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离婚365次-47 现实版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离婚365次

47 现实版

书籍名:《离婚365次》    作者:两颗心的百草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曲芳无奈的签了离婚协议书,同时拿到了公司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开始了新的生活,姑且算是新生活吧。

    签离婚协议书那天,看到一个漂亮女人开车来接周辰,对比自己的落魄,曲芳已经哀伤到心死了。。。。

    她不是没有挣扎过,她吵她闹,可是周辰根本就不回家,她甚至想去周辰公司里闹,可是她一走到他公司大门口,看着门口的门卫,问她找谁,她才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老公上班的地方,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一层楼,哪一个办公室。

    她怯弱了。

    她其实就是一个没用的女人。女人要么非常聪明漂亮,高傲的把离婚协议书摔他脸上,告诉他没有他,她一样也能火的很好,可她不是这样的女人,她不聪明,长的也就是大众,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所以她觉得离婚了,她的世界就崩溃了。

    如果不聪明不漂亮,能像个恶女泼妇一样痛痛快快的骂一场也好,可是她也不敢,她从来都没有开口大骂过别人,更别说在这么多人面前撒泼,她似乎一辈子都在忍。

    她低着头离去,她还在原来的家,她离婚的时候找了律师,想着抓着最后一根草,也许律师能帮忙,明明是他在外面有女人了,不应该是那样的。

    可是律师告诉她,房子是结婚前买的,写的是他的名字,而且男方提出是他父母出资购房,婚后也是他个人在偿还房贷,属于他父母对他的赠与,是他的个人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你说的那些装修费用什么的,需要有凭证,能平分就财产就是婚后两人的共同财产,你先生的薪资都给予家用,所以也没有剩下多少,至于第三者,你需要有证据……

    于是曲芳明明看着周辰和那个女人相拥绝尘而去,却没有律师所说的证据。

    活了这么多年,她发现她不懂爱,不懂法,不懂生活。

    周辰大方的说可以让她先暂住这个房子,等她找到工作再搬出去,他是多么个大方的人啊,离婚了也一脸大方的模样,曲芳心里阵阵的疼,她想把面前所有的东西都摔到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男人脸上,打掉那虚伪,可是她不敢,她离开了那里不知道去哪里。

    曲芳有了假期了。她才想起来这么多年,她居然没有好好休过假,现在突然就很闲很闲。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积蓄,就只有三万不到。

    她该怎么办?继续去找工作吗?她现在觉得自己,正常和别人交谈都有障碍,她不自信,找工作是不是要在婚姻那一栏填写,自己要写已婚吗?还是已离婚。

    甚至被公司辞职了,她都不敢回去,她害怕碰见王经理,想到那个禽兽一样的虚伪的男人,她就浑身发抖。

    家里周辰的东西都收走了,想不到居然没有太大的变化,看来他其实早就走了。

    曲芳上网报了一个旅游团,大学之后就再也没有旅游了。她才28岁,可是却老了。

    一个人跟着导游,是散团拼的,所以也没有太奇怪。

    坐了火车,又坐汽车,最后车停在了一个荒凉的小镇上,导游说,这里是曾经拍《天下无贼》的地方。

    遇上了大雨,整个小镇都没有电,车停在了一个饰品店门口,导游让大家自己去觅食。曲芳吃了自己带的面包,就坐在了店里。

    很冷,这里比城市里冷许多,她穿着羽绒服,还是冷。

    吃完东西,导游带大家住下,休息一阵之后去了传说中的桑科草原。

    没有绿意黯然的草地,只有一望无际的黄灰色,好在不下雨了,天空湛蓝无比,清晰明朗,路上还有冰渣子,车行驶的很慢,曲芳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很难想象这里有人能生活。

    到地,草原的风像刀子一样,割的曲芳的脸生生的疼。眼泪也抑制不住的留下来,只是没有人觉得奇怪,因为大家都抑制不住流泪。

    停了一小会,导游就催着离开了,大家再没有下车那种兴奋,反而是很激动能回去了。

    在度假村过了一个晚上,很冷,是一楼,房子不保暖,风似乎能吹进屋里,一夜听到外面的狗叫,还有风的肆意,曲芳卷着身子,感觉糟透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今天要去拉卜楞寺。这不是曲芳想要的散心之旅,她只是觉得自己很虚弱,身体很糟糕,心情也很糟糕。

    不过今天的天气很好,一大早就阳光撒满了遍地。这里不像是草原那么死气沉沉,反而很热闹。

    冬日,曲芳冷的手都不愿意伸出来,却看到两个小喇嘛去小店里买可乐,两个人抱着一罐可乐,互相抢来抢去,像小狗崽在嬉戏,他们脸上充满了阳光幸福的味道。

    曲芳没有跟着导游走,她来到了一座佛像跟前,虔诚的跪了下来,泪流满面,她祈祷,祈祷什么呢?幸福的生活吗?什么又是幸福的生活?她好迷茫。

    她只是跪在那里,跪了很久很久,也哭了很久很久,擦干眼泪爬起来,回到了人群中。

    导游看到她,喊了一句:“就等你一个了,快,现在回去,晚上就能回到家了。”

    就这样,短暂的旅程结束了。

    那里很美,可是没有解开曲芳的心结。

    那天晚上她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妈,我离婚了。”她以为这句话,她开不了口,没有想到却这么容易就说出来了。

    电话那头妈妈没有哭天叫地,甚至声音都没有变调,如唠家常一样说了句:“嗯,离了也好,回家吧,买明天的机票,我让曲项去接你,家里的屋子妈都给你收拾着。”

    挂了电话,曲芳不想睡觉,开始收拾东西,她要离开这里,她要回家。

    电话那头,曲母握着电话的手一直在抖,眼泪无声的流着,她当初离婚了,那种感觉像是活不下去了,幸亏有儿女还在,女人为母则强,她才坚强的走过来,可是女儿呢?她知道女儿现在有多难过,可是她可怜的女儿,为什么要遭受和她一样的痛苦,她这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她要收拾的东西也不多,这么多年,她给自己买的东西少,给老公和婆婆买的东西多,真正属于她的没有几样。

    就是几身衣服,和自己的私房钱,连像样的饰品都没有。女人太容易被得到,也就不珍惜了吧,当初嫁给周辰,他家买了房,曲芳自觉弱势,娘家也没有出什么贵重的陪嫁,所以也没有要他们家多少钱,就是办了酒席,过去了。

    不要钱娶来的媳妇,是廉价的吧。

    下了飞机,曲芳在机场门口看到了等自己的哥哥。

    “哥!”曲芳喊了一句。

    曲项转头看到了曲芳,几乎不敢认,这是自己那活泼可爱乖巧的妹妹吗?她本来有点小胖的,整日笑呵呵的,可是现在,他看到一个双眼凹陷,脸色憔悴,瘦的一阵风可以吹跑的女人,看上去比他年纪还要大。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流泪了。

    他曾经说自己要像爸爸一样照顾她的。

    可是她却成了这样。

    “回来就好。”曲项抹了一把眼睛,露出了一个很难看的笑容。

    两人回家一路都没有再说话,曲项想问,又没敢问,怕妹妹伤心,本来他就看周辰不顺眼,当初自己应该阻止他们的。

    到了小区门口,遇上了很多熟人,大家都笑呵呵的打招呼:“哟,曲芳回来了啊。”

    曲芳扯着笑容应着,有时候离婚不可怕,离婚后再去面对那些亲朋好友的质疑才可怕吧。

    老家的城市不大,有一点事情,大家很快就口口相传了。

    曲芳已经能感觉到,现在这些热情的大妈大叔,过些天会如何说了。

    “曲家的闺女回来了,听说离婚了,肯定是哪里有问题,要不人家老公会不要她。”

    “曲家的闺女被老公踹了,要我说,还不是随了她妈,娘俩一样都被男人抛弃,真是可怜。”

    ……

    曲芳在家休息一阵,觉得没有那么难过了,至少妈妈和哥哥对她始终如一,可是却不太想出门了,每次出门都能遇到同情的眼神,大妈大娘们总会忍不住好心的劝她。

    可是,她不想再提离婚的事情。

    她回到家也有两个月了,妈妈也没有提要去上班的事情,哥哥很卖力的上下班,每天家里还挺热闹。

    曲芳以为可以这样一直过下去。

    这一天,隔壁楼里的王大妈过来,跟曲母唠家常唠了很久,话题都在曲芳身上转。

    “曲芳这姑娘是个好的,从小我也看着她长大的,我呢,有个大侄子,人也不错,在计生办上班,吃公家饭,也有自己的房子,条件是样样没得说,就是他老婆去年得病走了,留了一双儿女,不过那双儿女都很心疼,乖的不得了,我们这么多年的老邻居了,也没有其他意思,你要是觉得合适,不如我们见个面看看如何,曲芳一个姑娘家还没有30,你家曲项还没有娶亲,她总不能跟着哥哥和老娘这样过一辈子是吧。”王大妈说完看着曲母。

    曲芳在厨房里洗菜,这一番话全听了进去。

    等到王大妈走的时候,曲母自然不愿意女人刚刚离婚就去相亲,可是想起她一个人,如果真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能照顾她,那才是好的。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囡囡,你都听见了,你的主意怎么样?”

    曲芳不想再婚,可是刚刚听到王大妈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曲芳被曲母好好的拾掇了一方,周六的时候跟着王大妈去了附近的一家川菜馆。

    王大妈拉着一个半秃头的男人,热情的介绍:“这是王军,计生办的副科长。”

    男人听到副科长的名字,略微了扬了扬头,在小城市一个副科长也是了不得的官员。他腆着啤酒肚,也上下打量了一圈曲芳。

    见她人长的还可以,身材也好,就是打扮的有点保守,还不如他们单位的姑娘,不是说大城市回来的,看着不像。

    三个人坐下后,服务员拿来了菜单,王副科长很热情的道:“小曲,你喜欢什么自己点,别客气。”

    以前和周辰出去吃饭,都是他点菜的,似乎在这样一件小事上,她都不爱做主,怕自己点的别人不喜欢。不习惯点菜,她笑了笑,把菜单递给了王大妈,道:“我不是很挑剔,也不太熟悉,王阿姨你是长辈你看着点吧。”

    王大妈接过菜单又递给了男人道:“小军这孩子熟悉,他们单位天天在外面吃饭,让他点。”

    于是上了一桌的各种辣,王大妈也是喜欢吃辣的,那个毛血旺,他们几乎是抢着吃完了,曲芳看的油腻腻的有点恶心,她眼里就是对面那个男人,拼命的吃拼命的吃,筷子不小心把一块肉掉在了桌子上,他也重新夹起来塞进嘴里,刺溜刺溜的。

    看的曲芳一阵反胃,吃的很少。

    王军嘴里嚼着菜一直喊:“小曲,吃啊,吃啊,别客气。”一边说一边口里的菜汁喷了出来。

    王大妈看到曲芳的模样,解释道:“人家小曲害羞呢。”

    两人几乎把一桌子菜扫光了,王军打了个饱嗝,用纸巾把嘴角一擦,擤了一把鼻涕,再把纸巾擦了一把手。

    曲芳看了,连吃的仅有一点点青菜都想吐出来,还是忍着。

    听着王大妈吹嘘,她侄子小军人多么出色,能力多么强,年纪轻轻……42算是年轻了,就当上副科长了,在单位权利有多大,管着一个片区的避孕套避孕药,以后要用,都不需要买,说多这个的时候还暧昧的看了一眼曲芳。

    曲芳在喝水直接呛到了。

    王副科长也上下打量着曲芳,见她不好意思的模样,似乎挺满意。

    王大妈毫不犹豫的介绍了曲芳:“离婚,没有子女,才28岁。没有负担。”

    王副科长听到离婚,假装惊讶的样子,问了一句:“为什么离了,小曲人这么好,那人还真是没眼光。”

    曲芳不想说周辰在外面有女人了,只是说了句:“性格不和,就分开了。”

    没有想到这一句却让王副科长更好奇了,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额,到底是哪方面的不和,你也知道,其实夫妻间的感情,有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不知道小曲生理上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曲芳听到这个问题,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怎么能这么问?她只不过是来相亲,难道就必须忍受这样的质疑吗?什么叫生理有没有问题?眼前这个男人那刺果果的打量眼神,让曲芳想到了以前公司的王经理。

    她站了起来,说了句:“对不起,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不敢回家,家里是老小区,邻里关系都很亲密,王大妈又是多话的,她要去相亲的事情大概整个小区都知道了吧。

    王大妈气坏了,自己这个计生办的侄子是一表人才啊,相亲不就是互相了解吗?都结过一次婚了,又不是小姑娘,脸皮还那么薄。

    这边侄子还觉得不高兴了,请了一顿,这么多菜,可都是自己掏钱,不是公家报销,怎么能这样。

    曲芳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她不敢想象,她刚刚从一个破裂的婚姻里出来,难道就要委屈这样的男人吗?前夫出轨,为什么大家却在不停的打听她有什么问题。

    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自己小时候上学的地方,校园空荡荡的,放假了,门锁着,门卫还在,居然还是她上学的时候的那个老伯伯,如今的他老态龙钟,没有认出曲芳,只是不善的# 的盯着着曲芳,好像担心她是坏人会进去一样。

    曲芳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妈妈和哥哥都没有睡,着急的很。看到曲芳回来的模样,曲母一下子就哭了,她抱着曲芳哭的撕心裂肺,她刚刚回来那会,也没有见母亲这么哭过。

    “孩子,不喜欢就不要去,以后妈妈不会让你去相亲,你就在家里就行。”曲母抱着真真实实的女儿的时候,才一阵后怕,她怕女儿一下子想不开,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王大妈已经来说了,说了一堆难听的话,曲母脾气好,最后还是忍不住把她赶出去了,骂道:“我女儿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相亲不成没有缘分,可是你不能诋毁我女儿,你要再这么说,我家不欢迎你。”

    惹得一众邻里大惊,没有想到曲妈妈也会生气骂人。平时性子好的跟面一样,人家有说三道四的,也从来不反驳,看来这次确实是王大妈不对。

    被这一骂,王大妈也不吭声脸红脖子粗的离开了,她侄子问那问题确实有点不妥,但相亲不都是那样的,回去跟自己老伴好一阵唠叨。

    “小芳,你放心呆在家,哥养你一辈子,哥手上这个工程做完,年前有一大笔钱,如果你不喜欢这里,我们去别的城市买房子生活也行,妈你说呢?”曲项站了出来道。

    “嗯,囡囡,妈也是这个意思,一辈子待这里也没意思,老了想出去看看,到时候这房子卖了,有一笔钱,妈这些年也存了点钱,还有你哥哥的,我们去别处,你喜欢哪个城市我们就去哪个城市买房子,一家人住下,重新开始。”曲母擦了眼泪,认真的说道。

    曲芳一下子就懵了,从来不知道哥哥和妈妈居然为自己会做到这个地步,可是自己居然一直就缩在那个壳里,永远不愿意出来。

    她抱着妈妈和哥哥再次泪流满面,离婚后,她就一直哭一直哭,眼泪都没有停过,可是这一次不是因为那失败的婚姻,是因为自己。

    她很自责,她的心里只有自己,满心的怨气,觉得自己被人抛弃了,很可怜,被公司辞职了,很无辜,她没有反思原因,只是一味的自怨自艾,却是苦了她最亲的亲人。

    晚上曲芳躺在床上,小时候这屋子只和哥哥隔了一个帘子,后来她长大了,哥哥给钉了木板,把屋子隔开,让她有一个更好的一个人的空间,她这边有窗户,哥哥那边没有。

    她没有睡着,听着挡板那边哥哥平稳的呼吸,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定。

    一家人那晚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曲芳也开始出门了,看见邻里,大大方方的打招呼。

    眼见着过年了,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包了饺子,吃了年夜饭,曲妈妈大方的给一家人都买了新衣,吃完年夜饭,高高兴兴的换上新衣,像小时候一样。

    “现在生活好了,小时候饭都吃不饱,现在有肉吃,有新衣穿,日子会越过越好的。”曲妈妈看着一身新衣,精神的一对儿女笑呵呵的说道。

    曲芳嗓音有点哑,可是还是开口道:“妈,哥哥,我想过了,过完年我还是打算回濒海市,我毕业后就在那边工作,对那边也了解些,我想重新去找份工作,重新开始。”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哥哥曲项先开口道:“正好,我一个哥们本来喊我年后去濒海一起去包一个工程的,那边房地产很发达,到处都在兴建,我过去机会很多,本来还担心妈一个人,这下好了,不如我们一家一起过去。”

    “嗯,那个城市不错,漂亮,妈也挺喜欢的。”曲妈妈说完,就把事情定了。

    曲芳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她以为妈妈和哥哥会劝她不要回去,她想说,在哪里摔倒就有哪里爬起来,她想回去,没有想到妈妈和哥哥就这样站在了她身后。

    过完年,哥哥曲项就开始忙碌了,曲芳和妈妈也没有闲着,开始收拾东西,一些老旧的家具就卖了,家里也有人来看房子,虽然房子很旧,地点也是老小区,但是位置很中心,周围生活很方便,而且附近的学校也很不错,属于学区房,所以价格上还是挺有优势。

    最后一对年轻夫妇看上了这里,为他们孩子将来上学买下预备着,价钱也谈妥了,双方都比较满意。

    卖老家具的时候,没有想到家里的老桌子好椅子居然是好木头,一卖,居然有半套房子的价钱,亏得小地方人也实诚,没有讹钱,虽然说的价还有很大可赚,但是曲芳母女都不知道这是老物件,人家愿意说出来算是不错了。

    这么前前后后一收拾,也有一大笔钱。

    哥哥曲项已经先去了濒海,联系了朋友看了工地,都谈妥了之后。跟自己信得过的朋友说了想买房子的意愿,刚好朋友有认识的人想出手一套二手房,位置不太中心,但是小区环境好,房子是三室户,老房子,公摊面积小,买的还是很划算的。

    曲项去看了也觉得不错,房子朝向也不错,小区干净,周围环境也不错,虽然离城中心远了点,但是濒海交通方便,哪里都有地铁,也没有关系。

    等曲芳和妈妈过来的时候,一家人都看了房子,都觉得不错,就买了下来。房子户头上是曲项和曲芳两兄妹的名字,曲芳就这样再一次回来了。

    她想象不到,有一天会这样,自己还会回来,还会有一个容身之处。

    曲母开始收拾屋子,不让曲芳和曲项帮忙。

    她说:“老了,找点事情来做才好,妈出去附近转悠,多熟悉一下这地方和人,也不会无聊。”

    看到哥哥和妈妈都很快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曲芳也开始让自己忙碌起来。

    她开始找工作。

    认真的写简历,她大学毕业后只做过两份工作,第一份工作做的不太久,刚刚入门,就因为家庭的关系辞职了,到了第二家公司。

    第二家公司也没有仔细找,也就选了离家近的,所以她也没有好好写简历。

    结婚五年了,在社会上也打滚了好多年,虽然没有什么长进,但是毕竟比刚刚毕业的时候成熟一些。

    以前写简历会说自己很积极向上,很努力,这样的空话,现在看都觉得有点可笑。

    自己做销售三年,其实还是有学到一些,那时候一心扑在家里,不愿意去争取,如今想想,什么不争并不是好的。

    她踏踏实实的写了一份简历,把自己的工作经历,优点,都写了出来,她很耐心,细心,因为做销售,也接触了很多行业,这些都是她的优势。

    简历写好,她也没有马上投,还让哥哥看了看,哥哥虽然没有上大学,但是早早出来工作,混社会,更加成熟。果然曲项看了简历,又叫曲芳删掉了一些不必要的内容,让她再针对要争取的工作去强化。

    她还是想做销售,因为她还算是有经验,更容易上手。其次,销售做的好薪资比较高,她想要钱。曲项让她在以往的销售成功案例再多写点,这样更能吸引人注意。

    好在曲芳以前工作的时候虽然没有百分百投入,但是也是用心的,对自己做过的案例还是能轻而易举写好,也不浮夸。

    她去网上投了几家公司,就在家等消息,当然也没有闲着,平时和妈妈一起去买东西,家里买了房子,剩下的钱不多了,不过哥哥在上班,她也准备上班,日子应该不难过。

    曲妈妈虽然是小城市过来,但是一点都不扭捏,为了女儿,倒是更大方的去接纳新事物,很快就知道了濒海市大家流行什么打扮,也带着曲芳去买衣服。

    看到女儿所有的衣服都是素的,死气沉沉,年纪轻轻比自己这个老太婆还老气,曲妈妈就尽量带她去试穿一些颜色鲜艳一点的衣服。

    不得不说,曲妈妈的眼光很好,她很早就离婚独立抚养儿女长大,其实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看上去柔弱,实际上坚强。

    曲芳见妈妈心情开朗,也跟着很高兴,母女两像姐妹一样,曲妈妈觉得自己的心情对女儿影响很大,每天都高高兴兴,把自己打扮的很精神,一点都看不出是老家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人。

    曲芳欣喜妈妈的改变,自己也跟着有自信了。

    这一日她接到一个公司的面试电话,很激动,也很紧张。她虽然做了很多准备,可是真正要面对的时候还是会紧张,比如人家问她结婚的问题,问她之前公司为什么不做了,她该如何回答?想起来好像就是又要重新撕开一遍自己身上的伤口一样。

    不过看着哥哥和妈妈高兴的样子,她没有敢说出口,只是和平时一样,默默的对自己说,如果面试成功就给妈妈和哥哥一个惊喜,如果不成就当是一次经验了,下次再来。

    这一天她穿了一条黑色齐膝A字裙,黑色保暖紧身衣,外面套了一件大红色的红色针织衫。初春,还有点冷。

    曲芳穿上那双母亲特意为她买的小羊皮平底橙色皮鞋,出门了。

    妈妈说,一双好的鞋子,才能走的更远。

    一路地铁,来到了目的地,一座银灰色的大楼,很高,里里外外的人似乎都很忙碌,她很久没有工作了,很紧张。

    深呼吸了三下,曲芳走了进去,在门卫那里登记了来意之后就上楼了。

    曲芳拿着简历说自己是来面试的,前台很有礼貌的引她进去,看样子来面试的人不止她一个,因为休息室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了。

    曲芳心里不知道想什么,那三人来的比较早,已经互相熟悉了,聊到了一块。

    两个男人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一个男人说他在原来的公司是销售经理,管理着50多人的团队。另一个男人说他之前在外企上班,竞争机制非常严格,他的业绩连续半年排名第一。那个女孩是个小姑娘,一听口音就是本市的,娇滴滴的不断夸那两男子,一脸崇拜,却没有说自己之前是做什么的。

    曲芳笑笑,她记得以前她公司里有很多女同事,各种小动作,不过对她还算挺好,因为她不争,所以那些女同事也不忌讳在她面前表露出什么手段,换一种心态看,果然不一样。

    那女人试图和曲芳说话,打听她的来处,曲芳没有理她,只是微微笑,把自己事先买的杂志拿出来看,静静的等待,也不再去听他们三人聊什么。

    曲芳开始是有些紧张的,可是看到这些人后反而不紧张了。她告诉自己,她已经失去了一切,没有什么再好失去了,不需要胆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三人一个个进去一个个出来,面色都很自信。

    曲芳来的最晚,最后一个进去。

    面试她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看了一眼曲芳,眼睛也没有抬,让她自我介绍。

    曲芳尽量声音平稳,说了自己的学历特长还有工作经历。

    说完,对面的女人很久都没有吭声,让她觉得很压抑,只是她努力的挺直了背,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就是一次面试而已,这次过不了,下次再来。

    “曲小姐,你的第一份工作,公司不错,也很有前途为什么不做了,反而去做销售?”中年女人良久开口问道。

    “因为家庭,第一份工作公司离家太远,上下班回家不太方便,那时候先生工作比较忙,所以我选择辞职,希望找一家离家近一点,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一些的,能够照顾到家里。”曲芳调整了一下情绪还是如实说了。

    “是吗,像曲小姐这么顾家的女性很少了,不过我们公司要求是很高的,而且也会有加班的要求,恐怕不太适合你。”中年女人听完曲芳说的话,表情不变,却意思明了。

    “林经理,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想你们招聘员工,肯定是不希望对方撒谎,我坦诚的说出了我之前换工作的原因,理由是不太好,可就是我当时的想法。只是人是会变的,我从事了销售三年,我觉得我错过了很多东西,明明我可以做的更好,但是却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而如今我只想重新开始,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曲芳憋了一口气,一连串的说完,看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不置可否,也没有多说,让曲芳等消息,就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曲芳知道,希望很渺茫。

    她离开大楼,已经是中午了,事先已经跟家人说好,不回去吃饭,她在楼下附近找了一家面馆。

    面馆人很多,在濒海市就这样,中午的时候,写字楼附近吃饭的地方都是人满为患的,曲芳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点了一份酸菜肉丝面。

    很大一碗,她也饿了,也不客气,全部都吃完。

    吃完后,她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站起来准备出去,不过走的时候勾了一下椅子,不小心把椅子带到了旁边一张桌子去了,曲芳回头把椅子搬回去,才走。

    人很多,她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个面试她的女人也在店里,刚好看到她这一举动。

    一个星期后,曲芳收到了复试的通知。

    这一个星期,她也一直在参加其他公司的面试,她克服了心里障碍之后好多了,她本来是做销售的,谈吐也还行,面试的都还算顺利,不过现在是刚刚过完年,要招聘的公司很多,要面试的人也很多,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公司双方都觉得满意。

    接到这个复试的通知,曲芳觉得挺意外,因为那天她表现不太好吧,毕竟是这么久之后第一次面试,说话也语无伦次。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了,只是记得那个林经理的脸很凶的样子。

    再次去,见到的却不是那个林经理,而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很客气,问曲芳想要多少福利待遇。

    曲芳没有像刚刚毕业的时候那样,就说出自己想要多少多少,而是很客气的问,他们公司的福利待遇的标准是如何,相信公司会给每一个员工相应合适的待遇。

    小姑娘见曲芳没有贸然开口,绕了几句都这样,她也是刚刚做人事一年多,还没有太腹黑,就把公司的福利待遇说了,曲芳要是来上班,每个月底薪有2000,试用期三个月,转正后底薪2500元,但是不管是试用期还是转正销售的业绩提成都是一样的,公司卖的是教育培训产品,主要针对学校、国企、还有一些政府机关这三大块。

    曲芳对这个待遇还算是满意,毕竟重头开始,她不能想着一步登天,而且她两次来这家公司感觉都挺好,公司氛围很积极,员工之间虽然忙碌却井井有条,不会像之前去其他一些公司面试,乱的成一锅粥的模样。

    经过最终的选择,曲芳还是决定就来这家公司。

    上次面试她的林经理就是她的直属上司,曲芳才知道这次,就她一个人进了,她很奇怪,之前在休息室等面试的时候,另外三个人看上去比她出色许多,不过竟然来了,曲芳一心要做好,也没有多想。

    “小曲,你的性子比叫文气,就负责做学校这一块市场吧,近期我会让老员工带着你熟悉一下。”林经理没有对曲芳特别好,一贯的表情很凶的模样,但是听其他员工评价,林经理人是不错的。

    曲芳开始了她的新工作,最初两个月都是跟着老员工跑学校。她其实比那个老员工年纪还大,但是还是抱着热忱的态度学习,心态放松的她,看不出来奔三了,还是离婚的女人,大家都当她是一样,毕业后工作,未婚。

    她的性子好,以前好到软弱,可是如今她尽量让自己改了这个毛病,特别是做销售,会劝服,也要会拒绝。

    她这样的态度,倒让公司的同事关系更好,真正的尊重她。

    跑学校的单子相对来说容易一些,搞定的学校的领导,一般是图书馆馆长或者是校长,看这个学校的具体情况了。

    这些知识分子还是比较斯文,吃饭也是吃饭,倒没有要求去KTV之类的特殊服务,大概是为人师表,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较注意。

    销售拿一些回扣之类的都是商业公开的秘密了,也没有什么奇怪,他们相比那些政府官员还有国企领导,已经收敛许多。

    只是学校的领导也有一些毛病,喜欢聊天,喜欢博学的各种聊天,为此曲芳不得不在工作之余努力学习。

    濒海商学院的馆长喜欢聊历史,特别喜欢民国的事情,曲芳一下班就去找民国的资料看,争取下次见面多聊聊。有时候产品的事情没有怎么说。这位馆长一高兴,就拍板,为他们学校图书馆购置了一年的教学培训视频课程。

    濒海师范大学的图书馆副馆长喜欢书法,当然曲芳不能屁颠颠的去学书法也来不及,她利用下班时间,多去看看一些书法相关的书,书法鉴赏,点评。

    再见面的时候能说出个一二来,总是有话题聊。

    就这样曲芳拼着比以前工作多二十倍的努力,两年后,也当上了销售主管,而且顾客稳定,每个月工资平均下来已经能拿到6000多,年底还有一些额外奖金,再加上她一直没有乱花钱,自己也有一点点积蓄。

    她31岁了,工资不算是高的,可是她从工作中找到了另外的乐趣,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起自己那破裂的婚姻了。

    虽然在一个城市,可是还好,从来不会遇见。

    有些人消失了,那就彻底消失吧。

    林总监,当初面试她进来的中年女人,已经做到了总监的位置,对曲芳还是淡淡的,曲芳还是好奇当初那么多人,为什么选了她,不过,这么多年了,问这个也没有意义了。

    她找曲芳来,希望她去华恩大学走一趟。这所学校是私立大学,创办人很有来头,如果能拿下这一块市场,公司今年的业务量就能提前完成,她拍了拍曲芳道:“我相信你可以的。”

    曲芳被鼓励的热血沸腾,大部分时候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林总监特意把她叫进办公室,单独鼓励,一定是看中她。

    其实她不知道,林总监对很多销售都说过这句话,有些人听进去了,有些人一笑了之,觉得这样的鼓励太虚伪太假,还不如给钱实惠。

    31岁的曲芳,很有冲劲的走向了华恩大学,果然是很有来头,比其他大学都大许多,学校是建立在一个岛上,四周环湖,很美丽的地方。

    曲芳进了学校,找了很久才找到图书馆。

    她彬彬有礼,而且这么多年,穿衣品味也提高了,整个人有着职业女强人的味道,又有温柔女性的感觉,很知性,进图书馆居然没有人拦。

    她敲开馆长办公室的门,看到里面坐着一个大胖子,脸圆圆的很可爱的模样。

    “打扰了,请问是金馆长吗?”曲芳事先自然也做了功课,一口就叫出了人名,不过原本资料里没有说这个馆长是个胖子。

    里面的人不应是也不摇头,通常大家面对陌生人特别是做销售的人大概都是这样吧。

    曲芳已经习惯了,现在脸皮也有些厚了,自我介绍了一翻后,也不管对面的胖子拒绝,就热情的坐下来吧,说道:“只要三分钟就好。”

    她最简洁的介绍了一遍自己的来意,见对面的胖子还是不理她,她只好微笑着,把自己知道的华恩大学的东西说了一堆,口干舌燥,见对方还是没有反应,如果不是见他一脸笑容,曲芳都以为自己在跟白痴说话。

    正在这时候,门推开了,一个瘦瘦高高戴着眼镜的人走进来,看到胖子道:“建华,你怎么来了,这位小姐是谁?”

    胖子耸了耸胖乎乎的肩膀道:“我也不知道这小姐是谁,反正是找你的。”

    曲芳一听尴尬极了,搞半天,对方根本不是金馆长,看样子是馆长的朋友,她很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并没有发呆太久,站起来,重新自我介绍了一翻。

    “金馆长有朋友在,那我下次再来好了,不好意思打扰了。”曲芳识趣的准备离开,倒没有了刚刚的尴尬,若若大方的以退为进。

    馆长也没有留曲芳,不过收了她的名片。

    曲芳离开图书馆,并不气馁,能见到人就不错了,慢慢来,每一笔单子都不是一天能谈成的,否则公司也不会给那么高的提成,曲芳有信心一点一点的去拿下。

    走到了华恩大学校门口,曲芳等公交车回去,没有想到看到刚刚那个胖子,很悠闲的样子。

    她朝他微微一笑,有一点点窘迫,不过很快就平复了这种感觉,客户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从朋友口里才更好了解对方。

    “抱歉,建华先生,刚刚真是让您见笑了。”曲芳首先开口道。

    “没事,曲小姐说话速度太快,我好几次想说我不是,都被你打断了。”胖子用他的胖手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弄的曲芳才不好意思,原本她还觉得对方戏弄她,现在听他这么语速慢吞吞的一说,才发现貌似真是这么一回事,不由得脸红了。

    这时候公交车来了,她本来想上去的,不想那胖子却道:“曲小姐要去市区吗?刚好我也要去,我的车就在附近,不如我送你一程。”他说话语速还是很慢,表达却很清楚,曲芳也想了解金馆长,也不扭捏,点了点头。

    果然走了几步,就看见他的车,有些旧,但是很大的SUV,他自我解嘲道:“长的有点丰满,小轿车塞不进去。”

    曲芳听了忍不住扑哧一笑,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他看上去是比较胖,说话有慢吞吞的,但是整个人还是很匀称,很强壮的感觉。

    一路上曲芳本来想找些话说,顺便打听一下金馆长的,没有想到胖子说话慢,口才却很好,见识多广,曲芳本来以为自己锻炼这么久,也特意去学习了,不至于太孤陋寡闻,不过今天才发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知不觉,话题反而被胖子引导了。

    曲芳想问的没有问到,自己倒是被打听了不少消息。

    等曲芳下车,看着那胖胖的SUV,扬长而去,才发现这个问题。

    接下来曲芳做了一些功课后,算了算时间,隔了两三天,刚好可以再去拜访,这一次遇见了金馆长本人,金馆长对她似乎尤其客气,只是闭口不谈合作的事情,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意向。

    曲芳摸不着头脑,想到上次他的那个胖子朋友,犹豫了再三,决定给他打个电话,曲线救国一下。

    她开口说想请他吃顿便饭,感谢他上次捎带她,当然只是借口,不过有诚意请吃饭,借口什么的不重要。

    胖子很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选了是重庆火锅,曲芳如今也慢慢学了吃辣,想到自己第一次去相亲,那种感觉实在是可笑,不过就是离婚后再去相亲,却跟天塌下来一样,看什么都跟洪水猛兽一样,要死要活的。

    现在她经常跟客户打交道,吃饭,再也没有那种尴尬的事情了。

    吃的尽兴的时候,她也不太斯文,在她想来,胖子应该就是那种大吃特吃的类型。

    没有想到他吃的很斯文,吃火锅居然吃出了西餐的味道,两人聊的很好,金馆长的消息总算透了一点出来,他喜欢盆栽。

    曲芳心道,这个容易,以前也有个客户喜欢盆栽,那段时间她没少往花鸟市场跑,自己也有半吊子水平,经常买些花花草草回家,看到妈妈也养的很开心,跟着自己也喜欢上了,休假的时候母女一起去花鸟市场,也挺好玩的。

    胖子见曲芳眉飞凤舞的说各种盆栽的特点,大感惊讶,只觉得眼前的女人居然如此博学,居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销售,太不可思议了,可是看她工作的很高兴的样子。

    果然有了盆栽打开口,金馆长好说话多了,开始实质的谈一些合作的问题,合同都差不多要谈妥了。

    但是曲芳觉得这个要归功胖子,相处了几次,觉得这人真的挺不错的,曲芳准备再请他吃一次饭,这一次不公费报销,算私人请的。

    是一个小吃店。

    胖子很夸张的喊道:“上次还请的时候火锅,这次居然换成了路边摊了,看来利用完就价值大跌啊。”

    曲芳毫不客气的说:“那不一样,上次公费报销,这次我自己掏腰包,有路边摊就不错了。”

    后来华恩大学的单子谈下来了,曲芳成了功臣,眼看着年底有望迈向经理的位置。

    曲芳的生活也多了一个胖子,胖子经常开着那不算新的SUV到曲芳公司楼下接她下班去吃饭,两个人没有开口说破,可是似乎有了那层意思。

    这一天,胖子请曲芳吃西餐,认真的道:“曲芳,不如什么时候有空,我去见见伯母还有你哥哥吧。我们也算熟悉了,你知道,我这人就是胖了点,贪吃了点,其他毛病也没有,也算是有房有车有工作,三有青年,如果你不嫌弃,就让丑女婿去见见人吧。”

    曲芳没有想到胖子的第一次正式表白居然是这样,她已经知道原来他也是在华恩大学上班,曲芳想来应该是华恩大学的老师,两人处的还算愉快,不过他今年才30,自己都31了,而且自己还是离过婚的,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坦诚,有些事情,早点说比晚点说好。

    没有想到胖子居然一点不介意的说道:“那男人没眼光,便宜了我,我该感谢他才是,放心吧,曲芳,我也不说什么誓言,以后的日子还长,你慢慢体会。”

    两人有点浪漫又不太浪漫的把事情定了。

    曲芳把胖子领回家见了妈妈和哥哥。

    妈妈和哥哥都挺喜欢他的,觉得他很踏实,妈妈成天“建华”“建华”的叫着,好像他才是她亲生的一样。

    胖子很有礼数,嘴巴也甜,说话还是慢吞吞的,却让人感觉很安心。

    曲母和曲项看到曲芳窝在胖子身边,终于觉得有些放心了。

    接着曲芳也要准备去见胖子的家人,不过他家人在国外,有点麻烦。

    胖子说没有关系,他早就把曲芳的照片寄给他老娘了,老娘一听儿子终于准备结婚了,高兴的要死,原本他老娘见儿子多年没有女友,又和那什么金馆长相处的很好,一直以为自己儿子性取向有问题,憋在心里不敢说,生怕儿子哪天领着一个男的说要做他们家的儿媳妇。

    这回见是个漂亮女人,看模样也乖巧,自己儿子那装傻腹黑的劲也就只有吃定别人,没有被别人吃的份,自然相信他的眼光。

    于是,曲芳迎来了她的第二场婚礼。

    虽然结过一次婚,可是曲芳却忘记了上次是怎么样的,只觉得很普通一下子就过去了。可是这一次却盛大无比,她傻乎乎的,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巨大巨豪华的陷阱。

    胖子居然是华恩大学的校董……那个说话慢吞吞的,简单的说自己有车有房有工作的时候,曲芳只以为是那辆破SUV,还有一座和她家差不多的小房子,老师工资不太高的。

    可是当她到了那私人别墅里面的时候完全傻了。

    她想不通,这样的爱情童话怎么会降临到她身上?

    她的婚礼很盛大,各界名流,连报纸都大版面报道了。一时间传位佳话,灰姑娘嫁入豪门的故事让人津津热道。

    一个离过婚的31岁的女人居然嫁给了濒海市的钻石王老五,无数想飞上枝头的女孩想问曲芳她怎么做到的?甚至还有出版社来找她,希望能以她的名义写一本书,被曲芳拒绝了。

    她没有秘密武器,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一个被伤害了不得不重新振作的女人,如果一定要说有,那是她的家人无私的奉献,义无反顾的站在她身后,给了她振作的力量。

    她和胖子相遇是偶然,但是相识相知不是偶然,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她,他们不会再交往下去,也不会彼此吸引。她一直在努力成长,婚姻过去了,但是生活没有过去。

    不过结婚后才发现胖子并不是一直如外人看到的那样,慢吞吞的,很腹黑,在家里的他像个孩子一样,很恣意,大热天,就穿着一条裤衩,挺着大肚子,高兴的时候即兴跳各种舞,还自创歌词。

    曲芳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吃饱了才坐了一会就喊着要跳野熊舞。

    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唱着不成调的歌:一只熊啊,一只熊啊,到了草原上,到了草原上,给不给羊啊,给不给羊啊,举起多少吃多少,举起多少吃多少,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曲芳笑死了,却被胖子一把拉起来,一起跳:两只熊啊,两只熊啊,到了草原上,到了草原上,给不给羊啊,给不给羊啊,举起多少吃多少,举起多少吃多少,都是我们的,都是我们的……

    胖子把曲芳举起来了,曲芳一阵尖叫,屋子里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分割线…………………………

    如果没有轮回,你也可以涅磐,相信你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新书公告:

    《与伯爵同居的日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清朝穿越已婚妇女天降福星重生豪门贵女重生民国戏子金玉满唐商户人家重生娱乐之王最强黑客大隐月火焚心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