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清朝穿越已婚妇女-68 最新更新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清朝穿越已婚妇女

68 最新更新

书籍名:《清朝穿越已婚妇女》    作者:可望云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早,宝络起来服侍我穿好衣服,低着头望着镜中的我和她,突然说想吃芒果了。镜中,她的面容姣好如昔,不见半点的老去,而我年前刚染的黑,现又是半头的白发。

    于她,我是已经老了。

    “听说郊外有一户人家用大鹏种植着三四棵芒果树。”用早膳时,宝络一口也没动,只是服侍着将我平素喜欢吃的糕点和豆腐花摆好,见我一口一口吃下,不知怎的突然又叹起道。

    才五月的天芒果还是青个子。

    我看了她一眼,舀了一勺豆腐脑入口,漫不经心问:“你真就那么想吃芒果?”

    “嗯。”宝络托腮,眉头皱的有些紧。

    我极少见她对吃食上心,唯一几次便是怀有身孕时,但前些日子她葵水刚至,这事定是不可能的。

    宝络是我的嫡妻,却不是第一个入府承宠的女人。康熙三十六年,皇阿玛下旨要我娶内大臣费扬古的女儿成婚,那时我还很年轻,宝络亦是如此。

    成婚后半年,我便开始厌恶起这个女人,她性好妒,见不得我与旁的女人欢好,宋氏每每要看她脸色行事,这让我颇是不悦。到后来,我连她的屋子都懒得踏入,直到翌年李氏入府。

    李氏与宝络完全不同,容貌柔美性情温厚,家室虽比不得宝络亦是宦官人家。她入府,是额娘为我求来的,不知为什么,额娘与我一样对这个媳妇不甚满意,她入宫多半是被额娘教训妇容妇德,次数多了,她对额娘的怨气也渐渐在我面前流露出来,我对她的厌恶也渐渐深了。

    直到李氏为我产下女儿,我进宝络院中的次数也只剩下唯二的初一十五。去了她屋里,也多半不行欢好之事,故以我两成婚五年到未有子嗣,直到皇阿玛召见我,话里话外表露出对嫡子的看重,以及对我冷落嫡妻的旁敲侧鼓。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女人在旁人跟前嚼舌根传到皇阿玛耳中,但我对她的厌恶亦多了一层。在一次去她屋中时例行公事,我连她的面都懒得见,直接叫苏培盛吹灭灯,摸索着寥寥完事,便是给皇阿玛的一个交代。

    却不曾想只那一次,她便怀了孩子。到**月份时太医明确可以告诉我,这一胎是个阿哥。

    她对我的要求亦越多,多的让我连贝勒府都懒得回。恰好京郊出了事儿,旁的阿哥都懒得摊,我干脆揽了下来,整整一个月就回了一次府。到她生产那日,府里小厮突然来报说福晋难产!让我快快回去,决定保大还是保小。这事儿,我心中曾琢磨过一次。

    自然是保大的。

    她生产那一夜到底是分险,好几次踏入鬼门关又硬生生被拉了回来,到听到她最后一声惊叫搀和着儿子的啼哭声,产婆欣喜的抱着儿子出来恭贺道:“恭喜贝勒爷,是个小阿哥,母子平安呐。”

    这是我第一个儿子,虽是她所生,但于我却也是十分难得。我抱了抱他,这孩子似也跟我有仇似的啼哭不已,我面色有些不好。奶娘慌忙接过,说是饿了。

    我心中却想,难怪是她生的。

    后来,我去她屋里的次数也就是看看儿子。夜里多半是去李氏和宋氏屋里宿下,奇怪的是,自打她生过孩子后,放在我身上的心少了许多。于李氏宋氏,脾气也温和了许多。

    好几次我去她屋里,她便抱着儿子劝我要多纳妾侍,生儿育女。这让我着实吃了一惊,但大府中的女人,多半是看戏久了便会做戏了。

    我对她的话一半都不信。还是向以往那样晾着她,她似乎也习惯了似的,对我的要求越来越少,好几次我来她屋中静坐,她也劝我多去李氏几人屋中。

    不久,李氏产下弘昐,她依旧淡淡的,漠不关己的样子,那时我才有些相信,她的确是与以往不一般,但我却不知自己的注意也越来越多的放在她身上,顾虑起她的喜好。

    但额娘对她还是不喜欢。李氏怀第二胎时,宝络替我收了一个丫头。看她忙前忙后的的样子,我不知怎的就有些不悦,对她的脾气也比以往更大了一些。宝络很惊讶,不知为什么,看我多夜缠着她,她也有些不悦。到翌日进宫拜见额娘时,又带了一个武氏回来。

    我想着女人是彻底变了,以往只要我的目光落在哪个女人身上,她便能吃醋许久,为此连自己的陪嫁丫头都配给府里小厮。可如今,对我虽还一如从前恭敬,可我总觉得她身上像缺了什么东西,好似整个贝勒府与她有联系的只剩下弘晖一人而已。

    她在弘晖身上操的心比放在我身上更多。我慢慢发现,弘晖的衣服一缕都是她亲手一针一线缝制的,香囊绣品也是她每日熬灯所做,我与她成婚多年,她做给我的香囊也就只有未生弘晖时做的,其余这些年她对我真是一丝一线都没用上。

    可除此之外,她比往日更贤惠十倍,我无法指责她的不好。

    她放在弘晖身上的心越来越多,让我十分不悦。如此更是每夜多缠着她,很快,太医来告诉我:“恭喜王爷,福晋有喜了。”

    这消息于我来说是意料之外可又是情理之中,这孩子或许会是我的嫡次子,也可能会是我的嫡女。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高兴,甚至比她怀有弘晖时更让我惊喜万分。

    回了府,那拉府的六姑娘宝珠也在,姐妹两低头说着什么,语气十分亲昵。宝络见我这个时辰回来很是惊讶,连忙让人侍候我换了马褂。而她却陪着宝珠说了半响的话,格外的体贴,于我却从未有的。

    夜里我又想缠着她欢好,却被她以孩子挡回来,我愣了下,这才想起自己竟对白天的事儿如此耿耿于怀,竟连她有喜也忘到脑后。

    而后养胎的日子于她是十分艰辛,于我日子也不好过。孩子过大,她便不肯让我再碰她一下,话里话外又想带人入府服侍我的意思。

    我心中极为不悦,但想着她为我十月怀胎,如此辛苦,这气便烟消云散。待她产下弘暖一个月后,皇阿玛决定将江南的事儿交予我和八弟处理。

    我是太子这边的人,而八弟这些人却有崭露头角之势。皇阿玛决定的很好,既给了太子面子又用八弟来点醒着太子。一进一退,帝王之术用的极妙,太子显然有了危机,于我更加亲密,但又处处防备,十三私底下憋着气,好几次跟我说,不做也罢!

    去了江南,我见到了许多李氏的影子。江南的姑娘的确美,但于我却极少入眼,直到一日途径一个小镇见到了钱氏。

    她的模样并非极美,可眉眼间总带着一股让我熟悉的感觉,像宝络七分。苏培盛见我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几秒,十分知晓的躬身退下。

    夜里,钱氏上了我的床,与我承欢,可我总有种憋着气的感觉。

    她像宝络,可毕竟不是宝络。

    苏培盛不知我为何对钱氏极尽宠爱,一路待她服侍的极为妥当。我却一日又一日的越想宝络,想着她在我身下承欢到了极致的迷离神态。那种神情,唯有我才能看见,也唯有我才能让她在身下绽放。

    回府的日子终于敲定,皇阿玛对我和八弟办事极为满意。而我也是回到府才知道宝络病了。

    可她在信中总是写:一切安好,勿念。连多余的话也不肯给我,多次让我恨得牙痒痒。可到了她屋中,见她面色潮红的闭着眼躺在床上,心底的一股柔软不觉又刺中我的心坎。

    这个女人,我大抵是不舍得骂她了。

    我将她搂在怀中,她似乎烧的有些糊涂,嘤咛一声毫无防备的往我怀中靠。自从生了弘晖,她对我从未这般,这让我有些欣喜,又有些担忧。我一厢情愿的认为,她或许会在意钱氏的事情,这让我有了瞒着她的心。她是唯一的让我极其在乎的女人。

    钱氏的事她还是知道了,但于她却好似一颗石子投进枯井一般毫无影响。我有些放心,但又有些不甘,只是去钱氏屋里的时间慢慢又多了起来,直至后来传出她有孕。

    我下意识的想看宝络的表情,见她微抿着嘴,知晓她对这事多少有些上心。

    近来太子爷于国事上是越来越昏秽,不知怎的听说迷上了个惠妃宫中的宫女,叫什么王氏的。

    那个王氏他见过一面,的确是个妙人儿,她身上有种和宝络十分相似的气质。可他就是喜欢不起来,这个女人三番四次用言语挑逗他,怎会是安于室的人?不久果真传出太子和八弟为了此女打架的事儿,两人似着了魔一般,连太子阿哥的脸面也不要了。

    皇阿玛震怒,要处死王氏。太子不肯,以自身作保,皇阿玛已年老,不知为何对这事再没过问。可那时我若知道这个女人会害了宝络和弘晖,我定是要她碎尸万段的!

    弘晖撞车,宝络小产,皇阿玛却召我入宫,待我回到王府时宝络已醒过来,只是一人独自呆呆的坐在床头看着窗外,不知心里想着什么,不爱说话。

    我心中有愧,不敢多言,只能默默的从她身后搂她入怀,将手静静的停放在她小腹上,那儿我的孩子曾经孕育过,但在她阿玛额娘还不知晓的情况下就没了。

    我不知道她的心有多痛,亦或是痛的没了知觉,没了心神,但我却知道我于她们母女有愧。

    我甚至不敢告诉她,这事儿皇阿玛已经做主了。

    没有任何缘由的,王氏就是要至弘晖于死地。她瞒的再好,还是有人悄悄告了皇阿玛。太子着了魔,不舍她,皇阿玛要赐她毒药,可那时这个女人已怀了身孕。

    太子子息不旺,弘晖也没事儿,我知晓王氏此刻是不会死了。

    宝络也一天天的恢复,只是看我的目光越来越生疏,越来越冷漠。我想便所有的方法都不能让她展颜,只是看她一夜夜的噩梦醒来,双目都是泪水。

    待王氏生产那日,听说叫得异常凄惨。我在坐在衙门内,轻啜着茶,冷眼看着外头,知晓王氏这胎是断然生不下来。

    那贱人以为,毁我孩儿,我会这般轻易饶过她吗?

    夜里,我在屋里等宝络回来,她看上去面色并不太好,有些失落又有些解意。我没告诉,我在催生药中做了手脚,便是活胎生下来亦是死胎,只是一味缠着她想再要个孩子。

    宝络依允,任由我纠缠着,可我们都不知道这孩子会来的这般艰难。直到康熙五十年,宝络才给我产下一对龙凤胎。

    有了女儿,我心中对她的愧疚宽慰了不少,也因此,我视容玉为掌上明珠,宝络于我的心也慢慢敞开。

    可那时钮祜禄氏怀孕了。

    我对宝络也越来越难以离开,可我并不知道这些年宝络对我始终不满意,可我却越来越顾着她的感情。

    草原上,我一步步的紧逼,她一步步的忍耐,她告诉我:“这种日子我过了十几年了,让我觉得深深的疲惫和无奈!”

    我曾琢磨过她的心思,可从不曾想过她会想放手,可这是两人间的事儿,我怎么会舍得放手?

    从塞外到王府,她一如从前,只是却不肯再把心放在我身上。

    康熙六十一年,我登基为帝,宝络站在我身边接受满朝文武恭贺,我牢牢紧抓住她的手,此生再也不肯轻易放下。

    她想要的,我想我可以给得起。

    ——————————————

    由着宝络服侍着吃过早饭,我去街上散食,退下的日子偶尔有些不习惯,但有她在身边,依然能安稳度日。

    这个小镇是李卫管辖下的一个小县城,民风极好,百姓安于度日,然而与我最重要的是,宝络喜欢。

    街上早市与平日里一般人来人往,我提着鸟笼子随街漫走。见着一个老丈人挑着担子卖些水果,我便想起宝络清晨说的话。

    “爷,我想吃芒果了。”那声儿跟在我耳边念叨一般,一清二楚。

    我摇了摇头,再往前走去,见着一个妇人正对着一个胭脂摊,那胭脂我每日都见宝络在用,不觉脑中又想起今早她说过的话。

    “爷,我想吃芒果。”这次连她微微蹙眉的神情也浮现在我跟前。

    我叹了一口气,叫苏培盛雇了一辆马车过来。

    苏培盛不解,单看着我问:“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芒果。”我道,已经认真的坐进车里。

    苏培盛不解:“爷,五月的天哪来的芒果?

    “城郊一户人家有种。”我顿了顿,又道:“夫人一早就想吃这东西。”

    “是,也爷。”苏培盛一听宝络,得令的撩下帘子。

    一路摇晃着驾车而去,石子路走的不平稳,总是能听到石子与车辕叩叩叩的声音。

    我想,为人夫果真是不易。

    但于她——我是甘之若饴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天降福星重生豪门贵女重生民国戏子金玉满唐商户人家重生娱乐之王最强黑客大隐月火焚心韩娱幻想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