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将门闺秀-落花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将门闺秀

落花

书籍名:《将门闺秀》    作者:左无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家?

    玉暖嘲讽的一笑!

    何以为家?

    没有了他,何处是家?

    她缓缓的抬起眸子,直视着那双满含笑意,温柔如水的眼睛,微微一怔!

    淡淡的朝后看了一眼。//

    她所期盼的人,终是没有出现!

    上扬的嘴角,闪过一抹悲凉。

    玉暖微微一笑,抬手,轻轻的放入漠西的掌心。

    凤瑾,这可是你所愿见的。

    那便如你所愿!

    你说了的,不悔,不悔…。

    简落尘和轩儿微微一怔,没想到玉暖会做出此举,不由得皱起眉头,却是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无论她做出什么决定,都全心全意的支持着她。

    “暖儿……”漠西神色一喜,一个用力,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深邃的眸子中尽是毫不掩饰的欢喜。

    他以为,她不愿的。

    他真是太高兴了。

    玉暖静静依在他的怀中,眼泪无声的淌过。

    埋在心里的疼,难以用言语形容!

    他终究还是负了她!

    她抬起泪眼婆娑的眼,淡淡的看了一眼漠西,心中一片荒芜!

    她愿意跟他回宫吗?

    跳进那个水深火热的地方,她愿意吗?

    不,她不愿!

    “我们走!”漠西那样兴奋,高高的扬起手,声音沉沉的说道。

    长臂一挥,打横抱起玉暖,踏上轿撵。

    车轮转动的声音咯吱咯吱的响起。

    扬起阵阵浮灰。

    大红的轿撵,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前方路途漫漫!

    或许是怕凤瑾反悔,又或许是怕玉暖临时改意,漠西带着众人日夜兼程的赶路。

    只用了三天便来到两国交界之处。

    只要在往前走那么一点点,就不再是大夏,而是漠北了,那是个全新的国度,黄沙漫天,足可遮日,别有一番味道。

    玉暖望着前方的天,神色一暗,扭头看向漠西,淡淡的说道:“停下!”

    “暖儿”漠西不解的看着她,微微拧起眉头,却还是以她所言,让队伍停了下来。

    “可是需要些什么?”漠西神色温柔,细致的开口,神色中难掩淡淡的恐惧。

    是的,从不知害怕为何物的他,第一次如此的害怕。

    害怕她会反悔,害怕她会不愿。

    玉暖直直的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漠西,我不爱你!”

    她说的真诚,说道淡然。

    如漠西来说却又是那般的残忍。

    明知道她不爱他,可是从她口中说出,一字一句都好似淬过剧毒的剑,狠狠的擦入他的胸口,那种痛蚀骨焚心,直叫人生不如死。

    漠西神色一痛,低低的垂下眸子。

    忽的,他猛然抬起头,一把拉过玉暖的手,狠狠的捂着,那般不安,那般急切的说道:“暖儿,我知你现在不爱我,可是终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你会的。”

    玉暖微微一笑,伸手落在自己的心口,满目悲凉:“不会的,它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呢!”

    她说的轻描淡写,笑的云淡风轻,表情却是那般哀伤。

    “暖儿”漠西心中一疼,轻轻的抚上她的脸,喃喃的说道:“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玉暖推开他的手,轻轻的摇头:“有些事过不去了!”

    她侧脸,望向茫茫天空,看了一眼,扭头迎上漠西的眼睛,缓缓的牵起唇角:“漠西,我一直视你为知己,你该知道,我不愿意,不愿意入你的宫,做你的妃,那种日子从来都不是我所期盼的,所以请你放我离开。”

    说着,她缓缓的站了起来,对着漠西盈盈一福,一福不起。

    她在等,等他的答案!

    “暖儿……”漠西神色一僵,不由得朝后退了一小步。

    他凄楚一笑,那一笑说不出的悲凉,绝望。

    终究她还是对他说出这番话!

    是啊!他知道她不愿!

    可他还是自欺欺人的抱着一丝希望。

    他抿着唇,狠狠的摇头:“我不能!”

    是不能,更是不愿!

    玉暖毫无意外,柔柔的一笑,直起脊背,快如闪电的拔起头上的玉簪,横在脖子上,望着漠西盈盈的笑:“那你就留下我的尸体吧!”

    她说的那般决绝,那般沉重。

    “姐姐……”

    “暖暖……”在远处看着他们的简落尘和轩儿,飞一般的朝玉暖跑了过来。

    “你就那般不愿,甚至不惜以命相要?”漠西一脸沉痛的看着她,额头上青筋凸起,从喉咙中挤出一丝声音,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心中的难过好似洪水,无情的将他淹没。

    “是的,我不愿!”玉暖望着漠西沉痛的双眼,缓缓的垂下眸子。

    不管她如何不愿,她终究还是伤了他。

    可是她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假装,假装她愿意,假装她爱着他。

    爱情这种东西没有办法假装。

    一瞬间,漠西好像被抽走所有的力气,那般无力,那般沉痛的望着玉暖,久久的望着玉暖。

    一言不发!

    简落尘和轩儿默默地站在玉暖身后。

    冷冷的看着漠西,眼中尽是疏离与戒备!

    简落尘深深的看了一眼玉暖,抬眸看向漠西,沉沉的说道:“暖暖这一生,活的太苦太压抑了,你若真心爱她,便该懂她,寂寂深宫不适合她,爱情从来都不是占有,而是毫无怨言的成全!”

    “成全吗?”漠西定定的看着简落尘,凄楚一笑,恢复以往的骄傲,深深的凝望着玉暖,眉头皱的如沟壑一般,眼底深处满是浓浓的不舍,大手一挥,低低的说道:“我成全你!”

    语罢!大步转身离开。...

    玉暖悬在心头的那块石头突然落地。

    在他转身的那瞬间,身子一软,瘫软在地。

    “姐姐,暖暖……”简落尘和轩儿,快速来到她身边,一脸担忧的伸手便要扶起她。

    漠西神色一凝,突然停了下来。

    却是没有转过身来。

    他压着声音,声音沙哑的说道:“暖儿,不论何时,记得你还有一个家,莫北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

    玉暖鼻头一酸!

    柔柔的一笑。

    她终是没有错看他,知己二字,他担得起!

    在简落尘和轩儿的搀扶下,玉暖缓缓起身。

    三个人,只有他们三个人,相互扶持,相互依偎,一步一步消失于地平线。

    从那日起,他们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音信!

    转眼已过了三个月。

    草长莺飞,春暖花开,生气盎然。

    又是一个桃花纷飞的季节。

    暗香浮动,落英缤纷,明明那样热闹的一种花,落在玉暖眼中却是寂寞的。

    倾尽所有的绽放,美了那么一瞬间,却落得一个随风凋零的下场。

    这种花,太张扬,太热闹,也太落寞。

    若是她,她情愿做一株草,不开不败,永远平平淡淡!

    春风轻拂!

    玉暖静静在站在桃树下,看着那片片落英,嘴角浮着一抹浅浅的笑。

    她用了三个月,来平复心情!

    心中对凤瑾的恨,已经放开。

    在她隐居此处不久,便传来新皇登基,摄政王再立新妃的消息。

    想当初,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那样的心疼,那样的怨恨。

    如此,终于过去了。

    她心中只剩下一片平静,再无半点涟漪。

    终究是曾经深深爱过的人,他能幸福也是好的!

    纵使给他幸福的那个人不是她,也无妨!

    几经生死,历经磨难,她早已看开看淡!

    就好似那开的极其妖娆的桃花一样,终归是要化作尘土的。

    “姐姐……”孩子欢快的喊道。

    玉暖笑着转过身去!

    本就消瘦的她,越发瘦了,不过四个月,肚子却显得异常的大。

    孩子抬手,将一个披风给她披在身上,嘟着嘴巴,一副小大人的摸样瞅着玉暖:“虽是春日,可风还是寒的,出来的时候,也不知的穿上一件披风。”

    玉暖努了努嘴巴,不由得笑了起来,柔柔的看着孩子,盈盈一福:“是,我知道了。”

    孩子视线落在玉暖凸起的肚子上,欢快的一笑,将手小心翼翼覆盖上去,淡淡的说道:“我可不是关心你,我是关系你肚子里,我的小外甥。”

    听他这么一说,玉暖不由得皱起眉头:“你怎知是儿子,便不是女儿呢?”

    孩子双眼一眯,笑盈盈的说道:“是是是…。最好有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儿,岂不更好!”

    玉暖视线落在肚子上,柔柔的一笑,没有言语!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喜欢!

    四个月的朝夕相处,她已经能感觉到胎动了。

    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真的很神奇!

    只是单单看着,她都会忍不住幸福的微笑。

    若不是有他在,她或许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暖暖……”突然,简落尘很是急促的走了过来。

    “爹爹!”玉暖含笑朝他望去。

    只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不由得询问出声:“发生什么事了?”

    简落尘皱着眉头说道:“有客来访?”

    他话音一落,玉暖亦微微皱起眉头。

    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她还没有开口,简落尘便出声说道:“是阿楚,他风尘仆仆的赶来,说有要事,非要见你一面不可,可要见他!”

    阿楚!

    听着这个名字,玉暖的脸顿时白了几分。

    “不用勉强,你若不愿,我将他打发了也就是了!”迎上玉暖那副样子,简落尘不由的升起一股子自责,看她如此难过的样子,他应该瞒着她的。

    “王妃,王妃……”玉暖还未开口,阿楚突然闯了进来,扑通一下,重重的跪在她的面前,语带哽咽的说道:“主子就要不好了,求求王妃,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什么?”一时间,所有的人皆是一愣,满脸的难以置信。

    玉暖的心突地一停,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没有真实感,声音一高,目不转睛的看着阿楚,双目赤红,颤颤的问道:“你说什么?”

    “王妃,主子的心从未变过啊!那日王妃晕倒过去,御医告诉王爷,王妃身子孱弱,几经中毒,又曾走火入魔,即便倾力保住胎儿,也熬不过生产,到时候势必难以保全,不说孩子,便是大人,也有性命之危,御医极力劝阻主子打掉胎儿,可他知道,王妃那样喜欢孩子,如何舍得!他是个傻子,就是个傻子,为了保住胎儿,为王妃续命,将所有的功力全部传给了王妃,还瞒着王妃,不肯让你知道,更是为了你的幸福,故意下了一道那样的旨意。可谁知道他心中的苦,心中的痛,所谓的立妃,也不过是为了王妃,能过忘记他,从新开始生活所编造的谎言罢了!”阿楚直直的望着玉暖,满目沉痛,字字带血。

    一字一句落入玉暖耳中。

    她只觉得犹如被雷击了一般,痛的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瑾,瑾,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傻……”她紧紧咬着唇,眼泪一行一行的落下,身子颤抖,好似秋日的落叶,那般伤痛,那般凄凉,心仿佛被人撕裂了一般,尖锐的疼着。

    过往的一幕幕,清晰的从她脑海中闪过。

    他的面容越发的清晰,越发的明朗!

    她疯了一般,只想见到他。

    “他在那里?”玉暖大步上前,狠狠的摇着阿楚的肩膀,嘶声裂肺的嚷道:“告诉我,他在那里!”

    “主子为了能够离王妃更近一些,待王妃离开后,便搬离了王府,住在大夏最靠近漠北的一座小城中,我带你去!”

    几个人什么都没有收拾,一刻都不敢耽搁的跟着阿楚一同离开。

    马车急速行驶,浮灰阵阵,几乎看不清前面的路。

    玉暖心急如焚,却还是觉得慢,太慢了!

    忍不住吼道:“快点,再快一点!”

    这一刻,她只想插上一双翅膀,不顾一切的飞到他身边,哪怕是死,她也要跟他死在一起!

    她一直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她已经忘了他。

    直到这一刻,她才清楚的知道,她爱他,从未停止过一刻!

    “驾,驾……”马夫越发用力的抽打马背!

    阿楚视线落在轩儿身上,唇角一抿,声音低低的说道:“王妃,你可知主子爱你有多深,自你走后,他整日整日看着你留下的东西,不言不语,不吃也不睡,全然一副行尸走肉的摸样,了无生机,身子急速垮了下去。若非强大的意志支撑着他,他怕是早已倒下去。还有!”他指着轩儿说道:“落日崖主子九死一生的活了下来,因祸得福,腿竟然好了,可是为了救他,主子不仅失去了一半的血,更是连腿也恢复原样,任我如何劝阻,他都没有丝毫的犹豫!”

    孩子一惊,不由得喃喃自语:“竟是这样,姐夫,姐夫……”

    玉暖更是震惊的难以附加!

    就连简落尘也不由得动容,眼眶红红的,说不出的感动。

    天黑了,天又亮了!

    所经的每一分每一秒,对玉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直到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阿楚所说的小城。

    一下马车,玉暖便不顾一切的朝阿楚所指的院落中冲了进去。

    “瑾…。瑾……”她一声声的呼唤着他,眼泪一串串落下,模糊了她的视线。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看清了这座院子。

    与她在南唐的院子,一砖一瓦,乃至一草一木,都是出奇的相似。

    她几乎没有犹豫,抬腿朝自己的院子中冲去。

    斜斜的依靠在桃花下的男人,已瘦的只剩下皮包骨,脸色煞白煞白的,原本轻轻闭着的眼,突然睁了起来,眸子那般的明亮,带着那么多的惊喜,又带着那么多的不信,缓缓的扭头,朝门口望去。

    漫漫日光之下,女子的身影就那样的跌入他的眼中。

    “阿暖!”他微微一笑,眼眶忍不住的红了。

    高高是伸出手,隔着虚无的空气,朝女子的脸抚摸去。

    随即垂下眸子,淡淡的牵起唇角,脸上溢满悲凉,缓缓的闭上眼睛。

    他这一次不仅幻听了,眼前还出现了幻觉!

    可是因为他太想念她的缘故!

    男人的样子,落入玉暖眼中的那一瞬间。

    玉暖只觉得心登时裂开,碎成一片一片的,好似被烈火焚烧一样,嗓子里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她心中一疼,一步一步朝男人走去。

    每走一步,都好似耗尽她全身的力气。

    一步又一步!

    路好似格外的遥远,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瑾,瑾……”她微微一笑,轻轻的唤着,双腿一软,跪坐在他身旁,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狠狠地将他拥入怀中,附在他的肩头,嚎啕大哭:“你怎能这样,对我如此的残忍,你说了白首不离的,你说了碧落黄泉永相随的,你怎能这样,都不曾给我选择的机会。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傻,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这些,你可知道,与其孤孤单单的活着,我情愿陪你一起死!”

    她的泪一颗一颗的落在男人肩头,那冰冷的温度是那样的真实。

    男人不由得睁开了眼。

    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脸上。

    指尖传来的温度是那样的清晰。

    “阿暖……”他先是一喜,而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推开玉暖,声音极其淡漠:“你可是来看我的新王妃?”

    玉暖心中酸疼难忍,抬起拳头,那般用力,却是轻轻的落在他的身上,小声的低泣:“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你为什么这么傻?”

    凤瑾一愣,眼中闪过阿楚的身影,凄楚的一笑:“好个阿楚,总是自作主张,我合该早点杀了他的。”

    他抬眸看向玉暖,柔柔的笑着,缓慢的抬起手,轻轻的抹去她脸上的泪,轻轻的说道:“阿暖,你还没陪我一起看过星星呢!今晚的星星好美,你可愿陪我一起看星星。”

    他满目深情,一脸宠溺的看着玉暖,似乎时间不曾流逝,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抬手将她轻轻的拥入怀中,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从背后环着她的腰,眼睛格外的亮,脸似乎都红润了不少!

    “嗯!”玉暖努力压下心中的伤痛,轻轻的点了点头。

    心却好似炸开了一样,疼的连牙齿都忍不住的打颤。

    他那么瘦,那么瘦,隔的她都疼了。

    纵使披着厚厚的狐裘,他的手还是那么冷,似乎没有一点温度。

    她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从他身上缓缓的流逝着,任由她如无的用力,也阻止不了。

    不知何时,星星已布满这个夜空!

    今晚的星星格外的亮,格外的闪。

    刺得玉暖都睁不开眼睛。

    凤瑾就那个紧紧的拥着玉暖,神色安然,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阿暖,宫里的老人常说,人死了便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你可相信?”

    玉暖努力让声音变得不那么颤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信!”

    眼泪却是忍不住的落下来!

    凤瑾忍不住的皱起眉头,抬手拭去玉暖脸上的泪,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本来就丑,这么一哭就更丑了。”

    他此话一落,玉暖埋在心里的哀伤,顷刻间全然爆发。

    她努力的抬起头,灼灼的看着他,紧紧的抱着他,狠狠的摇着头,那般哀伤,那般绝望,一声声一句句的祈求道:“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在陪我一年,不,再陪我半年,哪怕再陪我十天,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

    凤瑾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摁在胸口,喃喃的说道:“阿暖,我不要你哭,只要你笑的。”

    寂寂黑夜,他明明笑的灿若夏花,眼眶却湿了。

    这一生,他放得下权利,放得下江山,却独独放不下她。

    他不是个贪心的人,他多想再活一年,只要一年,陪她熬过生产,看着他们母子健康就好!可是上天却如此残忍,连一天都不肯多给他。

    他亲吻去她的眼泪,脸轻轻的磨蹭着她的脸,那样的不舍,那样的放心不下!

    “啊…。”玉暖哭得撕心裂肺,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倾尽全力的抱着凤瑾,难过的不能自己!

    凤瑾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似哄孩子一般,轻轻柔柔的说道:“既是来送我,就努力的微笑,我想记住你微笑的样子!”

    “好!”玉暖身子忍不住的颤抖,止住眼泪,挤出一丝笑意,狠狠的吻上凤瑾的唇瓣。

    凤瑾本能的回应着!

    桃红纷飞!

    星空璀璨,一切都那么美!

    时间好似静止了一样!

    他们静静的相拥着,即使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心中亦淌过浓浓的幸福!

    黑夜之中,他们互相温暖着彼此!

    没有寒冷,没有孤寂!

    有的只是深埋于心中的不舍,和隐藏的极好的巨大悲伤!

    凤瑾笑着问玉暖:“可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时候的样子?”

    “嗯”玉暖轻轻的点了点头:“怎会忘记!”

    “为我奏一曲可好?”凤瑾笑着从身后取出一把七弦琴。

    “好!”玉暖抬手接了过来,心中的疼翻江倒海的袭来,这把琴她认得,是他送给她的,那日离开时,太过匆忙,以至于忘了它。

    接过琴的那一刻,玉暖狠狠的咬着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咬的唇瓣都出血了。

    “你想听什么?”

    “什么都好?”

    “铮铮……”玉暖手指一挑,潺潺琴声清晰而出。

    而这寂静的深夜,平添了一抹韵味!

    男人的眼突然亮了那么一下,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凤求凰,我喜欢……”

    声音却是越发的虚弱无力了。

    他身子一斜,将头枕在玉暖的腿上,嘴角含着笑,轻轻的闭上了眼。

    “瑾,瑾……”玉暖一惊,失声叫了起来,狠狠的摇晃着他,心突地沉了下去,泪如雨下,一颗一颗的落在他的脸上。

    他毫无预警的睁开了眼,抬手抹去她的眼泪,已是气若游丝:“莫哭!”

    玉暖带着泪,挤出一丝笑。

    男人用尽全力的伸出手,将玉暖揽入怀中,轻轻的吻上她的唇,喃喃的说道:“阿暖,我爱你!这一生能够遇见你真好,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代替我,代替我好好的活下去,还有我们的孩子,告诉他,我也爱他……”

    天亮了!

    他的手重重的垂了下去!

    人生必不能事事如意,也不可能一帆风顺!有些人爱了,倾尽全力的付出了,未必能得到同等的回报!可爱是一种不求回报的付出!

    只因为爱,所以愿意,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亦是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回到唐朝当皇帝网游之邪龙逆天极品狂仙网游之重生挣仙重生之空间旖梦重生之贵门嫡女清心游豪门继女的重生日子网游之神级召唤一等宫女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