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大神通-VIP卷_第1177章 人生葬礼!(大结局)

乐读窝 > 武侠修真 > 大神通

VIP卷_第1177章 人生葬礼!(大结局)

书籍名:《大神通》    作者:五月初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嘿嘿…不好意思了闻一鹤,虽然用这种手段脱身很不光彩,但你已是天极之祖了,我们这样对付你也不算是丢了脸皮了。”

    “好个贱货!”

    闻一鹤果真没想到,天上天那五个老而不死的家伙,竟然会如此的不要脸。心中愤怒的同时,杀意也越发深沉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必定要杀死这三个化身。还有最后的三块九州碑记就在他们身上,取得那三块九州碑记,就是最后的大战,也将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

    “走了!”

    三个化身阴阴一笑,极真妃子化身无痕揪住幻祖,就待破空而去。熟料到,空间中突然一片黑暗,一只枯槁的手探了进来,就从三人的后背出现。

    这三个家伙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这只枯槁的手给狠狠地抓落,幻祖也迅速脱身恢复自由。

    是守墓老头!

    闻一鹤眼神微微一亮,此时此刻,会出手,能出手,敢出手的,也只有这个老家伙了。

    “一鹤……”幻祖得了自由,就迅速向闻一鹤扑了过来,扑在闻一鹤怀中嘤嘤哭泣,那伤心劲儿就如寒冬里的凋落花。

    闻一鹤微微一笑,眼里闪过慈爱的目光,他现在的感受实在有些复杂。这个女人既是他的女人,又曾经是他养大的,传授许多惊人绝学的人。里面的感情已经不是单纯几句话就可以说得尽的。

    面前走出来了一个人,果然是守墓老头出现了。他手中提着命祖化身悠门少主、极真妃子化身无痕、老老仙化身虚无和尚。

    三个化身被守墓老头出手断了逃命的路,又气又怒,破口大骂,歇斯底里的,那刻骨铭心的恨劲儿,就好似要将守墓老头的十八代祖宗都从坟墓堆里刨出来嗜骨寝皮似的。

    当然,守墓老头估计没有什么十八代祖宗了。三个化身也只能耍耍嘴皮,空发泄一阵怒气而已。

    守墓老头不愧是天极之祖,而且是十分精深的那一种。闻一鹤发现自己现在还捉摸不透他的修为到底有多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自己还远远不是这个老头的对手。守墓老头已经处于永生之下一个十分可怕的极限了。

    守墓老头很随意地将三个化身丢下来,闻一鹤轻易地将其困下。三人仍自有些困兽犹斗的样子,意图挣扎,却被闻一鹤直接捏死,从中取得三块九州碑记。

    最后的三块九州碑记到手,那一刹那,闻一鹤真有种难以言语的颤抖,一种莫名的感觉升起来,分不清是一种好的感觉,还是坏的感觉。

    守墓老头有些惊讶,“你就这么将他们杀了?”

    “不错!对我来说找回九州碑记是最重要的。他们的本体都是狡猾透顶的人,任何一丝废话的机会,都可能让他们找到机会翻盘。这种关键时刻,不能给他们机会,也不能给自己找麻烦。”闻一鹤很干脆地说。

    守墓老头点点头,深呼了一口气,“这么看来,你是准备好了!”

    “当然!你呢?”

    “我也准备好了!我随时可以助你杀上天上天!只是,我担心结果恐怕并不如你所想那般……”

    “什么意思?老头,你话里有话。”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听圣海兰那个小丫头喊你太父,而在很久之前,我一次沉睡中醒来,听到了他们五个人口中也提到了‘太父’,如果他们口中所说的太父,跟圣海兰口中的太父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他们五个人有可能也是认识你的。”

    “什么?”闻一鹤脸色登时巨变,“老头,你的意思是他们从很久很久之前就算计我,乃至于我无数次转世,各种身份的变化,都在他们掌控之中。”

    守墓老头微微一笑,瞥了一眼幻祖,“也有另一种可能!”

    “另一种可能?”闻一鹤心头大震,冷冷地笑了,“老头,我虽然曾经转世曾你的后世子孙,却也不得不说你异想天开。”

    闻一鹤拉着幻祖直接遁走,恼怒不已。率先回到了天葬界中,带着幻祖与其他人相见。

    过了片刻,守墓老头也回来了。但没再说什么,似乎也知道了闻一鹤的不快与恼怒,并不想再刺激他。

    漆黑的山头上,闻一鹤独自一人静静地坐着。守墓老头的一句话,虽然让他恼怒,但似乎也不是没听进去,他好似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声音太细,周围又无人,也就听不清楚什么了。

    最后的三块九州碑记摆在他面前,他一一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才拿起其中一块,捏爆化成洪流冲进身体血脉。

    “无上始说!一步昌盛!三笑浮生!人生鼎盛!生命太极!”

    这就如同是一段生命从有到发展的历程,到了生命太极已经是生命饱满至极的地步。到了这个地步,他已是天极之祖。而他也想象不到,在饱满的生命之后,最后的三块九州碑记究竟蕴藏着什么样的修为与记忆。

    直通永生却是不可能的。如果靠着九州碑记能直接进入永生,那五个老家伙并不可能有意放下九州碑记来给他晋升。

    当苍凉的记忆与一股浑厚得恐怖的修为灌入他的身体之中时,闻一鹤整个人竟然发生了一种可怕的变化。

    头发变白了,皮肤变皱了,眼神变得迟缓了,甚至于背都略微弯曲了…

    此时此刻,闻一鹤哪还有之前那种披靡天下的风采,简直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嘛,比起守墓老头也好不了多少嘛!

    不敢置信!不敢置信!

    闻一鹤张口一声愤怒地咆哮,他简直不能忍受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就在这时候,守墓老头出现了。

    他迈着老态龙钟的步伐走过来,当着闻一鹤的面,叹息道,“生命盛极而衰,世间没有不衰的理,有时候我会想到越靠近永生是不是就越靠近死亡,彻底的飞灰湮灭呢?”

    愤怒的闻一鹤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怔住了。看看守墓老头,再看看自己,突然笑了,“盛极而衰,对了,就是盛极而衰!”

    他的身体佝偻得更加厉害了,完全就是一个年迈的八十老头的样子。唯一天矛如同拐杖一般被他拄着,走起路来颤颤悠悠,好像十分吃力,随时会被一阵风吹来扫倒了似的。

    然而,看到这样的闻一鹤。守墓老头反而双眼爆*光,“好厉害的绝学!我不知道你全部恢复修为与记忆的时候,将会是什么样子。”

    闻一鹤哂然一笑,没有回答,兀自吞下第八块九州碑记。顿时之间,闻一鹤身上又平添一种日暮西山,生命垂危的弱相。

    闻一鹤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仿佛随时就要撒手人寰。黑暗的时空之中,已经不知不觉浮现了一种悲凉的气息,仿佛有萧瑟的风儿吹起了哨音,就如同是低沉的洞箫声。

    守墓老头没说什么,也跟着坐了下去。两人就像是老友般,搬出了一块棋盘,安静地下着。

    每落一子,棋盘上都好像是一个天与地的循环,其速度之缓,就仿佛要经历无数个世纪的轮回。

    “第九块九州碑记,你还没吞下,你的修为就已经与我不相上下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在我之前,天下间存在着一个惊天动地的强者。枉我一直以为,我是天上天诞生后的第一个人。”

    “我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还拿你当祖先,叫你闻仲吧?”闻一鹤笑声带着羸弱无力般的沙哑却有着浑厚的沧桑。

    “不怕你笑话,从我诞生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早晚还是要死亡,所以我给了我自己一个很贴切的名字,归天。”

    “归天?”闻一鹤呵呵地笑了,“自知要死而未死,守着死人堆在死气里求存,老头儿,恐怕你想归天还得等这片宇宙再破碎个几百亿次吧。”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在笑声中,闻一鹤吞下了第九块九州碑记。吞下时,出乎意料的只有一段记忆以及强烈的修为翻滚,却没有了与之前一样的增加一招永生绝学。

    闻一鹤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似乎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想不起来。

    无上始说!一步昌盛!三笑浮生!人生鼎盛!生命太极!盛极而衰!日暮西山!

    这就像是一段缺少了死亡的人生历程!这合理吗?

    闻一鹤充满了疑惑,挥舞起唯一天矛,就当着守墓老头的面打起了永生绝学,七招连绵不尽,滚滚翻腾,威能无限宏伟。

    守墓老头归天骤然一声长啸,“日暮西山之后而不死,没有死亡的最后终结,难道这就是永生,这就是不死?没有死亡就是不死?”

    守墓老头满身金光大放,佝偻的身体也化成了一个风采飞扬的少年,他以拐杖做神兵,打出了一套充满无尽奥义的绝学,虽然比起永生绝学还差了一筹,可同样是威能无限,隐隐约约,他的修为也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不……没有死亡,不代表就是永生!没有死亡的人生历程,本事就是残缺的人生!谈何永生?”

    闻一鹤怒目大喝,气息狂暴的他却突然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他睁眼金光闪烁,仿佛穿透了无穷远的时空,看到了一扇门户。

    守墓老头停下了舞动绝学之后,又恢复了老态龙钟的样子,同样放出神秘的眼神与闻一鹤看向了一个方向。

    “时候到了,他们已经在恭迎我们了!”

    “那就走吧,该了的时候到了!”

    闻一鹤与守墓老头归天,并没有与天葬界中的其他人打招呼,直接跨越天葬界而去,钻入了那扇神秘的门户之中,一下子来到了一片白云作地、明珠作星辰、时空遍布星河漩涡的世界里。

    一片巨大的广场中,一块伟岸的石碑,仿佛是从最古老的年代传承下来,像是一尊等待着被人唤醒的沉睡的神祗一样,矗立在那里,亘古不移。

    这个世界就是天上天,石碑正是永生圣碑。这里的一切,无不让闻一鹤感受到了亲切,一切的一切,仿佛本来就是与他一体的存在似的。

    血液不知不觉有种莫名的震动,在血管里奔腾着一种不断滋生的气息,遍布他的全身。

    永生圣碑的周围是五个曾经看过一次的面孔。更远处的还有紧张围观的一个个人极之祖、地极之祖。这些个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的威名传遍天下的强者,足足有百余位,却在此刻以一种明显有些惊悚的表情,看着突兀出现的闻一鹤与守墓老头归天。

    命祖还是那个青年,还是那样一副深不可测,不可捉摸的样子,风采依旧。

    极真妃子,还是风情万种。

    老老仙依旧酒壶不离身,酒鬼一个。

    虚衡好像还是痴迷不已的的样子,外界的变化好像不会影响他任何的情绪。

    只有古婆一脸狰狞,活生生的一个丑恶老奴婆。

    他们已经站了起来,并排站在永生圣碑之前,面对着闻一鹤与守墓老头归天。

    “两个老鬼,你们终于来了…我们可是等你们很久很久了,为了这一天我们谋算天下,步步算计,翘首以盼,总算是盼来了。你们来了,永生无上圣道也就不远了。”

    命祖是真的激动了,在这个时候,他不需要伪装了,他完全可以撕掉任何面具,以一种算计得逞的胜利者的姿态去迎接永生。

    “不需要任何废话,要想永生,先要死亡!”闻一鹤杀机显露,“老头儿,动手!”

    对闻一鹤来说,杀掉面前这五个人远比什么永生更重要,他再登临天上天之前就已经决定了,上来就开杀,真正的大开杀戒。

    归天不置可否,与闻一鹤并排站着,直接亮出了他那根拐杖,嘿嘿笑道,“那就杀吧!”

    “慢!要动手可以,但不是五对二,而是五对一!”命祖狡猾的笑了起来,拍拍双掌,忽然一个人突兀地出现,竟然是已经死去的法祖。

    看到闻一鹤错愕的表情,命祖得意地笑了,“想不到吧,你真以为法祖就那样被你杀死了吗?”

    极真妃子咯咯笑道,“闻一鹤,以你的见识,怎么可能知道,这是来自永生圣碑的五皇涅槃!我们千辛万苦制造出万祖之皇,就是要以从永生圣碑上参悟的五皇涅槃术制造出一个强大的高手去抗衡归天老鬼。”

    “你们以为我们耍那么多手段是为了算计闻一鹤,其实是为了对付归天老鬼。五皇涅槃术最关键的是法祖的死亡,而这个死亡还是闻一鹤亲自下手的,涅槃归来,他的修为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哈哈哈……”

    闻一鹤、归天神色都有些沉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法祖,修为的确深不可测,至少与归天是不相上下的。能人造出这样恐怖的高手,那无疑真的是永生圣碑才能缔造出来的奇迹了。

    “你们到底从永生圣碑上参悟出了什么?”闻一鹤问道。

    “想知道吗?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你会知道的,不会让你死不瞑目的,而且我会告诉你,你很伟大,非常伟大。”

    “动手!”

    命祖得意之时,忽然翻脸。法祖已经扑了出来,浑身五色神光,气息强大得匪夷所思,那绝对是天极之境最极限的修为了。法祖直接扑向守墓老头归天。守墓老头归天,也不可能直接战败法祖了,全力相抗,直接就被法祖给牵制住了。

    而此时此刻,闻一鹤必须一个人面对命祖、极真妃子、古婆、虚衡、老老仙了。一个人对付五个人,还是目前天底下最顶峰,最深不可测的强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一战有多么的苦难。

    最关键的是,闻一鹤更不知道他们五个到底从神秘的永生圣碑参悟到了什么。而这块给了他无比亲切感觉的永生圣碑,似乎也在酝酿着某种变化。

    “杀!”

    事已至此,只有面对了。闻一鹤知道,这是最后的决战!永生七招,以唯一天矛打了出来!

    哪怕是威力最小的无上始说,在此刻闻一鹤极限修为施展出来,也已经不是当初刚晋升人极之祖所可以比拟的了。

    挥手间,都是可以对任何天极之祖产生致命威胁的道痕、矛影!一对五,直接陷入了可怕的战斗之中。

    “闻一鹤,你不是想知道我们从永生圣碑参悟出什么吗,先告诉你一种,我们所施展的永生无上圣裁术,就是一种!”

    轰隆——

    仿佛是一个天衍的大时空之变,当头金色满苍,无数条像是神龙飞腾般的大气流,充满可怕至极的崩灭气息,五方五道,来自命祖、极真妃子、古婆、老老仙、虚衡五人的力量,已经决定了一段乾坤的轮回,所有法度规则,都在上苍之巅,凌驾一切之上,对闻一鹤发出了迄今为止从没有遇到的压迫。

    闻一鹤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早就为他准备的大阵!足以摧毁天下间任何强者的大阵,在这个阵中甚至能看到一个独立大宇宙,浩瀚的生死历程。

    永生七招,天地之极的绝学。闻一鹤自信,单对单命祖五个,随便一个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在这个永生无上圣裁术的大阵中,他的永生七招,却似乎要陷入一个可怕的泥潭之中。

    不过,这个陷入的过程,必然是缓慢的。修为到闻一鹤这个地步,想要被杀死哪有那么容易?

    反倒是闻一鹤的心思忽然变得格外通明,这五个家伙费尽心机,甚至让他得到了九块九州碑记增长到极限修为,怎么样都不可能会这么简单的杀他。只是想杀他,之前随便都可以杀他,相信没有九块九州碑记的融合,这五个家伙要杀死闻一鹤就好比撵死一只蚂蚁。

    既然不是单纯想杀他,那就是为了永生。杀他跟永生,显然也搭不上边,那么这背后的缘由是如何呢?

    闻一鹤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永生圣碑上,就这一刹那的感知,让他一下子恍然大悟。对!就是永生圣碑!

    据红罗刹所说的,她就是因为无意间看到了永生圣碑上浮现闻一鹤的容貌,才会被追杀。

    现在永生圣碑又给闻一鹤极为亲切的感觉,证明神秘的永生圣碑与闻一鹤真有某种深沉而奇妙的联系。

    命祖、极真妃子、老老仙、虚衡、古婆一定是从永生圣碑上参悟到了什么,或者是发现到了什么秘密。

    这个秘密或许需要的正是闻一鹤以强大的修为去激活,他们才好从旁下手。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说得通他们为何要费尽心机,假装无意地让九块九州碑记一块块地落到闻一鹤手里。

    “一定是这样!”

    到了此刻,闻一鹤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在踏上天上天之前,心头仅有的一丝挥散不去的阴霾也彻底散开了。

    命祖、极真妃子、老老仙、古婆、虚衡想利用他解开永生圣碑的秘密,又在关键的时候杀死他,劫夺永生。

    而他真正的反击的时候,也就是在解开永生圣碑的时候!

    闻一鹤心底突然有些疯狂,对他来说,他真的没有任何把握。出道以来,第一次干之中完全没有成竹在胸的事,但他不得不这样去拼。

    “永生圣碑,既然你给我如此亲切的感觉,那么你想告诉我什么呢?”

    闻一鹤狂斗着命祖、极真妃子、老老仙、古婆、虚衡,双目凝着金光有意无意地向着永生圣碑挪去。

    而这五个家伙,居然也不阻拦。好像就怕闻一鹤不去靠近永生圣碑似的。

    这一战算得上是迄今为止,闻一鹤最剧烈的一战。他没有占上风,甚至不断地压在下风。

    守墓老头归天被法祖牵制住,根本无法插手,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样一战,几乎将天上天毁得千疮百孔,上百位的人极之祖、地极之祖都早已经远远地逃离,生怕被卷进去死于非命。

    这样一战,注定持久。时光飞逝,竟是两年时光。

    没人知道,这场战斗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只知道,又是一个五年。

    那一个无比神奇的时刻忽然到来。一直以来被赋予神秘色彩,被天上天当作最神秘的丰碑的永生圣碑,突然冒出了万丈光华。

    那一刻,命祖、极真妃子、古婆、老老仙、虚衡明显激动了起来,手中的绝学也不由自主地颤抖。

    这就迅速被闻一鹤给抓到了机会,唯一天矛连发永生七招,惊天动地的横扫出亘古至高的力量,竟将五大高手横扫了出去。

    然而——

    永生圣碑万丈光华之中,竟然没有任何文字出现,仿佛只是一道光而已,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变化。

    甚至于,万丈光华都在缓缓地衰弱下来,似乎,永生圣碑也仅仅如此而已。

    那一刻,世界定格下来。

    “不——”

    五位高手心中同时涌起一股极度的不甘心的情绪,难道这么多年的算计,就只看到了永生圣碑这一次发光吗?

    换谁谁能甘心?

    但是,闻一鹤却怔住了,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那逐渐暗淡的光芒中,浮现了一道虚影。

    这个虚影渐渐变得真实起来,化成了一个人。可…可这个人并不是红罗刹所说的闻一鹤的模样,而是一个令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的,连闻一鹤自己都想不到的面孔。

    “久违了!”这道人影,虽然没有走出永生圣碑的光芒,但居然可以开口说话,而且是对着闻一鹤的。

    不止是闻一鹤,就连战斗中的归天与法祖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来,呆滞地看着这一切。

    “人…人生主宰!是你!你…你怎么会在永生圣碑里?”

    天哪!闻一鹤是根本也想不到啊,当初人生主宰与天帝达成协议之后,将人生*传给了还弱小的闻一鹤后,就消失了。闻一鹤从天帝口中得知,人生主宰转世去了,可怎么会在永生圣碑里?

    懵了!

    所有的人都懵了!

    只是一瞬间,闻一鹤似乎想起了什么,想起了一切一切,突然心头大震,“好一个人生!”

    “闻一鹤,今天是你必死之期,无人能救,在这最后的关头,我会专门为你送上一场人生葬礼!”

    人生主宰说完这句话后,就诡异地消失了。永生圣碑又变得黑乎乎了,好像从来就没有变化过似的。

    命祖、极真妃子、古婆、老老仙、虚衡愤怒地咆哮起来,“怎么会是这样,永生圣碑难道仅仅就是这样?闻一鹤,那我们留你有何用,杀……”

    杀!杀!杀!

    五位超级高手疯狂起来,修为竟然比之前还强盛了一倍!那种疯狂的劲儿,就算是守墓老头归天也是脸色巨变。

    凭现在五个家伙的样子,随便一个都可以打败他。五人联手,闻一鹤怎么可能敌得过,难道真的是死期将至?

    法祖拦下了欲救援闻一鹤的守墓老头。守墓老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闻一鹤被五大疯狂高手包围起来。

    “永生无上圣裁术!闻一鹤,你给我去死吧!”

    孰料,在这样无比危机的时刻,闻一鹤竟然宠辱不惊,胸有成竹地一笑,“你们这五个蠢蛋,你们不是想知道什么是永生么?那我来告诉你们,永生圣碑就是永生,以永生圣碑为器,就是永生!”

    骤然之间,闻一鹤直接摒弃唯一天矛,凶狠地插在地上。双手却横空挥起,发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手印,一下子就擎住了永生圣碑,并将永生圣碑从大地上连根拔起!

    那一瞬,浩瀚气息,仿佛凝聚了无数个天,无数个地,聚合起来的恐怖修为完全融入了闻一鹤的身体之中。

    闻一鹤俨然化身成了超越天极之祖后的一种宏伟存在。无上永生圣碑轰出一道碧青色的光芒,整座圣碑轰然压下。

    “不——”

    五大高手睁大了眼睛,竟无法逃脱永生圣碑的压迫,甚至于他们的眼中更完全没想到有人可以将永生圣碑拔出大地。

    嘭!嘭!嘭!嘭!嘭!

    在永生圣碑的压迫之下,五大高手的身体崩裂了。不一样的是,这五个家伙崩裂之后,在漫天血肉之中跌出了五个茫然的小身影,竟然是五个小娃儿,三男两女,样貌都在七八岁之间,眼神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五个小娃儿看到闻一鹤时,茫然的眼神立刻荡然无存,竟然哇哇哇地大哭起来,向着闻一鹤扑来,“太父……”

    “太父……”

    闻一鹤一下子愣住了,“小疙瘩……小顺儿……”

    闻一鹤的眼神一下子柔和了,脑海里回想起来的,正是那一幕八个小娃娃在他面前玩闹的场景。

    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你们回来了!都回来了!”

    守墓老头一下子惊呆了,命祖、极真妃子、老老仙、古婆、虚衡,占尽强势,却突然永生圣碑所杀。杀死之后却从尸身里蹦出五个娃娃,还是闻一鹤的亲人,这如何敢以相信呢?

    但又有种强烈的不安升起,弄得守墓老头心神凌乱。一个不小心就被法祖给打了出去,口喷鲜血,苍老的身体摔在地上,震出巨大的坑。

    而在飞出去的时候,守墓老头惊骇地看到,那五个小娃娃扑在闻一鹤的怀中后,竟同时发出了惊天一击。

    面对五道几乎在他身上直接发出的惊天一击,闻一鹤没有任何防备,身体当即就被轰出了五个巨大的窟窿。

    五个娃娃直接脱身飞走,充满童真的脸上,却如此的隐身。

    “哈哈哈哈……我的太父大人,您没想到吧!您亲手养育了我们,却让我们将你送入死亡!不过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太父大人,是你让我们知道了您的身世关系着永生的线索,是您让我们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杀死你,就能取而代之,掌握永生。”

    “哈哈哈…太父大人,您现在面如死灰,哪还有当年的风采!您不是一直希望我们强大吗?我们如您所愿强大起来了,甚至在您转生之后,成为了天极之祖!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天下经纶星徒续世枭雄我们真的爱过吗开挂闯异界极权皇后校园风流邪神2重生空间守则极品刁民桃花宝典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