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帝世纪-第820章 划地为藩篱,沧海得永生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帝世纪

第820章 划地为藩篱,沧海得永生

书籍名:《帝世纪》    作者:陈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少丘,你这是何意?”帝舜面沉似水,大禹则在一旁看笑话。

    少丘凝望着二人,缓缓道:“前方乃是东夷旧地,不知陛下为何来此?”

    帝舜愕然,冷笑道:“虽然是东夷旧地,但如今东夷已经被朕所灭,我炎黄自然要进入东夷,还有别的原因吗?”

    “陛下此言差矣。”少丘冷冷道,“几天前,东夷的黄夷、赤夷、于夷、玄夷四君已经立下盟誓,将东夷旧地送给了我,作为栖居之地。如今我已经走到了大荒的尽头,难道陛下要把我逼进大海么?”

    帝舜呆住了,四夷把这地方送给了他?鬼才信!这不是耍无赖么?

    少丘一声冷笑,手中玄黎之剑迸射出来。他纵身弹射到了番条山巅,眺望着山下河山,朗声道:“从此以后,东夷旧地,乃是少丘所有。风可进,雨可进,炎黄不可进!若有侵略谋夺,有如这苍天大地——”

    话音刚落,众人忽然就感觉到天地之间金元素疯狂聚拢,这一瞬,他们仿佛又看到了天劫之日,金太阳疯狂地凝结那可怕的一幕。遥遥望去,就见山巅的少丘手中玄黎之剑爆发出一股璀璨夺目的光芒,挟裹着巨大无匹的金元素之力,往大地上猛然一划——

    轰隆隆一声响,军阵之前的地面猛然被撕裂,泥土山石疯狂地翻滚,有如一股股的海浪般往两侧翻涌,裂出一道数十丈深,七八丈阔的巨大沟壑,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纵目望去,只怕不下三十里之长!

    一剑之威,竟至于此!

    “从此以后,此沟便是东夷之藩篱。若非得我允许,部落之民进入,我杀其君;炎黄之民进入,我杀其帝。”少丘冷笑一声,嗖地弹射出去,落在河中楼船之上,扬帆而起,消失在山水之间。

    “部落之民进入,杀其君;炎黄之民进入,杀其帝。”帝舜勃然大怒,“威胁朕?”

    “是啊!”大禹也义愤填膺,“请陛下下令,咱们大军挥军直进,看他少丘能如何?”

    “是啊,陛下。”荀季子也愤怒不已,“咱们就打进去又如何?”

    帝舜斜睨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面前的沟壑,不禁打了个冷战。少丘的脾性他是深知的,说得出做得到,他既然摆明态度保护东夷旧地,自己派人进入,只怕他真敢提着玄黎之剑来刺杀自己。想想那一剑之威帝舜就觉得恐怖,这厮几时修炼成了如此神通?

    哪怕自己身为炎黄之帝,要提防这么一个刺客,可真是防不胜防。大禹这厮分明是想激怒自己,借少丘来干掉自己。帝舜似笑非笑地看着荀季子:“很好,荀卿年少有为,不如你就率领本部人马去扫灭东夷。”

    荀季子愕然,这才醒悟过来,看了看面前的沟壑,浑身一颤,再不敢说了。

    “罢了。”帝舜淡淡道,“大荒各族,自有各族的生存之地。东夷既然不愿归附王化,朕又何苦强迫,再妄动刀兵呢?”

    自此,东夷旧部开始回迁,仍旧在这片土地上栖息繁衍,创下迥异于炎黄的辉煌文明。

    数年之后,一艘楼船乘风破浪,行驶在茫茫海上。

    少丘坐在船头,眺望着苍茫东海,巨大的软骨翼鸟展开双翅,捕捉着水面下的海鱼,不时有鲸鱼喷着水柱从远处经过,一如十多年前,自己在空桑岛捕鱼时的记忆。泪水,缓缓淌满了面颊。

    船舱里,奢比尸们正在吆五喝六,喝酒赌博,中间还传来喀丝度那群少女的莺莺燕燕之声。司幽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少丘,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听你说的意思,是想走到这海天尽头,沧海的终极?”

    少丘惊醒,擦干了泪水,笑道:“是啊,大荒咱们已经走过,可沧海却未涉足。难道你没觉察到,东岳君给你留下这艘船,就是要让你走遍这天海世界么?”

    “少来。”司幽如今也开朗多了,虽然话还是少,却不是原先那种闷瓜葫芦,“你肯定有想法。是寻找空桑岛么?”

    少丘摇了摇头:“空桑岛已经毁了,再不会存在于这世间。我是想找一个叫归墟的地方,虽然你不肯跟我说,但在南交城时,我曾经向寒浞逼问,他说出了归墟的秘密。只知道在沧海之中,那里有十日并存,终年不散的大雾环绕孤岛。艾桑就在那岛上,她封印了诸神之后,想必诸神也会在,戎叶也会在。在那里,一切人都可以永生,一切时光都可以重现。”

    “什么?”背后响起一个粗豪的声音,戎虎士大步奔了过来,瞪大眼珠子道,“你是说我媳妇也在那岛上?找!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司幽,谁不去谁是王八蛋——”

    司幽大怒:“我说了我不去么?别忘了,这是我的船,我不去,你们谁也去不了。”

    戎虎士立刻陪起了笑脸,殷勤地地上酒坛:“老大,喝酒,喝酒。”

    少丘奇道:“老戎,你一向不是叫我老大么?”

    戎虎士瞪大眼珠子:“那是在陆地,在这条船上,司幽才是老大。谁能帮我找到媳妇,谁就是老大。”

    少丘无语了,船舱里,一片欢快,美丽的少女和丑陋的奢比尸喝酒猜枚,让他如在梦中。世界,几时居然这么美好?

    “喂,快看!”戎虎士忽然指着远处的海面,“那里有一条怪物。”

    两人往西面眺望,只见一条白色的鲨鱼在海面上乱窜,时而没入海面,时而跃上半空,那鲨鱼的脊背上,还附着一个黑漆漆的鱼类,有如海豚一般。

    “鲨鱼还能背鱼,”戎虎士哈哈大笑,“稀罕事,司幽,快把你新设计的猎鱼叉弄出来,把它叉上来看看。”

    司幽一时也童心大作,跑到船舷处,升起猎鱼叉的基座,戎虎士绞上了弓弦,嗖地一箭,那猎鱼叉带着长长的绳索,射向白鲨鱼。就在众人自忖必中的当口,那鲨鱼背上忽然银光一闪,撞在了猎鱼叉上。

    少丘瞪大了眼睛:“难道这鲨鱼还会发射武器?啧啧,沧海真是比大荒神奇呀!”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银色的光芒顺着猎鱼叉的绳索飞快地向楼船射来,众人大叫不好,正要出手,那银光仿佛晓得厉害,居然落在了桅杆上。

    众人抬头望去,银光竟然化作了人形,指着戎虎士破口大骂:“你个奶奶的戎老三,不但走了不说一声,老子追了你们大半年,好容易追上来,你还给老子一叉,是何道理?”

    少丘等人不禁呆住了。这人,竟然是金破天!

    “啊哈!”少丘大叫一声,飞身上了桅杆,一把抱住金破天,满脸狂喜,“金大哥,你怎么来到这里?”

    金破天被他抱得满脸别扭,两人下了桅杆,得到消息的奢比尸和归言楚等人也出来了,金破天每人打了一拳,发泄了一通,这才道:“帝君辞掉了帝位,我当然也辞掉了第一守护者的职位了。本想到东夷和你们喝酒打架,没想到薄希告诉我,说你们出海了。老子急忙就追了出来,到了海上第二天,独木舟碰上风浪,打碎了,我只好逮了一条白鲨鱼,嘿嘿,那玩意不好驯服,我正施展通天手段驯它呢,正好老戎这东西射了我一叉……”

    众人一起大笑,少丘含笑看着他们打闹,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虽然大荒如铁,迭遭坎坷,这世界,这生活,终究还是给了自己很多,很多。

    风又起了,风帆鼓起。碧绿的楼船猛然加速,向着沧海尽头破浪而行。

    尾声

    时光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几百年?还是上千年?

    少丘独自一人坐在海边的礁石上,这里是三座岛屿,其中一座岩石赤红,该是火山喷发后的痕迹吧?可是,这里有连绵的桑树,也许在火山那炽热的高温下,桑树的种子仍旧在顽强地生存着,并在大荒中延续它的血脉。难道是毁灭后的空桑岛么?

    有桑树的地方,岂非就是那座空桑之岛?

    少丘在岛上结庐而居,这一晃,日升月落间,人间已然过去了千百年。身边的面孔,已经逐一消失在时光的河流。少丘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永远不死,难道是身体被改造成粒子之后,就不再是凡人的躯体了么?可是,这么寂寞地活在时光中,长生不死,何尝不是一种痛苦?

    也不知过去了几百年,那一天,大海中出现了一艘宏伟的楼船,两个高冠男子来到岛上,其中一人躬身揖百:“圣人可是唐尧时代的少丘仙人?”

    少丘道:“我是个渔夫。”

    那人雍容一笑:“朕乃是商侯契的苗裔,灭亡了大夏的成汤。”

    少丘道:“我是个渔夫。”

    成汤惘然若失,怏怏地走了。

    又过了六百年,大海中出现了一艘更宏伟的楼船,一个魁梧的男子来到岛上:“朕要找上古时代那个传奇般的仙人,少丘。”

    少丘道:“我是个渔夫。”

    男子谦恭无比:“朕乃帝舜时农师牧后稷的苗裔,灭殷商的姬发。不知仙人何以教朕?”

    “我是个渔夫。”少丘顿了顿,“我可以教你钓鱼。”

    姬发怏怏地走了。

    少丘回首望着人间,难道竟过去了如许岁月么?

    全文完结。感谢朋友们陪我一起度过整整四年的光阴。大海尽头是征程。故事有完结的时候,写故事的人永不停歇。让我们在另一个小说的世界重逢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重生超级巨星重生之星际小药师冷帝血后孟醒陈家妖孽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重来的传奇幸福生活鬼王的金牌宠妃离婚365次清朝穿越已婚妇女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