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悍妾当家-帝后传奇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悍妾当家

帝后传奇

书籍名:《悍妾当家》    作者:夜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玄幻重生排行榜完本网址是哦!!

    我叫白玲珑,本名叫青鸾,我原本有一个快乐而又幸福的家,却因为一个荒诞的预言被暴君的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我亲眼看到所有的亲人死在我的面前而无能为力,因为那一年我还太小,不要说保护亲人,就连自保也极难,于是我亲眼看到妹妹死在我的面前却连哭都不能。

    我原本以为我必死无疑,因为那场火实在太大,而我当时却极度想要活下去,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复仇!杀了暴君为我所有的亲人报仇!

    也许是我的想法感动了上天,终于有人救了我,那是一个不到弱冠之年的少年,他把我救起来的时候眼里满是怜惜,不知怎的我却哭了,无声的哭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少年叫安子迁,万知楼的现任楼主,我当时并不知道万知楼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只知道安子迁是个极好的人,在我的印象里,他似乎吊儿郎当的时候居多,有的时候还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那样的一个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率领着无数英雄豪杰的枭雄。

    他的形象完全符合我心目中未来夫婿的形象,可惜的是,当年的我心里只有复仇,从来都没有对他动过那样的念头,而他虽然看似极为温和,其实内心却极有自己的主见,对于爱情之事,或许他比我更加的专注。

    苗冬青曾不止一次的拿我和他开过玩笑,当然这些都是背着他的,有一次我被苗冬青的玩笑开的恼火了,大声冲到他的房间里道:“你当初根本就不应该救我,你那哪里是在救我,分明就是在羞辱我!”

    他的样子有些愕然,还有几分不知所措,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蠢事,他却又笑道:“出什么事情呢?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我的怒气消了,原本想要质问他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了,他的眼睛一片澄净,我顿时明白这一切不过是苗冬青的玩笑罢了,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自己听的当了真。

    我想我应该是脸红了,没有再说什么就退了出去,而他好似觉察到了什么,我离开之后他把苗冬青叫进了他的房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对苗冬青说了什么,只知道自那次之后,苗冬青却也没有和我开过无伤大雅的玩笑。

    我当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在我到画舫之后,对男人的了解越来越深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当初苗冬青的玩笑是另一种暗示,只是少年心性,有些话终究是说不出口,等我觉察到一些之后,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而那时的我心里报仇的意识却一日比一日强,对于爱情,再无一分念想。

    那件事过了约莫半个月之后,是我加入万知楼之后过的第一个年,那年初一的早上,天上下了大雪,天地间一片素白,我想起以前每年的初一由娘亲抱着走亲戚串门的光景,顿时悲从中来,眼泪便掉了下来。

    安子迁递给了我一方帕子,笑着对我说:“你别看这世界看起来一片雪白,可是在那片雪白的下方谁知道埋下多少污垢,多年之后,终是尘归尘,土归土,被雪盖住。而我倒宁愿我就是那片洁白的,将一切藏匿于身下,八面玲珑的过一辈子,那些苦和痛别人永远都不能体会,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自己,又何必为了别人的错而委屈了自己?”

    我当时听到他的这一番话觉得太过矫情,觉得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在那里无病呻一呤,他却又浅浅笑道:“青鸾这个名字你是不能再叫了,我觉得白玲珑这个名字不错,你日后就叫白玲珑吧!”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他那一番话是对我说的,当时并不是太理解白玲珑这个名字的意思,到后来才知道他的深意,他为我取的白姓是想我忘记一切重新开始,只是那么深重的灭门之仇我又如何忘得掉?

    与他相处越久,我对他敬佩便越浓,若说最初还有一分小女儿的情怀的话,到后来就只有兄妹之情了,而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的他身上也背负了极多的东西,他的心里也是极苦的,他脸上的笑也不过是在掩饰他的苦而言。

    在无人的时候,他会一个人发呆,背影竟有几分寂寞的感觉,而他的才能得到了万知楼所有人的认同,那时的他,也不过刚过弱冠罢了,当时他已娶了一房妻子,大婚的时候,他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我知道这次大婚他是被人设计,有人利用了他的心软和同情心,我当时曾想过要好好教训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子,苗冬青看穿了我的心思,在我出发前说了句:“各人有各人的命,你又何必去插手。”

    我当时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很多事情,我的性格不属于那种冲动的,但是这件事情上显然是有些冲动了,于是我又冷静了下来,没有去闹场子,新婚后的第三天,我又看到了他笑嘻嘻的样子,有点没心肺,我当时就在想,这世上到底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

    所幸我是见到了,不过却是在他娶第一房妻子的五年后,当时听到他要娶平妻的消息我是着实吓了一大跳,而听到那个女子的名字时更是吓了一大跳,在整个杭城之中,若说能有一个女子配得上他的话也只有楚晶蓝了。

    我从来没有见他对一个人那么紧张过,偏偏楚晶蓝又是一个极其孤冷清绝的女子,对于他的那些示爱方式熟视无赌,两人成亲半载,他还在苦恼中度过,我心里不禁暗暗觉得好笑。

    我见到楚晶蓝的第一眼,曾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和她是有几分相似的,哪里相似?自己却又说不上来,只知道她的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她的心里也是极苦的,对于安子迁而言,也许只有那样聪明而又冷艳再加才情逼人的女子才能理解他的心情,才知道他的苦闷。

    我相信这两人终是能走在一起,上苍保佑,两人终是能打开心扉在一起了!

    而我在这个时候也得到了我复仇的最好的一个机会,我遇到了洛王,我知道我必须引起他的注意,因为我知道他的野心,楚老爷出殡的那天,我终于得到了那个机会,我知道我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不用多说其它的话,洛王也从我的眼里看出了一些东西。

    于是那一次我骗了安子迁也骗了楚晶蓝,我和洛王那只老狐狸去西京原本便是各取所需!

    在同去西京的路上,我遇到了那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男子乐辰景,第一次看到他那张冷硬的脸我当真是对他讨厌到了极致,他对楚晶蓝死缠烂打,用尽下三滥手段的事情我也知道不少,再看到他对晓玉的那副表情,更是对他不屑加得。

    这样一个出生世家的贵公子,的确有他骄傲的资本,只是这天下的女人却不是个个都能容得下他的欺辱,他和安子迁那样一个心思缜密而又细致的男人抢楚晶蓝,只有败的份,我心里真真是有些看不起他!

    只是当我和他一起往西京走的那几天,我经常能看到他一个人坐要屋顶上拿着树叶吹曲子的样子,我便又明白了几分,纵然他的性子是极度惹人讨厌,可是他的情却是真的,他眼底虽然有伤,却并没有其它男子的那些恶心的无赖。

    在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有些羡慕起楚晶蓝来了,她竟能同时得到这世上两个最优秀男子的爱情,何其有幸!而我心里的恨背上背负的负担却是注定了这一辈子也幸福不起来。

    我知道他的心里对楚晶蓝是放下了,只怕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时候倒盼着他那张冷毅的脸笑一笑,只是不知道他笑起来会是何等模样,想来比起安子迁那近乎玩无赖的笑会冷的多。后来我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我才知道我错了,他纵然再新冷,再暴躁,笑起来的样子也是温暖的,如同初春新化的雪,更如枝头新绽的梅,是如此的生动而又可爱!

    洛王府的事情原本就是极复杂的,乐辰景的运气不算好,调到南疆之后又被调回了西京,放到兵部给了个侍郎的空缺,兵部侍郎说的是好听,可是说到底皇帝不过是找崔文滔看着他罢了,他的军功太盛,不说功高盖主,至少洛王府庞大的势力早就让皇帝的心里有了忌惮,而他又是洛王九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个。

    在我了解洛王府的那些事情之后,我才知道他的感情比起安子迁的感情来或许更为珍贵,谁能想像那样一个贵族子弟竟然从来没有去过妓院,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他当初对楚晶蓝的感情不是随随便便的,也不是那种贵族子弟的猎艳,而是发自内心去爱的。

    知道这些之后,我突然觉得他其实很可怜,那样一份炽热而又真挚的爱情,怕是被人误会了。

    缘份这个东西很古怪,方式不对也许就是错过,而一旦错过就将是永远的遗憾!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的寂寞了解也就越深,只是他终是他,我终是我,我们之间在这一场权谋的算计之中或许永远都没有交集。

    这是我的想法,却还是错了。

    事情的变化远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快,那个时候的我,眼里只看得到仇恨,为了报仇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介,甚至委身于暴君,虽然每次和他的近距离接触都让我恶心的想吐,我却将一切都忍受了下来,我等来了安子迁和楚晶蓝到西京,也等来了暴君想要我初一夜的的恶心。

    那天楚晶蓝百般劝我不要做傻事,只是她也身陷皇宫根本就帮不上我的忙,而我也知道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只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离报仇的路更近一步,所以我纵然恶心的想吐却也依然接受了暴君的安排。

    我原本以为那一夜我就彻底毁了,就算是不毁在报完仇之后我也颜活在这个世上,只是事情却有了最大的逆转,我终是忽略了安子迁的本事,也忘了皇宫下七通八达的地道。

    我喝下了春一药,安子迁却在暴君即将临幸我的最后关头将我救了出来,迷迷蒙蒙间我感受到了炽热的男性气息,那气息有些冷,有点像是乐辰景,只是我却又觉得有些好笑,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我做那事。那个时候的眼睛不太清明,脑袋也是糊涂的,我没有办法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只觉得身体热到极致,难受到极致,唯有那健硕而又清冷的男子才能缓解我的痛苦,将我救出来。身体传来的剧痛让我清醒了几分,在那一刻我终是年看到了乐辰景那张冷硬生冷的脸!

    我有些惊恐,有些不安,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而且做了一个非常离谱的梦,否则又岂会和他在一起做这样荒诞无比的事情!

    那一夜我在春一药的作用下和他缠绵,我从来都不知道春一药的效果如果的猛烈,只知道那一夜的缠绵让我的身体如同散了架一般的痛。

    清晨醒来时终是看清了一切,这一次终于看清他的脑了,竟真的是乐辰景!

    老天,那一刻我有些晕炫,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闯下什么祸事来了,我突然想到报仇之事,我将身子给了乐辰景,那么暴君那边又该如何交待。

    只是我还没有想清这些事情,便听到了有乐辰景风格的侮辱性的话了,我当即气的不轻,毫不客气的还了嘴。

    一夜缠绵过后,我们两人竟然大吵了一架!多年之后我们再次提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时,乐辰景撇着嘴道:“你那天就像是一只被惹恼的猫,脾气坏的要死,不过安子迁也真是一个不靠谱的人,那样的事情普天之下怕也只有他才能做的出来!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他,否则我们之间还不知道要走多么的弯路。”

    而后的事情变的就有些好笑了,别人说女人心是海底针,乐辰景的心也同样是海底针,那天早上我们吵的那么厉害,我原本以为按那情形我们之间会老死不相往来了,那一夜的缠绵就当做是喂了狗,只是我还是低估了乐辰景的脾性,不对,应该是低估了男人的脾性。

    那天他竟突然将我掳了出去,说要对我负责纳我为妾,我有些啼笑皆非,姑娘我还真不稀罕他那种见鬼的负责方式,他当真以为女人是给了一棒子再给一个红萝卜就会乖乖跟他跑的笨兔子吗?

    于是我很不客气的又和他大吵了一架,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姑娘我不会做妾,他想妻妾成群的话就给我滚一边去!

    我的话显然再次激怒了他,他竟然将我从马背上扔了下来,然后策马就走,我当时真是恨不得去挖皇陵了,却还是好脾气的顺着山路往下走,没料到他竟又回来了,他这一次什么话都没有说,一把将我拎上了马背,我很想赏他几巴掌,却听到了他轻轻叹息。

    借着月光,我看到了他那张如刀刻一般坚毅的脸上有了一抹难言的失落,不知怎的,我那扬在半空中想掐他脖子的手掐不下去了,见他的目光看来,我挠了挠头。

    他的眼底有一丝不屑,嘴角却往上扬了一些,在我的角度看到那个上扬的弧度竟是出奇的好看,我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他的胸口坚硬如铁,我却听到了他有些凌乱的心跳。

    我陡我察觉,原来这个看似冷硬如铁的男子原来也有一颗如寻常人一般跳动的心,不知怎的,在那一刻,我竟不再讨厌他,只觉得他远比我想像中的要可爱几分。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破天荒的没有吵架,我们在溪边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他说了一句我这一辈子都会记住的话:“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最后一个女人,其实自从那天晚上起,你就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

    这家伙,明明可以用绵绵情话来表达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都有几分霸道,真是不好听!什么叫做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本姑娘虽然初一夜给了他,却也不见得这一辈子都得赔给他!我还可以选择青灯古佛的过一生!

    我知道和他吵架没有用,因为他的那种说话方式就算把人气死了也不会知道,我到此时有些明白楚晶蓝当初为何那么讨厌他了,对女人而言,这样的男人并不太招人喜欢。

    我的不语却触发了他的心事,他轻声道:“男人也许觉得三妻四妾很正常,但是对女人而言却并不公平,安子迁是个浑蛋,楚晶蓝是个糊涂蛋……”

    我看了过去,他却将话锋收住后又道:“我娘原本应该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女子,却死在父王的妻妾的手中,纵然事隔多年,这件事情我却一直都记在心上,我曾对着我娘的牌位发过誓,我这一生只要一个女人就够了。”

    他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又加了句:“你出身青楼,做妻父王是铁定不会同意的,所以只能做妾,只是不管是妻也好,妾也罢,我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女人。”

    我轻轻咬了咬唇,没有理他,他的那些话怎么听怎么怪,他又说了一些王府中事情给我听,大多都是他和洛王妃的事情,我听完之后才知道原来他的心里也藏了极多的东西。

    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些人无论是谁身上都背负了极多的东西,不管是安子迁的嘻嘻哈哈,还是乐辰景的冷硬霸道,楚晶蓝的清冷孤高,都不过是他们的保护色罢了,在别人的眼,我怕是一个被仇恨冲昏头的笨蛋吧!

    不知怎的,他说完之后,我就突然明白他的孤寂是从何而来,他的不踏入妓院,不娶世子妃等等各种在世人眼里看来有些奇怪的举动,都变得能够理解了。

    在那一刻,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股冲动,像他那样的男子,若是真的爱上一个人怕是绝对的真挚,其它男人说不会再有其它的女人的话,我铁定不会相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我竟是信了,我的心里竟对未来和幸福有了一股奢望。

    经过那一晚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有趣了,我回到了定国公府后,基本上每天都能收到他送来的礼物,有花环,有铃当,有首饰,还有一些可爱的小物件,他甚至还从桃花庵前摘了几个青梅放到我的桌前。

    我才明白他在追求我,那冷厉的外表下竟还有一颗浪漫的心。

    当时我们在布一个局,我在装病,白天不能出门,入夜之后他常偷偷的带我出去,坐在千年古刹上看月亮,溪水之畔烤地瓜,还会如孩子一般接着我去掏鸟窝!

    人果然是不可貌相!

    和他越是相处,我越是发现了他的赤子之心,他是个有心机的人,却又不失磊落光明之色,行事比安子迁要直接一些,却也别有一番味道。

    当时西京的所氛很紧张,我整天也会担心一些事情,暴君那纸立妃的诏书常让我的心不得安宁,只是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心就会很放松,也很开心。

    我在妓院里呆了很长时间,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比一般的女子知道的多,我知道我对他动了心,只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真的不知道那份情又要如可延续下去。洛王若是起事成功,他便是太子,又岂能容得下我这样一个出身低微的太子妃?

    他知道我的担心,那一日我们双双坐在屋顶上,将双脚悬于半空之中,他用他惯用的语气道:“我一旦决定的事情就没有人能改变半分,收起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担心!”

    我闻言一惊,原来我的心思从来都没有瞒过他,我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道:“景,我是真有些怕!”

    乐辰景轻轻搂过我的腰道:“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天塌下来,也还有我先顶着!”

    我抬着看着他,他的脸冷厉如刀,似察觉到我在看他,他也低头看着我道:“本来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都不能娶,那他还活着干什么?”

    我突然喜欢他这种霸道的说话方式了,满是阳刚的气息,处处都透着让人安心的温柔和体贴,这样的霸道竟变的有些可爱了。

    我的手缠上了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唇,他似乎愣了一下,我才突然想起自从那一夜之后,我们这样心平气和的相拥在一起做亲密的举动还是第一次,他的反应让我有些想笑。

    只是我还没有笑出来,他的吻已如狂风暴雨一般向我吻了过来,险些便让我喘不过气来,心里却又是极欢喜的。

    这一夜我们亲密无间!

    接下来的事情便也发展的顺理成章,在洛王起事的当天,我终于得偿所愿报了家仇,手刃了暴君,在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难以言喻的,我知道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用背负仇恨而活,我也能如寻常的女子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洛王和万知楼的战事暴发后,洛王称帝,御驾亲征,乐辰景跟在帝侧,我则跟在他的身边,他从不问我任何关于万知楼的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对我的那些亲如兄弟的人下手,心里既担心安子迁和楚晶蓝的安危,也担心乐辰景的事情,也为我们的前途担忧。

    所幸所有的一切都算顺利,安子迁设下巧计将万知楼在瞬间解散,妥了皇上的心头担忧,但是也由于大公子的死而忧心过度而亡。

    接下来的日便是属于我自己的幸福的开始了,他继位为帝,要立我为后,我的容貌朝中有不少的大臣都认识,当时他一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基本上满朝文武都反对,都觉得我出身低微,实在是不配做皇后。

    他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他的性子也更加沉稳了些,在我的面前没有表露更多的情绪,只是发自骨子里的宠着我,我却开始为他担心起来,担心他根基未稳便和大臣闹僵,到时候只怕会有伤国之根本,想要寻找折中处理之法,只是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折中之法,只有娶和不娶的问题。

    我的心里也犯了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天晨起我经过他早朝的大殿时,一个太监将我请了过去道:“皇后娘娘,皇上今晨动了大怒了,你可得劝劝他。”

    我心里一紧,忙跟去了大殿,我的到来引得一众大臣议论纷纷,乐辰景却直接将我拉在龙椅之侧,然后大声道:“谁说她是万青鸾?谁说她是前朝暴君的宠妃?她哪一点和万青鸾一样呢?”

    他这一句话说的冷若寒冰,朝中大朝一时间没有人敢说什么,他又冷冷的道:“就算是长的一样那又如何,你们如何证明她就是万青鸾?”

    他这句话说的有些无赖了,我却觉得他有些可爱。

    他的手重重的敲在龙案之上,然后大道:“再说了,就算她就是万青鸾又如何,朕喜欢就好!她是我的妻子,我喜欢就够了!纵然她的出身再不好,在我的心里她却是冰清玉洁,夫妻间的细处,我想我没有必要向各位解释什么了。娶妻是朕自己的事情,和其它的人一点干系都没有!”

    我听到他那样的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这句说的虽然霸气无比,却没有一点君主之风,和安子迁的无赖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我原本以为朝中大臣会再集体反对,不料首辅辛仲山却跪在地上道:“圣上既然意已决,臣等自然尊重圣上的决定,圣上说皇后娘娘不是万青鸾自不是万青鸾,只是不知道皇后娘娘到底是何出身,还请圣上示下!”

    我暗叹这个辛仲山真是一个人精,这话说的不是一般的有水平,我看了一眼乐辰景,却听得他气定神闲的道:“她叫青鸾,出身河东青家,十年前的青家冤案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青家乃名门之后,足有母仪天下的气度!”

    因着这一番话,我和乐辰景的大婚之事便定了下来,我原本以为还会多一些波折,却在他这一席近乎无赖而又霸道的话下完美落幕。

    往后的事情便显得有些简单,却又幸福无比,我为他生儿育女,他只要出宫大多数时候都会带上我,这些年来,我们一起看过大漠的日出,一起看过明阳山的云海,一起去古道赏过梅,一起去南疆看过海,也曾遇到过无数危险和算计,我们一起携手度过。

    这样幸福的日子一过就是五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他和楚晶蓝的那段情事,我趁长子明砚到太傅那里学习,他一个人在御书时问道:“如今可还会想起小妹?”

    “当然会想。”乐辰景一边批着折子一边道:“安子迁那家伙真是气人,时间一到竟是说走就走,虽然朝政之事已被打理清楚,可是我这一段时间也真够忙的,我当时真应该劝劝小妹,用点什么不入流的手段的将她留下来,有她在,安子迁一定跑不了,可惜啊……”

    说罢,他竟还叹了一口气。

    他答非所问,我却有些恼了,当下一把将折子抢过来道:“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别装傻!”

    乐辰景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我道:“你不是问我有没有想小妹啊?这便是我的想法。”

    这一次轮到我愣了一下,我这一愣,他却看出一些端倪来了,用一种有些古怪的语气道:“你可别告诉我你在吃醋吧?”

    我的脸一阵发热,啐道:“胡说八道,有什么醋好吃的,我只是想晶蓝了而已,问问你是否也想她,若是想的话,我便想法子将她接到西京来。”

    乐辰景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后笑道:“只怕是接不来了,安子迁这一次长了心,带着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一生怕是再想见她也难了,也好彻底了结你的醋意!”

    我的心事被看穿,倒也坦然了几分,当下微笑道:“其实你应该知道我真正想问你的是什么。”

    乐辰景愣了一下后道:“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你想问什么。”

    他这一句话一说出口,我便知道我又犯了天下女人都犯的通痛,只是对于他当年对楚晶蓝的感情我又实在有几分好奇,于是便又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我当年若是没有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是否还会爱上我?”

    “不会。”乐辰景回答的有些缺根筋,他见我面色不佳又道:“我们之间的事情若是没有安子迁的误打误撞,或许到如今都难以在一起。只是这事已经发生,就没有一点假设的意义,也许这才是缘份,月老早就牵好的红线,任谁都没有法子能够逃得掉,而我也感到很庆幸,能娶你为后。”

    他的回答依旧不是我想要的,我心有不甘,却也知道今日不能再问下去了,否则怕是又要被他笑了,他却一把将我拉到身后让我坐在他的腿上,然后轻轻的道:“人这一生也许都会疯狂几次,我当年对楚晶蓝便是一种疯狂,到如今想来,许是她当年清冷的气质吸引了我,然后又一再被她拒绝就升起了男人的征服之心,那种征服之感,到如今想来,也许根本就不是爱情,只身陷其中的时候,却又是难以自拔。也许这中间还有一些假设,但是很抱歉,到如今却是连假设都设想不出来了,因为如今的我,心里只有你!”

    我的心里满是浓浓的暖意,轻眨了一下眼睛,却将他一把推开道:“真没有料到你竟也能说出如此肉麻的话来了!”

    他也不生气,轻拉过我的手道:“其实我觉得那些陈年往事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所以我如今想请你帮我证明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有些好奇。

    乐辰景的嘴角微微上扬,在我的额头轻轻一吻后道:“就是证明我之前对你的承诺是否都实现了,我是否只有你一个女人。”

    我的眼睛有些发胀,他又轻轻的道:“这个诺言我向你话的是一辈子,那么也将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

    我突然觉得我自己实在是太小心眼了些,当下便伏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胸膛依旧如往昔一般温暖而结实,其实我想告诉他,自从他那一日对我许下那个承诺后,我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的承诺的真实性!

    我盼着能和他一起谱下一生一世的,这个故事的主角永远只有我和他,谨以笔墨记下这些心情,在我两鬓斑白的时候可以翻出来看,待我的女儿长大,我再将我的故事说给她听!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末世回家路人鱼法则青云仙门一夜皇妃娱乐高手之纵意花丛穿越乱世医女洪荒之红云大道落月迷香心有不甘咱俩换换吧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