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人鱼法则-56 雷欧、韩栋番外:七夕(补完)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人鱼法则

56 雷欧、韩栋番外:七夕(补完)

书籍名:《人鱼法则》    作者:粗饭淡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那一年,洛杉矶的天气还不错,韩栋在花店外徘徊了许久。

    卖花的白人大妈好奇地看着他,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卷起一簇簇尾气。韩栋还是年轻时的样子,白皙的脸上带着点红晕,稚气青涩的,头发有一撮翘起来,怎么也压不下去。

    他有点局促地走进去,买下了一朵玫瑰花。

    彼时,正是淡季,一美元就可以买一支娇嫩欲滴的玫瑰,韩栋却仍然不舍的多买,尽管公费出国让他完全有支付这东西的费用。

    他把玫瑰小心翼翼的安置在纸袋里,拎回大学里。

    有认识的人和他打招呼,他也报以微笑,可是紧张和局促地感觉却还是挥之不去。

    他一路进了实验室,高大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完成最后一道工序,松了口气的摘掉口罩。他有漂亮的金发碧眼,走在校园里是如此抢眼的存在。

    韩栋走了过去,眼里闪着光,手里的玫瑰被他一把推进对方的怀里。

    男人把他玫瑰一起抱住。

    “嘿,好什么要给我吗?”男人笑着问道。

    “你可以自己拆开看看。”韩栋将他一把推开,随即转身离开,直到身后传来一声感叹声。

    “天啊,韩,你竟然会主动送我花。我想我该改变一下对东方人的看法。”雷欧发生一声叹息,加快了步伐走过去,扳过韩栋的肩膀,低头吻住他的唇。

    那是一贯热情而毫不掩饰的热吻,韩栋感到对方的舌尖在自己的口腔里四处游走,微妙的挑逗着自己的神经。他从来都抵御不住雷欧的吻,身体愈发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他半倚在雷欧怀里,几乎站不稳。

    雷欧的手游走在他的腰际,韩栋觉得身下越来越热,终于受不了的抓住雷欧的手,狠狠攥了一下。

    对方低笑着明白了他的警告,老老实实地松开韩栋,“你总是这样敏感,无论多少次。”

    韩栋原本就通红的脸愈发像是要滴出血来。

    他们一起出了学校,往两个人租住的公寓走去。

    “为什么会想到送我花?”回去的路上,雷欧问他。

    韩栋这才想起他找他的初衷,“今天是我们那里的情人节。”

    “哦?”雷欧的眼睛亮了起来。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仙女到人间来,有一个叫牛郎的人类男子偷走了她的衣裳乞求她嫁给他。仙女同意了。他们婚后育有一子一女,生活美满。可是管理仙女的王母发现了他们。将仙女带回天上。牛郎带着儿女追过去,却被银河阻挡。玉帝可怜他们,于是让喜鹊搭成桥梁,让他们每年七月七日得以相见一次,那一天就是七夕。”

    “玉帝是谁?”雷欧有些好奇的问。

    “是王母的丈夫。”韩栋有些好笑的发现雷欧的关注点似乎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是个很没逻辑的故事。”最后,雷欧忍不住说道,“不过我感谢这个传说,让我难得收到了礼物。”

    韩栋青涩地笑了起来。

    许多年后,韩栋想起年轻时做过的事,早已没了那种感觉,只是云淡风轻,如此而已。

    楚安铎在百慕大上空消失的消息传到韩栋的耳朵里已经是两年后了,而他连一个悼念老友的地方都没有。

    余景年在大海深处,关于人鱼的研究项目也已然停止,一时间故人凋零,只剩下他一个,又是一年七夕,韩栋躲回家里,满大街的情侣只他一个形单影只,实在显眼。

    一个人住单身宿舍,实在没什么意思,带的学生也大多都有约会,韩栋一个人在厨房煮面,直到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起,他关掉煤气,跑到客厅去接。

    “喂?您好。”

    对方没有说话,韩栋只能听到轻微的喘息声。

    就这样沉默以对了很久,韩栋才慢慢开口,“雷欧?”

    对方笑了起来,“嘿,我记得了,韩,中国话里有个词叫心有灵犀。”

    韩栋有些后悔刚才不该问出口,一直保持着沉默或许会更好些。

    “有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今天你曾经送过我一支玫瑰花。”

    “你什么时候懂得算阴历了?”韩栋有些讽刺地问他,人鱼的研究计划取消以后,当局对雷欧的看守也松了下来。去年,他就听说雷欧从研究所跑了出来,至于他一个外国人如何在中国呆了一年,韩栋有点难以想象。

    “好吧,我又听到了你说的那个故事,很有趣。”雷欧的声音有些低沉,“你一定猜不到我现在在哪里。”男人有点卖着关子地说道。

    韩栋沉默下来,他了解雷欧的性格,如果这样说,他一定就在这附近,他微微有些紧张,随即又深深吸一口气,慢慢放松下来,“我并不在乎。”他这样说。

    “不,如果你真的不在乎,你不会这样说。”雷欧笑了起来,连声音都带着点兴奋地味道,“哦,好像我没多少时间了,韩。该到了打电话报警的时候了亲爱的。”

    “嗯?什么?”韩栋下意识的问道。

    “你总是这样。”雷欧一边说,电话里响起的枪声和窗外响起的枪声响成一片。

    韩栋立刻翻出手机,拨了电话。那是楚安铎当年留下的号码,只说遇到危险时,这样或许会快一些。

    “怎么回事?是冲着你来的还是冲着我来的?”韩栋飞快地问道。

    话筒里只传来一声闷哼,随即是雷欧的笑声,“宝贝儿,你猜呢?”

    “你中枪了?”韩栋皱着眉,“你在哪里?”

    仿佛鞭炮一样的枪响此起彼伏,电视机里七夕晚会刚刚开始,歌手们对唱情歌,韩栋往凉台的方向走过去,玻璃窗突然哗啦啦碎掉,他下意识地趴在地上。

    “宝贝儿,呆在家里别乱跑。”听筒里传来雷欧的声音,可是韩栋并没有听清。

    警车的声响由远及近,韩栋放下心来,他重新拿起听筒,沉声问道,“你在哪里?需不需要叫救护车?”

    雷欧嗤笑起来,声音轻柔而嘶哑,“宝贝儿,你得请个保镖才行。”

    “你给我认真点!你到底在哪里?”韩栋无奈地问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雷欧这样说,“对了,警察来了也别开门,你不知道敌人到底在哪。好了宝贝儿,以后再聊。”雷欧笑着道别,然而给了韩栋一个响亮的吻。

    电视机里的歌声越来越响,韩栋愤愤地关掉电视,他心脏狂跳的厉害,知道来的人恐怕是冲着他来的。

    在房间呆着也不是办法,只是韩栋没有拿枪的习惯,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去厨房拿一把刀,爆炸声从他脚下传来,仿佛地震一般。

    韩栋浑身一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手机从手里滑落,他低头,有些吃惊,又有点不知所措。

    巨响似乎惊动了城市里的所有人,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很快把小区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七夕节欢闹的氛围被破坏殆尽,韩栋蜷缩在沙发上,只觉得眼睛略略酸涩,却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

    窗外喧闹一片,家里却安静到了极致。

    “再见,雷欧。”许久,他对着黑暗,轻轻地说。

    =============================

    七夕节。

    雷欧花了好些时候才从记忆里想起这个节日对于自己的意义。

    一支玫瑰花,他是记得的。

    那似乎是唯一一个他和韩栋一起度过的七夕。正是热恋的时候,韩栋送他一支玫瑰,讲一个关于中国古老传说的故事。

    其实那时候,雷欧是不在意的。韩栋就像他过去交往过得每一个少年一样,青涩的,充满着崇拜的目光,看向他的样子仿佛他就是对方的神祗。

    雷欧是习惯于穿梭在各种男男女女之间,他习惯于品味每一种人的不同滋味。

    青涩的、高贵的、优雅的、性感的……

    如果不是在中国的重逢,韩栋之于雷欧不过只是生命中一个简单的点缀罢了。他一点也不会上心。可是命运偏偏给雷欧开了一个玩笑,不,那应该说是命运赐予他的礼物。

    全新的韩栋,严肃的,成熟的,举手投足间全然没了曾经的青涩,带着点疏离冰冷的气质。雷欧觉得韩栋仿佛变成了他无聊生命中那一点鲜亮的色彩,实在太过于引人注目了。

    小心的接近、挑逗、用指尖的温度贪恋旧梦。

    雷欧疯狂地想要得到点什么,即便是简单的触碰。

    无论是威逼利用又或者一时之间依靠体力的压制,韩栋的反应让雷欧明白,往事或许当真不可追。这几年的时间,他没有变,韩栋却和以前不一样了。

    直到人鱼计划戛然而止,他随着中国的军队在大连呆下。看守越来越疏松,他不知道美国那边发生了什么,但至少同伴已经放弃了带他离开的可能。

    趁着一个空隙,雷欧离开了关押他的地方。

    在外面,信息难以流通,雷欧一边旅行一边流浪,不可思议的是他在中国开办的□□竟然没有被冻结,就这样到处乱走,直到半年前,他偶然间遇到了韩栋。

    韩栋还是老样子,住在一个安静的小区,深居简出。只在周围的大学担任本科生的讲师,不参与任何科研活动。

    鬼使神差,雷欧也在那个小区租了房间。他曾接受过彻彻底底的军事化训练,半年的时间,他没让韩栋发现自己。

    直到上个月,有不少行踪诡秘的人开始在小区周围出现。

    最初,雷欧以为那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他甚至偷偷准备了□□和□□,随身携带在包里,他想要试探这些人的底细,可是几次诱敌都没有成功。

    七夕的时候,雷欧想起了韩栋的玫瑰,他拉开窗帘,可以看到韩栋所在的楼层。他忍不住下楼,去花店里订了一束花。九十九朵的玫瑰,火红的颜色,香气芬芳。

    正是节日,花店里的鲜花卖的可不便宜,雷欧想起韩栋的那支玫瑰,却觉得大捧的花束,哪一朵都没有韩栋的哪一朵来的漂亮美好。

    付了钱,留下韩栋的地址,雷欧在卡片上只写了一句七夕快乐。

    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韩栋就像一瓣含羞草,不经意的触碰都会让他蜷缩起来。雷欧知道,如果这样的话,他恐怕很难再离着韩栋那样近。

    离开花店,他慢慢散步回家,有奇怪的亚洲人朝韩栋居住的小区走去。

    说奇怪,是因为他们说的绝不是中文。

    雷欧歪头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意识到,这些日子来在小区周围陆续出现的人,或许是冲着韩栋来的。

    其实他们到底是怎么交上火的,雷欧记得并不太清。或许是西方人的面孔和明显敌意的视线让对方产生了警惕。他们几乎同时拔枪,雷欧借着地下停车场的空间和他们纠缠,甚至还有时间给韩栋打一个电话。

    号码他早就知晓,并烂熟于心。

    依旧是调侃,无论是中枪前还是中枪后,血腥味缠绵在鼻尖,触感却是滑腻。雷欧轻轻吻了吻手机的听筒,“宝贝儿,以后再聊。”

    随后,拉响□□。

    “轰——”地一声,一切都结束了。

    然而,似乎冥冥之中,还是有人在眷顾自己的吧。雷欧这样想。

    他站在空荡荡的实验室前,微微笑了起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遭遇会不会只是一场梦。

    到处都是一派过时的俗气,无论是队友的衣着还是自己包里的东西。

    嫌弃的拎起几乎可以称得上老古董的手机,雷欧查看了一下时间,把实验设备小心翼翼的关闭。随即,他一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韩栋。

    他有那么瞬间的恍惚,只觉得眼前的男人熟悉又陌生。

    青年人走过来,脸色微微发红,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手里的纸袋被他握得“咔咔”作响。

    熟悉的场面让雷欧觉得晕眩,他轻笑起来,“嘿,有什么要给我吗?”

    一切重新开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青云仙门一夜皇妃娱乐高手之纵意花丛穿越乱世医女洪荒之红云大道落月迷香心有不甘咱俩换换吧1908大军阀大道修仙银河系漫游指南亲爱的苏格拉底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遍地狼烟冷月葬花魂论皇后的养成重生之女配逆袭重生之符气冲天重生之公主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