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一夜皇妃-第154章 害怕了?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一夜皇妃

第154章 害怕了?

书籍名:《一夜皇妃》    作者:苏斗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她也不想想那么多呢,可是她总是担心他们俩的事情会给其他人所知道。这样他们真的就会万劫不复了。

    慕容玺闻言,目光再一度沉了几分。

    他张口,轻咬上遗珠的耳珠儿,力道不重,却也不轻。有些痒,和一点点痛!

    遗珠缩缩脖子,伸手抗拒慕容玺这番无礼的举动。

    慕容玺反手扣住她的双手,轻声询问道:“遗珠,所以你害怕了,想跟为兄说分手了?”

    “遗珠从未那般想过,皇兄,你也别那样想!”遗珠别开头,用力抽回自己被慕容玺紧握住的双手。

    慕容玺抬手捏住遗珠的下颚,迫使她扭过头与他四目相对。

    “真的没有?”慕容玺直白的戳破遗珠的心事,“你总担心着我们的事情会让父皇知道,会伤了父皇的心,从你犹豫着要不要接受为兄的心意就可看出,其实父皇在你的心目中,是比为兄重要的吧?”

    遗珠咬了咬下唇,“皇兄……”

    他莫名的自我嘲弄地笑道:“遗珠,总有一天,为兄会现实我所说过的事情,我一定会带你离开,所以请你相信为兄,也相信你自己的心,顺从你自己心中的选择,不要再让我担忧着你是否有一天会抛下我了……”

    他话音落地,不等她开口回答就伸手扯开遗珠身上的腰带,顺势扒她的衣服。

    “皇兄,别……”在慕容玺褪去遗珠身上的衣物,准备朝她身上探去的时候,遗珠挣扎地抵住他的胸膛。

    “遗珠,莫要再拒绝我……”他说着,一边重重褪下遗珠的衣服。

    他倾身压上前,薄唇烙印在遗珠滑嫩的雪肌上。

    再抬头时,他语气坚定地说:“遗珠,你也别想将我推向其他女子,我这一生,只认定你一人,现在……也只想要你!”

    人世间男女,最为俗气的便是身体对异性最本能的渴望。

    更何况,俩人的心是那样的接近,只是遗珠的心是有顾忌着,她总是担心着有他一日,会被旁人发现了他们之间的事情。

    死,她并不怕。

    她怕是的,伤了身边所有关心她的人,即使这个世间上,真心关心她的人很少。

    但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那样的想珍惜那些真心对待她的人。才那样的不想伤了那些人的心。

    比如父皇……

    慕容玺见她不再反抗,便是将她横抱而起,将她置于书房内宽敞的椅榻上,他倾身上前,酣畅淋漓的驰骋。

    两个人,你不言,我不语。四目相对时,彼此眼中可见翻云覆雨时旖.旎的迷离光芒。

    身体与灵魂的交接磨合,她浑身潮红,媚眼如丝。他气喘吁吁,心跳如雷。

    对于遗珠的身体,他越发的熟悉,更是知道哪里是她的敏感点。即使她的反应还是那样的如初次般青涩,可正因为她青涩,更是能够勾.引起他的情.欲。

    ……

    ……

    ……

    俩人经历了一场欢.爱之后,遗珠已是被他折腾地下不了地,看着帮自己擦拭身子的男子,遗珠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皇兄,你要是再怎么不节制的话,遗珠往后便是躲着你了。”

    慕容玺闻言,微微勾唇,眼底间满是笑意,却是没有应话,直接给她穿好衣裳,帮她整理好凌乱的青丝,这一系列的举动做得还不比她身边的锦夏做得差。

    他高大的身子蹲在她面前,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道:“你要是觉得累的话,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出去。”

    “我不要,我还约了花灵要出街的,结果就被你弄这么一出,皇兄你就这么欲.求不满吗?本来过来王府是来找一下轻风,让常宁与皇后娘娘不再起疑的,结果你这么快就从宫里回来,还这么对我,这一下若是让皇后娘娘撞见了,我可是十条都不够死。”遗珠努了努嘴,白了他一眼。

    这一段话里,慕容玺还是听出了几个关键点,下一秒,他立即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嗯,原来皇妹过来是找轻风偷情的?”

    遗珠一愣,随即睁着一双无辜地星眸,眸中盈着水雾地看着跟前的男子,“皇兄,我这么做,还不是因为怕皇后娘娘与常宁起疑,所以才想做做戏。你想常宁知道我与轻风的那些‘私情’,反倒是一直都没向父皇提出要与轻风‘相爱’的事情。怕是她早就起疑了。难道皇兄你就没想过这一点吗?”

    慕容玺闻言,清明的眸子顿时一沉,他本是温柔的嗓音多了几分清冷,“假如你我的事情败露,你是否会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轻风身上,与你有私情的男子不是为兄,而轻风?”

    遗珠沉默了一会儿,面色复杂,看着跟前一脸认真的俊颜,“皇兄,这件事情一旦败露。若不是到了被‘捉奸在床’的地步的话,但若轻风愿意帮我们,我想我应该是会推给轻风。”

    “慕容遗珠,你敢?”慕容玺捏住她的下巴下重了力道,一只精瘦修长的手,骨节分明。

    遗珠伸手握住他的大手,语重深长地道:“皇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情愿委屈他人委屈自己,也绝对不要毁了你。”

    或许是这几个‘最重要的人’的字眼取悦了慕容玺,他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一双深邃的黑眸凝视着她此时还有红潮的脸蛋,一把将她搂入了怀中,“遗珠,你放心。为兄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伤害你,也不会让你委屈地嫁给他人,你辈子只能是我的。”

    遗珠哼了哼,心里满是暖意,“皇兄你真霸道。”

    “那也是只对遗珠你一人霸道。”他轻笑,眼里满是宠溺。

    “是吗?”遗珠轻轻地将他推开,凝视着他的眸,认真的道:“我可记得,我两次在西厢楼见过皇兄……”

    慕容玺一顿,俊颜上掠过一抹错愕。

    “遗珠很好奇,北疆那边没有青楼吗?何以让皇兄一回京就上青楼找花娘了,还是京中的花娘比较美丽迷人?”说到此处,遗珠脸上的笑容已经逐渐笑匿。

    一开始,只知道他是她的皇兄,只是兄长而已,没有任何的男女感情在其中,所以见他到窑子里寻乐,不过是觉得他是男人,书上都有说,天底下的男子皆是好色。会到青楼里寻花问柳也正常。

    那时候,她看完这本书时,便是觉得心中不快,为何要那样写。她从来就不相信,可是她的父皇却是后宫三千佳丽,连朝中的大臣都是三妻四妾的。而后她又想了想,至少舅舅不是那样的,因为舅舅那么多年以来也只有舅母一个发妻而已,这就证明,这世间上也有不三心二意的男子。而她也曾问过裴易,裴易那时候也对天发誓,他这辈子只爱她一人,让她不担心,他往后会变心或是纳妾的。

    变心,她不敢说,但是千慕国的驸马爷,绝对是没有纳妾的先例。所以这一点,她倒是不担心。

    只是没想到,后来还是出了他与常宁的事情。

    她之所以放弃得那么快,便是因为裴易伤了她的心,曾经的誓言也变得那样的可笑。

    ——遗珠,待你及笄之后,我便让爹爹向皇上提出我们的婚事,我裴易,此生非你不娶。

    慕容玺的事情,让她想起了她好像先后两次在西厢楼碰到他……

    男人果真都是好女色的吧……

    一想到这里,遗珠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攫住了一样,又疼又麻的。

    慕容玺瞧着她此时略带醋意的神情,便是觉得有些好笑,但是又觉得她此时的模样可爱到不行,他能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这是在吃醋,她是在在乎自己。深吸了一口气,他揉着她柔软的双手,眸里有着宠溺的笑意,“是,我若不是一回京就到西厢楼找花娘的话,那又怎能第一时间就遇到我的好遗珠呢?”

    这个回答,就是变个相地告诉她,他真的去西厢楼找花娘了。

    虽然是过去的事情,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就好像被大石头给压住,几欲教她喘不过气来,随即她抽出自己的双手,起身欲要一把推他,但却被他一把紧紧地搂住。

    “怎么还生气了?”

    遗珠气恼,莫名地感觉自己的眼睛又酸又涩,“你放开我,别碰我……”

    “遗珠……”慕容玺本来想多逗她一会儿,谁知道她竟是这般的小气,眼里一点都容不下一点沙子,他立即软和下来,“好了,为兄错了,我不该逗你玩的。我们第一次相见在西厢楼,是因为萧将军有事与我相谈,约在了人多的西厢楼,为的就是不让其他大臣看见我回来,知道我回来而已。”

    遗珠也不傻,抬眼就瞪他,“可是你第二天还不是一样回宫了!”

    慕容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还不是因为被赵丞相的儿子赵初德认出来了!我说我多年不曾回京,那小子只在小时候见过我几次,怎么就一下子就认出我来了!”

    这件事情,他当下是郁闷了几日。

    “那第二次呢?第二次在西厢楼看见你,你可是一把就把我拖进了厢房,让花灵都误以为你是那些登徒浪子。”第一次是萧将军,可还有第二次呢。

    他眸里笑意绵绵,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记得你当时想标下那个花魁吗?”

    “咋地?你还喜欢那个花魁不成?”

    慕容玺真是爱死眼前这个醋坛子的皇妹了,他伸手捏了捏她光滑的脸蛋,“不是,那一个花魁是有人喜欢,但喜欢的人并非为兄。”

    “那是谁?”遗珠显然是有些不相信他的话。

    “是萧将军。”他如实道来。

    “萧将军?萧离墨?”遗珠错愕。

    “嗯。”他点点头,正想开口说什么,书房外传来轻风的嗓音。

    “王爷,皇后娘娘来了。”

    书房内的俩人闻言,顿时一愣,随即相视了一眼。

    遗珠先反应过来,起身就要打开书房出去,慕容玺跟在她身后,原本想让她不要那么紧张。

    谁知,遗珠猛地转过身来,慕容玺大步上前走到她身后,遗珠一转身鼻尖重重撞在他结实的胸膛前。

    “唔!”遗珠痛的险些飙泪。

    人的七窍相通,鼻子受到撞击,眼睛就会蓄上泪花儿。这是人体的自然反应,精通穴位知识的遗珠自然懂。

    不过,慕容玺却并不知晓这一点。

    他单手捏住遗珠下颚,迫令她抬头看向自己。然,对上的却是遗珠双目通红的小模样儿。

    “撞疼你了?”慕容玺双手捧起遗珠的脸颊,一边仔细查看遗珠的鼻子,一边轻声询问。

    若仔细听,可以听出他言语间透露出的一点紧张!

    遗珠咬紧下唇,赌气似的并不回应慕容玺的询问。疼不疼,这还用问吗?撞他一下试试?

    她都快哭出来了啊!

    慕容玺眼见遗珠不吭声,双眼更红了,那咬着下唇好像委屈的快要哭了的样子,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遗珠,为兄是无心的……还是你真的在为我去西厢楼的事情生气委屈。我说的都是真的,那花魁是萧离墨的心上人,小时候的玩伴,他跟着我在北疆的十年里,那女子一直以来都有跟他书信来往,不过这一年里断了联系,萧离墨很是紧张,去年一跟我回京就马上去找她,才得知她被她那个狠心的爹卖进了西厢楼里,那一次你以为为兄会那么清楚地就再那么多人中一眼就看见你举牌了吗?那是因为萧离墨标下他的心上人并不方便,这让了我出面,之后因为我看见你的关系,所以让他心上给他人标了去,之后还是花多了三倍的价格才将她赎了身,如今被萧离墨安置在城南的别苑当中,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带你过去看的。”骄傲如慕容玺,犯了错强烈的自尊也不允许他低头致歉。能说出这样承认错误的话,实属不易,还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

    遗珠别开头,不搭理慕容玺,像个闹脾气的孩子……

    可是心中又担心着于皇后过来的事情,但是看着他此时跟自己低头的模样,她心间又是甜蜜,又是欣喜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娱乐高手之纵意花丛穿越乱世医女洪荒之红云大道落月迷香心有不甘咱俩换换吧1908大军阀大道修仙大唐烈巫妖王庭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