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清心游-373 番外——郭络罗氏

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清心游

373 番外——郭络罗氏

书籍名:《清心游》    作者:香胡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

    郭络罗氏额娘是安亲王岳乐庶女,封和硕格格,故,郭络罗氏额娘是为郡君。

    安亲王岳乐,清太祖努尔哈赤第七子阿巴泰之子,他称皇太极伯父,是顺治帝堂兄,因此,身为他外孙女郭络罗氏,实为努尔哈赤五世孙辈。郭络罗氏出身,应该说是比较显赫,这也打小养成了她高人一等心理,只是,她年幼时便母丧父亡,成了一个孤女,此为她大不幸,好,她被外祖父怜惜,接到亲王府养跟前,体味了短暂不如意后,郭络罗氏又一次站了高处,体味着多人敬畏。

    养岳乐跟前郭络罗氏是骄傲,可因着她受宠,安亲王府许多后辈相应少得了许多安亲王关注,这样她,不可能不招人嫉,因此,郭络罗氏或明或暗也吃了些亏。郭络罗氏是聪明,她努力获取外祖父宠爱,竭力与几个舅舅亲近,亲王府日子便越过越好,安亲王跟前久了,见事儿日多,郭络罗氏对于以前或挤兑过她或阴过她安亲王府女人们便有些不屑,这些唯唯诺诺女人,为着一点小利便搅了脑汁算计,她们愚蠢浅薄,贪婪谄媚,目光浅狭,郭络罗氏很是不耻,她看不起她们。

    随着郭络罗氏日益得到安亲王看重与宠爱,亲王府女人们也都消停了,不再有人敢给她使绊子,也因此,郭络罗氏明白了一个道理,日子要想过得自,地位一定要凌驾于别人之上,唯有尊贵身份地位,才能保证尊贵自生活。

    康熙二十八年,顺治、康熙两朝功勋卓著安亲王岳乐薨逝,岳乐第十五子玛尔珲依例降袭,为多罗安郡王。外祖父去世,好郭络罗氏与几个舅舅亲近,生活仍然维持着安亲王世时模样,只是,她性情,却不得如今安郡王府女眷们真心喜爱,当然,郭络罗氏并不屑于得到她看不起人喜爱,她张扬,骄傲,任性恣意,与府里女眷相比,就像羊群里参杂一头牛犊,与众女眷有着鲜明不同;她美丽,活泼,高兴起来甚至会肆意大笑,全无一般女儿家羞涩温婉;她像男人们一样强悍有能力,因着她得府里主事多罗郡王看重,继福晋赫舍里氏也给儿子面子,待她颇为和蔼,得了郡王府有权势两个人看重,郭络罗氏日子一直过得很轻松。

    郭络罗氏奉旨与八阿哥成亲时是幸福,她喜欢八阿哥,八阿哥自幼聪慧,甚晓世故;长大后才能卓著,聪敏实干,长相俊朗,待人亲切随和;八阿哥身为皇子,又得皇帝看重,是佳夫婿人选。

    大婚后,郭络罗氏很适应了生活环境,如同王府一样,郭络罗氏凭着自己聪明才智与大方活泼性格得到了大清高统治者康熙宠爱,后宫,她也得到了皇太后欢心,有了两位高掌权者眷顾,郭络罗氏生活如鱼得水。

    初,一切都是如意,八阿哥宠爱她,她也全心回报夫婿,帮着他出主意。郭络罗氏从小外祖父跟前长大,有着满族女子特有豪爽大气,因着长年耳闻目睹,她很懂得怎么收揽人心,怎么用人,而这,是那些注重典雅娴淑之风、只知习练女红厨艺女人所不具备能力,八阿哥也很开明,妻子好建议,他总能听取,夫妻俩夫唱妇随,日子过得很美满。

    因为早年处理宗室时一件错案,已逝安亲王被皇帝追降郡王,好原安亲王府家族地位与实力,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不过,这不谛是一个帝王发出信号,明眼人总能从中看出些什么,已为人妇郭络罗氏听从八阿哥劝导拉拢多方助力,因为郭络罗氏,八阿哥得到了安郡王一系支持,又通过收养汉人名士何焯孙女而收揽了江南士子之心。通过八阿哥,郭络罗氏再一次证明了自己不弱于男人能力,她足以自豪。

    一切、一切坏开头,全源自伊拉哩氏。

    其后,郭络罗氏无数次想,如果,如果没有那个女人,她是不是能一直幸福下去。

    每一次听说那个女人,是因为一只雕,老九老十打塞外回来,郭络罗氏好几次听他们提起那只大雕,附带,便听到了那被大雕眷顾女子——伊拉哩氏。

    其时,郭络罗氏想,这女人,真有手段,通过一只雕,得到了皇子们注目,如果她一直这样聪明下去,又有家族出力,以后说不准真能如愿嫁入皇室。

    “十弟,你没问问伊拉哩氏驯鹰密技?”

    “八嫂,没有密技,那雕除了那个丫头,谁也不认。”

    “十弟,你真老实,不过是人家不告诉你罢了,你还真信了?伊拉哩氏手上必然有驯鹰密技,再不然,伊拉哩氏手上也该有大雕爱吃吃食,而正是那吃食配方,她没有告诉你,让你没有得到那雕。”眷顾?郭络罗氏不屑冷笑,一个名不见经传奴才,凭什么得到神雕眷顾?不过是耍了些小手段引来罢了,雕,p>

    偕褚欤?且彩切笊???残笊??腿菀妆怀允骋?眨?裁闯嘧又?囊??竦竦幕安还?且缑乐?剩??庑┠腥嗣腔苟夹帕恕p>

    因为看多了府里奴才们耍着手腕勾引八阿哥郭络罗氏对那些女人们藏柔弱外表下不安份再清楚不过,伊拉哩氏,也不例外,只是,她手段惊人,无迹可寻罢了,伊拉哩氏背后有一个家族支持,能达到如今这样惊人效果也并不奇怪。

    “不过是又一个想要引起皇子注意女人罢了。”郭络罗氏轻描淡写地评判。

    十阿哥转头跟他八哥说话,九阿哥却认同地点了点头:“八嫂言之有理。”

    第二次听说伊拉哩氏是八阿哥书房外,郭络罗氏听着九阿哥说伊拉哩氏比她当年还得人看重有许多人家求娶时忍不住冷笑,看吧,那个女人目达到了。不过,一个奴才,凭什么和她比?她身份,一般人家,谁敢妄想?伊拉哩氏不过一个子爵之后,父亲也不过一个三品官儿,那求娶人家虽多,也大抵只是一些破落人家罢了,有什么可为人所称道?

    其后,郭络罗氏又几次听说九阿哥去堵伊拉哩氏没堵到事儿,“爷,这个伊拉哩氏欲擒故纵玩儿得真熟练呢。”

    八阿哥笑了笑:“由着九弟折腾吧,不过一个深宅女子,将来娶回府,九弟不多久必会厌倦,不用花心思去意。你不是召了户部尚书孙女?且忙去吧。”

    郭络罗氏满意了,她夫君,果然是与众不同,只这眼光,便没几人能及。想着夫婿隐藏得极深野心,想着将来会有尊荣,郭络罗氏决定听八阿哥话,把多心力花到拉拢宗室并权臣家眷上面。

    只是,那个女人,居然敢不应她帖子!听着伊拉哩家下人回复说什么自家格格身体不适一类话,郭络罗氏第一次被惹火了,一个奴才,架子这么大,她堂堂贝勒夫人相邀还敢借故推脱,此时郭络罗氏可不管自己邀请存心不良,她只记住了,一个奴才,居然敢不把她放眼里。

    等到伊拉哩家下人退下,郭络罗氏挥手扫得几上茶盏摔地上,一腔怒火化为恨恨几个字:“伊拉哩氏,咱们没完!”

    只是,为什么那个女人能像嫁皇子一样嫁给雅尔哈齐?为什么她嫁妆那样丰厚?同为贝勒夫人,这不是打她脸吗?伊拉哩家果然不是规矩,不过嫁一个女儿入宗室,那排场却弄得像嫁皇子一样。郭络罗氏听着下人回报冷笑,雅尔哈齐不过一个庶子,庄亲王继福晋可还年轻着呢,不定什么时候便有嫡子降世,到时看伊拉哩氏还怎么得意。

    可是,那个女人,居然一成亲就怀孕了,坐厅里,听着兄弟妯娌们恭贺雅尔哈齐声音,郭络罗氏妒火中烧,那个贱奴才,这么好命?

    “胤禩,还得多谢八弟妹护着我媳妇儿,若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八阿哥看一眼郭络罗氏谦逊了一声,郭络罗氏则强笑道:“堂兄真是客气,大家都是亲戚,都是该。”

    好吧,至少让伊拉哩氏吃了个暗亏还不能发作,这,多少让郭络罗氏心头气平了些。

    只是,两个时辰后,那个女人却当场打她脸,质问她举足相绊。从未被人这样当面下脸郭络罗氏只觉脸上火辣辣地一阵烧,拼命咬紧了一口银牙压制下想要当场上去给那个女人一记耳光欲/望。果然是上不了台面贱奴才,一点规矩不懂,谁个会跟她似明火执仗与人当面锣对面鼓地对质?

    看着自家爷不赞同眼神,郭络罗氏气愤填膺,成亲这么多年,爷第一次给她脸色看,这一切,都是不懂规矩伊拉哩氏错。好,伊拉哩氏,咱们这算是对上了,以后,你别想有好日子过。被勾动一腔怒火郭络罗氏恨恨地拧着手帕子,打定主意要把得志便猖狂伊拉哩氏踩脚底让她永世不得翻身,若不然,怎能出了她今日胸中这口恶气。

    被打了脸不算完,没几天,皇阿玛居然叫了自家爷去训了一顿,回到府中,爷什么也没说,可是,郭络罗氏却打八阿哥贴身太监那儿把皇阿玛责骂话全听了去,郭络罗氏听完了,怨气甚,凭什么,凭什么连皇阿玛也护着她?

    “明月,那是庄亲王堂伯第一个孙辈。”

    郭络罗氏默然片刻,继而大怒,那个女人,果然是仗着肚子里那块肉来踩她呢,她郭络罗氏是什么人想踩就能踩吗?

    爷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可是,郭络罗氏可不想等三年,谁不让她心气平顺,谁就别想过太平日子。从此,郭络罗氏开始了自己与伊拉哩氏长达多年“战争”。

    以前,郭络罗氏以为自己是大清幸福女人,可是,有了伊拉哩氏做比,郭络罗氏才发现,自己幸福,那么不堪一击。从第一次听说那个女人,郭络罗氏就得到了她资料,从小千娇百宠着长大,祖父母,父母,三个兄长个个把她捧掌心,视若明珠,连她外家所有亲戚也都因着她家势高看她一眼,那时,郭络罗氏就很是不缀,不过,那时,郭络罗氏却还可以自我安慰,这女人生得好,还得嫁得好才成,嫁得好还能得夫婿宠爱才行,伊拉哩氏将来指不定落到什么德性男人手里呢。

    可是,伊拉哩氏所嫁男人,居然比八阿哥还宠妻。

    独宠!

    郭络罗氏嫉妒得眼睛发红,该叫宗室皇室那些成日酸言醋语说她霸道女人们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独宠,和伊拉哩氏一比,她郭络罗氏不知道多贤惠大度,那个女人过日子才真正叫独宠呢,至少她郭络罗氏没让自家爷连个侍妾通房都没有吧,她府里,至今可还有八、九个皇阿玛赏下来宫女子呢,加上那些没福死了,至少得有十几二十个。她伊拉哩氏呢?伊拉哩氏让雅尔哈齐除了她,一个女人也没有,这叫什么?这才叫真正独宠专房呢。

    可是,为什么从没人说伊拉哩氏不好?为什么大家都盯着她郭络罗氏说事儿?怎么可以,她怎么能让伊拉哩氏得了实惠还得好名声?哼,你要得好名声,行,那让你家男人也多纳些女人回府来气你。满心不平郭络罗氏抓住把柄,开始大肆放出伊拉哩氏嫉妒风声,可是,老天真瞎了眼,那女人十月怀胎后,居然得了一对龙凤胎。

    郭络罗氏得到这个消息后,将卧室破坏得一片狼藉,恨恨地骂:“那木都鲁氏是猪吗?就由着那个女人安安稳稳养胎,又平平顺顺把两个小贱种生了下来?”

    费了许多心思传出流言不曾起到作用,花了许多银钱买通想要送到伊拉哩氏身边下人还没多久便被发落到了偏远庄子上,便连提供给那木都鲁氏做手脚稳婆也临接生前被换了下来,好那木都鲁氏没笨死,还知道杀人灭口。

    可是,凭什么那两个小贱种得了皇阿玛亲自起名儿?居然还郑重其事地叫弘普,惠容。

    郭络罗氏已经出离愤怒了,以前皇帝偏心她时,她得意荣耀,又觉理所当然;可现看着皇帝眷宠别人,郭络罗氏心却如被烈火焚烧、热油浇烫,疼痛气恨烦躁郁怒,恨极欲狂。此时,她才明白,嫉妒与怨恨有多么让人煎熬,又多让人无力;此时,她才明白,当年安亲王府那些女人为何总互相争斗个没完没了。那是不甘,是不平,是怨恨;这些不甘不平与怨恨唯有看到那个女人倒霉,唯有看到那个女人受她同样苦,才能消逝。

    可是,八阿哥府里进了一个庶福晋——呐喇氏。郭络罗氏咬得嘴唇出血,爷歇了呐喇氏房里,一个晚上没有离开,这是以前从来不曾有过,以前,爷从不别女人房里留宿,呐喇氏,打破了八贝勒府宁静。

    郭络罗氏是豪爽大气,可再大气女人,也无法忍受自己男人被分走,郭络罗氏无法反抗皇帝旨意,也不能像对待别宫女子那样对待惠妃侄女,不过,郭络罗氏得让呐喇氏知道,这个八贝勒府里是谁当家作主。当着爷面讥讽她,她忍气吞声,背着爷由着下人为难她,她逆来顺受,不过,通过这些,郭络罗氏至少确定了一件事,爷并不曾她身上用心。是呀,她爷,志向远大,岂会耽于闺房?一番试探之后,郭络罗氏满意了,只是,为什么呐喇氏怀孕了?

    郭络罗氏已经顾不上府外事儿了,眼见着自己盼了几年孩儿,却进了别女人肚子,郭络罗氏几乎癫狂了。

    果然,神佛无眼,老天不公,自己求了多少年,花了多少银子也没求到,她恨女人却一个接一个得了送子娘娘青眼。

    直到此时,郭络罗氏第一次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不如伊拉哩氏。那个女人,有着神明眷顾,有着帝皇看护,还有着夫婿全心宠爱,雅尔哈齐哪怕她怀孕期间,也不曾纳小。

    郭络罗氏黑暗中辗转难眠,伊拉哩氏得到那种源自一个男人全心呵护疼爱是她身为郡君额娘当年也不曾拥有,额娘身为郡君,额附却仍有别通房,不如此,她又哪来庶姐妹?伊拉哩氏呢?那个女人,有着夫婿独一无二宠爱,雅尔哈齐把她真正地放心尖尖上,护得严严实实,不让任何人伤害。而且,雅尔哈齐勇武过人,能力出众,这是她那个无德无行额附阿玛所不能比拟……

    伊拉哩氏这个女人,心计深沉,手段惊人,她从不人前表露她嫉妒,她总是说“我们爷要纳多少女人,我都由着他”。又说“我倒想给我们爷纳妾呢,可我们爷那脾气,大家也都知道,我能不顺着他意吗”。

    可笑,如果她心胸真那般宽广,为何不自己蘀雅尔哈齐准备好女人?为什么一定要等雅尔哈齐自己去寻摸?是,别男人都是由着性子往房里弄女人,可是她明明把雅尔哈齐捏手里了却又假惺惺说这样话来堵外人嘴,搏取一个贤惠大度名声,真是又虚伪又可恨。

    可是,大家都认为伊拉哩氏是个温顺,郭络罗氏说话没人相信,都说雅尔哈齐性格强悍,脾气狠烈,伊拉哩氏不敢违逆自家男人;大家都相信雅尔哈齐无意纳小是因为雅尔哈齐身为庶子,打小吃了些苦头,故而不想自己将来儿女如当年自己一样,干脆一开始就只守着嫡妻,而伊拉哩氏又争气,三年生了四个,三子一女,无人可比,雅尔哈齐无后嗣之忧,可以光明正大宠着嫡室了。

    听到她说伊拉哩氏不好,别人嘴上应着是,眼里讥嘲却藏也藏不住,郭络罗氏知道,外人都认为皇八子性情温和,被强悍泼辣嫡妻压制,即使有心,也不敢纳侧纳小,这样言论甚嚣尘上,传至皇帝耳畔,于是,不忍儿子受委屈皇帝不停地给八阿哥赏女人,上至皇太后皇上,下至各府女眷,无人相信她爷是真不喜欢府里有太多女人。

    是,她郭络罗氏确实不愿意别女人来分走她与夫婿相守时间,可是,为什么大家都只指责她,却无人看到伊拉哩氏跋扈?难道,就因为伊拉哩氏所嫁人暴烈难驯,而她所嫁人随和吗?雅尔哈齐用他性格,完美地保护着他妻子,而她,却被所有人冠上了强悍善妒又无子名声。

    这么多年,无论她怎么折腾,无论外界多少风雨,雅尔哈齐从未曾让妻子有一点不顺意,也从不曾对那个女人产生过一点疑心,想着自己让人挤兑雅尔哈齐畏妻,又曾让人雅尔哈齐耳边议论伊拉哩氏与别男人事儿,郭络罗氏苦笑,她真蠢,雅尔哈齐若不是对伊拉哩氏迷恋至深,当初又岂会为了娶她皇帝跟前亲口许下那样诺言,她安排好说嘴宗室一个被吓住了,一个被雅尔哈齐打断了肋骨,还被狠狠地威胁了一顿:“爷女人冰清玉洁,你一个下三滥东西连提一提她都不配,下次再让爷听到你这些污言秽语,爷让你一辈子下不了床。”

    事后,那个还躺床上养伤宗室着人来传话:“夫人,我还想活久一点儿,以后这样事儿,您找别人吧。”

    郭络罗氏恨得骂那个常接济宗室是“养不熟白眼狼”,可现,郭络罗氏却这样羡慕伊拉哩氏,被一个男人这样呵护着,是怎样幸福啊。

    郭络罗氏打心眼儿里讨厌伊拉哩氏,还因为那个女人总是躲人后,操纵雅尔哈齐为她争取一切好处,自己却从不亲自出头,那个女人,成亲四五年,总龟缩府,很少出门,让人连算计她机会也很难找到。当她以为终于套住那个女人时,却于一年后输掉了五十万两白银,她输了,还带累了爷与九弟……得着消息后,郭络罗氏从没那样颓丧过,她一直自信自己能帮着夫婿,不成想,却这一次害了爷。

    让郭络罗氏满心感激是,爷不曾责怪她,还宽慰她,“明月,那个女人,除了相夫教子,别什么也不会,你别和她比,这些年,你跟魔障了一样和她较劲儿,我劝你多少回,你也不听,这次之后,只要你别再把心力花她身上就成。”

    郭络罗氏泪流满面:“爷,能嫁给你,是明月修了几世才修来福气。”

    “明月,你以前做得都很好,只是,这些年为着伊拉哩氏,你也变得和别妇道人家一样眼光狭隘了,也失了自己气度。要我说,那个女人,哪儿也比不上你。”

    “爷,伊拉哩氏,能生孩子。”郭络罗氏苦涩地低语。

    八阿哥顿了顿,拍了拍郭络罗氏背:“儿女之缘天注定,明月,别想这些,你呀,为着这性子吃了多少亏,以后,你也别管她了,日子长着呢,她总不能一辈子顺风顺水,雅尔哈齐还能宠她一辈子?再说,爷不疼你吗?”

    郭络罗氏甜蜜地窝八阿哥怀里:“爷,我以后不再搭理伊拉哩氏了,输掉银子,我那儿……”

    “爷还能被银子困住手脚?这些,你不用管。”

    “嗯,爷,我,就是你。”

    郭络罗氏决定不再搭理伊拉哩氏,等她帮着爷坐上九五之位,她成为皇后,界时,想怎么整治伊拉哩氏都成。

    郭络罗氏不调理伊拉哩氏了,伊拉哩氏自己却病倒了,一病就是十年,不过,这些年,郭络罗氏除了初还着人去探了探外,之后却再没精力去管了,爷因为得了众臣爱戴,招了皇帝忌,被一下打落尘埃,理由便是他生母良妃系辛者库罪藉出身。

    成亲十几年,郭络罗氏与良妃相处一直很平淡,因为良妃当年是仗着美貌被皇帝看中,郭络罗氏眼里,这种以色侍人攀上高枝儿,先天上就让她有些看不入眼,因此,与良妃相处时,她并不像别四妃儿媳妇奉承婆婆那样凑上去迎和,她待良妃素来是礼节上不出错便罢了,没法子,她和良妃真没什么可说,两人也经常相对无言。只是,郭络罗氏做梦也没想到,良妃会成为爷致命伤。

    第一次听到皇帝以良妃为借口贬斥八阿哥时,郭络罗氏当时心中曾经泛起一个念头:如果,八阿哥不是良妃所出,如果,八阿哥是惠妃所出,该有多好;继而另一个恶念止不住地浮了上来,如果良妃此时已身逝,皇帝本着死者为大想法,是不是不会再以这为借口来打击爷?……

    郭络罗氏不可能不怨良妃,只是,这怨,她并不曾宣之于口,她知道,即使良妃真出身不好,可现皇帝也只是舀她作为一个政治斗争藉口,皇帝,这是害怕了,怕八阿哥朝堂影响力,怕她爷挟众臣之力逼他退位。

    可是,皇帝是父,亦是君,她爷是儿,也是臣,如果君父要全力打压,便是她爷再如何优秀,皇帝打压下也难以维持这些年朝堂上无人敢撄其锋势头。看着丈夫二废太子后还被皇帝责骂,郭络罗氏愤恨地道:“爷,你别把皇阿玛话放心里,他不过是上了年纪,害怕了,你年富力强,他却日益老迈,他只能用这样不入流手段来打压你,你千万不要灰心。”

    形销骨立八阿哥拉着郭络罗氏手:“明月,这话,以后不可再说。”

    郭络罗氏心疼地道:“爷,别急,再等等,皇阿玛已经六十了。”

    看着丈夫眼中出现了亮光,郭络罗氏放心了,皇帝与人争从不曾输,可与天争呢?人,总争不过天。

    因为八阿哥沉寂,郭络罗氏也成熟了许多,只是,她不曾想到,事隔十年,伊拉哩氏病好了,伊拉哩氏不仅病好了,还带契着四阿哥得皇帝看中,以至终以一已之力力挽乾坤,给了皇帝从容安排时间,四阿哥也名正言顺地继承了帝位。

    怎么可以,爷忍辱负重多年,为就是等待皇帝逝世,她知道丈夫与他一干拥趸这些年收敛蛰伏,为就是等待旧交蘀时有机可乘;退一万步讲,哪怕爷不能登基,可至少,登基也应是爷扶持十四啊,为什么是与伊拉哩氏亲近老四?

    不认命郭络罗氏与裕亲王一起联手放出风声,帝继位名不正,先帝薨逝实为妖邪作乱——政治斗争,多时候是妥协,她便是不能帮爷坐上九五之位,至少,能帮着他争取多有利条件。只是,郭络罗氏没想到,帝那么就稳住了帝位,又很翦除了裕亲王,之后,是勒令如今廉亲王休了她。

    果然,权势永远是天下蛮不讲理一种东西,帝明目张胆用着手上权势逼迫残害着他弟弟与弟媳,他们,无力反抗。

    贴身丫头跑去求爷,请他帝面前蘀她求情,她默许了,只是,丫头带回来爷原话:“爷乃大丈夫,岂能为一个妇人低头。”

    郭络罗氏听了丫头回话,苦涩地笑了笑。

    “福晋,爷又书房酗酒了,奴才方才退出来时,看着小太监送进去好几瓶酒。”

    郭络罗氏闭上眼:“由他吧,以后,我管不了他了。”

    被休,她就回舅舅那儿,有他们护着,她下半辈子总能平安渡过。

    只是,郭络罗氏没想到,帝说她是郭络罗家女儿,勒令他回郭络罗家。郭络罗氏没想到是,她以为过渡生活没维持多久,便结束一个不起眼奴才手里。

    那个苍老奴才站她床前,用一双被恨意烧红了眼看着她:“当年我娘被额附看中强了,你额娘却说是我娘不安分勾引额附,明知我娘有了身孕还把我娘发配到了偏庄子上做累差事,可怜我娘又累又病,好容易挺过十月怀胎之期,不想接生婆子得了你娘命令,要把我们娘俩都害死,我娘见不能善了,许下重金收买了接生婆子,之后自己挂了房梁上。

    接生婆子见我是个女孩,我娘死后便把我藏了起来,只报说孩子生下来就夭折了,后来,便说我是路边捡,一直带身边养着。

    本来,我也能过穿金戴银、呼奴唤婢生活,可是,我这几十年,却只能服侍着那个老婆子,连嫁人也得听她,我堂堂一个八旗贵女,却因无人能证明我身份,只能当一个低贱奴才,你知道,我有多恨?

    你额娘那个狠心女人,她死得太早,没让我报了仇,现,你却落到了我手里,母债女偿,杀了你,便是蘀我娘报仇了。”

    全身无力郭络罗氏沉入黑暗前还不敢相信自己这样尊贵人居然会死一个低贱奴才手上,本以为郭络罗家呆一段时间就能被舅舅们接走,没想到,虎落平阳,她居然葬身于此……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tiat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12-11-12 2:38:4

    好像一不小心又写得有点儿多了。嗷……

    老康番外,不够吗???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豪门继女的重生日子网游之神级召唤一等宫女官场奇才异界星巫红楼之林家有兽地产大亨杀天你迟到了许多年嫁值千金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