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月火焚心-第19章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月火焚心

第19章

书籍名:《月火焚心》    作者:潇潇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所以也躲在草丛里。

    “来了来了……快藏好!”“别挤~”“嘘……”林凡走过的时候,忽然一张大网撒下来,他吃惊的挣扎,还是没有办法挣脱。曾宣上前一把把他抓住,扯开渔网,对另外几人说道:“快!”另外几个小孩立刻把林凡脸上的黑布扯下来……

    时间凝滞了一瞬间,然後那几个小孩尖叫一声,纷纷跑开了。楚毓也看到林凡的脸,就一眼马上把眼光移开。曾宣一看,踢了林凡一脚,大声叫道:“妖怪!丑八怪!”然後飞也似的跑走了。

    楚毓不知道为什麽还留在了草丛里面,看到林凡一个人孤零零不知所措的样子,只见林凡扭头转身往回走,接著就开始跑起来。在空旷的山道上一个人的脚步声嗒嗒的响著,回音缭绕著,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浮上心头,他是不是跟我一样……一直都只有一个人?因为长成那样所以被人嫌弃,跟我一样……吗?

    不,他有师父,而我什麽也没有。

    曾宣被师父狠狠责罚了一顿之後,沈寂了一段时间,然後又开始故态复萌。知道陷阱比较有用之後,他们开始用各种陷阱来设计林凡。例如某天傍晚楚毓经过小树林,忽然听到嘤嘤的声音,那声音很弱,听起来像是女孩子一样。他四面看去,发现一个坑。走过去一看,林凡正坐在坑里面。很明显这个就是师弟们挖的陷阱坑。他出声喊道:“三师弟,是你吗?”

    林凡连忙举起手擦了擦眼睛,回头说道:“大师兄,可以帮忙拉我一把吗?不小心我把腿摔折了。”楚毓伸过手去,一把将他拉了上来。有点奇怪的是,小小的掌心绵软滑腻,一点也不像是经常练剑的手。当时他也没想太多。只是当时三师弟不让自己背,坚持自己一步一步拖著受伤的脚走回云水阁的毅力让他印象深刻。

    又过了好些日子,一天早晨在演武阁後院就发觉到有些异样,听到曾宣小声说道:“快按住他的脚!”还有“唔唔~”的细碎声音从假山後传来,拐入假山後面就看到三四个小孩压著林凡,曾宣也在,隔著用遮脸用的黑布捂著他的嘴巴。林凡全身被几个年纪大点的小孩压著,嘴巴被捂,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带著惊恐的神色。楚毓看见林凡这副神色居然不知为何,有几丝异常爽快的感觉。但他还是大声道:“你们在做什麽?”

    其中一个小孩笑道:“只是好奇丑八怪的鸡鸡是不是也被火烧过。”另外一个小孩在解林凡的裤腰带。已经解到一半,露出一点点白白的肚皮了。

    楚毓没想到是这种无聊理由,皱眉说道:“放开他,不然我告诉师父了!”

    只是他还没说完,感觉身後一股寒气,气氛忽然变得阴沈压抑,曾宣与那帮小孩全部瞪圆眼睛,不约而同地放开了林凡,退後一步跪下。楚毓这才回过头来,看到紧皱著眉头,散发著一身的阴霾气息的师父。

    只记得那次,师父下令有份参与此事的小孩包括曾宣分五月鞭笞五十之後,林凡从此再也不用去演武阁。而从此与师兄弟们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面。那一年楚毓十三岁,林凡七岁。

    番外二楚毓(2)

    春去秋来,又过了好几年。

    夏日炎炎,十七岁的楚毓一人坐在阴凉的松树底下,自己跟自己下棋。

    他依旧还是那样,来去都是一个人,即使他已经赢得了所有的师弟们的亲近与信赖,对於他来说也不过是轻飘飘的羽毛一般无而。脸上永远都是温和谦恭的笑容,被夸赞了心中也不欢喜,即使离别心中也不悲哀,无论何人无论何事,都仿佛与他无关,性格越发不可捉摸。心中不在意,每一件事情都做的完美无缺,却不像曾宣一样争强好胜,只是因为他年纪越长,越清楚的知道为什麽会来玄门宗,越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

    他执起一枚棋子,平静专注的双眸若有所思。这几年的时间,除了在玄门宗日复一日的修炼,在江南楚家背後也渐渐开始有了自己隐秘的势力,越是发展壮大,就越是沈迷於那种操控的感觉,这一点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居然能够无师自通,可能自己的才能也是在这里吧。正如玄门宗之於师父,天下之於父皇。只是那身在明处的意气风发,又与之有所差别。

    没错,就像师父说的一样,他心思太重,因此玄天功至今都只是略有小成而已,只是这反而成为他学习其他武功的动力,却在师门面前从不显露,习惯於藏起自己。

    风大同匆匆走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又匆匆离去。

    “畦州漕运之事,如君所愿,已全为我部所控。”风大同说的是这麽一句话。楚毓脸上毫无变化,眼中却暗暗有几分得色,却暗暗有一股焦躁之意从心中涌出来,他连忙运起真气把这股焦躁压下去。

    只是这焦躁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压制片刻便重新浮起。难以入眠,於是便起身出门走走。正是十五,一轮朗月正当空,看起来离的很近,极美极亮,夜晚在如此沈静的月光下散步,也是难得美事。

    偏离山道很远了,拐入後山林中,不知不觉走到了瀑布湖,此地湖水很深且广,在炎热的气候当下,空气中凉凉的水汽,让他觉得十分的舒服。

    月光映在湖面上,波光粼粼,风摇树影,瀑布刷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闭上眼睛,运起真气,缓缓呼吸,心情渐渐变得平静下来,跟著便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睛扫了一眼wωw奇Qìsuu書com网平静的湖面,就只一眼,胸中猛地一跳。只看到一只光裸的小脚从水里伸出湖面,脚趾看起来圆润娇嫩,肌肤在月光水波中竟有种莹莹的光辉,如笼轻烟。

    他吓了一跳,难道是水妖不成?

    只一刻,这只脚便沈下去了,他盯著漆黑的湖面半天,看到水波泛起,入了魔障一般跟著水波泛起的方向前走去。忽然水声变化,一个黑漆漆的小脑袋浮出一半在水面上,看姿势应该是背对著他,一声长长的的轻喘,像是潜水後的换气,分明是女孩子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听在耳里却是极柔媚,楚毓都情不自禁的脸红了。心想玄门宗怎麽会有女子,定然是水妖了。片刻之後又沈了下去……

    楚毓被那声音勾得心中躁动,觉得此处不宜久留,正要拔腿离开,却见水波微动,小脑袋又浮了上来,吸进一口气後,弓身下沈,两片小巧光洁的臀瓣浮上水面然後瞬间沈下,不过是霎那间的功夫,楚毓只感到一阵口干舌燥,两腿竟是钉在原地迈不开步子。

    没过多久,他又见她浮了上来,纤小赤裸的身子仰躺著浮在水面上,在月光下就像无暇美玉细细雕成的如柳条一样柔美纤长的曲线,胸部只有微微的凸出,是还很年幼的身体,只是两颗粉红的樱桃看起来极可口,纤足拍打起阵阵水花,自己玩了起来,激烈的水花就好像每一下都拍在他心上一样。那小人儿仰著游了好一会,又沈了身子下去,只把头露出水面,脸却是向著楚毓的方向,他心中一惊,马上将身形藏匿在树丛之中,透过枝叶间缝隙向前望去,被那纯净柔美的风华所震慑。饶是他幼年在後宫长大,看遍了各样美人,此时竟只为一个刚刚开始发育的小女孩,魂摇神荡,心跳如雷。

    她游向岸边,从水里站起身来,全身都暴露在他眼中。那晚的月光真的很亮,甚至能看得清她身上的水滴,晶莹的水滴顺著墨黑的发丝,滴在微微凸起的胸前,滑过平坦的小腹,滑进柔润腿间,在一条细细的粉红色缝隙下缓缓滴落下来……

    楚毓只觉得心脏跳动得隐隐有些疼痛,全身气血翻涌,下体肿胀,一瞬间竟回想起幼时撞见父皇把母妃捆起来凌虐的场景来了,有如蛛网中挣扎的蝴蝶般,那残酷又诱人的美感。如果……把她也捆住……该是美到什麽程度?

    他眼睛紧紧地盯著那条缝隙,一手握住胯下的肿胀,第一次被挑起如此汹涌的情欲,急需宣泄,情不自禁的前後撸动,一波波的快感涌来。终於在无限的绮思之中喷薄而出。

    回过神来,那小水妖已经把身子擦干,开始穿上衣服了,那衣物看上去竟有些眼熟……然後看她拾起一样东西,戴在脸上…………三师弟?!

    当她腾空而起如月下妖精一样窜上山崖的时候,楚毓更确定了她就是林凡。欣喜之下,还是怀疑她女扮男装的真正理由,心想回去要好好调查一下她才是。

    但不论如何,他的美玉,他的水妖,终究会是他的。

    完结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http://Www.Qisuu.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韩娱幻想掳爱星河步兵萌妻养成,顾少宠上天总裁的一日情人雌龙警官,借个胆爱你野兽嗅蔷薇总裁的九个契约悍妾当家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