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罗罗娜的异世之旅-终章 终焉与新的开始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罗罗娜的异世之旅

终章 终焉与新的开始

书籍名:《罗罗娜的异世之旅》    作者:牛B且带闪电的小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五卷 终章 终焉与新的开始

    终章终焉与新的开始

    虽然天空依旧显得如平常的白昼一般,但位于下方的大地却在悲鸣着,仿佛仅仅在一瞬之间就已经跨越了无数的年代,大地开始龟裂,而岩石也渐渐被风化的飘散在风中,就连火山也开始了频繁的爆发……

    这就是那颗代表着时间的真理之石所造成的异象,此时罗罗娜终于能确认着对方之前所说的“真理之石本身就是世界的一部分”的意义——对于此时毫无疑问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时间轴的卢恩来说,显然让时间流逝变快只不过是举手之间般轻易的事情。//. 78 无弹窗 更新快//***

    毫无疑问的,这般情况继续下去之后,会正如对方所预计般,直接在这次灾难中杀死这个世界上超过九成的生物,而这些生物里也包括了人类,那么这样一来,迎来的则是一个人类衰退的时代。

    的确,如果说人类的一切贪婪和高傲都是建立在一定物质基础的话,那么在这种衰退期中,则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东西……就正如再恶毒的火焰都无法在脱离了氧气的空间燃烧一样。

    从源头上掐断了一切原罪的养分的举动,但这般举动却是以惊人的牺牲为代价的……就仿佛是传说中对人类不满的神灵所降下的天罚一样。

    或者说,代替神灵给予人类应有的天罚才是这家伙真正的目的吗?罗罗娜这么想着,目光落在了位于她面前的卢恩身上。

    或许大概不需要十分钟的时间,他那让人类陷入衰退期的目的就已经达到,而在这种环境虽然恶劣,但罗罗娜却并不认为自己会死于这样的灾难,换言之这仅仅是对于那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的灾难而已。

    自己到底算是好人,还是坏人呢?一时间,罗罗娜不禁产生了这样连她自己也觉得意外的想法,如果自己是好人的话,毫无疑问的应该阻止对方,如果是归类于坏人的那一方,那么这样看来其实和自己并无太大关系。

    又或许进行这样的区分根本没有必要?就正如自己之前所说的,在自己看来那种人类衰退的时代根本一点都不有趣的理由便足以驱使自己做出下一步的行动……罗罗娜这么想着,不自觉的将手伸进了衣兜之中。

    这似乎是她迄今的,第一次没有经过太详细的分析就仿佛条件反射般做出的举动。

    但是……眼前这种情况不得不说是极为棘手,而且自己能做到的,却只有那唯一的一样而已。虽然不知道使用后是怎样的结果。被罗罗娜从衣兜中取出的,是一颗和卢恩手中那颗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真理之石。

    只不过作为在场的两人的他们都极为清楚,虽然看起来是一样,但这代表的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不过既然已知是一颗代表着因果律的真理之石,那么它的大致效果便已经可以确定了——至少可以确定是并非不需要舍弃任何东西,也绝非传统意义上的y。

    如果使用了这个,就真的能改变目前的现状吗?罗罗娜并不知道。

    但即使了解到了这一点的她,却依旧将之取了出来,启动了它,让之在自己的掌心中缓缓的发出着幽光——因为这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

    即使自己会安然度过这场灾难,但……自己还有丝沫,艾丽西亚,艾伦,甚至还有着艾尼尔,绮罗他们啊!虽然平时表现得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得到爱之时,而又将失去之时”,罗罗娜表现得极为干脆。

    如果真要说自己有着什么必须要保护的东西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是那些宝贵的伙伴们。

    “那么……我要开始了。”罗罗娜这么说了出来。

    ………………………………………………

    大地的咆哮和岩石的迅速风化停止了,而留下的只有一片疮痍的世界,本来繁荣的城市早已化作一片废墟,每一块翻起的岩石下面,都能轻易找到人类残缺的字体,甚至某些地方连岩浆都开始从地底涌现。

    此时甚至连呼救和哀嚎声都已经完全不可察觉,到底是人类已经完全灭绝了,还是即使仅剩的他们也已经完全放弃了呼救,根本让人无法了解……

    而在这巨大的废墟之上,却有着两个毫发无损的身影,仿佛那天地变色的异象根本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异变停下来了……”全身覆盖在长袍之内,仅在兜帽之下露出一截雪白的胡子的神秘老者说道:“这就是卢恩那家伙背叛了我也要做的东西吗?无趣!”

    “不,并非是停下来,而是开始了另一种异变。”而另一名端坐在飞翔于高空的绿龙身上的少女则淡淡的说道,她目光所落之处,是下方废墟之上,耸起的一块高大的断壁,但这块断裂的墙壁此时却正在出现着诡异的情况。

    它最外层的部分缓缓的消散着,一时间这巨大的断壁就仿佛是被风吹拂的蒲公英一般,不断分解成几乎微不可察的细屑飘散——而这般境况同样出现在了这世界上的其他东西之上。

    甚至连这名白发少女修长的垂落在地面的白发末端都出现了这般渐渐离解的消失的迹象,而且正不断向她身上蔓延着,但她却仿佛对此完全不在意一般,静静的接受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位老者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眉头深深皱起的说道——此时他右手的衣袖已经理解了一大半,露出了他右手的小臂,甚至连他的右手也缓缓的开始了分解。

    仅仅是这句话说出来的短时间,他的右手掌已经消失了大半,但他却没有感受到任何诸如受伤的疼痛,但身体缓缓消失的这般诡异的情况依旧让他产生了多年也不曾再次出现的不安情绪。

    “……回答我!你这家伙一定知道的吧?”对着前方同样开始消散的少女说了出来。

    “想要阻止你的那个弟子让整个世界崩溃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已经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时间轴。”白发的少女缓缓的说着,此时的她的左边身子已经完全消失了,只剩下半个身子的她显得极为诡异。

    但她却依旧继续不以为意的说着:“不过却有着唯一的一个解决方法……那么就是只要否认着这迄今发生的一切就可以了!而刚好的,罗罗娜手中的那颗,正是代表着因果律的真理之石。”

    “因果律吗?”。老者听了有些意外的说道,但脸上的不安却完全消失了:“不过这样一来……似乎倒是对我有利的发展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目前的确是连你失败的事实都完全改写了。”白发少女听着不禁皱了皱眉头,同时也有些无奈的说道。

    “因果律啊……这样说来,倒是比当年的你厉害得多啊。”老人接下来又抛下了意义不明的一句话,然后便沉默了下来。

    “……”白发少女难得的扯了扯嘴角,显然并不想回答宿敌此时的这个问题。

    ………………………………………………

    这世界上的万物,无论是生物,还是别的任何物体,都缓缓的化作了最原始的粒子的消散在空气之中,这将一切归于虚无的境况就仿佛是这个世界的终焉,在这世界上的任何生物,乃至整个世界都再也没有了继续存在的可能。

    如果说之前卢恩发动时空系的真理之石所做的仅仅是让人类进入衰退期,而获得一段让他觉得理想的时期的话,那么此时罗罗娜所做的事情,就仿佛真的是要毁灭这整个世界一般……

    这明显和她之前的说法完全不一样,因此卢恩也不得不产生了意外,但让他更为在意的,却是他意识到自己手中的真理之石作用于这个世界的力量竟然停止下来了——力量停止就代表着他计划的失败,但到底是什么力量,竟然能让他手中的真理之石的效果完全消失?!

    “……这是?”卢恩难以置信的喃喃说道:“停下来了?!”

    此时的他的左脚已经开始缓缓的离解着,就连他也不得不陷入了之前的那位老者和白发少女的境况——或者说这世界上的万物都在缓缓归于虚无,没有例外!

    就连作为效果发动者的罗罗娜也是一样,听着眼前对方难以置信的话语,她毫不在意自己身上正在出现的相同的迹象,缓缓的说道:“真遗憾。”

    “你难道忘记了,现在我手中也拥有着同样的东西了吗?”。这么说着的同时,伸出了她一直紧紧握住的右手——在她掌心之处,那颗代表着因果律的真理之石正静静的躺在上面,发着幽幽的光芒……

    这颗真理之石的效果在发动着……

    但与此同时的,却是卢恩手中的那颗代表着时空的真理之石竟然已经和他的肉体已经开始了渐渐离解,由于真理之石本来就是体积并不大的晶石的关系,几乎是仅仅一瞬间的就完全消失在了卢恩的手中。

    “你到底做了什么?!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看着自己倚仗的东西的消失,卢恩的脸色终于出现了难看的表情,他带着一脸失态表情的问道——作为世界本质的一部分的真理之石竟然被“分解破坏”了?这代表着什么意义他极为清楚。

    “谁知道呢?毕竟它的力量我之前也从来没发动过,根本不了解。”罗罗娜随意的回答着,将视线从卢恩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了周围的大地渐渐化作虚无之后所露出的漆黑之色。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所持有的真理之石,所代表的是因果……”淡淡的说了出来。

    “它所做到的东西,从一开始就只有唯一的一样而已。”

    “……”卢恩听到这里,微微一愣,随即仿佛理解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那么……再见了。”罗罗娜淡淡的说着,最后将周围的景色纳入眼中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随即,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完全归于了虚无……

    没有任何的剩余。

    ………………………………………………

    在一切回归虚无之后,仅留下的是一片漆黑且空无一物的世界,罗罗娜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到自己这副景象的,因为她可以确定的是,早在世界完全被分解之前,她就已经同样消散殆尽了。

    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竟然能看到这样的一副景象呢?

    “喂,罗罗娜……罗罗娜!!”耳边传出了这样的声音,是一副有些甜美的属于少女的嗓音,罗罗娜能确认的是,这并非是属于艾丽西亚或者伊芙等人任何一个的声音。

    但不知道为什么的,这个声音却让她极为熟悉,或许还并不仅仅是熟悉,仿佛是深入到了她灵魂深处的烙印,听到这声音的同时,便让她心底一惊的开始了清醒,甚至想要让自己爬起身来,睁开眼睛。

    随即确认到这一点之后,她就有些觉得哑然失笑——明明在世界分解殆尽之后自己已经不具有确切的形体,如果真要说的话也就仅剩下灵魂罢了,那么到底要怎样才能睁开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眼睛?

    “喂!你再迟到的话,女仆长可要罚你打扫武器库的清洁了?”那样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这样的话语同样让罗罗娜哭笑不得——女仆长?打扫武器库?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做这种事情的时间!

    但虽然觉得这样的理由有些好笑,她听到对方的话语后却似乎条件反射般的想要爬起身来,睁开眼睛……

    随即……这个黑暗的世界终于出现了光明!

    映入她的眼中的,是一个有着一头长至腰间的金发的身影——金发的脑袋上用粉红色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虽然是让人有些忍俊不禁的仿佛礼物盒般的打扮,但不得不说的是,这样的打扮使眼前的少女显得极为甜美可爱。

    可爱的脸蛋正带着一脸焦急的表情看着自己,自己甚至能看到半块面包被她叼在了嘴边,一身得体的女仆装被她穿在了身上……看到这里,罗罗娜终于确认了眼前的这个金发女仆的身份。

    绮罗,在自己当年还在学院中的最亲密的朋友也不为过——至于为什么说最亲密的话,那么则是认为自己和这家伙由于同样作为学院的女仆的关系,一天里几乎超过六个小时都会黏在一起。

    不过她为什么会在自己身边?而且自己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罗罗娜疑惑的想着,移动着目光看向了周围,却发现自己所处的似乎是自己当年的那个窄小宿舍?

    “这是……什么回事?”罗罗娜莫名的问了出来。

    但显然绮罗显得比她还焦急,从一边的衣柜掏出一件和她此时一样的女仆裙子就往迷迷糊糊的罗罗娜身上套,同时还说着:“罗罗娜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再不去打扫卫生就不好了!女仆长可是会来真的,在迟到就不是扣薪水这么简单!”

    “打扫卫生?让我打扫卫生?”罗罗娜依旧有些迷糊,愣愣的看着这个久违的挚友不断摆弄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再次穿上那件似曾相识的女仆短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这么早过来是请你吃早餐的吗?”。绮罗看笨蛋般的撇了罗罗娜一眼,说道。

    “!!”听到这里,罗罗娜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随即看向了床边的日历。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两年前的某一天……也就是自己回到那个破旧的炼金工房里,找到那个莫名其妙的客户端的那天。

    “原来如此……这就是那颗真理之石的力量吗?将一切起因完全抹除,让世界重归原点。”看到这里,罗罗娜终于有些了解的喃喃自语的说了出来。

    但马上的,一旁的绮罗看着这家伙磨磨蹭蹭的样子,便随即轻轻的一拳敲在了她的脑袋上:“啊?罗罗娜你说什么有的没的啊?虽然你经常会说出一些让人听不懂的东西,但你要知道女仆长可不会因为你的胡言乱语就不追究你迟到的责任哦!”

    “啊!嗯,马上。”听到这里,罗罗娜终于回过神来。

    ………………………………………………

    而此时,就在罗罗娜也没有注意到的对面楼的某个窗口,正有一道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她的房间内的一切……

    “哦哦哦!真不愧是罗罗娜老大,就连起床的时候也充满了新一天的热血气息!”那个窗台之处,一个手持着一副类似于望远镜那样的设备的红发少年正紧紧的注视着罗罗娜的房间,仿佛要将她的一举一动映入脑海之中。

    “看到了吗?竟然仅仅一下就将闹钟摔得粉碎!”说着一脸激动的抓过了身边一个显得唯唯诺诺的学弟,仿佛要与之分享新发现般说道。

    但那名学弟显然没有什么欣赏的打算,反而是一脸担忧的说道:“雷……雷文大哥,还没好吗?如果让人发觉我偷偷带人过来偷看女宿舍,我就死定了!”

    “放心吧!我的潜行技能早就点满了!这可是我唯一学到精通的本职技能!”雷文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道,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崇拜的那位大人的英姿。

    “那雷文大哥您能带着我一起进入潜行状态吗?”。那名学弟满怀期望的问道。

    “你是笨蛋吗?你什么时候听过刺客技能还有这种功能的?”雷文看笨蛋般回过了头瞟了对方一眼,但又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随即校服的衣摆一甩,已经很潇洒的失去了身影……

    同时,在门外那已经开始响起的脚步声下,那名学弟变得一脸的死灰。

    ………………………………………………

    和绮罗一起走在这久违的洒满落叶的学院小路上,罗罗娜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宁静。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这份宁静的呢?似乎在威廉导师死去的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也说不定。

    “呐!绮罗,我们暑假的时候找上艾尼尔一起出门旅行好不好?当然了,还要找上雷文他们!”罗罗娜走着,突然回过了头,看向一旁的绮罗建议道。

    “诶?为什么这么突然?不过貌似很有趣的样子……”突然听到这般建议,绮罗愣了一愣,不禁有些疑惑,但说到后一句的时候,显然这名年轻的可爱少女已经有些意动了。

    “其他地方还有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哦!比如说用兽骨做成的面具什么的?”看着眼前少女的意动,罗罗娜继续说道。

    果不其然的,这名有着异于常人的收藏癖的少女一听到这种话题,立马眼睛开始发起了亮光,显得有些兴致勃勃:“喔?!好有趣!真的是用骨头做的吗?呐!罗罗娜?那到底有多大?”

    “唔……大概就是这么大,然后这样带着的样子。”罗罗娜比划着双手说道,但随即又放弃的摇了摇头:“不过当然详细的还是你亲自去看看比较好!”

    听到这里,早已对这家伙极为了解的绮罗沉吟了一番后露出了无奈的笑意:“陪你去是可以啦,但是你有坐马车和买旅途用的干粮的钱吗?而且那个叫艾尼尔的是你从小到大的朋友,是街口那家铁匠铺的儿子我是知道啦……不过雷文又是谁?”

    “啊哈哈……钱什么的是小意思啦!那就这么说好了!”听到了对方的答应声,罗罗娜露出了笑容,摆着手说道。

    “今天的罗罗娜总觉得怪怪的……不过快点吧!迟到又要被女仆长扣钱的!”绮罗无奈的皱着眉笑道。

    “啊,嗯!”罗罗娜答应了下来,随即这两名小女仆在这洒满落叶的小道上的脚步便再次加快了……

    显得欢快而又轻巧。

    “会遇到很多……有趣的家伙呢。”与秋风和落叶一同飘向空中的,是这么一句满怀着期待般的话语声。

    “诶?”

    ………………………………………………

    而此时,就在另一片大陆的树林中,一对看起来极为相似,同样有着一头暗金色头发的兄妹正在林中穿行着……

    “喂!伊芙快点!你这样我们可是入夜了都进不到城喔?你也不想晚上和魔兽一起睡觉吧?”那名稍微高上一些,有着一头暗金色的短发的少年对着身后的少女这么摆着手说道。

    “才不要啊啊啊!!!”听到这般近乎恐吓般的声音,身后的那名有着微卷的暗金色长发的少女立马不安的喊了出来,同时还露出了一脸后悔的样子:“可恶……早知道不应该跑出来旅行的,就算旅行也要带上仆人!”

    “你这家伙,这样不是完全没意义了吗?”。艾伦无奈的叹了口气。

    “唔……不过老哥啊,你今天心情不错吗?”。看着叹气,但却意外的没有继续教训自己的老哥,伊芙突然察觉到什么般的问道。

    听到妹妹的话语,艾伦不由得一愣,随即微微看向了空中那穿透着阳光,清澈得仿佛透明一般的云彩,突然笑出声来……

    “嗯……怎么说呢?突然对接下来的旅途莫名的有些期待呢。”

    “喔……”

    ………………………………………………

    幽暗的遗迹地底,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但在这漆黑的空间内,却传来着一阵谈话声……

    “艾丽西亚,早安……”一个显得有些沙哑,分不清楚性别的声音打着招呼说道。

    “早安……”而回答它的,则是另一阵明显属于年轻少女的甜美声音。

    “怎么了?距离上一次苏醒只是相隔200年而已,这样会睡眠不足的!”那个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

    “不,只是突然觉得,应该好好安静的等待一下而已。”少女的声音轻轻回答着,随即就没有了下文。

    “哦?刚好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那沙哑的声音有些认同的说道,但稳稳沉默了后,就提出了提议:“不过干等是很无聊的,我来唱歌如何?”

    “……不,不用了。”很快的,那少女的声音就拒绝了出来。

    ………………………………………………

    而同时的,察觉到了什么般,在另一个位置,一名穿着华丽的银发少女也停下了她的下午茶,轻轻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而看向了遥远的一方……

    ………………………………………………

    在某个城镇中的课堂之上……

    “洛特,洛特!老师走过来了!”一名红色长发的少女不断推着坐在她旁边的一名正在呼呼大睡的金发少年的肩膀说道,但很显然她这么做已经晚了,因为前方出现的一个成年人的阴影已经完全吞没了熟睡的少年的身躯。

    “米妮娅!!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不要吵醒我的吗……”洛特一脸麻烦的回过头,对着亲梅竹马的米妮娅说道,但很快的,他责备的话语就愕然而止,因为他也同样发觉到了位于他前方的那道严肃的目光。

    “……”四目相对的对视所引起的一副死寂的沉默。

    不过很快的,这份沉默就被打破……

    “洛特!!!带上两桶水去外面站!!”

    ………………………………………………

    午休时间,罗罗娜正静静的坐在学院内的草坪上,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时间。

    身边摆放着的是作为午餐的面包,虽然味道不太好,但这个阶段的自己可是很穷的!因此她也只得无奈的接受了这种设定。

    但就在她打算躺在草坪上午睡一下的时候,身边却传来了一阵声音:“罗罗娜?听说你今天上炼金课的时候竟然没睡觉?发烧了吗?明明你之前说你那个卖烧饼的威廉导师即使上他的课睡觉他也不会在意,是个毫无威慑力的家伙?”

    一个年纪相仿的金发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边,而且也丝毫不在意的坐了下来,显然和她很熟。

    “不……只是突然稍稍了解那些家伙的想法了。”罗罗娜枕着手,看着天空的云彩对艾尼尔说道。

    “……什么?”艾尼尔显然对这个认识了多年的家伙这般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的说道。

    “如果将一些悲剧都回归原点,那么到底是何等让人感动的一幕。”看着天空中流传的云彩,罗罗娜喃喃的说道。

    而说完了这么一句的时候,转过了头,看向了一旁的少年,说出了让他更加大惑不解的话语:“好久不见了,艾尼尔。”

    “哈?回归原点?”艾尼尔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微微沉吟了一下后,终于突然了解了一般,灵光一闪的锤了下掌心,随即带着古怪表情的对身旁的罗罗娜说道:“拜托,你爷爷去世很多年了,你现在才觉得悲伤,不觉得太晚了吗?”。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罗罗娜无奈的抹了下额头的汗水——明明是好不容易有的感动情绪,竟然立刻就消失殆尽了,这家伙还真是依旧的不懂看人脸色啊。

    全书完。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时空旅行者和他的女儿网游之武器大师死亡之怨魔兽世界之再生战神灭仙洪荒之大地苍熊疯狂辅助器都市人魔我的魔王不可能那么酱油恶魔法典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