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黑道总裁独宠妻-第十六章 完美结局,幸福的一对!(二更)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黑道总裁独宠妻

第十六章 完美结局,幸福的一对!(二更)

书籍名:《黑道总裁独宠妻》    作者:君子有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李芸熙醒过来之后看见维泰克.洛弗尔那小心翼翼照顾自己的模样,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尤其是一个被外界任何人认为刀枪不入的大姐大,女强人一样的存在,在面对这突然的温柔的时候,心中从小到大的委屈都倾泻而出,忍不住红了眼眶。

    维泰克.洛弗尔以为她痛的很难受,心里早已乱成了一团,连忙用着他从未有过的柔声哄着她,可是他越是哄啊,她貌似眼睛红的越厉害,隐隐约约的还有水质在她那扑闪闪的大眼睛里头溢出来,这下可把他急坏了,气急败坏的走出卧室的大门,急急忙忙的往着医生所在的地方走去。

    李芸熙以为他对于自己突然的懦弱不耐烦了,心里微微揪痛了一下,果然,她就说嘛,他这么一个花花公子哥,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耐性,哄女孩子估计一两句甜言蜜语就有人扑到他的怀里撒娇去了,是她看走眼了。

    就在李芸熙哀叹的瞬间,维泰克.洛弗尔又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跟着他回来的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确切的说这个医生是被他拎着回来,看着医生嘴角那几粒饭粒,李芸熙咬着唇角才没有笑出来,这个男人真是的,还以为他的耐性就这么一点点,没想到是去请医生了,只不过估计那会儿医生正在吃饭呢。

    “该死的,你那药一点效果都没有,吃下去的人还是痛哭了。”维泰克.洛弗尔咬牙切指的说道,那个架势要是医生不能够让李芸熙停止哭泣的话,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掐死他。

    医生无奈的撇了一撇嘴,他那个药有没有用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眼前的主子只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他好端端的在吃顿饭也被拉了出来,真是的,这就是做属下的命,这情形估计他不好好的帮这小姐检查一下,主子是饶不了自己了,理了理自己的白大褂,医生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喉咙说道:“咳咳——那个小姐,你现在身体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看着医生那个故作严肃的情形,可是他嘴角的饭粒又将那个形象完全的打败了,李芸熙咬着嘴角,一副想笑不能笑的模样,轻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

    “肚子还痛不痛?您倒是好心的吱个声,不然主子又要开罪我了。”医生瘪了瘪嘴,一副委屈的哄道,他是懂眼前的小姑娘的意思,可是身旁那个就要发怒的主子不懂啊,或者关心过了头,脑子空白的只懂得简简单单的白话文,小姑娘要是不吱声,他估计是没法回去继续自己的午餐了。

    “不痛,我没事了。”李芸熙咬住嘴唇,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将头埋在被子里,再也不去看医生的模样,因为她怕自己会很不争气的大笑出声。

    “主子,您听到了吗?小姐已经没事了。”医生促狭的说道,然后准备回去继续自己的午饭,李芸熙的反映他也没放在心上,反倒认为她定是因为这次经痛的事情不好意思了,也不点破。

    维泰克.洛弗尔亲耳听到她的声音,这才放下了那紧挂着的心,心里疑惑她不痛那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在哭什么呢?现在又埋在被子里闷不出声的一颤一颤的模样,让人很怀疑她是不是躲在被子里哭的透不过气来了,想到这里,维泰克.洛弗尔的心情也是很郁闷,明明是晴朗的天气,可是他却觉得灰蒙蒙的,眼里充满了关系与怜爱。

    “那个医生啊,你嘴角有几粒饭粒。”李芸熙就在医生快要轻快的踏出自己的房门的时候,甜美的提醒道,语气里都是天真无邪,让人挑不出一点的毛病。可是听在医生的耳朵里就像一道雷轰的响了,他连忙用手去擦嘴角,果不其然的有几粒刚刚吃的饭粒,脸色顿时青白交错,真是糟糕至极,他那美好的形象完全消失殆尽了,都是拜主子所赐啊,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主子的,竟然出了这么大的骡子,也没有人提醒他医生,怪不得今天回头率那个高啊,害的他以为自己今天风流倜傥的迷倒了别墅里大半的女人。

    医生像一阵风一样快步的往外走去,李芸熙这才抬起头来哈哈大笑,整张甜美的脸蛋都是满满的红晕,连眼角的泪水都笑了出来,看见这个情形,维泰克.洛弗尔这才微微放下了心,无奈的勾起嘴角,带着宠溺的笑容瞧着床上那个笑得不知所措的小女人。

    自从那次痛经事件已经过去很多天了,李芸熙又恢复了原来的活力状态,原本对着维泰克.洛弗尔消失的好感都回来了些,两个人相处间总让人觉得怪怪的,李芸熙对于这种不减不淡的相处都是觉得没什么,毕竟眼前的男人虽然有时很温柔,但是他可是一个花花公子,惹到了他就要像个怨妇一样生活了,她可不想那样,还是保持朋友那种距离比较好。

    可是维泰克.洛弗尔面对这种情况就不愿意了,本以为自己可以凭着这件事,在她身体各方面都比较脆弱的时候趁杆而上,可是到头来又恢复以前那个不减不淡的日子了,一心想要追妻的男人哪里还愿意,恨不得找机会将其绑回自己的被窝里宠着。

    今日,维泰克.洛弗尔收到一个宴会的请帖,按照平时他就直接让秘书推掉了,可是眼下他还想促进自己跟小女人的关系,所以就应承下来了,对方听说在宴会上堂堂的意大利第一总裁兼第一黑手党会出现,别提有多么的激动了,赶快的忙前忙后的,就怕惹到这位大人物不开心,还特地的将有一点点亲戚关系的闺女都找了来,希望可以趁机钓上维泰克.洛弗尔这一个金龟婿,那前途可是无可限量啊。

    宴会的那天,李芸熙极其不情愿的穿上管家叫人拿来的礼服,心里哀怨自己不单单是一个处理琐事的小婢女,更加连秘书的工作都做了,但是只收一份的钱,真是亏大了。哀怨的同时,李芸熙还是不忘记穿好这件做工精致的礼服,果真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完完全全刚刚好,穿好衣服之后,李芸熙走到镜子面前,看着眼前那个绝美的不像话的人物,再次感叹果然美人都是有钱人堆积出来的,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个一点都不假,可是这个衣装可不知道要多少钱才买的过来。

    其实李芸熙所想一点都不假,这件礼服是维泰克.洛弗尔特地叫人为她量身定做的,所有的码数都是他猜测的,果然一点都没猜错,而且不说它价格有多么的昂贵,单单是请这个设计师就花费了维泰克.洛弗尔大量的人力物力,不过一想到自己今晚的行动,他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期待,一点点焦急,整个人处于亢奋状态。

    穿好衣服之后,按照礼貌,李芸熙坐在化妆台的面前,熟练的拿起化妆台的高级化妆品在自己的脸上涂抹起来,最后手巧的将自己的头发挽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高贵而迷人的小女人,她这才满意的往房间门外走去。

    而等在门外的维泰克.洛弗尔早就着急不安了,穿个衣服怎么那么久,该不会是在浴室滑倒了吧?各种各样她可能受伤的情形他都想了一个遍,就想要亲自走进去瞧一瞧的时候,房门缓缓地打开了,一个带着满身耀眼光芒的小女人走了出来。

    一袭白色及膝连衣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完全的勾勒出来,那黑黑的长发挽了起来,看上去高贵而迷人。她平时很少化妆,今天却是略施粉脂,剔透的肌肤淡若清瓷,小巧的红唇也淬了莹润的粉色。玫瑰色的双颊艳光照人,眉目如画,肤如凝脂,吹弹可破,顾盼生姿,撩人心怀,整个人美丽到了极点!

    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她,一时间充满惊艳地凝视着,就像是在欣赏一幅美丽的画卷,有些移不开视线。

    李芸熙一步一步朝着他走去,有几缕头发俏皮垂落在胸前,小蛮腰好似羸弱的柳枝,身形曼妙,摇曳生姿。她这个模样倒像是一个高贵的女王般,优雅与高贵是她身上的诠释,那唇上娇艳欲滴的色泽,就好似是清晨的玫瑰,上面犹带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叫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俏丽身影,维泰克.洛弗尔听到自己心跳不规律的狂跳了起来,这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激烈。

    李芸熙不是没有看见他眼神的不一样,但是她冷静着逼迫自己不去注意那些东西,尽管他今晚穿的非常的绅士,原本就是异常俊美的神人之姿,这个时候就更加的有魅惑力了,但是往往越是美的东西就越是有毒的,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说的大概就是他这个人。

    她那纤长白皙的小手镇定的环上维泰克.洛弗尔的臂弯,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朝着他点点头,然后伸出脚准备去赴宴会,而旁边的维泰克.洛弗尔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带着她开始出发。

    李芸熙跟着维泰克.洛弗尔踏进宴会现场的时候,大家纷纷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有献媚的、有嫉妒的、有羡慕的、有惊艳的......

    李芸熙淡定的接受这些目光,很镇定的跟着维泰克.洛弗尔到处周旋着,甜美的脸上都挂着得体的笑意,然后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慢悠悠的望着美食的地方走去,悠闲地喝着美酒,品着美食,有几个刚刚没瞧见她跟维泰克.洛弗尔进来的男人纷纷过来搭讪,李芸熙都一一应付,无论是怎么的跟着别的男人谈笑风生,那股火辣辣的注视总是不容令人忽视。

    管他的,反正出来就是要吃美食,泡美男的了,不然白白给他打工啊,什么都捞不到,李芸熙如此想着,笑得更加的欢乐了,她对面的几个男人还以为自己那么本事的将佳人哄的那么开心,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一把。

    而在;另一旁听着宴会主人那献媚声调的维泰克.洛弗尔一直心不在焉,耳朵听着那令人厌恶的献媚,眼睛却是直盯盯的跟随着小女人的倩影,看着她对着几个男人笑得那么欢快,他心里升起了浓浓的妒意,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估计那几个靠近李芸熙的不知好歹的男人已经死了不上十次。

    顾不得那么多了,维泰克.洛弗尔没有那个闲情听着眼前肥大男人的献媚,快步的往着小女人的方向走去,在她不注意中,揽着她的身子,低下头,在那个他觊觎已久的红唇上霸道的落下一吻,夹杂着惩罚与妒意,唇齿间的纠缠,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被吻得气喘吁吁的李芸熙只能够腿软的依偎在他的臂弯里,享受着从来没有多的狂吻,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呼吸困难的时候,他这才放开了她。

    立定了脚,看着周遭的各种各样的眼神,李芸熙这才知道维泰克.洛弗尔刚刚对自己干了什么,心里跳的快的不正常,不想让人发现她的不正常,她没有理会任何人的目光,快步的往宴会场外跑去,一路上,她的脑子里只有那句‘她被维泰克.洛弗尔吻了!’。

    看着李芸熙跑了出去,维泰克.洛弗尔快步的跟着出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他只知道现在她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迷离了,他看得出她对他不是完全地无意,现在容不得她再退缩了。

    好不容易,维泰克.洛弗尔才在宴会场地外的喷泉旁边拉着了李芸熙的手臂,轻柔而不失霸道的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那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带着深深的无奈与疼宠:“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听到这里,李芸熙瞬间瞪大自己的双眼,紧咬着红唇,默不作声,是呀,她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在不知不觉的相处中,她的一颗玲珑心早就遗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是她不去在意罢了,不在意并不代表就没有啊,可是她跟他可是死对头啊,因为她可没有忘记自己之所以到他的身边是为了什么的,要是找不到他的犯罪证据,她的任务就不算是完成,可是呆在他的身边越久,不单单找不到所谓的证据,她还沦陷的越来越深,看来是时候退出了,当初张裕就说过,卧底一旦爱上目标人物,那么她的行动注定是无果的,要是张裕他知道自己爱上了维泰克.洛弗尔,估计早就要求她撤出了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清爽的气息,那是专属他的味道,她深深的知道,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闻着这样的气息,就好像是已经印烙在心上许久一样,最后一次,李芸熙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沉沦,就让她放纵一次,毫不顾忌扑到他的怀里,呼吸着他的气息。

    看着这样安静的呆在自己怀里的佳人,维泰克.洛弗尔心里是雀跃的,他还准备了一大堆的甜言蜜语,全都还没有开口,小女人就安静了,看来老天爷是听到了他的祷告了,终于要抱的美人归了。

    维泰克.洛弗尔的兴奋持续了一整个晚上,他柔情的牵着小女人回了她的房间,之后在她睡着之际才轻步走出走出房门,满心欣喜的叫专业人士准备婚礼,可是他的幸福状态一到早上看到那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消失殆尽,因为某个小女人连夜跑掉了,至于目的地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小女人从一开始就打上了他的专属标签,他维泰克.洛弗尔的爱妻,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要把她追回来,然后绑在自己的怀里,哪里也不许去。

    而另一厢的中国A市,李芸熙自从很没骨气的偷偷回去之后,跟着张裕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退出了行动,张裕也没有多问什么东西,只不过他那双精明的眼睛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一副我了然的模样,简直让人气结,都这幅年纪了,还像个小伙子一样,乱猜个屁。

    回到A市的时候,她时时刻刻的想起意大利的事情,想象着维泰克.洛弗尔知道自己突然离开之后的表情,她也忍不住直哆嗦,甩了甩头脑,她决定忘掉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周遭的朋友都发现了她的改变,心里疑惑她这一次那么长时间的任务究竟干什么去了,怎么回来之后就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

    就在李芸熙回到A市几个月后,她每天都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般,以前对于她来说很有趣的任务,现在竟然成为了一个打发无聊时间的借口,常常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或者是梦中总是出现那么一抹神人般的身影,那个花花公子应该忘记她的存在了吧!她走后,又有一大堆的女人送上门去了吧,说不清自己什么心绪,只知道很难受,这么难受的情况下,李芸熙决定好好的购物,尽量的发挥自己赚来的血汗钱,她强装兴奋的从床上起来,也没有开自己的名牌车,只是这样徒步的往商场上走去,季屿珊跟着胡正峰度蜜月去了,瑾又要照顾龙凤胎,其他的男士跟着去逛街貌似不太方便,因此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去。

    看着热热闹闹的商场,她那原本低落的心情也高涨了起来,像个大学生一样活跃而充满活力,兴奋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有那么一两件喜欢的就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逛了整个大商场,李芸熙的手里也有拿了不少的购物袋,她那兴奋的神色让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的回头望去,甚至还有一些年纪轻轻的大男孩跑过去自告奋勇的要帮她提东西,这么一个甜美的小女人,周遭想要跟她搭讪的人群自然是少不了,李芸熙勾起淡淡的微笑看着身旁围着她的人,头有那么一点点的痛,这群人太热情了,最主要的是这群人看着她的眼神很火热,先不说她对姐弟恋没什么兴趣,单单是普通的男女恋爱她都没有什么兴趣了,全都拜维泰克.洛弗尔所赐,怎么又想起这个男人了。

    就在李芸熙神游之际,她的肩膀被一道力道揽住,紧接着在她不明所以的时候,她被人霸道的揽进了一个温热的怀里,她本想挣扎开来的,可是那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的味道飘进她的鼻腔里,她顿时错愕,从来人怀里抬起头望着那神人般的容颜,李芸熙讶异的微张嘴唇,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飘进她脑子里作怪的人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这个人不是维泰克.洛弗尔是谁。

    “不用劳烦了,我老婆我会照顾。”维泰克.洛弗尔用着流利的中文说道,然后在一群男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霸道的揽在李芸熙走了。

    李芸熙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被人带进了一辆豪华轿车里,在她还没有回过神的瞬间,又被他霸道而缠绵的吻住了,将李芸熙吻的气喘吁吁,只能虚弱的呆在他的怀里,搅乱了她一湖的春水。

    “为什么离开?”维泰克.洛弗尔那清冷的嗓音瞬间从她的上方响起,她可知道当时得知她不知所踪时,他几乎快要发疯的到处去找她,那种感觉他一辈子不要再尝试了。

    李芸熙沉默了一阵子,只能痛苦的说道:“我们不适合。”,他不知道她当初靠近他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才这样子的爱她,要是他知道了,那该会如何的生气,她不能够想象,反正从一开始,他们就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不适合?为什么不适合?因为你是一个卧底,有目的的靠近我?还是因为你是杀手组织的头头?李芸熙,适不适合不是由你说了算。”维泰克.洛弗尔第一次这么一本正经的叫她的名字,这么严肃的表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顿时一时语塞,只是支支吾吾的说着“我......我......”,脑袋瞬间轰炸开来了,他知道,原来他都知道,她靠近他是有目的的,那他为什么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以往那些靠近他的卧底不都是突然消失了吗?她是唯一一个还生的卧底.

    “李芸熙,现在我慎重的告诉你,你李芸熙将是我维泰克.洛弗尔的爱妻,这辈子你是逃不掉了。”维泰克.洛弗尔严肃而霸道的宣誓道,就像是盖章一样在她的红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听到这样爱的宣誓,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是她还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可是感动归感动,该解决的还是要立刻解决的,她支吾着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曾今将你的资料报告给老头子听。”。

    “我不在意!”维泰克.洛弗尔无所谓的说道,那些资料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天爷通过这次的事情将她送到他的身边了,他很感激。

    听到对方说不在意,李芸熙神色一转,瞬间幽怨的算着总账:“可是我在意,报纸上你的风流新闻一大堆,女人也是一大堆,还有那天晚上你跟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我不希望自己将来的丈夫是这么一个风流成性的人,很显然你很不合格。”。

    “我......我没有,你听我说,那些都是骗人的,只不过是一种迷惑敌人的假象,不信你可以去问一问管家,还有那晚的女人也是为了试探你用的,后来都被我丢去喂狗了。”维泰克.洛弗尔焦急的解释道,俊美的脸上有点可疑的红晕在蔓延,那个神色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在他的脸上的。

    李芸熙瞧得不禁惊讶,这......这真的是维泰克.洛弗尔吗?不是人家假扮的吧?还有那个神色,怎么好端端的突然红了脸颊呢?害她有种调戏了别人的感觉,心里猜测着他反映那么大,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而李芸熙也的确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维泰克.洛弗尔只是底气不足的说一句‘才......才不是’。

    “哦?真的不是?那不好意思,本姑娘只喜欢处男。”李芸熙不怀好意的说道,假装转身就要走出车外,她当然不是有处男癖,但是为了揶揄这个男人,她才故意这样说的,果不其然,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被人立刻拉回了怀里,只听见一句闷闷的回答“我是!”。

    李芸熙顿时哈哈大笑,可是下一刻她的红唇瞬间被人给堵住了,一个铺天盖地的热吻袭了上来,带着无限的霸道与幸福。

    事后,李芸熙从维泰克.洛弗尔那里了解的所有的事情,知道是张裕他们搞错了对象,怀疑错了人,而维泰克.洛弗尔不计前嫌的帮助他们抓住了嫌疑犯的犯罪证据,而以前那些被派去的卧底都好死不死的爱上了他的属下,所以都乖乖的在家里相夫教子了,而李芸熙最后也在维泰克.洛弗尔浪漫的求婚下答应嫁给了他,两个人开始了幸福的生活,幸福指数一点都不比胡瑾萱他们那对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华夏神医第一宠妃飞扬跋扈外挂傍身的杂草网游之八卦魔界2红楼之林家有子网游之我不配一品道士系统符宝收藏天下凶宅笔记嫡女归漫长的告白最豪赘婿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与狼共枕高纬度战栗打工巫师生活录天才宝宝极品娘亲超级宠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