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御香-第三百七十四章:浪漫一生只为你【大结局】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御香

第三百七十四章:浪漫一生只为你【大结局】

书籍名:《御香》    作者:蔷薇柠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坐到‘花’轿上的时候,舒绿还沉浸在悲伤之中,犹自哭泣不已。**

    新娘出嫁时,那是必然会哭一哭的。要是哪个新娘子出嫁不哭,才是咄咄怪事。

    这不是风俗习惯的问题而已了,而是新娘子们的真实心情。对于大多数姑娘来说,离开熟悉的娘家,嫁到一个陌生的家庭里,一夜之间就要从父母的娇娇‘女’变‘成’人家的小媳‘妇’……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感是谁都无法安慰的,不哭才有鬼呢。

    在舒绿的啜泣声中,‘花’轿被抬了起来,缓朝城外杜衡书院而去。

    她哭了一阵,才想起自己忘记掀起盖头偷看夏涵穿新郎吉服骑马的样儿了。

    她昨天还在想,不知道夏涵穿上吉服骑马会是什么情形呢?

    不过她很快就从侧面了解到了……

    少‘女’们的欢呼声、尖叫声,声声入耳,舒绿想听不到很难啊。‘花’轿又不隔音不是?

    “啊,夏公子朝我看了!”‘花’痴之一尖叫不已。

    “一边去,夏公子是在看我!看我啊!”呃,这是彪悍型的‘花’痴…···

    “呀啊,夏公子在笑呢·……他笑起来好英俊······”

    “真的真的?啊啊啊我们也要看!”

    被这些声‘浪’所包围的舒绿再也哭不下去了。好吧,要不要这么饥渴啊亲们,我知道我夫君很优秀很英俊很潇洒很‘迷’人,不过各位可以矜持点吗?你们是传说中温婉如水的江南少‘女’啊,注意形象!

    很显然外面的姑娘们并没有想到形象问题·她们只顾着看夏大帅哥了,而且外头的人似乎有越围越多的趋势。

    舒绿正在失笑间,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幽香。嗯,是‘花’轿里放了香球吗?似乎又不是。

    外面的姑娘们又吱吱喳喳地叫了起来:“咦,怎么街口有两位捧着香炉的姑娘?”

    什么?

    舒绿愣住了。街口上……捧着香炉?

    她正在疑虑间,夏涵的粉丝们又大声为她解‘惑’了。

    “你们还不知道啊?真是孤陋寡闻!”一位显然是铁粉的姑娘很兴奋地为众人科普。

    “听说,从凌家到杜衡书院这一路上,每一个街口都有一对燃香‘侍’‘女’!”

    “呀,这是为什么?”不明真相的群众们纷纷表示了好奇。好有趣·夏家怎么会安排这种节目的?

    江城娶媳‘妇’的人家太多了,从没见过这样的礼仪啊?

    “你们就不懂了,人家说这个是古礼,叫‘捧香迎亲,,很隆重的!”

    什么狗屁古礼!

    舒绿差点要笑场了!这绝对是夏涵自己编出来的吧······不过,他居然这么有心?要知道从凌家到杜衡书院路途远得很,一路上起码有十几二十个街口,要安排的‘侍’‘女’可不少呢。**夏家有这么多‘侍’‘女’可用?

    舒绿可不清楚,这是欧阳家的友情赞助。当时夏涵对欧阳润知一说,欧阳润知二话不说就把家里的‘侍’‘女’们统统借出来了。主要是因为欧阳家的‘侍’‘女’对于熏香都略懂一二·比较适合担任这一工作。

    ‘花’轿一路走,舒绿一路听夏涵的粉丝们替她实况转播。原来每条街上的香炉里燃的香品,还都有些别致的名目。

    什么“鸾凤和鸣”、“珠联璧合”、“永结同心”······这些香品的名字在别人听来不过是吉利话,可舒绿却能品出其中蕴含的夏涵的心意。

    比如那“永结同心”,舒绿就能闻出这款香品的主料是丁香。丁香‘花’苞又称之为“丁香结”,所谓“芭蕉不解丁香结”便是。

    可见这每一款香品,都是夏涵亲自‘精’心调配的。从选料到起名,都透着浓浓的情思啊。

    不知不觉间,舒绿开始期待起下一个路口的香品来。又会有什么新香,会叫什么名字呢?

    夏涵·你还要给我多少惊喜?

    舒绿没有想到,夏涵的惊喜会来得如此猛烈——

    “哇,好多‘花’!”

    她正沉浸在诸多名香之间·突然又听到外面阵阵喧闹,比刚才还要热阄了几分。‘花’,什么‘花’?

    坐在‘花’轿里的舒绿看不到,在杜衡书院的山脚直到书院大‘门’,都铺满了无数香‘花’……

    江城人爱‘花’,也喜欢买‘花’回家里欣赏,所以江城附近的县城中有许多‘花’农专‘门’从事鲜‘花’种植。可这么大量的鲜‘花’被铺在地上变成一道浓‘艳’的“鲜‘花’地毯”,江城人还是首次得见。

    从来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那些从城里一路追出来看热闹的小姑娘小媳‘妇’们·两眼都化成了天上的星星·恨不得把舒绿从‘花’轿里拖出来,把自己换成新娘子!

    “夏公子·真是……”

    咕咚一声,一个小姑娘呢喃着昏了过去。紧接着·又一个怀‘春’少‘女’也跟着晕倒了······她们羡慕啊,嫉妒啊,挠心挠肺地恨啊!

    一个充满了香气与鲜‘花’的婚礼,太有想象力了!虽然姑娘们还没听说过“‘浪’漫”这个词,但这并不妨碍她们产生类似的感想。

    谪仙也似妁‘玉’郎君,金枝‘玉’叶的王府千金,奢华至极的嫁妆队伍,还有丨这场完全突破了江城人民想象的‘浪’漫婚礼。在舒绿被喜娘从‘花’轿里背下来那一刻,许多穿着红衣裳的小童纷纷将自己篮子里的鲜‘花’朝她撒去,欢快地笑着跳着,真是说不出的喜庆吉祥。

    夏伯卿原先并不同意儿子这么搞。他是那种比较端方的大儒,不是狂生。但是夏涵坚持要这样做,他也只好妥协了。

    儿子好容易大病痊愈娶媳‘妇’,稍微任‘性’点,也不算什么大事。反正以后夏涵大概是不会再入仕途了,那这种“韵事”对他的发展也就没什么影响·由得他去吧!

    被‘花’香包围的舒绿,心里涌动着满满的感动,差点又想哭了。她上辈子在国外读大学,参加过几次西方婚礼,很喜欢他们那种满是鲜‘花’的婚礼布置。她在香水公司里亲自调试过一款‘花’香型的香水,名字就叫“婚礼”。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夏涵······真是太巧了,他怎能那么懂得她的心?

    而当所有的繁文缛节都告一段落,夏涵用金秤杆挑开她盖头后·笑‘吟’‘吟’地问了她一句:“舒绿,喜欢我今天的安排吗?”

    “喜欢,很喜欢!”

    尽管房里还有喜娘和丫鬟们在,舒绿还是毫不犹豫地回应道。

    巧英几个还好,两个喜娘却被这对夫妻给吓了一大跳——哪有新夫妻这么说话的……太另类了吧!

    更另类的是,这对新人才刚喝完‘交’杯酒,夏涵就很不客气地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新房。这让喜娘再一次瞠目结舌······这、这么斯文的新郎官,咋就如此急‘色’!一刻钟都忍不了啦?

    “终于只剩我们两个了。”夏涵一把将自己那身大红外袍扯开,舒出一口长气,紧挨着舒绿坐下。“总算能好好坐在一块说话了······舒绿·我好想你。”

    “……嗯,我也想你。”

    舒绿含羞抬眼看了看夏涵,今晚夏涵好像显得特别“粗鲁”,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行事作风呢。大概就像他说的,太想自己了吧?

    “你怎么会这样布置婚礼的?”舒绿伸手摘下凤冠,发现上头还沾着好些‘花’瓣,不由得笑了起来。

    “因为我知道你会喜欢啊。”

    夏涵仲手把她揽入怀里,动作非常自然,却让舒绿忍不住僵了僵身子。她才想到,啊·待会就是…···呃······

    不知怎的,她的身子竟有些发热。舒绿忙谴责自己——凌舒绿,你是个‘色’‘女’吗?一想到那件事就‘激’动起来…···

    可是·她的身子好像不受理智控制,越来越燥热了。一定是穿得太厚的缘故啦。

    “我,我先去换衣服。”舒绿想推开夏涵,却被夏涵笑眯眯地拉住了手。

    “何必那么麻烦?嗯,你的脸开始红了哦······”

    喂,夏涵今晚真的很不对劲,他的矜持呢!斯文呢!

    舒绿越发紧张起来,扭动着身子想挣脱夏涵的怀抱。夏涵才不放手·却把脸埋在她的颈窝笑了起来。忽然·他的‘唇’贴上了她的‘玉’颈,开始轻轻啃咬·‘吮’吸……

    “啊,不要这样……”

    舒绿觉得自己浑身发软·一股奇异的燥热从体内不住发酵,让她整个人都无法正常思考了。不对,怎么会这样?

    “你……你在屋里燃了什么香?”

    她终于发现自己这种反应很熟悉了——和那天在铜雀楼里闻了催情香之后的反应,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嗯,当然和那天一样的香了。”夏涵理所当然地说着,手上可没停下来,继续解着她的衣裳。“那天在车厢里,你的样子真是好‘迷’人……我很想……”

    天知道那天回去以后,他受了多大的“折磨”?从那时起,夏涵心里就有这么个念头——等‘洞’房‘花’烛那天,他也要在新房里燃起那种催情香,哼哼哼。

    舒绿呻‘吟’一声,也不知道是为夏涵的“坏主意”感到气愤,还是被夏涵‘摸’到了什么“很特殊”的地方……

    总之,这个新婚之夜,的确是足够使她“此生难忘”!

    第二天早晨,舒绿好歹记得要给公公请安,勉强撑起了半个身子,又软了下去。都是这个冤家的错!

    看到躺在身边偷笑的夫君,舒绿没好气地对准他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

    “哎哟!别咬了!”夏涵还是偷笑不止,抓过舒绿的‘玉’手亲了一口。“咬坏了我,以后谁陪你走遍天下,谁陪你编书?”

    “哼,很稀罕么?”

    舒绿还是没消气,狠狠拧了夏涵一把。夏涵笑着把她抱了起来,搂在怀里温柔地‘吻’了下去。

    以‘吻’起誓,他愿意伴她一生,直到永恒······

    (全文完)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做贤妻四爷有空间网游之射破苍穹超级客栈系统天可汗剑凌虚空你好,段落一异世之机械公敌我在异界是个神妖绝银河系漫游指南亲爱的苏格拉底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遍地狼烟冷月葬花魂论皇后的养成重生之女配逆袭重生之符气冲天重生之公主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