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重生陆如萍-118 第118章完结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重生陆如萍

118 第118章完结

书籍名:《重生陆如萍》    作者:养心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南方三月,已是草长茑飞春光明媚的季节,人们已换下厚重的外套。刚下过几场小雨,泥土也被滋润得柔软,空气中桅子花的清香飘散得到处都是,老上海特有的电车气笛声响彻街道,人们不紧不慢的各自做着自己事情,看不出一点硝烟乱世将要来的味道。

    如萍到家门口的时候,看着熟悉的院子觉得十分亲切。被照顾得很好的花草,吸引着蜜蜂蝴蝶翩翩起舞。

    她直接推开玻璃门进去,正是晚饭时间,精致的长桌上摆着鲜花和美味的菜肴,全员正在餐厅里用饭,王雪琴正惯例地教训尔杰:“跟你说了多少遍玩具不能乱扔,今天你那个破积木着点把我拌倒了……”

    尔杰正乖乖地低头听训,如萍知道他必然是在装乖,他们兄弟姐妹,早就练就了一手平淡应对王雪琴叨唠的秘诀——左耳听右耳出,她一向没理都能讲上三小时,若是被她教训,那必然要做好长期抗战的打算。

    梦萍在一边嘻嘻地火上浇油,时不时挑拨几句。青阳则边扒饭边转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在乱瞄,不知道在想什么鬼点子,只有陆振华在认真吃饭,时不时纵容地看着他们。

    三心二意的陆青阳最先发现了如萍。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像小狗狗看到久别的主人一样。啃着的小排骨‘叭嗒’掉回碗里,青阳立时扔下碗筷小炮弹一样地冲过,口中惊叫一声:“姑姑!”

    其他人也向饭厅门口看过来,都是又惊又喜。如萍把小箱子放在手边,稍稍弯□,将孩子接个满怀,笑眯眯地说:“小宝贝又重了啊,看来是能吃能睡,一点也没想姑姑。”青是用小手揽住她的脖子,亲腻地用脸蛋去蹭如萍,脸上还挂着大大的笑容:“才没有,阳阳好想姑姑,你终于回家了。”

    如萍抱着她,扬起一抹舒心的的笑容,对着饭厅的人说:“爸妈,梦萍尔杰,我回来了。”是啊,她回来了,她已经承认这里是她的家,有家人在等的地方。

    长桌边的几人饭也顾不上吃,都有好多话要问她,旅途累不累,坐船晕不晕,此行怎么样,修文的父母好不好相处等等,如萍拿起梦萍半杯茶水,一饮而尽,梦萍给她又重新倒了一杯,如萍全喝了,才开始一一回答每个人的问题,让他们边吃边听。

    饭厅里又叫让来拿湿毛巾,又让添碗筷,又让厨房再准备几个如萍爱吃的菜,把两个帮佣支使用权得团团转。张嫂去熬了鸡汤又添几个清淡开胃的菜。等新菜上桌,众人的好奇心都得到了一部份满足,陆振华大家长发话:“吃过了饭,就让如萍去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问,她又不会跑掉。”

    而青阳和尔杰一左一右地凑在她身边,还一个劲小大人般地给她夹菜,让想挤过来的梦萍气得咬牙切齿,奈何她总不能去跟两个小的去争,尔杰也就算了,青阳不仅是个奶娃娃,还是她的小辈,平日里梦萍可是很照顾他的。

    王雪琴也是边布菜,边埋怨她竟然没有在电报上提起归期,他们好让司机去接人。如萍笑眯眯地说:“轮船的靠岸时间一向不稳定,多数要比预计的晚上几天,所以就没让你们干等,若是晚点你们又要跟着白着急。”

    饭后青阳还缠在如萍的身上不下来,要跟她回了房间。梦萍和尔杰好久没见姐姐,眼神亮亮的,一看就有好多话要说,如萍让他们帮着拿着行李跟上来。

    他们对如萍的小箱子早就好奇了,迫不及待地打开来一看,失望地发现除了一些衣服书籍和少量零食外再没别的东西,“如萍竟然没有给我们带礼物!”零食被迅带瓜分,梦萍代表弟弟开口抱怨:“新年礼物呢!”两个小孩的怨念太强大了,让如萍觉得背后冷风嗖嗖地刮过。

    如萍有些无奈地解释说:“我答应的没有忘,当然有准备好。只不过,这次我回来不久,我们就要离开,带回来再搬走很麻烦,我把它们放在新房间里了,再不久你们就会看得到。”

    家里哥哥都姐姐不在,梦萍最近的日子过得颇为无趣,梦萍积赞几个月的话要说和她说,嘀咕了好半天还没够,晚上睡觉时赖在如萍的床边不肯走,如萍只好给她加个枕头,分了一半的被子出去。

    一个耍赖,小孩子们便开始有样学样,还把撒娇卖萌发挥到了极至,所以,所有人都睡在了如萍的房间,没亏张到需要打地铺,之前小青阳的床上一直没有撤走,安置了两个小男孩。虽然和尔杰搬去了同住,时不时地那孩子还要回来蹭几个晚上。在新家如萍给他把和尔杰的房间分开,男子汉就是要自己住,小男子汉也不例外。如萍的房间还是每一次住进这么多人。

    王雪琴半夜起床喝水,习惯性地去隔壁尔杰的房间看一眼,结果儿童房里空荡荡的,吓得她的瞌睡虫全跑光了,想起刚回来的如萍,上了三楼打开半扇门,果然看到家里所有小孩都在这屋里睡得香甜。王雪琴嘀咕着关上门:“家里又不是没地方,非要挤在一个房间睡,真是不可理喻,如萍也真是太纵容他们了!”

    如萍回来之后,家里就开始着手准备结束这边的所有事务。学校里已经知会过老师和同学,梦萍和尔杰也不用再去学校了。尔杰还小,小朋友们不过是些普通的玩伴。但是梦萍都是大姑娘了,按说会有两个舍不得分开的好朋友才对。可是梦萍也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这让如萍有些担心,自从上次小混混事件过后,梦萍好像就真的再也没交过什么朋友了。每天很听话地按时回家,再也不在周末里约人出去,明明是很开朗的个性,连一点社交活动都没有了,希望以后换个环境她的情况能有所改善。

    没过几天,就是陆振华的七十整寿,陆家要筹办一次寿宴,虽说在上海的亲戚朋友不多,但是他们要举家搬走,还是要知会一下众人,陆振华只请了几个知己友人,还有李副官一家和依萍母女,在家里办了个小宴。

    王雪琴看到了宾客名单后就一直沉着脸了,陆振华知道他们宿有积怨,可是考虑到这大概就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宽慰了王雪琴几句,他还是照着自己的心意做了。

    因为是在家里的宴会,如萍和梦萍都在帮着招呼客人,尔豪不在家,蒋修文这个准女媚代替他的位置,他为人虽然淡漠了些,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却一点没有浪费,待人有礼进退有度。前来祝寿的人,没有一个不夸陆振华好造化,得了一个金龟婿的。

    依萍书桓一起来的时候,连李副官一家都到了,傅文佩称病没有来,也许是真病了,也许是不知道怎么面对,陆振华只随口问了一声,就把话题带过去。气氛还算和谐,这还和王雪琴一直笑脸迎人,给足老爷子的面子有很大关系。

    依萍震惊地发现,王雪琴竟然能和李嫂和颜悦色地说话。九姨太和李家之间的事,依萍最清楚不过了,却从来没想过他们能有这么心平气和的一天,依萍看得眼睛都直了,那里面燃烧着名为‘不可能’的火焰。

    王雪琴看到她的表情,自然是知道这个没心眼的女孩子在想什么,雪琴眼带不屑挂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心道你还当自己是陆家的大小姐吗?以后你们母女连跟我斗的资格都没有了,今天想看我的笑话,怎么可能让你如愿!王雪琴再次转过头和几个太太以及李嫂说话,再也不看依萍的方向,任她气得跳脚。

    陆振华在所有亲朋的陪伴下过了他七十岁的生日,因为长年习武又保养得宜,他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好几岁。对于面前和乐景象他很满意。至少在上海这片地方他不想再心存遗憾。

    他早就吩咐了李副官,在公租界那边买两住离得很近的公寓,以后让依萍母女还有李家都搬过去,多少能有个照应。八姨太以前没少帮衬李副官一家,他们记着她的恩情,虽然依萍小姐莽撞了些,他们还是念在八姨太的情份,想着住得近了也好,他们家到底有个成年男人,以后说不定能搬上忙。

    至于福煦路的房子,陆振华的意思是不能买,要给尔豪留着,外一他不想出国,那也要有个像样的家才能取妻生子,而且尔豪逢年过节有假期的话,他也没有地方去,不回家还能去哪。

    傍晚客散各归家,热闹了一天的陆宅也沉寂下来。陆振华站在窗边独自向外望,那背景看上去竟有些寂寥。如萍来到他身后,站了一会儿,看他还是没有动的意思,走上前把窗子关上,天虽回暖了,春日的风还是很硬的,吹多了骨头要酥了。

    外面的冷风没了,陆振华渐渐回暖,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如萍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轻轻开口说:“如萍,你知道你们的名字里,为什么都有一个‘萍’字吗?”

    如萍一怔,好像是他年轻的时候爱着一个叫‘萍’的女孩子,而没有最终没有结果吧。但是这件事连王雪琴都不知道,就不该是她能知道的,如萍轻轻摇了摇头。

    陆振华想起往事,声音里都带上了惆怅:“说起来,这是个很老的故事了,你愿不愿意听我讲讲?”

    如萍当下点点头,一个人心里藏了件事,谁都不说地死守着,也是一种负担吧。也许说开了,心境才能变得开阔。父女两个便来到沙发小几边,手捧着热茶,开始听起父亲的陈年往事。

    一个小时后,陆振华呷了口已经冷掉的茶提神:“所以自打萍萍去逝以后,我便心恢意懒,觉得亲手打下的这片江山也没什么用处,最想要的还是从指缝里溜走了。无论势力是壮大或削减都不甚在意,东北那片土地到底还是断送在我自己手里。”

    如萍当了一回好听众,然后轻声说:“爸爸,逝去的人不会消失,只要你还记得她,她就永远活在记忆中。珍惜眼前人吧!”如果人到晚年还在面怀中度过,那错过的未免也太多了。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只是我这个年纪了,一走就漂洋过海那么远,只怕再回来见亲人们一面也难。而且那些觉得亏欠的,终究成了遗憾。”

    如萍微笑道,“您是想念在东北的哥哥姐姐了吗?其实,有一件事,这一天忙乱我现在才想起来,尔卓来上海了,他在……”

    “什么,这是何时的事,他现在人在哪?”陆振华蹭地站了起来,明显对这个多年不见的儿子很在意,当年虽说两个有些分歧,可是亲骨肉哪真能有隔夜愁呢。

    如萍安抚道:“您别着急,他是给你来贺寿的,只是他身份特别,所以才没在那么多人前出现,你想见他,我这就去找。”

    陆振华摆摆手说:“既然他不方便出面,就别给他添麻烦了,还是我去见他吧。你知道他在哪里落脚吧?”陆振华对他的工作也能猜到一点,谨慎是必要的。而且他也很想现在就见到人,一点也不想耽搁。

    如萍带陆振华去了尔卓下榻的酒店,多年不见的父子俩见了面,眼圈都先红了,父子俩要叙旧,如萍体贴地给他们单独的空间。去一楼的咖啡厅里等。

    陆振华出来的时候,眼角是红的。这次尔卓来上海,主要是如萍要带青阳走了,只是要移民这事儿,还是要知会一下他的亲爹。本以为尔卓亲自过来,也许是想把青阳接回去,还让如萍很是担心了一阵子。若是他真要带走小孩,她也没权力分离人家至亲骨肉。

    好在尔卓只是见了陆爸一面,连在陆宅都没有进去过。但是不亲自看一眼儿子,不是白来了一趟上海。他次驱车故意经过陆宅,正看见他儿子在院子里玩儿,身边有尔杰陪着。那时众人刚吃过了晚饭,正是溜小孩的时间。

    如萍先让他们自己在院子里玩一会,庭院里繁花锦簇,引来蜂忙蝶戏,一刻都闲不下来的尔杰便带着小不点在院子里玩起了扑蝶游戏,那两个小孩像小奶狗一样,左扑右捉地玩到一块儿了,那可爱的模样,简直萌呆了车上坐着的尔卓。

    他没有下车,虽然进在咫尺,他也没有下去抱一抱宝贝孩子,他怕一抱起来就舍不得放下。而青阳明显已经适应了陆家的生活,有人疼有人爱,还有人和他竹马成双地快乐长大。国内的环境不适合孩子生存,只有跟在他爷爷姑姑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陆尔卓走得很干脆。

    亚米尼加号竟然又来了一次中国,这让热切期待着海上旅行的很多欧洲人跌破了眼镜。而所有者凯文面对媒体时给出的答案比软戏谑,他说他是来接他幸运女神的。玩世不恭的态度以及风流不羁的相貌,让外界出现了多种桃色猜测。

    据说还有记者扮做客人潜伏在船上,等待挖这个世界级钻石王老五的绯闻,可是自始至终他身边也没有单身女人出现,反到是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跟前跟后,而他对那孩子态度亲腻。记者最善长的就是捕风捉影,给出各种证据证明明那孩子是船王的私生子。

    事实那小子正是尔杰,他自小喜欢车模船模,看到这么一大艘真船,小脸都激动得红了,不管不顾地粘着凯文大哥后面,成了个彻底的小跟屁虫。凯文对待小朋友还算有耐心,有一大一小互动的照片为证,说是亲戚家的孩子谁信?

    陆振华一家在船上听人提起这艘船的传奇经历,才知道如萍上次出海经历了什么。对她回家后只字未提这件事,更是耿耿于怀,连陆青阳也跟风地摆脸色给她看,如萍一时间真是哭笑不得,知道自家人关心自己的安危,心里还是暖暖的。好在蒋修文一直站在她这边,这一路,她连十页书都没有看完,全部精力都花在怎么讨好那几个人身上。

    还没等他们完全适应新家周围的环境,各大报纸的国际新闻版块就刊登了日军侵略上海的消息,亚洲的战争是当时人们关注的焦点。

    一直以来被各国公认为最安全的不夜城,遭遇了灾难性的炮烘,除了几处租界之外,民众死伤无数,大量慌恐的人群涌入租界,为了减轻人口压力,不得不出动了警卫队,将其封锁,阻止普通民众的进入。

    此战之后,战火响彻中华大地,华北以及沿海一带的富商政要们,携带大量资金和家小纷纷涌入上海租界,这时租界的房子与地皮更是万金难求。陆振华留给依萍两家的房子,就是在租界内,这个做法真是相当明智。

    两年之后,如萍从美国圣约翰大学顺利毕业,和等了她几年的蒋修文完婚。两人的婚礼很隆重,很完美,在家人朋友的祝福下,结成夫妇。无论过了多少年,如萍都记得他们在教堂的红毯上所宣读的誓言,不论贫穷疾病还是其他任何困难,他们都不离不弃在一起。虽然只是一句话,他们这一生却是认真地履行着。

    蒋修文从中国回来后,在美的公立医院里积累声望,是医学界公认的外科圣手,不久之后,他自己入资开了一家私人医院。虽然工作很辛苦,却积累了好的口卑。

    婚后如萍成了一个专职的主妇,其实家里什么事情都不指着她做,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少奶奶,如萍并没有急着要出去工作。她对她的专业——经济学并没有太大兴趣,当时选择这个,只不过作为一个留学的跳板罢了。陆振华和王雪琴都认为女儿嫁了就是相夫教子,念书也是在身上增加些博学的光环罢了,嫁了人就不应该抛头露面。

    但无论修文还是公婆对她的选择都是纵容的,他们家本来就有一个女强人了,不会认为女人不如男人,用老旧的思想拘束她,想做什么或想不做什么都很自由。

    家里四人有三个人要规律的上班,虽然有佣人,如萍还是把早餐和晚钣包揽了过来。露丝说看到她这样,会说:“你毕业了应该好好睡睡懒觉,不必每天早起给我们准备早餐,有厨子在呢。”

    如萍笑道:“没关系,我习惯了早起,不找点事情做,闲着就太无聊了,而且我喜欢做这些事。”如萍特意跟厨子学了西餐的做法,尤其是家里几人喜欢的口味。每天的饭菜都用心搭配营养均衡,又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家里现在最明显的改变就是:经常在学校用快餐当晚餐的公公和习惯于加班叫外卖的婆婆,他们会越来越多地准时出现在家里饭桌上。蒋修文自从如萍嫁过来,就每天掐着点回家,再也不加班了。

    后来露丝公司里无意中得知不用再加班真相的人,对如萍这种‘曲线救人’简直感激涕零。

    如萍不用再上课,白天的时间竟是前所未有的悠闲,有时她会沏杯香茶,捧本好书,就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直到夕阳落山倦鸟归巢,然后伸个懒腰等人回来。

    这座位于半山腰上的别墅,不论是春日里的繁花,夏天的叠脆,秋日的雏菊,还是冬天的壁炉,都让如萍越来越有归属感,当然,起主要作用的还是住着的里面的人们。

    在又一年春的时候,她一天比一天懒洋洋,开始变得嗜睡起来,不分白昼,有时会睡上一整个白天,真是哪都没有暖绵绵的被窝可爱。都说春困秋乏,如萍深以为然。

    平日里她都会按时起床做晚餐,她又喜欢呆在房间里,所有没人察觉她的情况。这一天,几人下班回来,将要享用例行丰盛又温馨的晚餐时,发现餐桌上少了一个。问了佣人才知道,如萍竟然用过早饭后就那么睡了一整天。

    蒋修文黑着脸问了女佣她近日的情况,焦急又轻柔坐在床边给她做了检查,不可置信地僵后,然后绷着脸,固做镇定地把她露在外面的胳膊放回天鹅绒被子里,绷着脸离开了房间。

    这让进来等结果的蒋父蒋母一头雾水,又有些担忧,不明白儿媳妇这是怎么了。蒋母用手试试她的额头,不烫啊,只是有些被窝里泡久了的温暖。

    两人也退出了卧房,正看到修文面无表情地打叫人过来。问他到底怎么样,他就说还不确定,要么就装起沉默。害得蒋父蒋母也跟着提心调胆。半个小时之后,他医院最权威的妇产科医生赶到了这里。并在几个大BOSS眼光压力下,重新给睡昏过去的如如萍检察。然后了解地扔下一个重磅炸弹,他看着蒋修文肯定地说:“院长夫人确实怀孕了。”

    “什么?”蒋母非常激动地反问,以为自己听错了。蒋父也微微动容,他那两撇胡子正一颤一颤的,确认道:“真的?”

    那位中年医生见惯了大人对新生命的期盼喜悦,微笑着十分肯定地说,“当然是真的,我的检查从没失误过。孩子已经两个多月了。”

    “这真是太好了,我们蒋家有二十几年没这么热闹过。那我儿媳现在是怎么了?我们说话这么大动静,她为什么还有没醒。”见如萍睡得沉,开始担心她的身体健康。

    自从修文结婚开始,蒋父蒋母就期盼着小生命降生,只是从来没在孩子们面前说,给他们压力。蒋家宅子大钱又多,家里人丁单薄,生孩子真是多多益善,生几个他们都养得起,还会更开心呢。这下听到喜讯,蒋母都要乐得合不拢嘴了。

    那医生说:“睡得多点不碍事,这是孕妇的正常反应。”蒋医生应该知道,把他招过来的原因,无非是这个年轻人被做爸爸这个中实给冲击得昏了头了,做为一个被外界喻为医科圣手的人,连老婆是否怀孕都不敢确诊,虽然他是外科医生,但是学校里都都学了的。

    中年医生心里腹诽着自己的大老板,还是给准爷爷准奶奶们说了些注意事项,这才告辞离开。

    蒋母他们还没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头来,想找儿子说会儿话,再问问有哪些注意事项。哪还有蒋修文的影子,正在纳闷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一个女佣跑进来气喘喘嘘嘘地告壮:“老爷夫人,少爷……呼……少爷他激动得跳游泳池子里去了,他在里面一边游不肯出来。”现在可是三月天呐,人们还没脱掉毛衣呢。他们家少爷,就眼都不眨地一头扎池子里去了。

    蒋母一听,儿子竟然不着调了起来,看来指望不上。现在哪有时间管他,赶忙安排人手给如萍制定孕期计划,“让他傻乐去吧,别去管。”

    蒋父则颇为鄙视地哼了一声,露丝当年怀孕时,他也没像修文那么傻过。

    海蓝色的泳池在这个冷风不停的季节就是个摆设,佣人虽然也每天清理,却没想到主人们会真的用到。蒋修文畅游了一圈后,露出水面,抹了一把脸和头上的水,赤着上身,一点都不觉得冷,他现在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充满力最。深蓝的眼睛里映着浓浓的喜悦笑意,想到明年他儿子就要和他的招呼了,就忍不住地傻乐。

    如萍香甜地做着梦,一点也没有被吵醒的迹象。等她一觉醒来,就会发现家里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自己就要被怀孕了!

    作者有话要说:如萍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嘿嘿,感谢一直支持到最后的亲,特别是后来我不能常上网回复,还一如既往留言的亲们,要开新坑要等到下个月,是文,题材还没选好,想写末世,还想写神雕的同人,还没定……请大家收藏作者吧,开了就知道了~

    PS:有想要定制的亲吗?我相统计一下,就在这章下留言吧。十本才可以开,不过听说超30字要分上下册了,不知不觉竟然写这么多字了,肯定不便宜,亲们够买要慎重!那个,嘿嘿,其实是我自己想要一本收藏,不知道能不能凑够咩~表有压力,凑不够我收藏电子版也是一样的!OO

    PS:奈何给我做了个封面,好漂亮的~惊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身在曹营心在汉盛世烟火王妃要休夫远方的女神作品汇晚妻仙绝重生之机甲风暴超级战将恋爱高手别惹我,我有万能系统银河系漫游指南亲爱的苏格拉底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遍地狼烟冷月葬花魂论皇后的养成重生之女配逆袭重生之符气冲天重生之公主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