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772 我输了,我赢了,还有……——大结局(下)

乐读窝 > 科幻灵异 >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772 我输了,我赢了,还有……——大结局(下)

书籍名:《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作者:实在没选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洛奇

    论“年纪”不算很大,在他进入无限世界的时候海伦与卡塔尔都已经成名很久了,但世界上天生有些人注定是立于万人之上,羡慕也好,嫉妒也罢,这个世界终究会被人家踏于脚下洛奇就是这样的人

    这个人的发家史不用再一段一段的累述,他的格和作风也用不着再去正面反面的去自以客观的评论,反正只需要知道,他现在掌握着实力与权力的巅峰,是能够决定任何人的生死,这就足够了只是这个游戏世界里打打杀杀生生死死的看得多了,脑袋大了碗大个疤,对于众悍匪而言死不足畏,所以对于这个最强的男人倒也未必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的心理但话虽如此说,不怕死是一回事,对这个世界最强心存杀机就又是另外一回事,而居然真的去做并且认自己可以做得到……那就不是勇敢与否,而是让人怀疑其精神是否正常了但今天,竟然真的有人打算挑战世界

    因一丝违和的异感而中途结束了任务,瞬间移动回到不败之家所在的山岗,洛奇甫一落地已经知道自己那不祥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自家屋顶上这会坐了一个不之客,一个穿着老皮鞋旧皮衣的男人就那么搭着脚的坐在那里,右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不时抽上一口将他的面孔遮挡在烟雾后面而就在这个男人的脚下躺着自己的四个队员,小草应该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侵入身体现在正在以自己的力量对抗而动弹不得,一时三刻命并没什么大碍,可另外三个就没那么好运李晨、钱多多、雪梨,三个人虽然身上不见任何伤痕但也没有任何气息了

    他的脚下自己的不败之家大门已经被踢碎了,房顶也被摧倒了半边犹如半个废墟看那模样倒不是激烈打斗所至像是一种“踹门拆屋”的示威热血团其他人除了阿修罗与弗莱迪之外都在当场可不知道是否因对方抓着人质而投鼠忌器,一群人竟然一时三刻间拿不出什么主意

    这一幕看上去有些傻有些不符合热血团众的身份,不过会这么想的大概是没搞明白一件事情从来生擒都比杀死难,救人都比杀人难假若不败之家剩下的这些人里有谁无论从智力还是武力的角度可以从容不迫救人的话那么就相当于他们可以轻易取了这个入侵者的命……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不过话倒也不能说得那么死,再冒险的办法真到必要时候也会有人用,只是洛奇回来得太快,面对一个制造了如此战绩的入侵者,仓促之间众人都还没衡量好行动的分寸

    洛奇在看着自己家门口不请自来的客人,刑也在打量着这个自己“日夜牵挂”的仇人说实话,当初怎样的心情到今天已经记不清了那么长时间的仇恨占据着几乎全部的情感,当事情最终来到这一步的时候竟然会有那么一丝紧张感不是面对强者的紧张,而是类似于兢兢业业的去做一个事业,到了最终收官阶段那种几分纠结几分……不舍?

    不舍?真是可笑

    刑不自嘲嘴角也浮起了冷笑,将烟掐熄在了掌心对面的人五官体态似乎只是再普通不过一个欧洲壮汉,现在看上去比当年似乎又壮了一些,脸上和手上的伤疤也多了些——洛奇有个习惯,当一些有价值的对手以有价值方式在他身上留下疤痕的情况下,他事后并不会将这些疤痕治愈,而是当作纪念品一样的留在身上对这种行有的人称赞,也有的人认只是肤浅的炫耀但刑没那么多浪漫的评价在他看来,多的“展览品”只意味着一件事——这个人比当年强了

    “你……”

    面对着满怀仇恨的访客很讽刺的是洛奇记不太清这位了无限第一人的记不算差,他可以清楚的将身上百余道伤害的制造者回忆得清清楚楚是怎样的对手是怎样的战斗,无论对方是游戏者或是npc但可惜,某人并不在他“博物馆”的展列名单之上

    千辛万苦跑来报仇,结果仇人却连自己都记不得了,天底下还有比这大的讽刺吗?

    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他妈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骤然暴起,怒火被对方的“失忆”彻底点燃了,一脚踢在了李晨的尸身之上,尸体如炮弹一样朝着对面的人了过去

    面对对方的突起发难,洛奇只是微微皱眉能够打倒小草的人——不管他是用了什么手段——自己无论如何不该没有听闻,何况从对方的眼神看来绝对也不是与自己第一次见面,可……洛奇伸手接住了尸体飞弹,同时反向施力将蕴藏在尸体中的力量抵消无形,轻巧的将同伴的尸身放到了一边

    这是……斗气?好高明的力量,与自己曾经遭遇过的名紫斗气的力量应该是一系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东西,若猜测不差应该是七斗气这一系传说中的巅峰之作——“幻气”?哦,这么一来倒是有些头绪了,李晨他们当初进入热血团的时候那个养殖队的队长好像也是使用斗气能量,不过分明记得应该已经轰杀了才是,而且那人也力量平平不及眼前人多矣可……算了,这些都无所谓了,不论眼前人是继承遗志还是死而复生,他都让自己兴趣了

    “能走过十招不死,我饶你们全团”

    淡然的语气下是霸气十足的自信,能够击败小草看似仍中气十足的人必定是s位阶中的好手,但纵然是面对这样一个强大且底细不明的危险分子,洛奇仍有十招败他的自信

    这里是无限世界不是斋庵,洛奇也不是日漫中的“不杀人主义”的热血正义主角男热血团这个外号是别人起的,他们怎么想他管不着,但身队长他对自己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庇护的义务眼前这一幕无需化身学究去搞什么对与错的辩论杀人者灭团,就这么简单

    “还是那么令人厌恶的嘴脸这样好了你能十招不死我饶你们全团”

    冷笑中刑右手高举,高岗之上的狂风似乎受到了他的号召而咆哮了起来,上方的天空好像被捅了一个窟窿而形成了巨大的漩涡,某种巨大又无形的能量被拉扯了下来灌进了那只右手之中

    洛奇猛然一步上前没有率先攻击却是伸手搭住了刑的肩膀,两人瞬间从不败之家的高岗转移到了某个不知名的荒野之上

    级的战斗也许会轻微的连草都不断一根就分出胜负,也有可能将大陆打沉了还没论清输赢,某人单骑闯军周围统统都是敌人无所谓误伤,洛奇却必须顾及到他的队员只是施展瞬间移动时无法同时进攻,等于了掩护队员不得不先挨一击

    真空波动拳

    以幻气作能量,以逆向凝聚空气作招式真空波动化一团无形的光波附着在刑的掌间,凶狠的一记手刀已经劈在了洛奇脖颈间

    这招与青奋的诛仙一式有些仿佛,或者再说明白一点刑也从那小子处拿来了一些参考真空的力量引发了对方过剩的防御,就好象过敏一样免疫系统越强大自伤的也就越厉害

    “不错”

    遇强越强的杀招只换来两个字的轻赞,对于能量把握已至化境的洛奇没理会因自己的能量失控而受伤,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招虽然高明,但就战术而言却是用得蹩脚几乎是毫无缝隙的同一时刻,顺着刑的“引导”,巨大的能量全面的从洛奇体内爆发,金黄的气劲冲天而起震开了敌人的手刀

    还是那么的吝啬

    刑心头微微冷笑当年这家伙就是一个连一个铜板都要当成两个来花的人,如今是变加厉了级赛亚人的变身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像呼吸那么简单的事情但事实上就算是呼吸也是需要耗力的如今他借助自己的真空吸引而将那一口呼吸的力气剩了一半,葛朗台在他面前都慷慨得像个慈善家

    从来没想过一招就能占到多大的便宜右手被震起来的同时刑强行镇气,左手二招已发

    电刃波动拳

    已经不是多少伏特可以描述的问题宙斯的雷神之锤在刑的手中发挥出了比钱多多强十倍的威力,天空之雷裹挟在幻气之中,左拳包裹七彩的沫里绽放着璀璨的紫光,过希腊主神全力一击的雷轰让两人之间的空气都发出了痛苦的呻

    依然没有看出对方的法则之力何,洛奇也饶有兴致的陪着对方在招式层面上一较高下

    同样的一拳击出,拳头对拳头,男人间的对决,比比谁的拳头硬这雷神之锤来就是自己抢来的,洛奇对其底细自然熟识,一阶级赛亚人的力量并不足以对抗一系神祗的威能,所以……三倍界王拳

    没有闪电没有真空没有任何特异,就是沉重的一拳,非常沉重的一拳这一拳的力量如果散开来的话大概能将日或者澳大利亚击沉以武者系的修炼达至科技系的破坏等级,旁人看了也只好说一句“匪夷所思”,但现在这股力量只是乖乖的呆在不足一掌之间的方圆内迎向另一股同样惊人的暴力

    两只拳头撞在了一起,几乎不相上下的力量以一分不差的角度针锋相对着

    空气中淡淡传来一声“噗哧”之声,好像是布匹被撕裂的声音一股气劲如同浪撞上了礁石般被分成了两半,七的沫与不停滚动的紫闪电落在了洛奇身后的两侧激起了竟天的沙土

    纯以能量而言两人的这一拳确实是不相上下,精准的好像是用天平测量过一样而且从杀生的角度而言,雷电与斗气显然比纯粹的拳力加有效,按理来说对拼的结果应该是刑稍占上风才是可惜,纵使刑已经进行了地狱般的式修炼,但在与能量的掌控方面还是无法与眼前这个怪物比拟约莫还是有半成的力量未能凝聚而在碰撞中偏失了

    两击足以打断欧洲大陆脊梁的重拳,战场效果却只是两股长仅百米的深沟说起来实在对不起战场中两人的身份但现实终究不是漫画和电影需要光影特效来吸引观众眼球这“没什么破坏”的场地才是真正破坏力的象征

    不用什么无限世界中的高手,就算任一个普通人也会知道两个拳头彼此打在一起的后果,两人一起甩手呼痛那是再正常不过凡人因力弱,而现下的两人却是因集中他们所有的拳力都点滴不留的轰在了对方身上,除却那两道深沟的部分,剩下那足以撼动地球的巨能都在分别考验着对方的

    洛奇从来没刻意修行过护体异能之类的玩意,他乍看上去就好象一个野蛮人,只是依仗着自己强壮的体魄抵御一切的伤害但什么东西到了极致就都不寻常,大象的抗毒系统未必比兔子先进多少,可能毒死一百只的兔子的毒也未必能让大象打个喷嚏这就是体魄的意义

    几乎就是像常人对拳头般,足以破坏地球的力量只是让洛奇左手缩回了半尺,随即好像根用不着回气,收拢对方肩膀上的五指锁住他的身体然后三倍界王拳再度轰出而相比洛奇,刑就要逊一筹,虽然同样经过重力等各种途径的修炼拥有了可以在千倍重力下行动自如的恐怖体魄,但同样对拼一拳却是让他的拳头如同一枚点燃的爆竹般炸得碎肉满天,甚至连整个左臂也一并报销了而整个人似乎也这惊天的一拳所震伤,半边身子空门大开

    贴身的肉搏战正是洛奇的强项,若无意外下一拳已经可以结束这场战斗了是之前高估了眼前人,还是眼下局面正是他布下的陷阱答案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洛奇并没等太久,他的第二拳结结实实击在了目标的小腹上无论是左手的感觉还是右手的感觉,乃至于五官甚至六感都告诉他这一拳没有打分毫的折扣对方的护体斗气完全不是自己拳力的对手,这一拳不但轰破了对方的斗气,撕裂了他的肌肉,根就是几乎将整个小腹都打得飞了出去,只剩下一段脊椎还勉强连接着上下的身体虽然在这种足以伤害星球的暴力之下还能维持这样的身体已经可称难得,但这样的安慰实在没什么实际的意义,当年的刑在这个男人手下走不过三招,如今看来似乎依旧如此

    似乎……

    阿修罗忍空

    阿修罗破空

    三倍界王拳x2+杀意波动拳

    地狱道的武学特质,能够将受到的痛苦转化力量,阿修罗忍空具备强大的忍受力,几乎可以说是一门不死的绝学——起码在那一口气之间是不死的越接近死亡力量就越强,然后将这份死亡的感悟化破空之力打出,这就是修罗秘法的真正强大之处

    凶悍绝伦的一记反击,刑的右手爆发出了越自己极限三倍的力量纵使千锤百炼如他的也无法完全承当这股惊天之力,当场就有两成劲道反噬,右手经脉断裂肌肉撕裂血如泉涌,剩下的八成之中又有一成半的余劲无法集中而扩散于四周形成一个巨大的陨石坑,但就算如此,这一拳仍是重重的轰在了洛奇胸膛之上

    洛奇的周身发出一万响鞭炮一般的噼里啪啦声响,整个人滑行般倒退出去了百步之遥刑那沉重的一击从数值角度上来说确实已经过了他承受的范围,受创重伤来难免,但无限第一人的名号又岂是来得如此轻易?对力量的掌控已经越了常识的范畴,着身的力量硬生生被他化整零分解成了数十断层,然后一层层承受化消虽然周身筋骨都因这好似连珠百拳的攻击而颤抖不停,但实际上却没受到什么伤害其实简单一点他也不是不能将这股力量移转至大地,只是骄傲霸气如斯,也不屑于“找人替过”

    “这么多年不见你依旧是那么三板斧,当真可怜如何?三招已过,我的意可算是给你带来了点惊喜?”

    左右手一齐报销整个腹腔也消失无踪,刑现在看上去活像一个亡灵可那依然冷笑的神情却好像他才是胜利者

    幻气惊人的愈合之能丝毫不亚于之前小草的天位复原之力几个呼吸的时间,当洛奇将那修罗破空之招全数化解的时候,某人的身体也恢复原状了光秃秃的袖子搭配着好像脐装一样的半截衣服让他的模样似乎可笑,但在他那阴森的笑容之下便当真有第三者旁观,那也是绝对笑不出来的

    说来奇怪,这两个人从刚开始到现在生死线上都走了两遭,可无论洛奇还是刑似乎都无意动用自己的法则之力,而只准备在a级的层面上一较高下其实说来s级名头蛮吓人,但与a级相比非要说区别的话也只是多了那么一点点的“知识”,除此以外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对于刑而言想要以弱胜强创造奇迹,那么就必须冒比之前大的风险,扣住多的底牌而对洛奇而言,当胜负已经变得没有太多悬念和价值的时候战斗中的所得灵感以及战斗的乐趣就成了重要的东西既然这个对手能给自己带来的的感觉而非是等闲路人甲,那么太早结束这一战的话,损失的就反而变成自己了

    “我记起你了比当年的三招而败,如今的你确实多了许多意”

    洛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里最后残留的一个拳印也随着胸肌的复原而消失对方一再的言语和动作,他那模糊的记忆总算又找回了若干当年的三招不过是自己了最方便的击杀他而发出,因那时的他根没有值得自己多花一分力气的价值,与今日三招岂能同日而语

    “我说话算数你还有七招机会救赎你的团队”

    “错了是你还有七招机会去保住你的狗命”

    狂喝声中刑猛地一沉气双手虎口虚对放于侧胸,一呼吸天上一股“清泉”好像龙卷倒垂一般落了下来,地上一阵“浊流”也好像火山爆发般喷涌了出来一天一地两股气流在刑的掌心中汇聚正是波动拳系最高秘招——乾坤波动皇

    刑内能量修炼七斗气,以幻气最高成就外招式以波动拳主,乾坤波动皇是巅峰之招外辅以杀意、凝聚、修罗道等诸多技巧,细细数来方觉其深博过人之处只是这人藏拙藏了半辈子,满满一车皮的弹只这最后一战

    “皇——”

    仿佛带着血丝的暴吼声中,一团只有孩子玩的皮球大小的七波动从刑手中飞了出来与真空波动、电刃波动相比它没有那耀目的光华,与杀意波动拳相比它少了那份窒人心肺的气势,初脱手时毫不起眼,但其缓缓旋转似慢实快,眨眼间已经吸纳了不知多少的天地元气,一刹那暴涨至一象大小,再一刹那已经暴涨至一鲸大小,再一刹那……

    精研至此,波动拳已经不单单是一团考究的能量那么简单,构成了自己的循环它已经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作镶嵌在这天地间的波动漩涡,如果放任的话,它会将天地宇宙完全吞噬,日月乾坤统统装进它的腹中到时候想要与之对抗的话,唯有找寻另一个同样吞噬了宇宙的波动皇了

    这倒像是我冲击波与元气弹的结合体,果然是意

    猛招来临,洛奇不惊反喜,也无意抢先一步击溃那不断壮大的波动,只是立于原地双足微分,抬手间竟然是要以肉身硬抗整个天地

    两人相距约莫百米,乾坤波动皇飞越这段距离不过一两秒钟的时间,但却已经从拳头大小的一团变成了巍然大山般的庞然大物受到它的牵引,这一片区域方圆数千里之内,天上地下都呈现出一种枯萎的气氛所有的云朵都已经消失,该湛蓝的天空变得灰蒙蒙好像刚刚进入了核冬天大地也枯萎了,所有的花鸟虫鱼统统死尽灭绝,大地身也变得伤痕累累裂痕遍地,死亡的土地散发着亡者才会拥有的气息

    没有躲闪或者招架,洛奇运起全身的力量,十倍界王拳之力将自己的上限再度放大到一个鲜少进入的领域,双手撑出一步踏前硬生生挡住了波动拳的去路不止如此,这双大手甚至好像抓住一只旋转的陀螺一般死死扣住了疯狂选装的“山体”相比之下犹如蝼蚁的洛奇被那巨大的冲击力推得不住后退但任谁也可以看出乾坤波动气旋无论前进的度还是旋转的度都在急剧减缓,同时其吸纳天地元气的进程也在渐趋停止

    真是……怪物两个都是怪物

    能够停下乾坤波动皇的洛奇固然非人,但能在击出这样的招式之后瞬间回气的人同样的有违常理就算是修炼得如何熟练也好,这个量级的招式必然会造成全身的长时间气竭就算是青奋这种拥有两个丹田双倍回气度的异类进行这种程度的竭气也必然需要数分钟以上的回复,但刑却似完全不受这个限制,几乎只在波动皇脱手的瞬间,余下的招数已经连珠炮一样轰出去了

    分身镜影法瞬间变出了两个刑,一者双拳捶地连续击出地岩波动拳和杀意波动拳两式,力量透过大地从洛奇脚下爆起,趁他被波动皇牵制的时刻偷袭下身要害;另一个刑则以阿修罗闪空的身法瞬间出现在了洛奇的身后金刚裂国斩,天冲海轹刃双“刀”连斩,两道异光华将划过的轨迹都出现了异样的扭曲,仿佛空间也被一并斩开错位“刀”式直扑洛奇脖颈誓要将仇人的头颅整个砍下来

    “竟然耍这样的小花招,真是……令人失望”

    一声失望,洛奇用行动向对方表明让自己失望的严重后果再见金黄的气劲如同爆漩般从他身上狂涌而出,宛如刮起了一道能量飓风,脚下的双重波动拳和身后的双斩式都被这股旋风卷入,随即好像再普遍不过的落叶一般飘然而散,尘烟不起了

    这三面夹击的战术乍一看很有巧思,但实际上却不会有任何效果眼前人并没有用不论是不会还是故意不用——让自己力量翻上四倍的技术所以不论如何的精巧变化,这四连击的每一招都只有他刚才全力一拳的四分之一而已就算结结实实打中了也擦破不了自己的油皮会这么做的原因不是因对方估算错误,而是因他的真实意图就是旨在拖延只要拖过十招之约自己就不能再动他和他的团队分毫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确实也不失一条计策,但将一场可精彩的战局演变成闹剧而激怒自己,却是最愚蠢的选择

    二阶赛亚人已经是常态赛亚人的顶峰,三阶完全就是爆发态以百分比的量级消耗体力换取短时间的再升,完全无此必要

    进入了赛亚人二的洛奇其能量已经过了眼前的波动皇,如此庞大的能量却进行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精细作,山一般的波动气旋在他手中以比来时迅捷百倍的反向旋转,原归属于天地的元气竟然顺着来路又退了回去

    灰蒙蒙的天空渐渐变得清澈,一缕缕的白丝重汇聚成了云朵,龟裂的大地在轰隆声中愈合,已死的动物重抖擞着精神站了起来,枯萎的花草树木也重染上了绿……

    这不是魔术也不是魔法,这只是最简单的能量导向,除了精细之外没有丝毫值得惊讶之处如果这是电影或者的话也许可以画外音的配上台词——能看到这一幕是刑的幸运,这不是什么法则,但这已经是无限第一人的真功夫

    金发倒竖立周身燃烧着金火焰缠绕着金雷电的洛奇出现在了刑的面前,现在已经不是谈论其他的时候了,现在只用杀

    一拳击出同样换来一拳相迎,再一次两拳相对,看似同样的情景这次却有了不同的结果洛奇的法则,借凝聚与集中,将力量的等级无限的升,在s1的阶层中表现出来的便是“无限能级”

    能量与能级的概念,或者可以做一个这个的比方一个火把的能量肯定比一个打火机电芯造出的电火花要高得多,但用火把无法点燃柴油,用电火花却可以轻而易举因虽然能量低,但电火花的温度却是极高,这就是能量与能级如果说猛兽的无限力量是做出一些量方面的奇迹的话那么洛奇的拳头便会改变质方面的法则猛兽能够挥出的剑最高能量可以达到整个宇宙能量之合,堪称宇宙一击而洛奇的拳头能级同样可达到宇宙能级的最高点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当名——创世

    被这样的拳头击中,就算不计那拳头的分量,作他的目标也会像电火花之下的柴油那样被“点燃”

    拳拳相较,刑也豁出一切将自己“杀”的法则推到了最高但可惜法则不是万能的以刑现在的修,只能达到“杀到死”的程度勉强可以理解一股不需要来源支持的破坏力将一直作用在目标身上,直到目标死亡这股力量是不可抗拒不可驱逐的,但他现在面对的是洛奇,豁尽全力至今他也未能伤到对方一块油皮,连“伤”的层次都达不到,这“杀”又从何谈起?也许到达s2的阶段后能有进一步脱表面之外的突破但可惜,刑没这个领悟的机会了

    一声轻响,拳力的差距以刚才十倍的情形放大了,这次不只是手臂刑的整个人都开始粉碎、化灰、变成虚无而这还只是物质的方面,而另一方面受到“创世”的轰击,他的灵魂直接离开了,自然进入了死亡的轨道无视复原自愈的异能,也与体魄或者生命力甚至防御力无关,这就是被“点燃”之人应该发生的状况

    “第九招完结了”

    淡然的语气,理所当然的叙述洛奇从二阶赛亚人的姿态解放了出来,收回了自己的拳头这个男人来可以成一个好的对手可惜了既然他没能撑过十招,那么就按照约定灭团

    带着一丝遗憾,洛奇正要探查蛮州队其余人物的气息所在突然整个世界猛的漆黑了下来“猛的”这个词语或者用得不太恰当,这个词语给人的感觉还有那么一个时间流动——哪怕很短——的意思,但实际上在洛奇的意识中光与暗之间哪怕连一张薄纸也不进去,根没有那个“去”的过程就好象“光”这种东西就这样从世界消失了一般然后,刺目豪光划破了黑的世界,光落处正正点在了洛奇的额头之上

    刑已经死了,无论是还是灵魂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无用到现在,早在半日之前,刑就已经死了

    地狱深渊之行,冥域中的神器,最底层与被唤醒的塔尔塔洛斯的契约……在那个永恒黑暗的世界里,刑卖掉了除了“报仇”和“自己的队员”之外的所有东西他的命运早已经在那一刻被塔尔塔洛斯切断,他的人生只能再做复仇那么一件事情;他的生命也早在那一刻已经终结,无论是这一世,下一世,再下一世……他将永远沉沦冥狱深渊的最深处,无论世界再经历多少劫,被毁灭重生多少次而付出那么多,他所求的仅仅是半天的光阴和一个机会

    漆黑的世界里唯有一丝光芒,应或是眼前黑漆漆或是眼前白茫茫,但洛奇却分明看见那个皮衣旧鞋的男人仍然站在自己眼前,整个人什么都没有唯一只剩下了一股仇恨的意志他的右手的一根手指化成了黑夜之中的豪芒,跨过无限的距离点在自己的额头,内中包含了无以计数的杀意波动,其凝聚程度竟然与自己相差仿佛

    斗气、波动、杀意一切的一切此时此景此况之下终于撕开了无限第一人的防线,破皮,碎肉,裂骨,直破脑颅洛奇可没有什么不死之身复原之能,大脑重创唯有死路一条恍惚间只闻对面那人仿佛是在低语——这才是我的局这才是最后一招我从未放弃杀你

    从初初人到世界顶峰,洛奇已经不知道多久未感觉到死亡的阴影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将死

    “喀嗒”

    时间往前迈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秒,时间到了契约的力量开始流转,刑的意志对于现世的维持开始崩溃,再也无法维持这一指的存在,哪怕明明知道只要再进半寸就可以致自己生平最大的仇人于死地,却偏偏连一毫都移动不能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再给我一秒钟再给我一秒钟”

    没了,灵魂离开了现在连意志都开始崩散刑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根无法以理论解释的强烈意念竟然生生的将崩溃的意志体又在这个世界多留了一秒

    真是惊人的奇迹但有了那么一刹那的缝隙洛奇便有了钱猛然仰首间金黄的气劲升腾而起,那无涛一指生生被他顶得偏开了寸许,从额头之上毫厘出擦着飞过了

    洛奇已经有了准备,失去了那个机会便是永远失去了狂暴的刑此时反而平静了下来任世界的力量将自己最后的意志碾灭

    “我输了,我杀不了他,兄弟们,我马上就下来陪你们了”

    “我赢了记得我们的十招之约”

    “还有……”

    比细菌体还微薄的最后意识在一阵轻风中消散了洛奇头颅处的伤势此时才爆发出来,一股血箭猛然喷出,飞溅起一丈高矮可洛奇却毫不理会自己的伤口,反而右手用力猛然一扯半空中随着刑意志崩溃而同时离散的幻气被生生被他抓了下来,握在了手中……

    蛮州队的营地,大铁笼还在那么罩着,张一淘依旧是个蛋青奋继续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其他人则费力的处理着张一淘留下的定时炸弹无聊的唐雅盘脚坐在地上数着自己的手指,突然异感降临,猛一抬头间只见一个额上通了大洞,血流满面的魁梧男人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铁笼之外

    没有二话,那男人双手抓住了铁笼栏杆,好像捏面条一般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和平之壁拉开了一个大洞

    洛奇

    不用任何人介绍,所有人的脑海中齐齐跳出了这个名字

    “走高端试炼你们通过了获取神器的任务你们也完成了,节点就在那边开放你们过关了”

    满脸是血的男人似乎很匆忙,或者是心不在焉甚至都没腾出手来在脸上抹一把,只是带着好像许多复杂情感的语气说道

    “刑呢?”

    比任何人都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赵莫言没有发现自己此时的声音竟然是颤抖的

    “那个男人……在这里……”

    完全没有征兆,洛奇猛然一记冲击波打出,赵莫言根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已经被一团七彩沫包裹着远远轰飞了出去

    突变乍起,所有人能的对着这个男人发起了攻击,洛奇不闪不避,一呼吸间已经进入一阶赛亚人的状态,所有人的攻击都被对方变身时蒸腾出来的金光芒抵消到了一边没有弱得让自己多进一分,也没有强的将自己反击退一步,只是那么不多不少的刚刚将自己攻击抵消

    “停手”

    赵莫言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响起,刚刚被打飞的人转眼间已经用任意门又回到了原地,七的沫已经全部融进来她的身体这是幻气的最后一个特效——如果修炼者愿意放弃所有生命和这无上斗气的话,作生命能至高无上的顶峰,它可以真正的让一个人死而复生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现在眼下的赵莫言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假复活的诡态了

    “刑到底怎么了?”

    没有自己的死而复生欢喜,女队长继续追问着一个答案显而易见的愚蠢问题

    “拼了命的让自己变强,然后在高端战局中尽全力地来杀我”

    扔下一个不是回答的回答,瞬间移动的“嗡”声中无限第一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赵莫言想都不想就要去追,却突然后颈一疼眼前一黑,人已经昏了过去

    “回家”

    易天行接住了被自己打晕的人再看看那根什么都看不见的远方,声音坚定沉着得像一座永恒不移的高山

    “我们会回来的我们会满足你的愿望就在不远的将来,就在你期盼的高端世界”

    说话的人握着拳头,骨节发出一连串轻轻的爆响,鲜血从指缝中流淌出来,滴滴答答落在地下

    所有人无言,所有人已不用言

    ……

    抱起所有该抱起的人,蛮州队全员向着节点的方向走去了彼此的牵绊,了理不清的爱恨情仇,故事还远未结束,故事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理工大风流往事校园风流霸王超级黄金手斗魂全职保安仙府魔武邪神名侦探柯南之混吃等死常山坏蛋神仙最后一个道士2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鬼吹灯之圣泉寻踪鲁班的诅咒一本书,解决女人健康问题盛宠神纹战记青玄道主进化狂潮狩魔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