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九重天,逍遥调-第 252 章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九重天,逍遥调

第 252 章

书籍名:《九重天,逍遥调》    作者:八月薇妮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猫扑中文 )    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障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这一日,马车正停在庐山脚下,客舍在一片郁郁葱葱地苍翠之中,环境清雅,山风送爽,随风而来,隐隐地能听到瀑布的喧腾声响,恍若雨声,风停之后,却又归于沉寂。

    总听闻庐山景色秀丽,景正卿本想陪明媚上山游览一番,不料明媚觉得身子不适,大概是连日赶路,有些劳累。

    景正卿见状,自然半步也不愿离开,只是陪着她,嘘寒问暖。

    卫凌问过明媚,见她无甚大碍,又看小两口难舍难分,一笑,便带着李曼梓同卫峰两个,上山游玩去了。

    玉葫自去熬药,卧室之中,只剩下两人,景正卿抱着明媚,便道:“好些了么?大概是这两天赶路赶得太急了,我见你吃的也少,比之前瘦了些,不如,我跟岳父说说,此地风景上佳,我们就在此多住几日,先给你养养身子再说。”

    明媚摇头:“不必了,难不成真的是出来游山玩水么?还是早点回渝州的好。”

    景正卿便笑:“你当岳父真的非回渝州不可么?这一路上,他走得惬意,我瞧这意思,恐怕若是看中了哪一处地方,便会在哪里‘歇’一阵也说不定。”

    明媚也抿嘴一笑:“你倒是很懂爹爹的心意。”

    景正卿叹道:“你要知道,在这世上我最不敢慢待分毫的就是岳父了,得罪了他老人家,我可就惨了。”

    “你怎么惨了?”明媚忍着笑。

    景正卿轻轻捏住她的下颌,轻笑道:“你知道的……”轻轻在樱唇上亲了口,却又意犹未尽地凑过去,连连吻落,一次比一次长久,手在明媚腰间搂着,不知不觉,竟将她压在床上,俯身下去:“一路上都没……你有没有想……”

    明媚笑着避开他的嘴:“想什么?你这色~魔。”

    景正卿握住她的手,凑在唇边:“都说是色~魔了,你说想什么……”

    明媚笑骂道:“这一路上都安分守己,原来只是假装正经,一瞅着爹爹不在,你就疯了么,快藏好你的嘴脸,别不留神露出来……”

    景正卿偏腻过来:“知道我装正经装的辛苦,平日里多看你一眼都不敢,这会子怎能不仔细可怜可怜我?”

    明媚在他脸上轻轻打了个耳刮子:“可怜你做什么?你用这正经嘴脸骗爹爹,我替他打你。”

    景正卿发狠道:“早知道就不该答应跟你一块儿随岳父出京,若留在京里,倒是要自在些。”

    明媚歪头看他:“你后悔了?”

    景正卿道:“你许我吃饱了,我便仍是不悔的。”

    明媚抿嘴忍笑:“我偏不,饿死你。”

    景正卿气得翻身上来,便擒住她,明媚笑道:“我向爹爹告你的状。”

    景正卿道:“难道岳父不许我闺房之乐的?”把明媚抱入怀中,便去解她的衣裳。

    明媚左躲右闪,却避不过,再加上两人本就如蜜里调油般,一路却都“安分守己”,但到底是新婚燕尔,明媚心中也有些意动。

    缠绵里,因两情相悦,心有灵犀之故,此事也十分谐和,真如鸳鸯交颈,水~乳相溶,恩爱之情,难以尽述。

    云~雨初收,景正卿给明媚收拾妥当,又将她脸上、颈间的汗意轻轻擦拭干净。

    明媚懒懒倒在他的怀中,仍有些失神,景正卿摸着她柔滑的长发,道:“我是不是比之前更好了?”

    明媚听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说这样的话,不由轻轻一笑:“不知道。”

    景正卿垂眸看她,却见她脸颊之上还泛着情动的晕红,肌肤越发娇嫩,一掐便能出水儿似的,便笑道:“真不知道?那要不要我再来一次?”

    明媚乏极,才忙道:“不要了。”

    景正卿在她鬓边亲了口:“那怎么不跟夫君说实话呢?”

    明媚只是笑,却偏不回答他。

    两人嬉闹之间,景正卿目光转动,流露犹豫之色,望着明媚半垂双眸的模样,便道:“明媚……”

    “嗯?”

    “上回我问你……皇上叫你进宫是为了何事,你为何不告诉我?”

    明媚本正慵懒欲睡,听了这句,身子一抖,却睁开双眸。

    四目相对,景正卿的心忍不住也跳快了几下,竟有些紧张。

    卫凌提出辞官那日过后,不久,宫里贵妃娘娘传出旨意,召明媚入宫……

    但名义上虽是玉姗传旨,私底下,不管是卫凌还是景正卿,都知道,此中跟赵纯佑脱不了干系。

    景正卿曾问过明媚,“入宫”究竟所为何事,发生何事。

    明媚却只是不肯说。

    景正卿见状,从此便不再追问,横竖她是好端端地出宫来了,而此刻,也是好好地在他怀中。

    但是心中总是有些疑惑的,忍不住又在此刻问起。

    南风吹拂,又带来远处瀑布的声音,哗啦啦一阵急急而至。

    明媚转开目光,看向敞开的窗户,轻轻起身,下地,走到窗户边上。

    这是二层楼上,往外一看,苍翠满眼,层峦叠嶂,青山隐隐。

    景正卿见明媚站在窗户边上,薄薄地衣衫随风飘扬,纤弱婀娜的身子仿佛站不住脚似的,他急忙拿了件衣裳走过去,抖开来替她披在肩头:“方才出了汗,留神着凉。”

    明媚垂眸,景正卿顺势将她圈入怀中:“如果不想说,那我以后……就再也不问了便是,你别生气。”

    明媚转头看向他,双眸黑白分明,如许清澈。景正卿细看,却仿佛能窥到这双眸子里的深藏的惶惑不安之意。

    景正卿看了会儿,缓缓在明媚脸上轻轻一亲,轻声道:“好罢,是我错了,我发誓,从此后……再也不问了。”

    明媚双眉微蹙,重新转回头来看向窗外风景,胸口微微起伏,竟有些不太舒服。

    虽然山风吹拂,但依稀仍觉得有些憋闷似的。

    景正卿不敢松手,轻轻拢着明媚,心中略有些后悔,便笑道:“别站久了,被风吹得难受,我抱你回床上可好?”

    明媚抬手,在他的手臂上抓住:“景正卿……”

    景正卿忙道:“嗯?”

    明媚道:“如果……”

    景正卿屏息,听明媚迟疑着道:“如果,有个能够一步登天的机会……在你面前,你会不会……”

    大概是有些阴天,室内的光线仿佛也更暗了几分。

    景正卿双眉微蹙:“一步……登天?是何意思?如方才那样的么?”

    明媚听着她调笑的口吻,不由苦笑:“我跟你说正经话呢,对男人来说,梦寐以求的不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么?”

    景正卿嗅着她身上的清香隐隐,忍着那满心的欢悦,道:“你是说,在朝中?我都肯舍下那三品的镇国将军不当,跟你到渝州了,又怎会贪恋那些虚妄之物?”

    明媚心中一酸,默然不语,心中却浮现那张熟悉的脸,他背负双手,站在辉煌灯影里,跟前生那种落寞的记忆不同,此番的他,脚下踩着的是世间最顶巅的繁华。

    那人的眼神里带着无限威严,用前所未有的口吻,对她说道:“明媚,跟我说实话。”

    身子猛地一抖,像是要从那金色的辉煌里抽离回来,明媚抬手,在胸口一捂,心跳的如此剧烈。

    景正卿察觉明媚陡然色变,想着方才两人对话,不由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没头没脑的来?”

    明媚重新仰头,望着他的脸。

    这张脸,跟她方才所想的那个人……如此相似。

    明媚按捺心中不适,声音里带着艰涩:“景正卿,其实,有件事……关于你……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更不知道你会……”

    景正卿目光闪烁,忽然之间道:“不用说。”

    “啊?”明媚愣神。

    景正卿抬手抚上她的脸,望着她眸子里那一层薄薄地泪痕:“如果你觉得那件事,不能说出来,那就不要说。”

    不知为什么,明媚竟有种想哭之意:“可是……”

    “没有可是,”景正卿温柔地望着她:“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我而言,只要拥你在怀,便是此生唯一所求。”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后悔……”明媚的心跳的越发快了,把心一横,“或许,我不该瞒着你,毕竟是你的事,该由你来决定……”

    景正卿探究地看着她。

    明媚推开他,转过身同他面对面,却无论如何不敢跟他目光相对。明媚暗暗地深吸一口气,声音微微发抖,说道:“其实,你是……”

    或许她,没有权力瞒着那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尤其是她……已经也如此地深爱着他。

    故而不想隐瞒,虽然生怕说出口来后,引发天翻地覆,或许……也会让自个儿后悔。

    刹那间,景正卿抬手,捂住了明媚的嘴。

    明媚愕然,抬眸看向景正卿。

    不知为何,就在目光相对的那一刹那,明媚身子狠狠地一抖。

    望着景正卿的双眼,明媚心中有种恍惚地感觉,就仿佛,她要说的那些话,其实不用说,因为……

    他都知道?!

    就在看着景正卿的眼神的瞬间,明媚心中这么想。

    ——他,都知道。

    “别说了,”景正卿温柔而笑,双眸中的一丝锐利飞快退去,目光逐渐变得缓和,“有些事,不必说出来。或许,不说出来,才是更好的。”

    那镯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到了苏夫人手中?

    上辈子,端王亲自冲到大牢里把他抱出来……他看着他时候的那种眼神,当初他自然是不懂的。

    还有其他种种……

    若景正卿是个驽钝之人倒也罢了,但是他不是,非但不是,且绝顶聪明。

    景正卿嘴角,隐没一丝苦涩。

    明媚不能置信地看着他,几乎忍不住想要问一问他,是不是真的知道……知道那件……会令天翻地覆的绝密。

    那件,会让他真的一步登天身处万人所梦寐以求的权力巅峰的绝密。

    “你……”

    明媚的唇才一动,景正卿却缓缓地撤手,瞬间低头,以唇代手,吻上明媚的唇。

    以吻封缄。

    明媚愣了愣,看着他温柔的面色,终于也慢慢地闭上眼睛,咽下所有的疑问,接受他满怀爱意的吻。

    傍晚,一轮皓月当空,恍若玉轮,照的地上一片月白,连灯笼都不用打,便能看清周遭景色。

    月光浸润之中,从千里之外风光秀美的庐山脚下,到重门深深的寂寞宫墙内,赵纯佑坐在龙椅上,垂眸看着手中之物。

    在那笔直如玉的手指间,握着的,竟是一枚通体碧绿的翡翠,在灯火照耀下,绿光如一抹幽魂,莹莹闪烁。

    本是两只的玉镯,一只他曾亲手给了景如雪,结果,却从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手中重新拿回来。

    另一只,本是好端端地放在库房中,却不翼而飞。

    赵纯佑举起那枚镯子,放在眼前,灵动的绿镯是一个极至完美的圆,绿光流溢,从环中间看出去,仿佛是一道延伸出去的通道,或者一只幽幽地绿眼,正同他对视。

    皇帝的心,忽地荡了一下……就好像这翠绿化作一滴水珠,铿然坠落他的心湖之上,引发一团团涟漪。

    又过几日,终于进了渝州地界,风物跟京城大不相同,说话口音也是两样。

    自重得新生后,景正卿曾起过孤注一掷来此追随明媚的念头,没想到,兜转来回,终究还是来了此处,且是携着心爱之人一同来归,历经风雨波折起伏,终究得了两情相悦两心相许,这滋味自然是大为不同。

    此日黄昏,车马经过一座小村落,渝州多水,这村子也是临水坐落,时景正好,湖上大片莲叶,碧绿绵延出去,村中有大半渔民,靠着打渔而生。

    卫凌喜欢此地风光的清新雅致,便做主,晚上暂时歇在这村落中。

    是夜,月色皎洁,明媚回到故地,只觉得空气中都带着沁人心脾的莲叶气息,因是住在草屋之中,隔着单薄窗户,听到外头虫儿恬静叫声,让人心神惬意畅快,才知道古人所说“田园之乐”诚不我欺。

    众人用过了饭,便各自安歇,景正卿跟明媚同床而眠,这床并不大,两个人紧紧贴在一块儿才能睡下。月光从窗户边儿爬进来,照的两人脸庞半明半暗。

    明媚毫无睡意,望着近在咫尺的景正卿的脸,不由一笑,景正卿也正瞧着她,见状便小声道:“别笑,也别动,这情形尴尬的很。”

    “怎么尴尬?”明媚问道。

    景正卿凑在她耳畔说道:“这村舍并不隔音,岳父就在隔壁,若是咱们做了起来,给岳父听到,岂不尴尬?”

    明媚羞红脸庞,却忍笑道:“谁要跟你‘做’了起来,你自己不害臊,喜欢胡说八道。”

    景正卿抱紧了她,明媚陡然一惊,感觉底下果真有一硬物抵着自己,明媚睁大眼睛:“你……”

    景正卿含笑挑眉,抬手到腰间,把垂在腰间的锦囊掏出来——原来只是此物作怪。

    景正卿偏还要羞明媚,便道:“你在想什么,嗯?莫不是想要……”

    明媚大羞,抬手打他的胸,却又不舍得用力。

    两个人挤在一块儿,痴痴忍笑,心中却各如沁蜜一般。

    正在咬耳朵、挠痒痒地小小厮闹,便听到有个声音道:“老头子,你瞧今日借宿的这些来人,那一对儿年轻的,是儿子女婿么?”

    另一个老年男子的声音道:“不是,我打听了,那两个总粘在一块儿的,是女儿女婿,还有个男娃,是小儿子,那个跟大人身边儿伺候的,是大人的继室。”

    “原来是这样,啧啧,真真是金童玉女一般,天底下竟有如此标致的一家人。”

    老头子便笑道:“你想什么呢?”

    老婆婆便道:“我想,赶明去趟女儿女婿家,女儿好久没回来了,倒是让我很想念。”

    老头子笑道:“你老胳膊老腿的,别乱跑了,她想咱们,自会回来。”

    老婆婆道:“都是她回来看咱们,横竖她如今跟她婆婆分开过了,咱们去看看,也是应当的,赶明你起个大早,去村头的林渔头家里,找一尾好鱼,咱们带了去……”

    夜色之中,万籁俱寂,只有这寻常乡村之中的村翁老妇,平平常常地你言我语,苍老的声音,却如此动人心魄。

    明媚靠在景正卿怀中,一时也听得怔住了。景正卿伸手捏捏她的鼻子,小声道:“怎么了?”

    明媚道:“你记不记得,咱们换了身子那次,从那歹人手底逃出之后的那夜?也是如此的……”

    景正卿哪里会不记得?便道:“我自是记得的……也是一对儿公公婆婆,头发都白了,我还记得,你哭的不成样子,我怕我睡着了,你会哭晕过去,给人看到了何其可怕,于是便强撑着跟你说话儿呢,好歹给姑父跟王爷及时找到了。”

    明媚想到过往那心酸之事,紧紧搂着景正卿。

    景正卿的手轻轻抚过她的背,道:“也正是从那时起,我才知以前自个儿所做的事何其之恶劣,让你受了那么些委屈……别怕,好歹有惊无险,以后都好了……”

    明媚想到这则,便更想到之前他受刑的惨状,身子有些发冷,便钻到他怀里,出了会儿神,便又问道:“你真的……不后悔跟我在一块儿……一起出京么?”

    景正卿轻轻一笑,抬手从先前那锦囊中掏了掏,掏出一个纸包,明媚见他不答,便抬眸看他,景正卿打开纸包,手指拈出一物,放在明媚唇上。

    明媚一怔,而后便张开口含住,舌尖一压,又酸又甜……明媚惊道:“这是……”

    景正卿笑道:“当初我装着骗你的时候,你不是说喜欢吃这个的?临出京之前,我买了点儿带着,免得你吃不着了。”

    明媚嘴里含着那蜜饯,眼底酸酸地。

    景正卿弓起腰来,在她唇上亲了口:“你说起公公婆婆,以后我们便也似他们一般,和和美美,白头到老,也生几个儿子女孩儿,陪着咱们,你说何其热闹?”

    明媚眼中泪光闪烁,闻言却又羞道:“说到哪里去了?”

    景正卿道:“说的是正经的,你若是觉得我随你出京太亏了,便多给我生几个宝贝孩儿就好了……说起来,为何你一直都还没有喜信儿?”

    明媚听他问,也有些紧张,景正卿一本正经想了想,正色说道:“我知道了,必然是我不够勤力之故……以后我便努力多做几次就好了。”

    明媚听到这里,才知道他又是借机讨要福利,顿时化恼为羞,噗嗤笑了出来。

    茅屋斗室,窄床之上,呢喃细语之中,又响起细微地吱吱呀呀声响……这声音随着月光攀出窗户,在静谧地夜色之中蔓延,同那氤氲地水雾莲香,交织成一片郁郁馥馥地醉人气息。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辛弃疾《清平乐》

    作者有话要说:三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18 07:30:21

    反正不是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17 14:51:44

    蔚然夏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17 00:57:3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16 22:15:4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16 22:15:22

    摸萌物们,感谢!(╯3╰)

    琢磨了这两天,总算是写完了这章,至此应该就全文完结了,谢谢一直伴随且鼓励着我的大家。

    先上一段广告~~~稍后会加一些关于本文剧情,写作心得以及新文啊之类的有话说。还请继续关注^_^

    腹黑公子面冷多智惹人厌,却又充满了致命诱惑力; 谦谦君子温润有礼动人心,真正的身份却让她胆寒。 她不在乎谁是真命天子,她只想要生存下去,想要赚更多的钱,想要自由自在遨翔九天,却不知自己正一步步走回那座黄金打造的牢笼……——《桃红又是一年春》现已统一上市~~

    这文起初是女扮男装的~~购买地址如下^_^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月满京华重生西游之大唐皇族道临洪荒妾色三国第一妹控网游之大道无形空山不见人作品汇超级高科技霸主仙噬宇宙本源诀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