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名门之再嫁-95 一枕黄梁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名门之再嫁

95 一枕黄梁

书籍名:《名门之再嫁》    作者:闲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95、一枕黄梁

    那些帖子,李燕语仔仔细细斟酌了几遍,去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余下的吩咐小羽捧了,往正院寻福宁太妃商量去了,福宁太妃刚从宫里回来,正看着阿念写千字文,李燕语站着看阿念写了一会儿字,从小羽手里接过帖子放到几上,笑着说道:“母亲,这是今天收到的,都是请过府的,母亲看看。()...”

    “这事你处置就行,我最烦这些应酬。”福宁太妃厌烦的看着那堆帖子说道,李燕语笑着答道:“这事是不得不过来讨母亲烦,母亲知道,我自小居于内院,出嫁前从来没出过府,出嫁后又一直跟着阿念父亲在任上,这京师人家,别说认,就是听也没听说过,至于这中间的渊源,哪家跟哪家有什么过往,跟咱们家这远近又如何,都一无所知,母亲也教导过我,这外头的应酬来往,马虎不得,这不,只好来讨母亲的主意了。”福宁太妃听她说的有道理,直身坐起来,接过李燕语递过的帖子,一边看一边和她说着各家如何如何,李燕语凝神听着,不时苦恼的皱着眉头,福宁太妃将帖子扔了大半,留下七八张笑着说道:“我最厌烦这你来我往的应酬,可这应酬又省不得,这几家,这两家请酒的,你得去一趟,陪她们老夫人好好说说话,这三四家,过去坐坐,喝杯茶就成,那两家,你没去过,就去一趟吧,往后就不用去了,逢年过节打发几个婆子过去请个安问个好就成。”

    李燕语一一答应,为难的看着福宁太妃央求道:“母亲可不能让我一个人去!我没见世面,又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失了礼,自己丢人现眼倒是小事,损了咱们府里的体面就不好了,再说,万一哪一处不妥当,还怕得罪了人,母亲得陪我去!”福宁太妃指着李燕语嗔怪道:“你看看你,怎么跟孩子一样,出个门还得拉上大人带着!”

    “母亲,这事您可不能不管。”李燕语殷勤的给福宁太妃捏了肩膀,讨好的说道,福宁太妃看着歪头看着自己和母亲的阿念,只好点头答应道:“少不得走一趟,你把那几张帖子再拿来我瞧瞧。”李燕语忙将帖子递过来,福宁太妃一张张又翻了一遍,转头看着李燕语叹气道:“这些,真都得走一趟,不然就成了咱们过于傲慢了,不过这要是都走一趟,再怎么紧赶,也得五六天,要不,我看这么着吧,干脆咱们下帖子请她们过府,一起过来,也算是咱们府除了服,跟亲戚朋友道个谢,用我的名义发帖子,这样,忙一天就够了。”

    李燕语听的眉开眼笑,她就是这么想的,不过,福宁太妃不说,她可不敢自说自话的在家里宴客,这个家,唉,是福宁家,至少现在,还不是她的家,不过,福宁太妃这不愿意应酬的懒脾气,最合她的胃口不过。李燕语忙出着主意,将各处都和福宁太妃细细商量好了,笑着说道:“母亲,我看哪,要不这样,往后咱们府上定出日子,赶着应时的节气,请大家过府聚一聚,说话玩笑,比如这腊月里就挑着雪好的日子请大家来赏雪看梅,正月挑个日子请大家吃回年酒,三月三咱们也学着外头的才子们,曲水流什么觞,就是个乐子,再往后赏一回荷花,秋天里再请大家去一趟庄子里登高求福,这一年,就这么几回,大家聚也聚了,热闹也热闹了,也就够了,有了这些,外头这些请宴的帖子,咱们只要去几位老夫人的寿辰,外面也就说不出什么了,母亲您说呢?”

    “这主意好!我最不耐烦出门,话里套着话,别说说,听着就累!就照你说的这样,我看今天这天不好,说不定晚上就得下雪,正好,这天冷了,阿念和阿盛太小,屋里夹墙火炕要赶着两个孩子不在的时候烧好,晚上歇下了,就不要再大火烧了,免得招出火气,我看阿念这两天火气就有点大,你等会去趟厨房,看着她们用心熬碗冰糖雪梨水,让两个孩子多喝一碗,请客这事交给那些管事嬷嬷们就成,她们都是做老了的,知道怎么安排,你得空多管管孩子,还有源泊,这是大事”

    福宁太妃的话从一路扯到另一路,越扯越远,李燕语带着温婉的笑,认真的一路听到底,这应酬的事,只要福宁太妃在,她就打定主意不出头,只管跟在太妃身后,这份能干说什么她也不要,只要能少在外面转来转去,笨就笨了,她认了就是。....这外出应酬的事由太妃挡着,旁的,她都不惧的。

    邵源泊没有李燕语这样的好福气,这除服之后的应酬,他不得不先从宗室的几位年高长辈起,一家家应酬下来,不管哪家,不管歌伎舞伎,哪怕是年青貌美的侍女,邵源泊都见之如虎,避之不及,山青和水秀言语含糊的偷偷解释着“若是让王妃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处置爷呢别提了,爷什么都好,一到王妃面前,唉,不能提,实在提不起那是,王妃说东爷不敢往西,唉哟不说了!”没几天,宗室上上下下,都听说了邵源泊这怕媳妇惧内的流言,渐渐发现,这流言还真不是流言,连邵源泊自己都不敢说没有这事,这几年,福宁王府的事,一直是八卦的中心和重点之一,如今又流出了这样让人激动的八卦消息,没几天,满京师都在议论这件事,对邵源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对李燕语,这份感情复杂之至,愤怒有之,羡慕有之,对这一家子,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意思。

    慢慢的,京师众人发觉,那位才高八斗的邵探花,除了惧内惧到荒唐,别的地方,似乎也有点不那么着调,渐渐的,有人想起了邵探花没中探花前的件件种种,装旦角唱戏,喝醉了满街高歌,在国子监聚众打架

    现在好歹是位亲王,顾着身份,这些事是没有了,可这新出的事,一样没一件不让人无语侧目的:王府新开了间书肆,这位探花王爷竟支了张桌子在门口,谁买书,他就给在封面上题字“来日必中探花”,一时成了京师一景,等着写字的人排过了几条街,御史一本参到皇上面前,邵源泊被皇上骂了个狗血淋头,罚他跪在大殿门口,非要让让跪上一天一夜,急的福宁太妃急忙进宫,求到太后面前,皇上看在太后面子上,跪了一个来时辰也就算放过了他。

    隔没几天,这位风度翩翩的探花郎、当朝最尊贵的超品亲王,在大街上跟人一句不合,竟然挥拳就上,亲自扑上去跟几个贩夫走卒打在一处,打成一团,一时成了京师最骇人听闻的新鲜事,御史赶紧再参,皇上再骂,再罚跪,福宁太妃熟门熟路的再领了他回来。

    从腊月到出了正月,连出了七八件这样的新鲜事,满京师的人都围着福宁王府,伸长脖子看热闹,没过多长时候,福宁王府竟传出了喜信,福宁王妃又有身孕了,这一下邵源泊可有了正事了,到处跟人请教这怀孕之人该如何安胎养胎,拉着人讨论如何卜算生男生女,寻来寻去都是生子之法,邵源泊收了一堆,既然这是生子之法,反其道而为之,岂不就是生女之法?当然,邵源泊自己忙自己的,却不敢去折腾李燕语,一来,李燕语对这怀孕生子比稳婆都懂,也讲究的很,他不敢添乱,二来,福宁太妃对于李燕语的怀孕,崩发出无数热情,这怀孕是她盼了大半辈子的事,如今虽不是自己,可生下来的,那是自己的孙子孙女!福宁太妃天天早起晚归守在李燕语院内,热情高涨的乱指挥一通,好在李燕语身边的人都是见多识广,一路跟着练出来了,福宁太妃的吩咐答的干脆,忘的干净,她吩咐她的,她们做她们的。

    福宁太妃在李燕语临产前又是兴奋又是紧张的一夜不眠,指挥着满院子各处请来的稳婆发号施令,常嬷嬷稳稳的守在产房门口,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小翎小羽各带着十来个丫头,流水般递了东西,产房里,三个稳婆和文杏、姚黄守着李燕语,李燕语这是第三胎了,生的很顺利,不过一两个时辰,一个差不多五斤重的女儿家就气势汹汹的舞着手脚,大哭着来到了福宁王府。

    常嬷嬷闪过仿佛伸手要抢孩子的邵源泊,将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到福宁太妃怀里,福宁太妃端坐在椅子上,紧张万状的抱着包被里小猫一样的孩子,端坐着一动不敢动,这孩子一生下来,原来柔弱成这样,阿盛和阿念挤过去,一左一右好奇的看着这个小妹妹,嘀嘀咕咕猜测着妹妹这是醒着,这是睡着了,福宁太妃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孩,心里柔软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半晌才爱怜无比的叫道:“这可是我的乖孙女儿,你看看,这孩子生的多好看,多乖!长大了得多惹人疼!”

    “那是,这么乖的孩子也就咱们府里有!”邵源泊急忙接着夸道,许是夸的太多太过了,没几天,邵源泊就亲自写了厚厚一叠揭帖,亲自抱着,山青拎着浆糊桶见墙就刷一刷子浆糊,邵源泊跟着帖上张揭帖,水秀拿着个大毛刷子,跟着利落的刷上一刷子,将帖子刷平,一行三人,净挑着最热闹处一路帖过去,引得无数人跟在后面围观,跟在后面唱歌般念着揭帖:“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十遍,一觉睡到大天亮”。

    这位根本没调的福宁王爷,又给大家提供谈资笑料了,自然,满京师的人都知道王府那位宝贝姑娘闹夜了。这回连御史也懒得弹劾了,弹劾了,皇上就是骂,罚跪,福宁太妃进宫哭求,领他回去,这位王爷虽说荒唐,可也说不上大错,又是个孝顺的,又能怎样?

    这荒唐好象会传下去,没几年,福宁王府除了那个王爷,又出了两位小爷,一个极肖其父,荒唐处如出一辙,一个极懒,只要出门,必坐车上,那辆车与众不同,只有半截车厢,车厢里放着张摇椅,车子一动,椅子就摇摇晃晃,邵二爷阿念在摇椅上摇头晃脑,一只手托着只紫砂小壶,半闭着眼睛喝茶,也成了京师一景,那位极小的郡主,没满周岁福宁太妃就给她讨了封,号淑宁郡主,听说在宫里极得皇上和太后喜爱,却和淑、宁两个字半点搭不上边,从会走路起就没太平过,爬高跳低,能凫水会爬树,经常从王府溜到大街上,哪儿热闹往哪儿钻,四五岁上,王府附近的几条街,就没人不认识这位小郡主了,直到七八岁才不见这位郡主出来,听说被王妃关起来了。

    夏日傍晚,李燕语闲闲的半躺在后园湖中的水阁里,远远看着女儿阿玉站在船头收荷花蕊,转眼,阿玉都十二岁了,都说大隐隐于朝,她们一家算是大隐么?这些年朝中的起落都离福宁王府很远,如今皇上年岁大了,几个皇子也大了,眼看着又要风起云涌,这一代代都是这么更替过来的,阿盛和阿念,他们要做什么随他们去吧,都大了,她的儿子,她信得过,她如今的心思只在阿玉身上,这样如玉般的女儿,一定要幸福,一辈子幸福才好。

    儿孙自儿孙福,算了,不想了,李燕语往后靠着轻轻闭上眼睛,都说一枕黄粱,自己这样的两世为人,也不过是一枕黄粱,一个故事罢了,再往后,是她们的故事,是另一个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滴朋友,这个故事,关于李燕语这份暖暖的爱的故事,就这样吧,闲默的新文大概要过一阵子才能开,准备写上一半,再往上传,这个文,更新不好,闲默鞠躬致歉意。

    非常感谢朋友们的喜爱和支持,有读者才有写手,才有故事,再次谢谢大家,最后,亲爱滴们,收藏下闲默啊,听说作收很要紧,收吧收吧,收下吧,别客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龙临异世帝武丹尊燃烧的海洋致命武力之新世界理工大风流往事校园风流霸王超级黄金手斗魂全职保安仙府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