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王妃要休夫-第五六章 抉择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王妃要休夫

第五六章 抉择

书籍名:《王妃要休夫》    作者:姗星灿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56章 抉择

    三年后的她,没有了最初的单纯,多了成熟的风韵,还有那眉宇之间无法掩藏的哀伤。

    云氏讷讷地望着清颜的背影:“这孩子,前些日子私放北凉太子,皇上很是震怒,这才将她从边城召回。”

    飞扬接过话,道:“姑母,临离开栖云庄的时候,听人说北凉王汗病危了!”

    云氏听罢,俏容微变,她本就是三十几岁才嫁入宫中,这几年后宫沉浮争斗又比别的嫔妃略呈老态。好在云氏一族虽在朝中无多大的势力,但是却是一支不容忽视的一族,她又收云氏嫔妃的皇子为子,也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北凉王汗病危的消息,对云氏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或许借此消息可以去见见永康帝。

    “飞扬,你先在这儿小饮一会儿茶,本宫去去就来。”说去就去,云氏先离了御花园。

    御花园内,芙蓉正艳,菊花绽放,还有八月的桂花正吐芳蕊。曲径迂回,琼楼玉宇,依如人间仙境。在这如画美景之中,清颜的美丽是锦上添花。

    太极殿里,皇帝与右皇后、云飞扬见清颜到来,神色有异。

    经历这世间种种,清颜只渴望最宁静的生活,因为林夫人的一翻试探,她已经明了自己的真心。

    她怨恨格日,却又矛盾地爱着格日。

    可她与格日之间,已经不可能再在一起。

    这段情,要如何了结?

    云飞扬曾是她记忆里一抹最亮丽的色彩,但同时,又带给她无尽的苦痛、煎熬。

    不想再继续纠缠那些痛苦。

    她的过往,云飞扬最是清楚,云飞扬的存在会时时告诫她:发生过的事。

    不待清颜相问,右皇后云氏已先一步道:“长公主,皇上……”

    清颜心下了然,右皇后会说什么,先打断对方的话题,道:“皇兄若是要为清颜挑驸马,清颜先行谢过皇兄。”右皇后花容微凛,在这深宫之中,能打断她说话的女子并不多。清颜咬咬嘴唇,一下以来她到底在逃避什么,逃避被格日强占,逃避成为格日女人的事实么?

    不,她不想再逃避,越是逃避,便越是放不开过往,她想要寻求快乐,想做一个像林夫人那样的奇女子,不求荣华,只为快乐。

    清颜咬咬双唇,道:“禀皇兄、皇嫂,我……亦有夫婿!”

    一语落音,众人面面相窥,尤其是右皇后惊呼一声:“公主有意中人了?为何本宫不知?”

    清颜想要大胆地面对这一切,长舒一口气,道:“长久以来,清颜不愿承认乞颜格日是自己的丈夫,可事实就是事实,他就是我的夫君,由不得我不认。”

    这个事实像一把刀子,生生地剜痛她的心。

    过了这么久,她以为那些过去不会再有感觉,可想起来还能感觉到疼痛。是为他们之间那纠缠不清的爱恨而痛,就像是血淋淋地撕开了刚刚愈合的伤口。

    “怀月!”皇帝轻唤一声,“那不作数。”

    什么不作数,可那些伤痛是如此的分明,痛到她不敢去想。

    右皇后忙道:“是啊,不作数,那时候是郑王胡为,居然让你去替嫁。”

    “不作数,可发生过的旧事却不能当成没发生过。”她要做一个了断,是怎样的了断,她不要和格日纠缠,也不要嫁云飞扬,她想迎接新的生活。

    太极殿内,一片静寂,轻纱飘飞的声音隐隐传来。

    清颜拿定主意:“我要休夫!”

    “怀月……”右皇后不解地唤出口。

    她抬起手臂,道:“当年,我嫁他是别人的影子,今日我休他,却要轰轰烈烈。这不是一种开始,而是一种结束,我不要与乞颜格日、云飞扬再有任何的交集,我想要做回真正的自己。”

    清颜道出自己的决定,云飞扬是天下首富山庄的少主又如何?

    她不爱!

    乞颜格日是北凉的储君又如何?

    她不要!

    以前,别人将那一切迫她接受,没人问她是否愿意,可今日她终于可以说出自己的决定。

    云飞扬从她的眼里看到了绝决,没有留恋,只有一个他从不曾认识的神态,就像是慧剑斩情丝,要将她与曾经的一切斩断开来,只有果敢、坚强,还有她神情里那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浅笑。

    是讥讽?还是真心?他已经分辨不出,她变了,不再是他所认识的清颜。

    她爱着乞颜格日,而他也深爱着她。

    可他们,却再也回不去。

    格日不会为她,唯此一人;她也不想为他,孤独一生。

    “我要休夫!”这是清颜回来后想得最多的事,她福身做出告退状,道:“皇兄,臣妹稍后会把休夫书张帖各大京城处,休夫之后皇妹想向皇兄讨一道观。”

    右皇后惊疑:“道观?”

    “对,臣妹只要一道观,愿在观中结江湖侠士,交才子文儒。”

    这一生,她不会再为任何一个男子伤情。

    她得彻底地放手,如果爱上旁人,难免再度受伤。

    清颜笑容如花,是释怀,是淡然,更是对过往的真正的放手:“我们同为皇族儿女,皇兄可以三妻四妾,而臣妹难道就该唯其一人,不,我不甘心,但我视情为重时,却被情所伤,从今儿开始臣妹不会再为情伤感,我要学皇兄风流多情。休了乞颜格日后,我就真正的自由了。”

    云飞扬如堕冰谷,不,这不是他所认识的清颜。

    她居然要学风流多情。

    此时,皇帝似忆起了什么,道:“近来,有传言说,你在宫外私养面首,原来……”

    “这是真的。”清颜不想瞒人,即便她与那些人本没什么,可既说是面首,那便是了,“倘若皇兄一定希望我嫁人,那么就告诉那个男人,即便将来结婚了,他只是我的东床驸马,我还要有西床、南床、北床……”

    云飞扬满是惊色,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清颜:“不,你不会这么做?”

    “云飞扬,你以为自己是谁?以为你就了解我么?本宫告诉你,这世间没有一尘不变的人和事,看在你是右皇嫂的侄儿份上,本宫不与你计较,但是本宫今儿得告诉你,你若要娶本宫,就得接受本宫的其他三名夫君,你得学会和他们共侍一妻,否则,就不要来打扰本宫平静的生活。”清颜说完,福了福身,轻飘飘又不失高贵地道:“皇兄,臣妹告退。”

    清颜离了太极殿,回到碧霄宫。

    宫灯摇曳,身影迤逦,她静静地站在偌大的寝宫里,道不尽的孤寂。

    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明天,休夫书将会贴满京师,她与格日将至此恩断情绝,他妻妾如云,她夫郎数名,他有他的快活,她亦有自己的风流。

    “禀公主,高先生到!”

    她转过身去,华丽灯光下,是一个儒雅、清秀的少年郎。挥一挥手,少年走到她的身前:“公主殿下!”

    她睁着迷离的双眼,笑问:“本宫美吗?”

    “美……”

    当年,就是因为柴清雅的不羁,他才如此恨,如今她就把那一切都做实,彻底断了彼此的念想。

    她要快活,不要再生活在任何人的阴影下。

    高姓少年扶住她柔软的腰身,两人相依相偎移向芙蓉帐。

    屋顶上,一抹黑影移开了琉璃瓦,看着绣帐内两个纠缠的身影,心被刺得血淋淋地痛。

    云飞扬不了解,真的不了解,怀月是在报复格日,还是真的不想嫁给他。但,报复格日之心居多,怀月竟真的爱过格日……

    他不敢看下去,也不能看下去。

    怀月公主的《休夫书》就那样张帖在城墙上,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引为京城百姓的笑谈。

    又过数日,大越皇帝见怀月主意已定,依其之请,为她赐下一座道观,着其在道观修行。

    名为道观,可她的到来一时间却引来无数风流少年,或在观中吟诗作对,或与江湖侠士切磋武艺,道观里竟比烟花红巷还要热闹几分。

    当格日得到消息潜入京城时,看到的是一个风流的、快乐的怀月,她周旋在文才武侠之间,笑语连连,而这些年轻的男子,大多皆是她的情郎。

    一切终是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月笼云纱,日月同辉,无论对于谁来说,那只是一道曾经的风景。

    而怀月,不再看月赏星,夜晚对她并不寂寞,她可以过得很热闹,没有时间去看夜空……

    格日心痛欲绝的离去,他想轰轰烈烈地娶她为妻,而她却不想要,爱恨交织,他们已经越走越远。

    他,无数再接受一个如此风流的女子。

    而她,也不屑回到他的身边。

    格日一离开,从屋顶就跃下一条黑影:“禀公主,那人已经来过了。”

    “有劳罗大侠。”

    金剑迎了过来,问道:“那以后,还需要丁香姑娘继续扮公主吗?”

    这些日子以来,与众男子纠结罗帐的,其实是京城一个与她体形、声音酷似的青楼女子。

    清颜莲步轻移:“不用了,成全她与那个男子,条件是此生都不得讲出实情。”

    金剑不解,如果不讲,她岂不是要被世人误以为是真是风流多情,对于女子这与水性杨花又有何差别。

    “天下之大,终有一个真爱我的男子。”怀月合上双手,缓缓走到窗前:“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愿得一真心,此生不再疑……”

    她会用余生去等,等那个会真爱她的男子。

    不是云飞扬,不是格日。

    世间会有这样一个人吗?

    清颜不知道,但她会一直等下去,直到那个人出现为止……

    (全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远方的女神作品汇晚妻仙绝重生之机甲风暴超级战将恋爱高手别惹我,我有万能系统生化末日之求生雨中的父亲作品汇合租情人2最后一个道士2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鬼吹灯之圣泉寻踪鲁班的诅咒一本书,解决女人健康问题盛宠神纹战记青玄道主进化狂潮狩魔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