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古代生存攻略-131 完结

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古代生存攻略

131 完结

书籍名:《古代生存攻略》    作者:夜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131、完结

    上课当天,杨初雪依旧轻纱拂面,上课的地址选在了燕府西侧厢房,专门整理出一个隔间,中间依旧挂着屏风,毕竟这里也有女眷,只是上课用的木板,却被杨初雪换成一块白色瓷器制成的墙壁,用湿毛巾一擦,上面的墨迹就会干干净净,用起来不仅方便,就连君山书院的院长,看见了也赞得一声好字,并且听他那话的意思,君山书院以后也可能会采用此种上课方法。【叶*】【*】*.

    此次二十名学生,各种身份都有,其中四名是寒门举,还有一个九岁大的孩,以及三名女,至于其他的,不是名门望族,就是和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中身份最高的,除了文太傅和刘院长之外,还有一位专从济州赶来的名门大儒,他或许是想来探讨,也或许是想争论些什么,只是他既然能来,杨初雪心里就是感激的,不仅是她,就连别的上课学生,看见几位名士都忍不住激动起来,直到杨初雪叫停,屋里这才安静。

    杨初雪上课,也不管学生是谁,她反正是拿起了老师的架,当她把拼音的用法公布出来,当时就有人质疑了,不过现成的榜样摆在那儿,杨初雪让在坐众人随意写下一些东西,注上拼音以后,拿给燕袭和燕梓墨读。

    两个小孩结结巴巴,虽然读得很慢,但却一字不差,君山书院的院长,当时就吃惊了,大喊一定要大大推广。

    杨初雪淡淡一笑,她知道会是这种效果,接着就系统的讲起了拼音的课程,由于时间很短,她只笼统的讲了一遍,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虽说名义她在讲课,但实际上,却仿佛开着研讨会,他们问,她答。

    不仅她曾经写的《农耕》,就连她曾写的《算学》都被拿出来问话,自古以来士农工商,她既然如此有学问,为何又要弄那些东西?

    杨初雪只笑说:世人有三六九等,贵贱之分,但人嘛,总不能裹足不前,国富则民强,老百姓收成好了,大燕国才会繁荣,算学的话,哪怕就是户部,也少不了它,又凭什么说它低贱,商人重利,那又如何,若这世间没有商人,咱们身上穿的,口中吃的,手上用的又从何而来,学业,不分贵贱,我只认为有教无类。

    杨初雪说完这话,所有人就深思起来,也有认问她,身为女为何不好生在家相夫教,却要弄出如此多的事来。

    “我有好好相夫教,我的相公很好,孩也很好,他们只会以我为荣,能够帮助更多的人,我心里也很开心。”

    问话的人哑口无言,谁都知燕三夫人与燕三公感情好,儿这如今看着,一个沉稳,一个机灵,将来想必也非池中之物,并且人家那也是心善,旁人又能说什么呢。

    杨初雪对他的问话却是很开心,这次来的学员,人很杂,但却没什么派系,她今日所说之言,想必明日就会传出去,她就是要借此机会,让她的名望和地位都立于顶峰之上。

    十日的课程很快,二十名学生受益匪浅,就连文太傅都真正对杨初雪刮目相看起来,若说之前注意她,乃是因为一本字典,那么现在就真正叹服了。

    杨荀朝和简玉衍应邀,去君山书院暂时代课,这一举风头把两人算是出尽了。

    杨初雪的名望,如风一般传了出去,现在不仅京城,就连不少地方,对燕三夫人都大大赞扬,特别是一些平民百姓,还有商人,他们对流云居士的崇敬那简直是比菩萨还要高,百姓们欣喜农业收成好,商人们则感激的几乎快要痛哭流涕,流云居士是古往今来第一个为他们说话文人,哪怕只是名女,都让他们打心底里崇敬。

    燕三府上门庭若市,之前把女儿送去柳含烟处的几位贵人,这会儿又把拜帖送了回来,杨初雪看都没看,直接扔了。

    周瑾萱笑了起来,也不怪师傅以前不吭声了,只道是,原来师傅不计较则已,一计较便要一击必中。

    柳含烟这会儿心里苦闷,只是也没什么办法,杨初雪开宴会,她还得强颜欢笑去赴会,真是一个怄字了得,更让她生气的是,静茹才嫁人没几日,就把正妃给得罪了,以前虽说静茹也有一些傲气,但也不会这么不知轻重啊,柳含烟心里挺烦恼。

    杨初雪这会儿却是扬眉吐气,燕清云与有荣焉走路都生起了风来,之前被他硬拉的两个壮丁,更是对他千恩万谢,捡了一个大便宜,他们又岂能不高兴,另一些错过的人则后悔万分,你说不就报个名吗?当初干嘛要拒绝呢,悔之晚矣!

    不过,令杨初雪头痛的事也不是没有,燕清荣那家伙精明透顶,见流云居士的名头盛况空前,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笑眯眯跟她商议道,让她若是有空,便去万书楼开课,不多,只要一年去个几次就行了。 ~

    杨初雪瞪大了眼睛无语,燕清云胸一挺,护在媳妇身前,燕清荣口才了得,话语字字玄机,不仅扣人心弦还感人肺腑,燕清云节节败退,眼见就要阵地失守,杨初雪伸了个懒腰,摸了摸肚,叹气道:“哎呀,我这身是越来越沉了。”

    燕清荣立马退散,不过还是说好,等她生了孩以后,一定要去万书楼讲课,接着也不等她回应,拍拍屁股就走了。

    杨初雪就这样被赶鸭上架,心里大骂燕清荣奸猾,并且教导儿,以后一定要多跟大伯学习,千万别学你爹,人家几句话一说就蔫儿了。

    燕清云很委屈,蹲在地上画圈圈去了。

    时间过的很快,春去秋来春又到,转眼又是一年。

    去年八月底,杨初雪平安产下一个大胖小,为燕府又增添了一层欢喜。*.大嫂也在六月的时候生下一个儿,燕清荣总算有了嫡,那是一个宝贝的,就连向来清雅如玉的面容都有些绷不住,逢人都带着几分傻笑,直让杨初雪把他嘲笑到老。

    年初,周瑾萱及笄以后,便和西北李家定好了日,现在已经回到家中备嫁。

    周瑾萱现在也算是一个名人,曾编写过《寓言故事》并且还教导一众闺中女学习拼音,在女之间很有名望。

    江新柔跟她相比也不成多让,江新柔那是真有才华,大年夜宴,一曲琴音,引得人惊艳无数,仿佛能成为流云居士的弟,从那时起,就已经变成为一种荣耀,一种名利地位的象征,只要跟流云居士沾上边,就好像一定会大有出息。

    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

    就拿昔日上课的几位学来说,除了杨荀朝考中状元之外,其他几人竟都在科举中得了不错的名次,并且简玉衍这次也参加了字典的编写,一时之间大出风头。

    燕清荣的万书楼,更是因为这次科考,名声大盛,并且杨初雪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去演讲一次,每当那一天到来,万书楼总是人山人海,反正他们这分家的兄弟两,门庭是越来越旺了。

    相比起来,辅国公府就惨淡了许多,杨初雪虽然顾忌名声要敬着辅国公,但奈何辅国公以前做得太过,杨初雪名声如此之好,辅国公出门不被人砸鸡蛋就是好的,哪里还敢来找麻烦,并且时间一长,老二、老四、老五的矛盾也就出来了,更别说,还有辅国公最疼爱的心头宝,幼虽然年纪小,但做长辈的,哪个不偏心幼。

    辅国公府就那么多家业,被长,三分了一半,如今这几个兄弟,那是吃饱了撑着窝里斗了,凭什么都是庶,老二能袭承爵位他们却不能,反正那是一团糟。

    不过这些都不关燕清荣和燕清云的事儿了。

    去年除了杨初雪扬名之外,还发生了一件令她高兴的事儿,杨荀盛的亲事定下了,镇南王亲自做的媒,杨老爷和香姨娘虽然遗憾了一把,不能亲自给儿选媳妇,但更多还是得意洋洋,他们有几斤几两重,能选那些人家,他们心里明白,能得镇南王做媒,也是儿的福气。

    今年杨荀朝中举,就把他们接来了京城,杨老爷那是一个得意的,不过此番他也令杨初雪吃惊了一把,那派头,竟还真有几分名门世家的样。

    见到香姨娘,母女两泪声泣下,一直说了几宿的话,就仿佛怎么也说不完似的,香姨娘心中高兴啊,她的儿、女儿、都有出息了。

    只是,遗憾的事也是有的,五月殿试过后,没过多久,考场舞弊案就出来了,还好杨荀朝真才实学,又是文太傅的弟才没有被牵连到,只是这一次,皇上发作了大批官员下马,京中的气氛也更加紧张起来,现在四处戒严,杨初雪每晚都等燕清云回来才能放心的睡下,就怕他有什么闪失。

    现在她身份有了,地位有了,孩有了,相公有了,她觉得自己这一生也算是不枉此行,作为一个穿越女,她觉得这辈真的圆满了,她不想参与什么皇权争斗,也不想让丈夫去冒险,虽然她是闺中妇人,但流云居士的名望却不是假的,京中现在人人自危,那种凝聚在空气中的严肃,她又怎能感觉不到,就连大哥,都让她这些天少出门。

    杨初雪承认,她害怕了,她只想让自己过上想过的生活,但她哪怕再不喜欢古人的规矩教条,但她也知道,天一怒,血流成河

    当晚,燕清云回来就告诉她,说要出门几日,让她在家里好生呆着。【叶*】【*】

    杨初雪脸色一白,就怕噩梦成真。

    燕清云笑着说道:“你别紧张,爷没事,大哥都安排好的,眼看儿越长越大,媳妇还这么有名望,我这当老的,也不能被比下去,怎么样都要给你挣个夫人来当当。”夫人是比诰命更高一等的尊号。

    “其实不用的”若是她的名望,让燕清云有压力,她以后尽量会闭门不出,但要让她放弃名利地位,她想她做不到,有那些虚名撑腰,她才能感觉到底气十足,这时候,她真是这么想的。

    “别说傻话,我浑浑噩噩了一辈,难得能做点正事,等我好消息。”燕清云摸摸她的头,心中暖洋洋的,或许初雪自己都没发现,她现在对他越来越依赖了。

    “京中是不是要出什么大事了。”杨初雪幽幽的问道,掩住心里的不安。

    燕清云暗赞了一声好,果然不愧是他媳妇,思想这么敏锐,还能洞察先机,听大哥说,要是没有媳妇的玩笑话,说不定事情还不会那么顺利,不过成败就在今次一举,所以一定不能有失。

    “没什么大事,你别想太多,这几天关好大门,别让外人进来,岳父岳母那里,我已经派人通了信,你只要安心呆在家就好。”

    “你一定要好好的,瑾睿如今还不会叫爹呢。”杨初雪埋在他怀里,贪恋的感受着他身上的味道。

    燕清云失笑,揽住她的身:“你以为我是干嘛,放心吧,没事儿。”

    第二天一早,燕清云急匆匆便出了门。

    杨初雪安静的呆在家,当天就多派了人去门口把守,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第一天,第二天直到第五天晚上,外面忽然喧闹起来,东城有不少地方竟是火光冲天!

    杨初雪随意披了一件外衣,焦急的看向远方,一直在房门外站到大天亮,一直等着,盼着,张望着,只是,却没有任何人来敲门,也没有任何响动,更是没有任何消息

    燕梓墨睡眼惺忪的起床后:“娘,爹爹怎么还不回来,我想爹爹了。”

    杨初雪紧紧抱住儿,喃喃自语,也不知是说给儿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我也想了,爹爹很快就会回来,一定会的。”

    接下来连续两天,外面除了官兵吆喝,以及一些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竟是一点响动都没有,听着那些悲戚惨绝的声音,杨初雪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心里慌得厉害,一直到了第三天下午,街上才有了喧闹。

    杨初雪一打开燕府大门,就有侍卫来报,燕清云受了重伤,现在昏迷不醒,正在镇安侯府。

    杨初雪身一软,只差点没有站稳,什么都没来得急思考,急忙让人叫来马车,连准备都没有,就往镇安侯府行去。

    镇安侯府,长公主双眼通红,燕清荣沉痛的低着头,跪在地上也不说话,舅公舅婆面含悲色,江新柔担忧的看着她欲言又止

    杨初雪心中一痛,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看着他们,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你们都是怎么了,清云呢?他在哪儿,他答应我要好好回来的,瑾睿还不会叫爹呢”

    杨初雪看着他们,笑了,眼泪却仿佛怎么也止不住一般,拼命的往下掉:“清云呢,他在哪儿?”

    “他在哪?”杨初雪开始说着还好,后来悲痛欲绝的吼了出声,忽然发现,她之前说什么放不下名望,那全都是笑话,跟燕清云比起来,她宁愿丈夫还好好的。

    “他在屋里,你去看看吧。”长公主指了指右侧的屋,接着眼泪又掉下了。

    “孩啊,你别担心,大夫说了,他只要三天以内醒过来,就没什么问题。”舅婆红着眼眶安慰。

    杨初雪面容冰冷:“他昏迷几天了?”

    舅婆话语一顿,伤心的转过头,大表嫂接过她的话,低声道:“三天了。”

    杨初雪心里怒火滔天,眼睛都红了起来,恨恨地看着所有人,就仿佛他们都是凶手:“三天了?三天了?你们现在才告诉我!”说着,她也不理会众人,直接就往屋里冲去。

    其他人赶忙跟上,只有燕清荣一人,还跪在地上,本就单薄的身,又咳嗽起来。

    舅公心中不忍,瞥了他一眼:“好了,起来吧,这件事也怪不得你,好好看看你弟弟吧,也不知能不能熬过去。”

    “都是我的错,明知三儿功夫不行,因为急功近利,还是把他放在那个位置。”

    “不怪你。”舅公双眼一闭,沉痛道:“换了我也是一样,那位置如此重要,只能安排绝对信得过的人,你也是无奈为之,三儿福薄,只看他的造化了”

    “进去吧,多看看他,再过几个时辰就三天了,唉”

    杨初雪一看见燕清云,捂住嘴巴就失声痛哭起来,平日里那么活泼的人,此时却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杨初雪只觉得,她的心也仿佛空了一般。

    “你起来啊,起来啊”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回来的吗?”

    “你快点起来啊,梓墨今儿早还喊着要爹爹呢,燕清云,你听到没有,你快点给我起来”

    杨初雪呆呆的坐在床前,不停的呼唤着,呐喊着,就仿佛下一秒,他就能从床上跳起来跟她说话,逗她开心,惹她生气一般。

    只是,无论她怎么叫,怎么喊,床上的人都一动不动,杨初雪忽然发起疯来,扑到燕清云身上就打:“你快点给我起来,听到没有。”

    周围的人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拉住她,从没想过,杨初雪那么斯文的人,发起疯来竟这么可怕。

    “放开我,放开我。”杨初雪挣扎着要去摇醒燕清云,只是她的力气,又怎能比得过身边那么多人。

    杨初雪破口大骂起来:“燕清云,你给我起来,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就带着孩改嫁,让人家花你的银,睡你的媳妇,还要去打你的娃。”

    周围的人惊秫了,赶忙捂住她的嘴巴,谁都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流云居士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忽然

    所有人都止住了动作,一个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休想”接着,便没了动静,只见燕清云气呼呼的,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

    杨初雪又哭又笑,大夫赶忙上前诊脉。

    “没事了,三公醒了就好,老夫这就去开几幅药,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长公主擦了擦眼泪,喜极而泣,所有人不约而同,全部都遗忘了杨初雪刚才的一番话,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把燕清云骂了一通,这丫的,贱货!

    接着,杨初雪就一直守在燕清云身旁,直到第二天他再次醒来,才很干脆的甩手走人。不过,哪怕燕清云再可怜,倒也没人责备杨初雪,纷纷都对他没有好脸色,害他们担心受怕那么久,结果,媳妇一说要跑,这人立马就醒了,你说他们气不气。

    燕清云是这世上最可怜的病号,一直到能下床行走,都还苦哈着张脸。

    杨初雪等他醒了之后,也才有时间打听发生何事,之前担心都来不及,又哪有心情顾及其他,哪怕皇帝老死了,都不关她什么事儿。

    三皇逼宫谋反,被皇上一网打尽,皇上这局是胜了,可是也输了,皇上到底四五十岁的人了,受了惊不说,还受了伤,三皇虽说败了,但临死前还拉着所有人下马,皇帝几个儿,全都死于非命,他现在虽说还是皇上,但膝下却无一嗣,怒急攻心加之伤心之下,已经病倒好几天了。

    谋反一事尘埃落定,燕清云才刚好了一点,杨初雪就带他回了燕府,镇安侯府如今人多事杂,她不想再牵扯进去,也不想去探究那几位皇究竟是怎么死的,燕清荣到底安排了一些什么,她只想快点回家,跟燕清云好好过日,什么都不要理会,也不要管,她想儿了,也想念家中的气氛了。

    接着还不到一个月,立太一事便在朝中提了出来,只是当今皇上无,身又不好,几乎下不了床,立谁为太,就成了一个话题。

    光瑞皇帝忽然发现,之前三皇一系的人马,竟都支持镇南王去了,并且朝中一些握有实权的大臣也都倒向镇南王一边,可以说是众望所归,到了此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这个皇帝,竟在不知不觉中,被架空成了虚设,最可悲的还是,忠于他的人马,竟然都是他亲自发落,想起曾经的舞弊案,又想起逼宫那天,身死在宫中的重臣

    光瑞皇帝心中纵然恨极,可他躺在床上,连地都下不了,身边的宫人全被换了一遍,他现在又能如何,恨只恨他曾经沾沾自喜,为了不给三皇做大,选了一些纨绔做禁军,谁知,今日正是这些禁军卖了他。

    万般无奈之下,光瑞皇帝成了大燕国开国历史以来,第一位需要荣养的太上皇,镇南王择日到京继任登基大典。

    新皇登基以后,该罚的罚,该赏的赏,燕清耀被三皇牵连,直接发配去了北疆,真应了他当初那句豪赌,输了的人爬出京城,并且永无翻身之日。

    太皇太后也因为受惊过度,跟太上皇一起荣养了,至于皇太后和一干宫妃,皇上既然还在,她们自是要前去伺候,新皇一上位就把宫里的钉给拔了个干干净净。

    辅国公这会儿是胆战心惊,虽然他跟长公主是夫妻,但两个儿分了家,要说之前他有恃无恐不害怕,那么在袁家满门抄斩之后,他就开始提心吊胆,宁夫人还没来得及伤心儿离开,就接到家中的噩耗,当时她就晕了过去,再醒来,竟跟老了十岁一般。

    燕清岚也在逼宫那天身受重伤,一条腿都给瘸了,这辈也就费了。只有燕清辉还有一些欣喜,是不是,以后他就可以袭承爵位了。

    辅国公府愁容惨淡。

    燕府这会儿却敲锣打鼓,鞭炮连天,燕清云此次保护皇宫也算是立了大功,新皇登基首先便进行封赏,册封燕清云为忠勇侯,杨初雪由于文采出众与国家有贡献,故册封为容华夫人,品级竟比燕清云还高,燕清云哀怨了,这算什么事儿啊。

    只是接着,皇帝又给香姨娘册封了一个三品诰命,美其名曰生育有功。

    香姨娘当时只差没被这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晕,杨老爷心中嫉妒,只是对这诰命夫人也更加疼爱起来,竟也学起了燕清云,当起了忠犬好丈夫。没办法,谁叫他小老婆竟成了官夫人呢,他这做丈夫的,还真是有点没脸。

    相比起自己的容华夫人,香姨娘的诰命更令杨初雪开心,对那未曾见面的皇帝,因为燕清云受伤而产生的芥蒂也渐渐的散了去,皇上还真是一个好人那!

    去!你也太容易被收买了。

    至于这次事件最大的功臣,燕清荣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封赏,毕竟他现在无官无职,有些事也不能拿到明面上说,不过皇上一道圣旨下来,辅国公退位让贤,爵位自然就落到了燕清荣的头上,也算是得到了一个大实惠,爵位可是比燕清云还高呢,只所谓一门两侯爵,风光无限。

    辅国公松了口气,没有夺了他燕家的爵位,没有要了他的老命,他心里还是有些庆幸,他想,他若不是那两个不孝的亲生父亲,恐怕连家都保不住吧。

    燕清辉如意算盘打了空,燕清荣理都不理这些人,一回去,首先便把他那早夭的弟弟记上族谱,接着便请族长,主持分家,然后又把老国公安排在一处最华丽的院荣养,他的那几位妾室,自然也跟着一起,哪怕就是死,也要死在他身边,这辈想要出去孩身边养老,做梦。

    辅国公是他亲老,他自然不会亏待,只是那些女人就不一定了,燕清荣眼神阴霾,闪过一丝杀意,只是杀了她们太便宜了,当即就吩咐下人,除了老国公的吃穿用度按照平日分列来,那些女人

    燕清荣冷冷一笑,他也想看看,当一群饿狼挤在一起,面对唯一的肥肉,她们会做出什么动作,又会发生些什么趣事儿,她们以后,就在那院里熬着吧!

    杨初雪的生活很美满,杨荀盛也随着新皇登基来到了京城,皇上还笑着打趣,说要亲自给他主持大婚,杨家如今说亲的人,只差没把门槛踏烂。

    杨荀朝苦逼了,东躲西藏,后来干脆躲到文太傅家不出来了,只是没过多久,文太傅又说起了媒,杨荀朝囧了,杨老爷和香姨娘开心了。

    杨初雪也挺开心,文太傅说的那位小姐她也知道,就是君山书院刘院长的孙女,这天大的好事,她自然巴不得,说起来杨荀朝还是高攀了,毕竟,他现在可才只是一个翰林院七品编修呢。

    所有的事,都往好的方向发展,杨家如今在京城也算是真正的崛起了,小瑾睿也学会了叫爹娘,虽然口齿还不清楚,但看着几个孩在院里玩耍,杨初雪的心就觉得满满的。

    燕清云可怜兮兮的,见妻心情转好,急忙就凑了上去,杨初雪瞥了他一眼,转而浅浅笑了起来,只觉得生活很美满,日还长着呢

    燕清云见妻笑了,打横把她抱起来,就往屋里走去,他可是憋了好久了,虽然他也自知理亏,但妻的惩罚能不能换一样!

    接着,便是一室红浪

    完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将嫁重生之洪荒魔猿闲人挖宝记神策末法时代的修道者药王我有一块地北上南下御香做贤妻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