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七绝 赏秋(平水韵)作品汇-三千烦恼丝

乐读窝 > 散文 > 七绝 赏秋(平水韵)作品汇

三千烦恼丝

书籍名:《 七绝 赏秋(平水韵)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人们的头发,经常成为烦恼的根源。女士的头发,就和她们的衣装一样,永远没有满足的那一天。男的也就算了,除非对外表特别注重的,一般说来,不特别计较,头发长起来,去剃个头;掉了一些,剃平头;再掉一点,剃光头;有分外爱惜羽毛的,那就戴假发吧。听说假发也是一笔不菲开支,价高假发据说要万元以上,戴了当然貌似潘安。

      虽然我暂时没有掉头发的烦恼,但我常会为一月一剃而焦虑。少年时,我也曾留过长发,当时瘦不拉几,熟人难以想象,我会出此下策。在百里坊一间剃头店剃头时,老司人高马大,潇洒儒雅超过三浦友和,他时常说我的头发可惜了,卷发长在头颈后,我无言以对,稍微开口,乡音便会脱口而出。现在可能没那么在乎了,但在当时,一个少年人,实在摆脱不了悬殊的城乡差别,何况他那么好看。在剃头店枯等时,我就烦恼,念头在脑海萦绕,有的人,那么看重头发;有的人却一定要把它剃掉。越想越郁闷,我和伙伴到上海培训时,干脆去南京路大光明,烫了爆炸头回来,开一次洋荤,算是青春期一次小小叛逆。

      不得不说,蓬头垢面的人,经剃头老司打理,马上容光焕发,这钱花得值。但每月一剃,根根发茬插进衣领,抖都抖不掉,不能不叫人焦躁难安。儿子和我一样,能不剃尽量不剃,上次请假在家,近一个月不愿剃头,每次督促,都说:“再说吧。”“你要去上班的。”“上班前再剃吧。”我从小就不喜欢剃头,能躲就躲,做尽“策论”。在迟迟疑疑时,我经常听到家里人如是说,大致明白,指我做不了决定的时刻。实在避不过,只好去剃头店,等待剃头老师把护身布扬起,盖住你的肩膀,露出一颗唐山梨似的头颅。我尤其紧张雪亮的刀锋,在他上下前后刮净剃刀时,我便为我大好头颅惶恐。我会想起日军大佐被剃头老司一刀割断喉管的民间故事。顺便想起杨广名言,“如此大好头颅,谁当斫之?”幸而,剃头老司珍惜彼此生命,至今不曾听闻剃头店发生血案。

      男头简单,自打有记忆起,费用从六分钱一次,到八分钱一次,到现在的十五块钱,三四十块钱不等。但也有离谱的时候,有一次,朋友馈赠优惠券,我带了家人,去一间新开的东南亚名剪剃头,服务态度不错,先上一杯绿茶,再来一次敲背按摩,然后稍微剃了一点鬓毛,去收费处交了优惠券,一个店员男扮女装,娇滴滴开口:“三个头,减掉优惠券,总共收您三千五百元。”我当场要晕倒在地,因为在公共场所,只得苦苦稳住。我们据理力争:“你只剃一点点,还不如村头二狗子剃得光生,我有优惠券,你还这么贵,我要投诉。”她说:“正因为有优惠券,这是您对我们的认可,所以您能享受到优惠价。这价钱中,包括新茶三杯,敲背按摩,摩丝,吹头,我们都走流程,有据可查,你去物价局也一样。”

      但我甚是不甘,被人欺负了,我也有点轴,投诉给行业泰斗阿望老司,他对新生代也束手无策。后来走访有关部门,予以正面干涉,做过客观报道,才挽回部分损失。此时,我对有关部门感激涕零,这是生命中付出的最贵剃头钱,终生难忘。我转告送我优惠券的朋友,他玩深沉说出四字真言:“自得其所。”我多问了一句,他开始变得高深莫测:“未尝自得有所和合,而能随其所宜。”我稍微有点晕。

      几年间,我们终于在家对门,择定一间剃头店,是一对来自成都的夫妻,男子网名叫英雄就美,生活态度积极健康,每天必打羽毛球,锻炼身体风雨无阻。不锻炼就站不住,坚持不了长时间站立工作。同时,他们需定期到星级大饭店,给员工剃头。时间决定权,掌握在他们手中,每每剃头时,先通过微信联系,敲定他们在店时间,费用在预付卡扣款。服务态度好,人也合得来,可惜价格水涨船高。后来我去机关部门帮忙,知道可以拿卡去地下室剃头,当时还是蛮开心的。老司有江南口音,价格倒是公道,我还学边上的人,预存几百块在卡里,谁知道没剃几次,就因故离开,只好覥着脸去讨钱,实在有点尴尬。

      头发一直是个尴尬事,尤其是对女性来说,我妻子就天天为头发烦恼。年轻时,她留着长发,有孩子以后,就剪了短发,我发现许多女性的头发,都在有了孩子以后剪短,然后有可能一辈子不再长发,原因是为孩子擦屁股时,长发容易垂下来,太麻烦。其实,更大的原因是,众多女性有家庭后,可能就没了自我,一天到晚,哪有许多时间空间来打理。

      上周,妻子在镜子前看了又看,忽然下了决心,我要去烫头发。这句话我听了有N次。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念头不可能忽然而起,必定在脑里转了又转。人的执念一起,就不达目的不罢休。我见她匆忙联系老司,老司可能还在挥拍。第一天没回复,第二天杳无音讯,我猜想,老司可能没看见,或者不想赚你的钱。她不甘心。我就给她提供一个思路,不要等了,到我剃头的村店烫一下就行。我今年都在那里剃,儿子也被我忽悠过去,便宜,快捷,时常能听到村头巷尾的传说,只听得我耳聪目明,印堂发亮。许多题材来源于此。

      她迟疑猜疑,在我再三怂恿后,终于痛下决心。晚上她顶着一朵花菜凯旋。她说其实不便宜,同样的药水,老司收一个老太太七十元,收我一百五,给我一瓶打理头发的药水。我说,那她定是认为,你的头比老太太值钱,属于好现象,相当于社会价值评估。她无奈。如今,每天早晨,她就开始打理花菜头,上演抢占卫生间的遭遇战。三千发丝,令她陷入了新的烦恼。

      当然,最终还是叫英雄救了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至尊狂少出金屋记望春(三首)作品汇一柱擎天异界风流霸王至尊逍遥神嘘,神秘老公已上线重生陆如萍身在曹营心在汉盛世烟火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