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重生之受翻天-第68章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重生之受翻天

第68章

书籍名:《重生之受翻天》    作者:洛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洛书觉得这个是个好苗子,十分疼爱这孩子,也将父爱发挥得淋漓尽致,浅显的的意思就是他真当成是自己孩子了,随着自己性子进行教育。

    某天一个深夜,当出差回来的林某人软磨硬泡得到福利正要实行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林某人看着自[·电子书下载乐园—wWw.QiSuu.cOm]家亲爱的义无反顾地接起来,只能拉过洛某人空下来的另一只手,在这个档口憋着真的会死人的。

    洛书一句话都没说就挂上了电话,林某人稍微得到了一点释放,心情好了些,但还是十分想念枕边人白白嫩嫩的屁股。

    “怎么了?”林某人假装关切,手早已伸向罪恶的也是美好的深渊。

    “郭云婷骂我给咱干女儿讲的故事乱七八糟。”

    “你讲什么了?”林某人再接再厉,趁着洛某人不注意已经将其翻身压在身下。

    “那白雪什么的故事啊,故事的结局是王子和王子快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

    片段二:

    丁小虎从一朱红漆的大门走出来,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打起了电话,没过几秒就接通了。

    “喂,姐夫啊!”

    “嗯,什么事?”对方停顿了一下,补了句:“小舅子。”

    “老大又跟那两人在一起吃饭了,这都这月的第三次的,很不寻常啊!”

    对方停顿了一会儿,“没事,这月正好赶上时令,新鲜的食材多。你好好吃,给姐夫吃穷他们。至于你老大——回去我会好好跟他谈谈的。”

    “那好。”,末了,丁小虎不放心,加了一句,“你们得谈,不能打架啊!”

    “知道,我会十分温柔地对你老大的,保证让他自愿。”

    丁小虎满意地挂了电话,回去那包厢继续当一个闪亮电灯泡。

    片段三:关于两人的新房

    洛书大学毕业的时候正好是林静明两年基层锻炼结束的时候,两人双双回家,自做自的工作。鉴于两人“结婚”,各家父母都共同出资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不过说好装修要让他们决定。两家高堂都去过两人北京的家,那震撼度绝不亚于被告知会有个“男媳妇”,所以,那都是铁了心不肯让两人再染指了。

    洛书和林静明皆无所谓,不过林静明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卧室的床他想要雕花的古床,虽然被两家人集体恶寒了一下,但还是同意了。

    由于想出力的热情实在太大,最后两家人只能对房子进行了明确瓜分。洛勇分到了洗手间,本来他可是十分不乐意的,他对卧室比较执着。后来进行换位思考,发现这洗手间也不错,就快乐地装修起来。

    入住的时候,洛书已经有准备了,反正还能再改回来不是?林静明首先拉着洛书就去看了那张床,然后便十分满意地拉着洛书躺了上去。

    其实对于情人间来说,洗手间也可以是个十分美好的地方,可当洛书被抱着进去的时候就被吓着了。知道老爹有军旅情结也不至于都整成迷彩服的样子吧,洛书十分无语。但由于情浓处也可以忽略,但谁能说当他们洗澡的时候开了热水,当那本来应该雾蒙蒙的玻璃镜面上为什么会出现几个大字。

    ——“小子,悠着点!”

    据说,沾了什么东西,可以让镜面起雾时看见……

    这是一个科学问题。

    ……

    场景转换,洛家卧室。

    “我说你笑什么?”何淑芳见不得在看苦情剧的时候身边有这么个人。

    “没事,没事。”洛勇捂住肚子,“这,其实是一个科学问题。”

    然后,枕头横飞……

    76

    76、更新...

    晚上我是被洛洛设好的闹钟声弄醒的。

    今天是我陪那位老人到国外访问回来的日子,最近又开始头痛了,洛洛问了秦姨,也规定了每天吃药的时间。

    看着怀中的人似乎也有点要醒来的感觉,我立刻关掉闹钟,像往常一样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还好,他蹭了蹭我的胸口,又继续睡觉去了。

    怀里的人即便过了那么多年样子还是那么好看,不像我,他们总是说我越大,脸上表情就越单一。可我不觉得如此,至少跟洛洛在一起的时间我大部分都是笑着的。

    有的时候在想,这辈子能有这样的人陪着一起终老是件多么难得且幸福的事,但是不是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这般患得患失?

    洛洛并不知道我的忧虑,当然也是因为我不好意思说,总觉得跟少女似的悲秋,这把年纪也算是丢人了。

    这种感觉并不常有,但总会时不时蹦出来一下,我一直想不起最开始的时间,后来还是洛洛提起才记起来。

    洛洛怕看恐怖片,但他死不承认,很多事情他都是这样,死硬得可爱。他那天是憋不住终于吐槽了我幼时上厕所也要爷爷跟着的糗事,我这才想起来。

    从有记忆开始,爸爸妈妈似乎就已经很忙了,那时我并没有和爷爷在一起住,但那个家还是很大,很空。久而久之,我开始不愿说话,但他们意识到的时候我被带去了医院,医生很和蔼,但我还是不愿意开口。他让我画了一幅画,看完之后就诊断我有轻微自闭,其实我看过秦姨很多书,其中包括心理学。那画是我有意画的,我也知道我不是自闭,只是不爱说话罢了。这样一来也好,不会有人硬要和我说话了,看透人其实并不累,和看透的人说话很累。

    后来,爷爷就气呼呼地来了这里把我接了回去,我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开始不断做梦,可每个梦都记不住,拼命想要抓住却抓不住。所以每次都会揉着眼睛在走廊上走,似乎也开始希望那条走廊没有尽头。但这些毕竟只是臆想,爷爷家走廊的尽头是爷爷的房间。看着爷爷着急的脸色,以及后来每天没睡等着我起来的劳累样,爷爷抱住我哭。这样一个众人眼中铁血的人竟然为我如此,我也开始考虑自闭这两个字对他而言是不是太严重了?也开始慢慢和他说起话来,我永远都忘不了他当时欣喜的泪水,我想,至少还有人值得我存在。

    只是那些抓不住的梦还是在,佛洛依德的《梦的解析》被我翻了好多次,但我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这个还有什么用?

    那时的我只知道惊醒之后的自己很难受,可虽然难受,但还想再回去做梦。尽管不知道梦里面有什么,可我却对此欲罢不能。痛并快乐着,这是对当时的我最精确的界定。

    再后来,就遇见了洛洛。似乎就是在遇到之后,开始不做梦了,即便梦了,出现的好多都是洛洛的脸,那样可以抓住可以触摸的脸。不过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还是在,但是还好,因为洛书一直都在,我可以握住他的手,感受到这份真实。

    “嗯——林静明,时间是不是到了?”

    怀中的人毫无预兆地醒来,我点点头,拿过一边的水和药吃了下去,洛洛看着我笑,吻掉了我嘴边的水珠,对我说:“真乖。”我点点头,抱着他接着做梦……

    美丽的梦。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http://Www.Qisuu.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贱受不哭非完美基因重生之花开富贵兽人之穿越时代全息网游之虚拟青楼清穿孝懿仁皇后论太子妃的倒掉只有我知道的游戏我的空间网游之剧毒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