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塘作品汇-故乡的词语(组诗)

乐读窝 > 散文 > 塘作品汇

故乡的词语(组诗)

书籍名:《塘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母亲给予的幸福时光

    

    慢性子的雪,总是落在雨后

    院子里的地面早已淋湿了

    前山,才慢慢地敷上一层白

    

    更慢的是菜园子的大白菜

    还在不紧不慢地绿着

    稍早的时候,母亲还在浇水

    “让菜心抱得更紧实些

    才经得住霜打雪压”

    母亲坚信,经过霜雪的白菜

    才更棵大、瓷实、味美

    

    这么多年,第一场雪后

    母亲总会叫上我去拔大白菜

    一棵棵抖落叶子上的积雪

    然后小心地码放在一起

    等太阳出来,再一棵棵散开

    “就像给刚满月的孩子晒太阳

    它还在生长着呢”

    

    母亲说这话的时候

    她头上的积雪已经很深了

    那时阳光静好,屋檐上的积雪

    还没融化,地窖里大白菜

    和我一样保持一青二白

    享受着母亲给予的最后时光

              2021.02.01

      

      

      

      ◎故乡的词语

      

      它们是我供养的亲人

      曾经散落在村庄,田垄,山岗

      那含在唇角的母语,乳名

      土得掉渣的方言,早已词不达意

      

      那些名词——

      簸箕、犁耙、轱辘、碾道、纺车

      都成为记亿深处发黄的底片

      那些石头、铁柱、留锁、狗剩、驹子

      已从一个个鲜活的乳名

      变成苍老、迟顿的形容词、叹词

      

      一些词语从泥土里长出

      贫瘠、干瘪,被镰刀反复收割

      一些词语被装进行囊

      如埋下的蛊,蛀蚀心中那枚月亮

      更多的词语越来越小

      小成针尖上的蜜,含在口中

      刺痛甜蜜的乡愁

               2021.09.18

      

      

      

      ◎草逼他退位

      

      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干不动了

      就连老伴也走得比他早

      多出的这几年,他给老伴培过土,拔过草

      他是多么称职的庄稼地里好把式

      年轻时老伴看上他,就是这一身力气

      和犟牛也拉不回的倔脾气

      他家的自留地草锄得最干净

      秋天芝麻长得最高,荞麦最饱满

      别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

      他舍不得一亩三分地,丢不下老伴

      他把村里撂荒的地都种上了

      秋后给人家送去口粮

      后来村里的年轻人都进城了

      他也干不动了,看着草吃了坡地

      又吃良田,草绊住他的腿脚

      草一口口吃了他的老伴

      他知道,是老伴在土里想他了

      是草逼他退位

               2021.09.28

      

      

      

      ◎不要打扰雪地劈柴的男人

      

      大雪下了三天三夜

      一个男人还在院子外劈柴

      屋子里炉火烧得通红

      劈柴的男人汗流夹背

      劈出的木柴已经高过一场大雪

      

      那雪还在不急不缓地下着

      男人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他要把所有的力气

      都交给一根根坚硬的木头

      像要从木头中劈出火来

      

      没有人打扰这个劈柴的男人

      就像没有人敢打扰

      屋内女人一声声尖叫

      一个男人痛得蹲下了身子

      他听到了一个新生婴儿

      第一声嘹亮的涕哭

               2021.05.03

      

      

      

      ◎一场大雪还没落下

      

      一场大雪还没有落下

      雪地里的那个人还没有出门

      老屋里的旧时光

      还没走进底片,一盆炭火

      还为我保留着人间烟火

      

      一辆纺车,棉花刚纺到一半

      一件开花的棉衣还没缝补

      母亲的锅灶刚刚点燃

      小米粥的香气还藏在米粒里

      窗外的劈柴刚刚垛起

      父亲额头的汗珠还没落下

      回家的人正走在黄昏的路上

      

      如果再晚一些时辰

      我就会错过这老旧的时光

      错过至爱的亲人,错过一辈子

      让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深陷一场无情的大雪中

             2021.02.17

      

      

      

      ◎口琴

      

      是谁,于大风中捂住琴孔

      就像捂住颤抖的金属

      捂住急促的呼吸和心跳

      还是跑漏了风声,跑漏了一节节

      飞驰而去的列车

      

      琴孔里的异乡人,从曲谱中

      一次次折返于夕光旧影

      折返于童年的铁匠铺

      带走叮叮当当的乐谱和秘籍

      带走慢半拍的镰刀、马掌

      和抽身而去的,高八度的铁轨

      

      你怎能捂住金属的刀片

      那急迫的琴音,比老去的时光

      更迅疾,从终点到起点

      那大风中的列车,一次次抵近

      故乡锈迹斑斑的站台

                 2021.10.04

      

      

      

      ◎山中来信

    

      寻着一封山中来信

      你寻找那个给你写信的人

      小村路口的绿皮邮筒

      年代久远,一封没有住址的信

      被退回来时,已是中年

      手中的毛边纸字迹模糊不清

      字里行间,你隐约看到山峦、老屋

      春季金黄的油菜花打成一片

      玉米、高粱都恪守着农历约定

      豆角拨架后,种上秋白菜

      蘑菇、榛子一直说着方言

      山中日月长,那些旧年影像里

      走散的亲人隐约可见

      他们已在这封信中隐居多年

      就像一个人身上的胎记

      就像乳名,只要有人大喊一声

      就会从书信里生动地醒来

             2021.02.02

    

    

    

      ◎老屋听雨

      

      老屋听雨,听母亲的絮叨

      怎样一滴滴深入雨夜

      母亲说:三年旱灾,春风纵火

      救不活田垄上一株秧苗

      说起那年饥荒,秋雨连绵

      母亲用一把湿柴,点燃灶火

      用瓜菜代食,度过荒年

      

      母亲的述说如绵绵夜雨

      平和、舒缓,不像在谈论生死困顿

      那些命运对她的不济与不公

      以及深入骨子里的隐痛

      都被她用瘦弱的身躯

      一一扛住并消解。那种隐忍

      如雨夜里的一束微光

      照彻母亲卑微又高贵的一生

                 2019.08.20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异界之召唤游戏篡隋边关犬辅二三事作品汇风云无极外星文明继承者风过府河谷作品汇重生之都市剑侠北冥神功炼魔成道纯阳真仙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