙?风行者为此一举成为苍穹圣殿最璀璨的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

    政治声望是潜在无形的,金币财富却是可以看的见、摸得着的,星745在运输途中所用到的对付黑暗势力和魔物的利器,比如光雷、照明弹等等都成为了摇钱树,卖成品、卖技术,尼奥没有藏着掖着,既挣了钱又落了好口碑,少挣些钱也不会觉得有多亏,毕竟技术力量摆在那里,有南茜这个满载了异世界智慧的超级存在在,推陈出新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尼奥完全可以预期,只要他愿意,星一团可以始终保持领先一大步的态势,行在‘除魔卫道’的最前沿。

    就像异世界中研究病毒以制造疫苗的公司也兼职研发病毒武器一样,星一团也走上了一条光暗一体、和光同尘的发展道路。这里出产第一流的抗魔物品,同时也出产第一流的恶魔。就在四叶谷,表面上看起来郁郁葱葱,仿佛最基本的生态已经得以恢复,而实际上这山谷不过是由肮脏之地转换成了黑暗之地。

    魔脑被窖藏在这里的洞穴深处,成为独立于原本的智脑之外的另一个功能强大的体系,并且,它将原本辐射整个山谷及周边地区的黑暗网络利用了起来,在山谷中开辟出恶魔的传送门。

    此传送门的功率还不足以召唤艾美拉世界之外的那扭曲虚空中的黑暗生物,但却为艾美拉大陆,尤其是以希尔法尼斯境内为核心的周遭区域的魔物打开了方便之门。只不过,这里并非它们的乐土,而是一个大型的改造车间,没有哪个通过传送门进入这里的黑暗生命能够逃脱被改造的命运。用尼奥的话说:它们必须被改造的符合标准,这个过程就像蜣螂滚粪球一样,改造之后的生命虽然依旧不能摆脱黑暗的特性,甚至更加的纯粹,但对这个世界来说,它们将不再是毒素,而是养分制造机,不论是被它们的敌人、还是它们自己,都将在生命消逝之后,很容易的成为还原成这个星球最普通的物质和能量。

    由于能量充足,索伦的黑暗战队实力扩张的非常快。但尼奥仍不满足,他同意了南茜提出的摸鱼行动,派精锐的人工恶魔战队参与了黑暗势力于人类在阿西亚城的大战,以至于前期被交战双方称为‘尸体拾荒者’,后期则被黑暗势力称之为‘溃兵收集者’,人类一方对这支特殊的魔物战队也非常恼恨,因为正是它们的存在,使得阿西亚攻防战不能以人类完美的胜利划上句号,在最后关头,它们表现出来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迅速的收拢溃败的魔物大军,从而跟追击的人类部队形成新的对峙,并且连续两次成功反扑,咬掉了人类近2000人的军力,而当人类一方集结重兵准备再次以雷霆重击将这股魔物歼灭时,对方已经以进为退,留下一个全面反攻的幌子,成功将主力撤走,让人类方的一记重拳完全击空。

    阿西亚攻防战结束后,是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政局变动,普拉旺、避难谷那些掣肘守军,使之不能及时援救阿西亚的权贵们降的降、灭的灭、逃的逃,毕夏普趁机在军政两个方面大动手术,干掉了一批难缠的对头,也很是提拔了一些新人,甚至由多家地方大贵族的代表联合组成的执政议会,也受到波及,从而权威大失,以安文图斯家为首的执政者们权力大大收缴巩固,毕夏普也成为了数代希尔法尼斯伯爵中权柄最重的一位而声威大振。

    饮水不忘挖井人,不管从哪方面考量,笼络奖励西蒙?风行者都成为毕夏普势在必行的一项大事。更何况西蒙?风行者相当的配合,一口气又明着暗着交给了毕夏普数项对付黑暗实力以及魔物的技术,毕夏普反手就大力推广,对外称其中一些是合作项目,另外一些则是专门机构研发制造的,后经几次对魔物作战运用,证明有了这些利器的帮助,人类方获得明显的优势,可以预期,希尔法尼斯将至此踏上一个良性循环的道路,比其他遭灾地区先一步结束龟缩战术,稳住阵脚后主动出击,清剿和歼灭境内的魔物。如此一来,毕夏普一党终于摆脱了民众口中的黑暗降临以来的昏聩、无作为形象。

    有这两个大贡献,西蒙?风行者连升数级,从爵士而获得子爵提名也就不足为奇了。

    按照王国律法,子爵以上的土地贵族是必须要觐见国王,并被认可后才有可能名至实归的。不过子爵提名就比较微妙了,它更多的显示出一种荣宠,具体体现在待遇及土地划分上都近乎真正子爵,但实际上却是男爵的正式名号,并且在某个或某几个方面跟真正的子爵比有所欠缺。而莫洛罗男爵西蒙?风行者欠缺的是人口,以及其超出普通子爵领不少的领地其实很有说法。

    就人口而言,魔灾以来,各个地区的人口都损失惨重,差不多砍掉了10-15年的人口积累。而且魔物和黑暗势力远不是短时间内所能清剿的,当权者们自然清楚人口基数的重要性,所以这块肉,毕夏普还真就不怎么舍得割。

    当然,也没有让新的莫洛罗男爵当光杆司令的道理,于是在经过磋商后,西蒙得到这样一个许可,希尔法尼斯的边缘人,只要尼奥有办法,期限内拉走多少,都算他的领民,考虑到缺乏技工、高级产业者等方面人才的需要,100户人家,这是毕夏普应承下的。当然,如何打动这些人,也要靠尼奥自己,谁让他这么会赚钱?结果尼奥和毕夏普讨价还价,又增加了一个人口进项——希尔法尼斯地区的盗匪,只要尼奥有办法将其降服并使之遵纪守法,也算是其领民。

    “遵纪守法?这条可以忽略不计……”当时尼奥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领地划分的微妙在于,它横跨了厄德里特和希尔法尼斯,囊括了厄德里特巴法斯男爵领的地盘,也就是以沃茨堡和霍里洛堡为核心的那片区域,以及希尔法尼斯这边大约2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甚至将厄德里特和希尔法尼斯东西隔离的底比纽斯山脉的一部分,也算在了里边。这一点,从领地名就不难看出端倪,新莫洛罗,尼奥当初带领迁徙队就是穿越莫洛罗山道,进入希尔法尼斯的。

    毕夏普划这么一个地方给西蒙?风行者,显然是很有想法的。说好听点,就是实力越强、责任越大,像西蒙?风行者这般的不世英才,正合适接受这样一个很据挑战性的地盘。说难听点,西蒙?风行者就是毕夏普探出去的一只手,是垦殖农、是修路队,为的就是将莫洛罗山道,在若干年后变成中央厄格斯通道第二。同时,也是为收复厄德里特领打前站,更有毕夏普的扩展野心在内。这个计划,国王也是同意了的,至于巴法斯男爵奎普,安文图斯倒也没委屈他的这位小舅子,在希尔法尼斯领给予了安置,土地面积虽不及原来的巴法斯,但人口、经济什么的还好,比名存实亡的巴法斯领,那是好太多了。

    毕夏普用一块靠山荒地和一小片领土就搞定了第一大功臣,还搞的仿佛送了个天大的馅饼,这算盘打的不能说不精妙,更关键的是,尼奥本人也愿意接受这块土地,他在沃茨堡的地下世界走向强大,再希尔法尼斯这边的谷中与维克多?西里奥斯?格林希尔誓不两立,这片土地承载了太多的情感,更何况山高皇帝远,正适合他这有着太多秘密的势力发展。

    有足够的劳力、有强大的技术,崇山峻岭算什么?照样可以开发出一片沃土。而且绝不会是毕夏普等人想的那样,要花费十年、二十年。

    不久之后,善于创造奇迹的西蒙?风行者又给希尔法尼斯的全体民众制造了一条爆炸性消息,希尔法尼斯境内的所有边缘人,都同意跟随这位莫洛罗领主,去开辟新世界。

    “莫不是都着魔了?”

    “疯子,一群疯子!”

    “他是怎么办到的?”……

    尼奥没必要解释,自从他收服了以索伦为首的黑暗战力,便打开了一扇世人眼中的邪恶大门,领土捍卫者纵队的那千余人不过是第一批,之后还有阿西亚战役中的、以及其他地方的。以寻常的眼光评价,为了达到目的,尼奥已经不择手段,威逼利诱、恐吓暗杀,在他面前的阻碍就这样被狠辣果决的手段一一搬除。

    随后,尼奥并没有急着造他的王国,而是利用手中资源,全力强化自身,更准确的说,将南茜恢复到完全状态。

    在这之后,成套的技术源源不断的自南茜那里留出,有南茜这样的蓝图总设计师,并提供了各式各样的工具,建设大军的效率自然是无可置疑的。但,尽管是这样,在这一年的深秋和凛冬,还是有过千名莫洛罗领的民众死于病疫、饥饿、寒冷,他们没能熬过最领地最艰苦的头一年,但却为领地的未来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任谁都没有想到,莫洛罗男爵领的重心尽然在底比纽斯山的山区中,山城布鲁赫,与之匹配的还有新开垦的山田、以及菌麦洞穴。由于莫洛罗山道并没有拓修,布鲁赫修建的也颇具地势之巧,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都不为太多的人知晓,但实际上,在建城之处,幽暗地域的隧道就已经将布鲁赫同沃茨堡以及希尔法尼斯领内新建的山口镇连接到了一起。

    艾美拉大陆统一历775年,沸血之年,很应景,整个世界在这一年都血流不止,不管是勇士又或懦夫、贫民还是贵族,很多生命在这一年凋零,因为魔物、因为战争。

    这一年对西蒙风行者和他的莫洛罗领民来说,同样是艰苦的一年,这一年,山口镇的另外一个名字被世人叫响,匪堡。因为这里不但扩建了,强化了,而且居民有九成是曾经的盗匪,这一年莫洛罗男爵满希尔法尼斯的剿匪,成效斐然,匪堡居民年底破万人大关,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相比这个‘副业’,莫洛罗男爵在这一年更大成就是对黑暗势力及魔物的歼灭绞杀,星一团成为名动王国、甚至整个弗瑞的除魔战队,上古时的魔裂大地其魔物及黑暗势力的活跃程度在这年年底硬是达到了整个联盟最低一线,主干道全部畅通,垦殖面积也恢复到80%以上,这其中,与星一团连续打了几个漂亮的歼灭战有着重要的关系。

    也就是这一年,西蒙?风行者获得一个特殊的荣誉,守护者,这个称谓是由教廷、联盟、王国、伯爵、以及苍穹圣殿总部、分部联名颁发的。奖励给在与黑暗势力斗争中有着重大贡献的个人。非常讽刺的是,在获得这个称谓的同一天,南茜研究的人工恶魔、恶魔基因比首次突破了70%,在沉寂了万多年后,艾美拉世界的第一头本土恶魔,自莫洛罗领的秘密实验室诞生了,而野生的魔物,在遭受黑暗势力的严格控制和以人类为首的光明阵营各种族联合打压下,仍行在一条崎岖艰难的复苏之路上。

    真魔与否,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最重要的表现在于后者的成长是不可控的,尤其是智慧成长,残存的记忆烙印以及本质所带来的诸多特性会使它们迅速的堕落,在5-10年之内就成为邪恶不属于远古恶魔的黑暗混沌存在。

    尼奥在见到了恶魔发狂后,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的害怕,他意识到他拿住了一把开启恐怖大门的钥匙,这扇门真的打开,世界会不会由此而毁灭他不知道,但为之深刻的、永久的改变将是可以预期的。

    尼奥不觉的自己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于是恶魔纯化的研究工作退出第一优先序列,实践实验完全停止,而只维持理论阶段的推演和深入研究,所有已培育的和正在培育的,甚至有可能突破79%界限的人工恶魔都成为了他实战的靶怪,最终悉数被销毁。

    即便如此,这时尼奥手中掌握的恶魔战力,也远要比他摆在台面上的星一团强大的多的多,无论从数量、单兵能力还是综合战力评价、都是如此。超过12000名战斗魔如臂使指,分成四大团队由四头大魔统帅,辅助、杂役的恶魔更是多达3万名。这支战力今年的收获有两方面,首先就是在希尔法尼斯全面绞杀黑暗势力的大环境下,吞噬聚拢了大量的黑暗生物,包括魔物以及黑暗势力的爪牙。

    其次,倒悬的布鲁赫诞生,这是一座巨大的地城,在山城布鲁赫之下的幽暗地域,它的存在成为布鲁赫的真正基石,如果一齐发力,想要完全攻陷布鲁赫的难度将呈几何倍数增加。

    沸血之年发生了很多事,大的方面,桑维斯特王国终于在这年的年初发力,以厄德里特北方数镇以及厄格斯通道以东的大兵营为桥头堡,对厄德里特领展开了收复行动,到了年底,厄德里特领的北方以及东面已经成功收复,剩西、南近45%的领土还在异族和黑暗势力的手中。悲催的是年底发动的黑铁之城索尔斯收复战役以失败告终了,这座昔日的厄德里特领首府让它的建造者们留了不少的鲜血,超过7000名官兵死在了城墙内外,另外有不低于5000名兵士因伤残退役。这也算是弗瑞特色,在奥德,因为有教廷的存在,向这样的战役往往出现的结果是:战死的不论,或者的都是健全的、健康的。至于凯尔斯,那些吸血鬼也有的是乱七八糟的法子让兵士复原,当然,复原后不能再称之为普通人的几率很大。

    相比于索尔斯的大动静,沃茨堡以及霍里洛堡的收复几乎是默默无闻的。当然,这只是以军事的眼光去看时的情况,因为人们根本不会将那里盘踞的异族视作与星一团同一级别的对手。而在城建方面,沃茨堡已经霍里洛堡继续了莫洛罗男爵西蒙?风行者善于制造奇迹的美名。‘3月要塞’,这个新词就是送给这两座城镇的,莫洛罗男爵连地底居民都驱赶了上来做苦力,硬生生用3个月的时间将原本很一般的城镇修葺为要塞级的城堡,除了地方不算大,论综合防御力,就是索尔斯、阿西亚那样的城邦也未必能比的过。

    这一情况直接导致一个结果,就是有心收复失地的原厄德里特领贵族、及其领民,更愿意聚集在这两个地方,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毕竟哪怕是怕死,一个姿态还是要的,否则厄德里特领收复,原本属于他们的领地很有可能便被王国收缴了去,而有了这个姿态,想收复的就去冒险,不想的,也可以趁机卖掉,总比血本无归强太多。这些人中,便包括原玛修亚领的领主,赛弗?斯罗德及其女儿瓦伦汀娜?斯罗德。

    776年的上半年、厄德里特及希尔法尼斯地区最耀眼的明星是属于瓦伦汀娜?斯罗德的,她率领的守望者兵团取得了一系列能够写入教科书的经典战役的胜利,由东向西一口气将异族赶进了蒙斯托克荒野,并成功占据原西风狂战团的要塞,使得索尔斯城里的黑暗势力和异族深陷绝境。随后,又是这位以疯狂的速度越过10级、11级、12级的女骑士,率领麾下攻破索尔斯城,将敌人的首领斩杀在黑铁广场,值得一提的是,攻陷索尔斯城的方法,几乎就是当初索尔斯城沦落入黑暗势力之手时的翻版,空降、强横的单兵战力、精妙的小组配合,核心瓦解,然后摧枯拉朽。

    有心人看出了端倪,称瓦伦汀娜?斯罗德带领的兵团其战斗风格酷似星一团,并且全面配备了莫洛罗领生产的战斗器械,有些甚至是只在星一团参与的战役中出现过。于是众说纷纷,776年的夏天,两地民众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除了魔物,就是这位春风得意的新贵和莫洛罗男爵究竟是怎样一个关系。

    就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两地,莫洛罗男爵将于冬日迎娶蜜莉恩?曼莫瑞斯。

    蜜莉恩?曼莫瑞斯是谁?很快,有些人挖出了其资料,大众这才发现,竟然是如此敏感的一个人物,一时间种种传闻层出不穷。

    而就在这个冬天,更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两地,西蒙?风行者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尼奥?达克尼斯,一个头上顶着黑暗信仰者、叛徒、谋杀者、通缉犯、奴仆等诸多负面头衔的人。

    捅出这一秘辛的是一位来自凤凰城的名门贵族,是蜜莉恩?曼莫瑞斯小姐的好友,据说因为‘不忍心看到一个善良单纯的女生误入歧途,才揭发出这秘辛。’

    这件事导致的最直接结果就是前往凤凰城与蜜莉恩?曼莫瑞斯会面的尼奥再一次深陷牢狱,并且面临秘密处决的噩运,之所以没有立即杀死,是因为某些人确认其掌握了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知识与信息,而这些信息的价值比整个凤凰城还要昂贵。

    当大众知道这些情况的时候,尼奥?达克尼斯已经完成了他的又一次奇迹,他失踪了,就在全艾美拉大陆防守最严密的监狱中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事实上,如果没有奥萝拉这位风凰之主,尼奥这回的确将噩运难逃。于是他不得不背负这样一个结果:当他以为完全了断了昔日的情感之后,却欠下了一笔新的人情债。

    蜜莉恩没有陷害他,至少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善良的几近愚蠢,将一些秘密不小心透露给了那个她一直以为堪称完美的年轻贵族。尼奥通过奥萝拉知道了、并且相信了这些,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件事,或许是因为他自己的变化,或者是因为双方的变化以及整个外在世界的变化,尼奥觉得他已经无法再跟蜜莉恩在一起,过那种所谓的美好生活,他承认自己变了,变得不被很多人理解,至少以蜜莉恩的认知看,他成了一个邪恶的人。那么,正像当初他以为的什么都无法阻挡两颗理解、并需要对方的心在一起,现在,当彼此的心变得陌生,再为那些昔日的美好去挽救爱情,是愚蠢的。

    蜜莉恩或许还分不清这些,在随后的秘密见面时,哭的一塌糊涂,其中不乏愧疚的心理。尼奥却是知道,这件事其实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是他自己犯了一个错,他本来知道自己已经因为这些年的经历而心性想法改变了太多,却还仍希冀着那份昔日的爱恋。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蜜莉恩心中想要的那个爱侣,而他自己也不愿再承担失去爱的主题的感情,那么剩下的,也就是他去追逐他的梦想,而蜜莉恩去寻找她的幸福。

    “我都一再承认是我错了,为什么你还是如此绝情?”

    蜜莉恩这样的一句话,更是让尼奥证实了理解的丧失。“蜜莉恩,你没有变,你还是那个你,经历了这些痛苦后,更成熟、更坚强。变的是我,从某种角度讲,勋爵大人当初的评判没有错。我是一名背叛者,百死莫赎的那种。除非我们用虚假去应付彼此,否则就算在一起,也不会再有昔日的那种幸福美好。你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道风景,那些点滴本身已经汇聚成一种永恒,我拥有它,并且不希望它遭到任何破坏。”……

    尼奥?达克尼斯的消失不仅对蜜莉恩是个大事件,对厄德里特、对希尔法尼斯都是一件大事。这时候,什么黑暗信徒之类的说法这时已经很难站的住脚,因为就在今年,星一团升级成星耀纵队,与盘踞在希尔法尼斯的黑暗势力进行了连场血战,在其他团队一一败北的情况下,硬是拼着大损,取得了歼灭主敌的辉煌战果,当地的人都清楚,从来年开始,除非有新的邪恶敌人空降,否则剿灭残部将成为抗魔战争的主流趋势。为此,教廷都再一次颁下了光辉奖章,这样一个人,怎么就是魔狗呢?那么,是谁再说谎?当年的真相又是什么?这些疑问成了很多人想要解开的谜题。

    借着这股东风,教廷终于发难,大量的证据形成了一记强有力的重击,其中包括瓦伦汀娜、昔日东迁幸存者等人的亲身口述,甚至为次教廷专门有人跑了一趟幽暗地域,去印证了尼奥当年的战斗之路,还有一个特殊证人,教廷的人竟然策反了曾经的永夜武士哥顿,这位当年的追杀者重要成员从敌对面讲述了昔日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从而证明,尼奥这位承袭了森苟拉斯之章的强者,是连敌人都为之钦佩的斗士,当然,也不算什么好人,他炸掉飓风号、造成巨大的财物、人员损失,明显是泄愤而不择手段。

    不管怎么说,尼奥?达克尼斯成名了,一夜成名,三大阵营都知道有这么一头狼人,用无数奇迹堆积了一份耀的其他同期英雄黯淡无光的伟业。有趣的是,这个人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自己人’的陷害,没有死在战场上,没有死在黑暗势力的围追堵截中,却因为执着的爱而穷途末路翻船失手,其后以‘失踪’的方式陨落。

    弗瑞联盟、桑维斯特王国为这件事焦头烂额,教廷则大做文章,一举拿下了在弗瑞的信仰传播权,因为无数民众发出了呐喊:我们不要在无信中腐烂!我们要重回光明……

    777年,渊花之年。在大地地裂的深处,生长着一种植物,叫做渊花,它几十年都难开一次花,而一旦开放,必异常娇艳,有七色魔光相左,美如梦幻。渊花一月不谢,且花周围遍布氤氲白雾,迷蒙、有毒,一如这一年的三大阵营局势,让人看不清未来的方向,最最惊艳的莫过于混乱本身。也就是这一年,艾美拉大陆的极西荒蛮之地,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旅者,他善于创造奇迹,而关于他的新故事,也即将在这新的世界展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东岑西舅阴阳噬天剑气惊鸿将军太下流表弟凶猛我的专属梦境游戏狂凤驭兽随身空间之佟皇后重生之军医校园传奇公子凶宅笔记嫡女归漫长的告白最豪赘婿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与狼共枕高纬度战栗打工巫师生活录天才宝宝极品娘亲超级宠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