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当年离骚-70 第七十章 宴尽时

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当年离骚

70 第七十章 宴尽时

书籍名:《当年离骚》    作者:河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这份诏书周棠草拟了十几遍,写了改改了扔。大太监见他似乎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了,赶忙给玉玺蘸好了印泥,结果皇帝陛下直接把诏书放烛台上烧了。

    大太监:“……”

    周棠:“……灭火。”

    大太监:“遵旨。”

    在皇上身边这么久了,大太监很了解这位主子的脾性。皇上做事情向来决断,还从没对哪件事这么犹豫过。他虽然不识字,看不懂这诏书上写的什么,不过猜也能猜到,这件事定然与那位洛丞相有关。

    那个西昭国师离开后,皇上已经折腾了一宿,眼见着就要到了早朝时间,大太监不得不出声提醒:“皇上……”

    周棠叹了口气,提笔又把诏书重写了一遍,终于盖上玺印。像是多看一眼都嫌闹心,随手丢给大太监道:“上朝。”

    洛平在右边上首第一位恭敬地站着,周棠坐到龙椅上后,目光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阴沉沉地盯着他,把下面的文武百官吓得噤若寒蝉。

    方晋不知那两人又出了何事,觉得气氛不太妙,只得出列上奏点什么:“启禀陛下,今日西昭的奉德王子和国师便要离京了,微臣是否要送上三五里,聊表尊重?”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刚好触到周棠的逆鳞。

    周棠冷声道:“三五里怎么够?此去西昭路途遥远,方卿你送上百里也无妨。”

    方晋一头雾水,看周棠的样子实在不像开玩笑,愣愣答道:“是……百里。”

    这时周棠才让大太监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特遣丞相洛平出使西昭,与国师等人同行,送如君公主与奉德王子和亲,代表大承与西昭王商讨邦交缔约之事。限三个月内归来。钦此。【注:所谓如君公主,是周棠随便挑出来的达官贵人加的女儿,以公主之名出嫁。】

    哦……方晋明白为什么是百里了。

    洛平有一点讶异,不过没说什么,领旨谢恩了。

    周棠心里那叫一个不爽,他巴不得洛平说句身体不适之类的借口,那他肯定立刻就把这道圣旨给废了。

    什么一言九鼎君无戏言,如果不是为了早点了断这些事,他才不想让小夫子离开自己。

    洛平匆忙回府收拾了东西,就要与国师他们一起上路了。

    方晋在外面候着,排场摆得足足的。周棠没敢亲自过来,只一个人在宫里抓心挠肝。实在难受得不行了,又派人送来个锦囊,洛平收下了暂时没有看。

    洛府里一片鸡飞狗跳,洛小安伸着胳膊要洛平抱,哭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洛平无奈,抱着他柔声安慰:“小安不哭,爹爹很快就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你在家里要乖,要听管家爷爷的话,听见了没有?”

    洛小安呜呜地说:“我要跟爹爹一起去!”

    洛平看他那么伤心,也涌上了些离愁别绪,狠了狠心,他嘱咐管家抱开他:“给小安弄点助眠的甜汤喝了,要是再闹,就说……就说坏人哥哥会来抓他。”

    管家先生诺诺应了,哄着小安进了屋,洛平这才脱身。

    一路向西,方晋果然不折不扣地送了百里。告别时他对洛平说:“三个月啊,你猜皇上能不能熬得住?”

    洛平淡淡看了他一眼:“陛下是大人了,又不是小安,还要爹爹抱的。”

    方晋摇头不语,心说可不就是要你抱着哄着么。

    洛平谢绝了与国师同乘,回到自己的车驾里养神。想起周棠给的锦囊,便拆开来看。这一看他怔住了。

    周棠也跟他学得简洁,只说了两句话:一是“令堂已回国陈情,切勿乐不思蜀”,二是“三个月是说给旁人听的,两个月内就可回来了”!

    洛平知道此行是为了解决自己尴尬的身份问题,这件事全是人情债,一点也不好处理。周棠给他这么点时间,实在是太着急了点。

    不过……眼前几乎能浮现出那人跋扈的样子,洛平抿了抿唇,还是笑了出来。

    穿过勾凉,刚到西昭,迎接他们的就是如君公主与奉德王子的大婚。

    西昭王毕竟好面子,对臣民说王子本来就是去大承迎亲的,于是奉德王子不得不携着如君公主接受臣民的祝福,而襄挽是被退回来的公主,只能从偏门秘密进城。

    大婚之事办得妥当了,如君成了正牌王子妃,西昭王还说,日后襄挽的孩子出生就过继给如君。这对襄挽来说非常残忍,可是也无可奈何。

    她这才恍悟,自己跟奉德的那场云雨之情,永远只能隐没在暗处。是,奉德爱她,可是有些时候并不是“恩爱”就能满足她的。

    她也想要名分,想得都要疯了。

    那日洛平在王宫中见到她时,她只着一身素衣,未施粉黛,曾经的艳丽雍容全然不见了,只剩一个纤弱单薄的身影,立在宫门边呆望着北面。

    那边是锣鼓喧天,美酒盛宴,只闻新人笑。

    其实洛平有些同情她,他也遥望过那些求而不得的东西。

    只是那些东西早已经被大雪覆盖,冻死在记忆里了。

    到达西昭一周后,西昭王于后殿中召见洛平,那里是除了国师以外、非王族亲人不能擅入的内宫。在那里洛平见到了自己的家人。

    他从没见过母亲穿过那样华美的西昭王族服饰,她顶着那个早已过期的“子染郡主”的头衔,一步步迈上宫殿的石阶,从容得一点也不像是离开这里近四十年的人。

    还有他的父亲、妹妹和妹夫。父亲又胖了些,但精神很是不错,远远看见这个当了丞相的儿子就笑眯了眼。洛蘼已嫁作人妇,出落得成熟美丽,她的丈夫是勾凉的一名戍边将领,她嫁过去时洛平仔细查过那人,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洛平承认自己跟西昭王室的那么一丁点血缘关系。只是在这个家里,除了母亲,他们都与西昭格格不入。他们是大承的子民,这一点从未动摇过。

    意料之中的,“子染郡主”上来就跪地陈情,震住了全场。

    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子染是自己选的这条路,从那一天起,子染的荣辱就和西昭没有任何关系了。当然,我的儿女也是,他们姓洛,不姓虞延摩。”

    西昭王憋了一肚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统统没有说出口,就全都被她堵了回去。

    他有些黯然地看着洛平,心想,确实,这孩子一点也不像虞延摩家的,那眉眼那么平淡,那嘴唇那么单薄……倒是洛蘼跟她母亲长得很像,美如画中仙,只可惜,居然也嫁给了个大承人。

    他扶起子染道:“王族人丁凋零,莫不是天命真要亡我西昭?”

    子染安慰他:“不是还有个小孩要出生吗?他有那么纯正的西昭血统,只要他能活下来,不就证明西昭气数未尽吗?”

    “可是……”

    “国师早年就预料过这样的事态,当年他不惜冒着重罪助我逃脱,其实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西昭,他想给西昭多留下一些可能性。陛下,西昭不能再固步自封了,先人们那些神明庇佑的言论已经救不了国了。”

    “那子染你的意思是?”

    “不要再守着所谓的王族尊严,朝中的内戚都该换换血,辅国之位应当能者居之。因为王族的高傲和愚昧,西昭损失了多少忠臣良将?他们的血在神殿里日夜不得安息啊。”话到此处,她也不忘给自己家人谋福利,“而且西昭与大承的通商之路也该拓展了,山匪早已清剿,西昭的通关商路却还是早先那几条,根本就不够。”

    西昭王沉吟:“说这样的话,若是以前,我肯定把你送去神殿受刑了。不过如今想来……子染你说得没错,是我们西昭太自负了。”

    子染趁热打铁:“陛下原本的和亲计划失败了,可是大承仍然有意与西昭联姻,这说明大承已经率先示好了。他送来了如君公主,接下来就是要看您的诚意了。”

    “我的诚意……”

    洛平蹙眉。周棠什么时候跟他母亲勾结上了?

    居然怂恿母亲去设计自己的故国,这又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那日事情没有谈完,子染似乎不急于一时,说是难得回国,想要好好看看,四处游览放松一番,一家人当然都同意了。

    于是洛平也只好静观其变。

    ————

    周棠近来心情烦躁得很。他在宫里压根坐不住,晚上睡不着觉,折子看不进去,闲下来又不知道能干什么。

    那天早上他支开侍卫信步闲走,不知怎么的晃到了浮冬殿。这个偏僻的小院由于他的嘱咐一直有人打扫,可是他登基后诸事繁忙,鲜少再到这里来过。

    此时不经意地面对那扇院门,就勾起了他对这里的许多记忆。

    他记得小时候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记得那些冷掉的饭菜,记得在竹林里迷路的恐惧,也记得那个阴沉的雨天午后,洛平撑着伞来看他,鬓角上悬着一颗晶亮的水珠。然后他在这里的时光,就变得明亮起来……

    推开木门,周棠不由得一怔。

    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个小水塘,水塘边居然有一个人。

    那人看见他也是一怔,随即赶忙行礼:“臣妾拜见陛下。”

    “你怎么在这里?”周棠走近问她,看见水塘里长着几株小小的莲花。

    “是洛大人让我帮忙打理这里的,他说这莲花须得好好照顾着,到了开花时节,便在傍晚时分把茶叶放进莲蕊中,清晨时取出,如此泡的茶,陛下很爱喝。”芝妃斟酌着答道,“这几日闲来无事,臣妾就仿照着做做,陛下若是喜欢,不妨尝尝看。”

    “你倒是有心。”周棠点了点头表示赞赏,莲香茶,他确实喜欢喝。而对于这个芝妃,小夫子也是煞费苦心了,“不用管我,你接着忙你的吧。”

    “是。”

    见芝妃收集得差不多了,周棠忽然问道,“你想做皇后么?”

    芝妃顿了顿,坦言:“想。”

    周棠追问:“你喜欢朕么?”

    芝妃望着他,笑容明艳:“不喜欢。”

    得到这么个答案,周棠不禁有些意外:“你还真敢说啊,不喜欢朕,又为什么想做朕的皇后?只是为了那些虚名和权利么?”

    “陛下,宫里的女人谁不想坐上皇后的位子?不过理由未必相同。有些女人想要情爱,有些女人想要权势,有些女人两者都想要。”

    “你想要的是什么?”

    “臣妾只是想要一个安逸的生活。”芝妃说,“贺家从极盛到极衰,荣辱都经历过了,雨芝也懂得了很多。爱上君王太磨人,不如不爱。所以陛下如何待我,雨芝根本就不在意。但皇后之位很重要,因为它能让所剩无几的贺家人安逸地过日子。”

    “既如此,朕就让你当上皇后吧。”周棠说,“这是朕与洛卿的约定,今后后宫里接进来的人都归你管。只是你记住了,朕这一生唯爱洛平,从此后宫与朕再无关系。”

    “是,臣妾记住了。”芝妃跪地谢恩。她隐约猜到过这两人之间的事,但如今听到皇帝亲口说出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莲香茶给我吧,你辛苦了。”

    周棠回去自己泡了茶喝,香是香,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味。

    爱上君王太磨人,不如不爱?这什么狗屁理论,他偏要证明给世人看,帝王之爱也有专一的。正如某日听见戏文里唱的:

    玉笙吹彻风流子,吾辈钟情如此。

    洛丞相出使西昭一个月时,周棠封了芝妃为后。

    封后大典过后,他越发觉得日子无聊,已经无聊到难以忍受的地步。整夜整夜都在肖想着小夫子的声音和味道,可怜堂堂一个皇帝,饱受禁欲的煎熬。

    实在撑不住了,他想到跑去洛府待着,洛平人虽然不在那里,可怎么说那里也是他的家,有他留下的最多的痕迹。

    于是周棠厚脸皮地对朝臣说身体有恙,要歇上个把月,事务都交由方太尉代为处理,之后就躲去了丞相府。

    方晋一下子成了朝中的顶梁柱,忙得快要抓狂,他现在每天三炷香,就盼着洛平早点回来,救他脱离苦海,否则这日子没法过了。

    周棠微服到了丞相府,一进门就见到一幅让他无语的场景。

    洛小安光着脚丫满院子跑:“呜哇!!!小安要爹爹抱!爹爹!呜呜呜!”

    管家跟在后面追:“安少爷乖,不要闹了。来,你看这是孙大娘给你带的点心。”

    洛小安不理:“呜呜呜!小安想爹爹了!爹爹去哪里了,他不要小安了吗!”

    管家上气不接下气:“安少爷,呼,安少爷别跑了,当心摔着……”

    “我要爹爹!”

    “安少爷……”

    “爹爹快回来!爹爹不回来小安就不吃东西了!”

    “安少爷!”管家终于怒了,“你要是再闹的话,我就去喊坏人哥哥来抓你了!”

    洛小安霎时收声,给吓得脚下一绊,向前扑到一个人的怀里。抬眼一看,小脸都吓白了,扭头求救:“管家爷爷我错了!我乖乖吃饭,呜呜,你让坏人哥哥回去吧……”

    管家一见到周棠就跪下去了,他才是被吓坏的那个,哪里还有胆子救他。

    周棠轻松制服洛小安的挣扎,抱起他道:“我什么时候成了吓唬小孩子的恶人了?”

    管家不住地抹着脑门上的汗:“陛下赎罪。那个,那个……是老爷的吩咐,只有这样安少爷才能安分点。”

    周棠嫌弃地看着洛小安,拿过管家手上的帕子,粗暴地擦掉了他脸上的鼻涕眼泪。

    洛小安给他擦得鼻头通红,但是自始至终没敢吱一声。

    周棠让管家把点心留下,带着洛小安进了屋子,亲自喂他吃东西。洛小安战战兢兢地看他一眼,乖乖吃掉了,就是一边吃着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

    那可怜样连周棠都受不了了,皱眉道:“堂堂男子汉,怎么能随便哭!”

    洛小安嗫嚅道:“可是我想爹爹……坏……好人哥哥,你带我去找爹爹吧……”

    你还真有脸啊你刚刚分明想叫我“坏人”吧!周棠压了火气,罢了罢了,跟一个小笨蛋计较什么。

    “你爹爹只是到别的国家游玩一趟,见过国王就会回来的,我们乖乖等他就好了。”

    “他都去了好久了,是不是国王不让爹爹回来?”

    “不可能……吧。”

    “爹爹那么厉害,又会当官又会挣钱,人又温柔……”

    周棠一顿,是啊,他那么好,而且还跟西昭王族沾亲带故的,万一真的不回来的怎么办!万一西昭王发神经封他个王爷当怎么办!万一他娘也说服不了他怎么办!

    越想越惊悚,周棠猛地站起,提着洛小安道:“走,我们去找你爹爹去!”

    “噢!去找爹爹咯!”洛小安高兴起来,吧唧一口亲在周棠脸上。

    “你干嘛!”周棠给惊到了。

    “小安喜欢好人哥哥,爹爹说喜欢就可以亲啊!”

    “……”周棠脸色发黑,“以后不准亲你爹爹听到没有!”

    洛小安扁了扁嘴不说话,大眼睛里仍然满是喜悦。他现在知道了,这个大哥哥一点也不可怕,就是脾气凶了点,其实是个好人来着。

    管家六神无主地送那两人出府,立刻叫来家丁吩咐道:“快,去通知方太尉,就说皇上带着安少爷去西昭找老爷了,快!”

    家丁赶紧跑去报信,此时孙大娘买了菜回来,刚巧撞见那一大一小出去。

    只见大的把包袱让小的背:“你是我的小厮,要听话!”

    小的吃力地驮着包袱:“噢!”

    没走几步,大的又嫌小的走得慢,干脆连人带包袱抱了起来:“算了算了,你这样要走到什么时候!我们先去买了马车再说!”

    孙大娘指着他们对管家小声道:“瞧这傻劲,你看看,这两人像不像兄弟?”

    兄弟?管家抻着脖子瞅了瞅,哎?好像……是有点像。

    ————

    子染郡主这一玩就是大半个月,洛平在神殿里待了大半个月。

    出乎他的意料,西昭的神殿居然比王宫还要大。依山而建,里面供奉着西昭信奉的神明。神殿由国师掌管,神官并不多,只有十来人,但是每日前来祈福求神的百姓很多。

    国师告诉洛平:“神殿的地下宫殿有三层,第一层放着西昭的宗教中掌管冥界的神明,第二层是西昭王族祖先的灵位,而最下面一层是处置不净之人的监牢。神明和王族的灵位镇着在那里死去的人的魂魄。”

    洛平跟着国师了解了不少西昭的文化传说,他终于知道西昭王总是提起的天谴是什么意思,那是前几任国师的预言。

    当时的第五代西昭王本是个勤恳治国的好皇帝,辅佐他的是第三任国师。第三任国师是神殿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女子,传说她有一双看透三界世事的青瞳。

    西昭王着魔般地迷恋上了这个女子,不惜为她触犯了神殿中的禁忌,烧经书毁神像,以致于那位女国师被逼无奈,将自己关在了地宫第三层,放血自尽,以平息神明的震怒。

    后来那一代西昭王莫名发了疯病,药石罔效,不久也辞世了。就从那一天起,每一任国师在扶乩占命时都会得到警示,说西昭将要遭遇天谴。

    而到了这一代,原本兴盛的西昭皇族居然凋零到一脉单传,甚至连下一代也是至亲**的结果,这让西昭王颇为惶恐,所以才有向大承“借命”一说。

    洛平唏嘘:“鬼神之说,原本我不甚相信,现在却能理解,这世上当真无奇不有,所谓命数,可能也是存在的。”

    国师笑道:“命数当然存在,要不然我岂会见到你这样的人?”

    洛平眸光微闪:“国师是何意?”

    国师没有急着回答,倒是拿了个罗盘推算起来,半晌,罗盘的指针停了下来。

    他说了个日期:“丁卯年三月初十。这是你这一生的生辰八字,不是从初生婴孩开始算起的,而是从你自地府重回人间开始算起的,我说得对吗?”

    洛平心里一凛,丁卯年三月初十,即宣统廿一年的那一天。那天,他重回到翰林院的赏春宴上,见到了幼年的周棠……

    国师说:“我不知你因何而重生,但我知道,命盘可以重来,因缘却不可能重复。你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所有人的因缘,都已经不一样了。”

    “是吗……都不一样了?”

    “是,包括你所畏惧的那一场死亡。”

    洛平从神殿出来时,听说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消息——大承的君王,抱着个拖着鼻涕的小孩子,寻他来了……

    现在他们人就在王宫大殿,已经磋商了两个时辰了。

    洛平赶忙跑过去,周棠也就算了,拖着鼻涕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到了大殿门口,他刚巧听见了周棠的总结陈词:“总之,只要洛平一日在大承,大承就保西昭平安,一荣共荣,一辱俱辱,可立契约为证。”

    他娘亲接腔:“展现西昭诚意的时候到了。”

    西昭王满面笑容地说:“好,好,那就定下契约吧。”

    洛平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西昭王的玉玺已经按到了一张羊皮纸上,他匆忙走过去要拿来看:“什么契约?陛下?你在干什么!”

    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羊皮纸,就被洛小安扑得往后倒去:“爹爹!”

    洛平勉强站稳,抱住他道:“小安乖。”眼神仍是责备地望着周棠——这是个君王该有的样子吗!丢下国事跑过来莽撞行事?

    周棠痞兮兮地回看他——没有你这个做丞相的盯着我,我就没办法治国了,所以要用契约让你跟西昭断绝关系。

    这边眉来眼去还没结束,那边又是一声狮吼:“什么?平儿你什么时候当爹了为娘怎么不知道!儿媳妇儿呢!”

    洛平一时僵在那儿不知该怎么解释,周棠一步跨到洛母身边,附耳道:“是他捡的,不过岳母大人,您的儿婿就是朕,这个没跑了。”

    咔!洛母石化了。

    西昭王也来凑热闹:“这个娃娃很可爱啊,其实他也算是我们西昭皇族的……”

    “别打他主意!”周棠怒而打断,完全是护着自家弟弟的嘴脸,“他不是洛平亲生的,跟你们西昭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他还是个笨蛋!”

    “小安不是笨蛋……”洛小安趴在洛平怀里,嘴巴一扁。

    “陛下怎能这样说他!”洛平拍抚着小安,低声斥责。

    “哼!”周棠不敢对他俩发火,就翻了个白眼给西昭王。

    子染锲而不舍:“小安是吧,来,奶奶抱。”

    洛平扶额:“娘……”

    那一日的西昭王宫,难得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

    方晋上的香还算灵验,皇上和洛丞相总算在三个月期限内回来了。

    这次出使回来,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洛平依旧是权倾朝野的丞相,周棠依旧是严谨治国的皇帝。

    不过洛丞相的两本折子被推了回来,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皇上对洛丞相的谏言可以说是百依百顺的。

    后来方晋出于好奇就问了洛平,那两封折子说的什么。

    洛平没有隐瞒:“一个是劝他选秀纳妃,一个是我想告老还乡。”

    方晋道:“前一个他当然不会同意,不提。后一个……慕权,你不是一心要当丞相的吗?怎么又要告老还乡?”

    洛平说:“两封折子一起递的,他若要纳妃,我为何不辞官呢?”

    把这句话在心里饶了两圈,方晋总算明白了其中关窍,摇头笑叹:“如此威胁我们的皇帝陛下,不愧是老狐狸啊……”

    因为此事,周棠专门找洛平谈了一次话。

    他在案几上铺了一张生宣纸,提笔挥毫写了几个字要洛平来看。洛平上前看了,三个字跃然纸上——

    平天下。

    周棠问他:“小夫子,你觉得我写得如何?”

    洛平道:“陛下小时候便可以把‘天下’二字写得极好,如今这三个字更见风骨。早年的那一丝内敛尽去,笔锋锐利果决,气势如虹,进步了。”

    “那你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意思?自然是平定天下、安乐百姓之意。”

    周棠摇了摇头,握着他的手放在宣纸上,一字一顿地指着说:“平、天、下,意思是,在我的心里,平第一,天下第二。”

    平第一,天下第二。

    洛平抬眼看他,撞进了他幽深的眼眸中。

    “小夫子,你再写一次我的名字吧。”周棠说,“我最喜欢看你写那两个字,普天之下,也只有你有资格写下它们。”

    洛平接过他硬塞来的笔,刚落笔时竟有些微颤,后来却如行云流水,手腕自如地动了起来。明明那么久没有写过这两个字,可是一点也不生疏。

    周棠抱着他的腰说着肉麻兮兮的情话:“你担心的事都不会发生,一直到我死都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不是不得已,我也不会纳妃,就算纳妃了,我也不会看他们一眼。”

    “陛下,这样不行。”

    “为何不行?”

    “陛下倘若没有子嗣,洛平便是大承的罪人,死后会永不超生。”

    “怎么可能这么严重!”

    “就是这么严重。”

    “小夫子你是在太没情调了!”周棠烦躁地说,“我以为只有那个西昭王才会担心这种事!子嗣什么的,只要是周家的孩子不就行了!”

    “陛下说得对。”洛平忽然笑了,似乎他早就在等这句话,“那就请让臣去为您物色一个小太子回来吧。”

    “……”周棠在他后颈狠狠咬了一口,“你敢算计我?”

    “嘶,陛下,一言九鼎。”

    “好吧,一言九鼎,可是洛卿你就要负责解决侍寝的问题了。”周棠摆出仗势欺人的皇帝嘴脸,扯开他的衣襟,“你要是能给朕生一个小皇子,那是最好的。”

    “唔……那陛下还是让臣告老还乡吧。”

    关于子嗣的问题,洛平其实早就考察过。

    老四出海去了,一去好几年,别说子嗣了,根本找不到他人。

    老五花天酒地了一辈子,终于定心了,可是不知道那人是谁。只听说为了追那个相好,他跑到道观里修行去了。

    老三和老六各有子女,但他们心里对秣城极有阴影,都不愿回京,只愿偏安一隅。

    只剩下一个人。

    那人如今和妻子在秣城里开了北郊酒肆的分店,生意红火,只是老板本人很少在人前露面。他膝下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六岁,活泼俏丽,儿子四岁,聪明伶俐。

    洛平找到他们,与他们说明了情况。

    那人先是有些犹豫,不过后来还是答应了。

    他说:“禅院的大师与我说过不少禅理,往日里那些看不开的如今也都看开了。他是个好皇帝,我比不上,但是……”他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也许我的孩子能比得过。”

    洛平说:“你放心,他不会像你一样被关在那个金铸的牢笼里,他是你们的孩子,自然要成长在你们身边,只是仍要接受宫里的那套教导,不知可否由我来教?”

    “咦?洛大哥你亲自教?”

    “是啊,这样一来,我便是正经的太子少师了啊。”

    “哈,你这个官迷,何时才会知足啊……”

    酒盏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知足?

    没有什么不知足的了吧,这一生。

    周棠立了太子,对外称是皇长孙流落民间的遗腹子。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牵涉其中的人也都不愿重提了,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没人敢有异议。甚至有不明真相的人说,这是皇帝仁慈,不求让自己的子嗣继位,反倒要让大承皇位回归,可见那时候他果然不是有心篡位的。

    朝阳宫里整日都很热闹。

    洛平教导着洛小安和周珉两个小家伙,这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洛小安无心念书,不过意外地精于驯兽,猫啊狗啊鸟啊獾啊都是手到擒来,包括难驯的马匹,不出一个时辰就跟他亲得不得了。

    秋猎时周棠猎到一只虎,囚在了宫里,闹了好几天不得安生,结果洛小安好奇跑去看了眼,竟然就把它驯服了,甚至可以在御花园遛遛它,后来周棠干脆把那虎赏给了洛小安。

    再说周珉。

    周珉说白了还是个奶娃娃,才刚刚四岁,话都说不利索,最爱干的事就是窝在洛平的怀里啃他手指头,抱着就不肯松口。

    周棠来看到了,硬生生要把他掰开,结果周珉哭得震天响,洛平哄了好久才好些。

    就在洛平抱着他转身准备喂点水时,他扭过头,一改刚才楚楚可怜的样子,一边打嗝一边冲着周棠做鬼脸,气得周棠要抓狂。

    不过这孩子也实在太聪明,学什么都快得不得了,教了他三个月,都能背唐诗三百首了,自己还时不时能编个打油的句子出来。

    然后他在洛平面前永远是一副讨喜可爱的模样,在周棠面前就是个捣蛋鬼,可以说他把“装可怜”和“耍无赖”的技能发挥到了极致,标准的两面派。

    所以周棠每天都很煎熬。

    他心里酸啊,小夫子明明是他一个人的小夫子,可是现在……

    罢了罢了,跟奶娃娃和小笨蛋吃醋太不值了,至少小夫子晚上还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他们还有一辈子慢慢耗呢。

    ————

    大判官手里有着两本命簿,其中一本正在燃烧着,直到变为灰烬。而另一本正在逐渐加厚,隐隐闪着白光。

    这两本都是承宣帝周棠的命簿。

    烧掉的那一本中记述着永远不会有人再知道的事情。

    比如当年周棠知道有人要陷害洛平,却苦于找不到线索,只能将洛平暂时关押大理寺。

    后来他查到那人与西昭王族有关,并且因为洛平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王储地位,铁了心要杀洛平。于是周棠将计就计,佯装被洛平的身世彻底激怒,把他关进了无赦牢。

    却不料那人在路上行刺,害他险些就要失去他。

    这让他更加小心,无赦牢是当时他能想到的最安全、最受他控制的地方,他想把事情了结之后亲自接洛平回宫,谁承想他还没到,那人竟倒在了雪地里,心神俱灭,连一句告别都来不及说。

    那日的雪出奇地大,他见到他时,洛平的身体已经被覆上了一层薄雪,无论多么紧的拥抱,也暖不了他僵硬的身体。

    看着他手里握着的那只瓷碗,周棠就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冻住了。

    头七过去,没有人倾听他的忏悔,碗里的莲花败了。

    周棠杀了西昭的奉德王子,杀了襄妃,但没有杀襄妃的孩子。

    因为他总是想着,这个孩子身上至少有一点点血脉,是和洛平一样的。

    那一世,西昭亡了,大承也没有了正统的子嗣传承。

    身为大承的开国皇帝,自己的王朝和子孙混到这步田地,大判官终究有些不甘心。幸而现在都扭转了过来,那人总算没有让他失望。

    大判官取了另外一本命簿翻看,上面写着:洛慕权,一生三部著作——《少年愁》,《承天通鉴》,最后一本,是唯一没有现世的一本,名叫《两世莲华万愿休》。

    大承朝征和五年。真央殿。隆冬。

    天空阴沉沉的,云层上似乎有很重的东西要压下来。

    洛平抿了一口清茶,寸寸莲香沁入心脾。他走到殿门前,仰头看天,天光把他的瞳孔映成了苍茫的灰色。

    周棠合上手里的闲书,来到他身边,自然而然地替他暖手:“小夫子,你说许公子的这本书是喜是悲呢?”

    洛平想了想说:“无喜无悲,难得他写了本好书。”

    “怎么个好法?”

    “最后一句好。”洛平轻声念着,“霜天晓月催人老,宴尽时,总相恼。”

    谁都想要圆满的人生,只是盛宴将尽,总会有些离骚。

    取了那杯茶,洛平把它淋在雪地上。

    周棠问:“小夫子,你在干什么?”

    洛平唇畔漾开一抹极淡的笑:“在祭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帝世纪重生超级巨星重生之星际小药师冷帝血后孟醒陈家妖孽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重来的传奇幸福生活鬼王的金牌宠妃离婚365次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