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谁咬了朕的皇后-现代婚礼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谁咬了朕的皇后

现代婚礼

书籍名:《谁咬了朕的皇后》    作者:吴笑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房间里,席凉和小猫儿怀疑自已听错了,两人飞快的对视一眼,随之抱到一起跳了起来。

    金茱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人前一刻愁眉苦脸的这会子怎么又满脸的高兴了,结结巴巴的问:“少夫人,小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席凉和小猫儿停住动作,然后对视一眼,一致的摇头。

    “没事,没事,好了,金茱儿,你下去忙吧,我们有事再叫你。”

    “好。”

    金茱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席凉和小猫儿两个人,小猫眉开眼笑的开口:“凉姨,这下好了,没事了,我们可以离开红叶山庄了,沈叔叔和梅姨过来了,我们不怕他们了。”

    席凉也连连的点头,沈若轩和侍梅的武功,要想带走她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沈若轩出现了,她就会知道自已有没有被慕容晋下毒,如若下了毒,有没有办法可解。

    不过,她们如何见到沈若轩和侍梅呢?

    “如何见到他们呢,现在红叶楼外面都有人监视着,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是不准我们离开的。”

    “这事你别担心,你待在这里,我一个人出去。”

    小猫儿信心十足的开口,他既有方向感,人又小,要躲开那些护院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

    “好,你小心些。”

    席凉现在对小猫儿全然的信任,这小子虽然只有六岁,不过就是一个成年人的心思,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假以时日不知道这小子是怎生的妖孽,席凉感叹,同意了小猫儿的建议,小猫儿很快便闪了出去……

    此时慕容晋住的房间里,挤了不少的人,除了老夫人外,还有上官婉儿,另外还有一些丫鬟,大家都想看看神医夫妇的风采,果然是男的俊来女的美,天造地设的一对,听说这两位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十分的恩爱。

    难得的,他们对医术上的事很执着。

    先前慕容晋留书药王谷,他们竟然不远千里的赶来了,可见对待病人是认真的。

    床前,沈若轩正给慕容晋把脉,老夫人心急的望着他,等候着。

    一会儿的功夫,沈若轩放开了慕容晋的手,老夫人迫不急待的询问。

    “怎么样?怎么样?晋儿的咳嗽是否能医好?”

    沈若轩凝思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这个病和我师傅讲过的一个病人例子有些相似。”

    沈若轩指的师傅自然是海菱,他们夫妇二人一遇到疑难杂症的时候,便进宫和海菱研究,所以听她讲过一个同样的例子。

    “令郎是因为从小生养的时候,稳婆不小心让他把胎水吸进了肺腔,后来一直没有清除掉,所以便有了积淤,才会一直不停的咳嗽,因为这种类子很少,所以大夫一般不会查出来。”

    沈若轩说完,老夫人满脸的愤怒,没想到儿子的病竟然是因为稳婆接生不当造成的,太可恨了。

    不过此刻最关心的还是儿子的病是否有救。

    “现在沈神医是否有办法帮他治好这咳嗽的毛病?”

    老夫人问完,房内的人都盯着沈若轩,沈若轩笑了笑:“虽然短时间没办法根治,但长期治疗再加上细心的保养,应该不是问题。”

    他如此一说,就表示可治了。

    房间里顿时发出了欢呼声,不但是老夫人,就是上官婉儿和红叶山庄的下人也都欢呼了起来。

    公子有救了,他不会有事了,人人都高兴起来。

    沈若轩起身:“我先出去开一贴药让他服下去。”

    “谢谢神医了,谢谢神医了。”

    老夫人一迭连声的道谢,然后起身走到慕容晋的身前,握着他的手:“晋儿,以后你不会有事了,你放心吧。”

    “嗯,”慕容晋十分的高兴,眉眼皆有笑意,一直困扰着他的病魔终于要被他赶走了,他怎能不高兴,现在唯有一件事遗憾,就是没有早点去找沈若轩,害得自已受了很多的苦。

    老夫人叮咛了慕容晋好好的休息,自已领着人出去了。

    正厅里,沈若轩很快开了药方,一侧的侍梅把药方又看了一遍,确认无误,才交到红叶山庄的丫鬟手中,吩咐她去取药,然后煎了让慕容晋先服下。

    等到处理好这一切,老夫人便又笑着开口:“我庄上还有一个病人,不知道能否请沈神医顺便帮他看一看?”

    老夫人想到了阮希胤,阮希胤可是南翎国的王爷,先前和晋儿在山庄内打了起来,受了不轻的伤,虽说给大夫看了,没什么大碍,但她终是不放心,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可就麻烦了。

    “好,老夫人请命人带路。”

    沈若轩开口,老夫人立刻命两个丫鬟过来:“带沈神医去战王爷的地方,让神医好好给他查查,若是真没事,我才放心。”

    “是,老夫人。”

    两个丫鬟走过来,恭敬的请了沈若轩夫妇往外。

    沈若轩和侍梅二人听了老夫人的话,都挑起了眉,对于这什么战王,他们可是没什么好感的,不过想想又觉得这人应该不是他们认识的人,这里可是五番国,战王阮希胤可是南翎国的人,怎么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了。

    所以没有多想,便跟着两个丫鬟的身后,一路往阮希胤住的地方走去。

    等到两下一照面,竟然真的是熟悉的人,沈若轩和侍梅有些无语,这天下还真是小啊。

    侍梅想到了席凉,脸色便有些冷。

    战王阮希胤挥手让房内的丫鬟退下去,只留了沈若轩和侍梅,等到没人了,他立刻心急的挣扎着起身,飞快的开口:“你们两个一定要帮帮凉儿。”

    “席凉,她怎么了?”

    一听到关于席凉的事情,侍梅可就急了,席凉可是皇后娘娘的义妹,可算得她半个主子,她自然是上心的。

    阮希胤一时竟无从说起,因为他也不知道席凉是怎么了?不过他可以肯定席凉是不愿意嫁给慕容晋的,要不然她不会逃走,慕容晋也不会派人囚禁了她。

    “她被慕容晋软禁了。”

    “软禁了,慕容晋他竟然敢这么做,”侍梅那叫一个愤怒,柳眉倒竖了起来,她一惯的性子便有些冷傲,早大怒了起来,便往外冲去,沈若轩有些无语,都当娘的人了,怎么还是如此地冲动,赶紧伸手拉住她:“好了,你好好的听听是怎么回事,再去找慕容晋算帐。”

    侍梅一听总算安静了下来,望着床上的阮希胤。

    “他为什么要囚禁席凉啊。”

    “我?”

    阮希胤正想说话,忽地门外响起扑通扑通的几声响,分明是有人倒地的声音,几个人飞快的相望,外面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没等他们出去观看,便有一道小小的粉嫩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脸傲气的开口。

    “我来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这来的人自然是小猫儿,先前他把外面的几个婢女放倒了,所以才会扑通扑通的响。

    侍梅和沈若轩睁大眼睛,以为看错了,小猫儿怎么会在这里啊,然后一反应过来,侍梅便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小猫儿,惊叫了起来:“太子啊,你又玩什么,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

    “是啊,梅姨,我是离家出走了。”

    小猫儿一点也不否认,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侍梅忍不住翻白眼,这太子真能搞啊,这么小竟然离家出走了,还跑到五番国来,想必主子急死了,真想揍他一顿,不过看他这么可爱,又无法下手,最后只得抱着他叹气。

    “太子,谁又惹到你了?”

    “是父皇,”小猫儿望着侍梅和沈若轩,然后讲起了自已的委屈:“梅姨,你都不知道,父皇有多可恶,整天霸着母后,我和小迎迎好可怜啊,都没有时间和母后一起玩,所以我决定离家出走,抗议父皇的独裁。”

    汗,房间里的人全都一脸的冷汗,这种事恐怕只有小猫儿做得出来,这么小竟然离家出走,还从北鲁国一路来到了五番国,果然不亏是玉真人的弟子啊。

    不过沈若轩想起了正事,赶紧问小猫儿。

    “小猫儿,你是和席凉一起来的红叶山庄吗?”

    小猫儿点头,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到最后总算有些心虚了,小服袋垂到胸前闷闷的开口:“都是我惹的祸,害了凉姨。”

    房间内一瞬间很安静,众人没想到席凉原来根本不认识慕容晋,只是被他下毒控制了所以才不得不来的红叶山庄。

    阮希胤一反应过来,便从床上挣扎着下来了,愤恨的开口:“我要去找慕容晋算帐,这个鄙卑无耻的男人,怎么能这样对待凉儿呢?”

    小猫儿也附和着骂了起来:“是啊,他太可恶了,大混蛋一个。”

    侍梅直接朝沈若轩开口:“别给他治了,立刻去把席凉救出来,我们一起离开红叶山庄。”

    沈若轩却阻止了他们:“你们别急了,我有办法让慕容晋放了席凉。”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望着他,沈若轩缓缓的开口:“如若让他在自已的命和席凉之间选一个,你们说他会选谁?”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人都知道什么结局,所以安心下来,慕容晋会舍得放弃自已的命而选席凉吗?恐怕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不用担心。

    沈若轩望着站在地上的阮希胤,淡淡的开口:“战王爷,请上床吧,容我给你检查一下。”

    “我没事。”

    阮希胤挥了挥手不甚在意的开口。

    “坐下,”沈若轩在面对病人的时候,绝对是严肃的,一旁的侍梅抱着小猫儿坐下来。

    门外,曲玉和江枫走进来,先前他们出去有事了,没想到一回来便见到门外倒了几个丫鬟,所以赶紧进来,一看房内的人并没有对主子怎么样,总算松了一口气。

    房间里,沈若轩开始给阮希胤检查身体,先前和慕容晋打斗时的伤并不严重,不过给他号脉的时候,沈若轩脸色便凝重了起来,一脸的黑沉,随之望向阮希胤。

    阮希胤一看他的神情,不由得心微沉,不过除了有些沉,别无其他。

    “怎么了,有什么事直说吧。”

    沈若轩想了想,然后开口:“你这几年是不是常常胸中有郁气出不来,有时候嘴里会有甜腻的感觉,有时候几乎快窒息了。”

    他每说一句,阮希胤便点头,曲玉和江枫二人脸色都变了,没想到主子竟然有这些症状是他们不知道的,不由得紧张的叫起来。

    “我们家主子怎么了?”

    “你?”

    沈若轩停住话,缓缓的开口:“恐怕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了。”

    “三个月的寿命,”房内所有人都变了脸,齐齐的望着床上的阮希胤,阮希胤的脸色有些白,不过除了这个,竟然再无别的,眼里竟然是一抹释怀,这些年他过得并不快乐,现在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也许是老天看他过得不开心,所以成全了他吧。

    曲玉和江枫二人直接便哭了起来:“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家的王爷,我家王爷倒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赫的坏事了?”

    这一刻,连侍梅和小猫儿的脸色都变了,他们是看出来了,阮希胤是真心对席凉好的,虽然他们错过,但是错过难道真的没办法回头了吗?

    房间里很寂静,阮希胤难得的扯了笑,扫了一圈房间里的人,然后缓缓的开口:“这件事,别告诉别人,尤其是凉儿。”

    虽然到最后她都不会原谅他,但是他知道,如若自已死了,她一定会为他流泪的。

    阮希胤说完,便又接着开口:“你们出现了,我相信凉儿不会有事了,所以我打算马上向姨母告辞,然后回南翎国去。”

    最后的三个月时间,他总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处理了身后的事情,他再无遗憾了。

    至于凉儿,他只希望未来她开心一些,快乐一些。

    听着他像交待遗言一样,侍梅的眼睛便潮湿了,小猫儿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伸出手抱着侍梅。

    房内的一片死寂,沈若轩沉重的应声:“好,我们出去了。”

    “嗯,保重。”

    阮希胤点头,沈若轩和侍梅带着小猫儿离开了阮希胤住的地方。

    曲玉和江枫二人立刻扑通一声跪下,便大哭了起来:“王爷,王爷,我们舍不得你。”

    看到一直追随着自已的手下,如此伤心,阮希胤的心也酸酸的,不过却并不恐惧,奇异的这一刻心却得到了安宁,如果这是老天爷对他曾做过的事情惩罚,他认了。

    “我们去向姨母辞行,离开红叶山庄吧。”

    “王爷。”两个人起身,扶了阮希胤下地,收拾好一切,然后悄然的前往红叶山庄的凤秀阁,向老夫人告辞,然后在傍晚的时分离开了红叶山庄。

    而小猫儿一出了阮希胤住的地方,便挣扎着下了地,笑眯眯的开口:“凉姨,我回红叶楼去了,我们在红叶楼等你们,你们去找那慕容晋。”

    “好。”

    沈若轩和侍梅二人点头,小猫儿便闪身离开了,直奔红叶楼而去。

    廊道里,侍梅先还有些伤心,后来发现沈若轩一点都不伤心,不由得奇怪的眯起了眼睛,难道。

    “你不会是耍了什么心计吧。”

    “你没看出来那阮希胤是真心的忏悔了吗?我打算给他和慕容晋同样的机会,让他们公平的选择,是席凉还是别的。”

    “那阮希胤的态度你满意吗?”

    侍梅冷哼,双手叉腰怒视着自已的夫君,他一个小心计,害得她刚才流了不少的眼泪。

    沈若轩点了点头:“他表现得不错,生怕席凉难过,所以并不想让她知道他只有三个月寿命的事情,现在就看席凉是否对他有感觉了,至于慕容晋,我也会给他一个同等的机会,如若他宁愿不要性命,也要娶席凉,那么说明他也是真心在意席凉的,至于席凉最后的选择,那是她的事情。”

    沈若轩说完,侍梅一伸手便捶了他一拳:“下次有什么决定,能不能给我透透气……”

    沈若轩被她一拳捶得疵牙咧嘴的,忍不住睨着那恶婆娘,等到她望过来的时候,立刻温顺的点头:“知道了,夫人。”

    他可不想再被捶一拳。

    两个人往慕容晋住的地方而去。

    同一时间,红叶楼中,小猫儿满眼水汪汪的望着席凉,席凉不知道他出去了一趟怎么了,一看他大眼水汪汪的不由得心疼起来,一把抱起他:“小猫儿,谁欺负你了,告诉凉姨,凉姨去和他拼命。”

    “不是我,是那个战王爷。”

    一听是阮希胤的事情,席凉不由得奇怪起来:“他怎么了?”

    “你知道吗?沈叔叔给他治病,然后检查了一下,说战王爷因为心中太郁结了,所以现在身体不好了,只有三个月的寿命。”

    他一说完,席凉脑袋嗡的一声响,直觉的便摇头:“小猫儿这话可不好乱说,好好的怎么会只有三个月的寿命呢?”

    “是真的,沈叔叔很认真的说了,我没有骗你,战王爷还让我们不要告诉你,说怕你伤心。”

    小猫儿一说完,席凉的脸色便白了,心里很难过,这痛不亚于知道自已失去了孩子时候的痛,四肢都有些无力,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的脑海里不由得浮起了很多年前,她十一岁时候的画面,他像一个英雄,高据马上,朝她伸出了手,那时候的画面,一直停留在她的脑海里,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死,会比她早死,虽然知道自已不该这样,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已的情绪。

    席凉抱起了小猫儿走出去,脸色阴骜冷冽,狠狠的瞪视着守在红叶楼外面的两个手下:“去告诉你们公子,马上放我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是的,如果再胆敢囚禁我们,别怪我们不客气。”小猫儿也叫了起来。

    两名手下面面相觑,好在,不远处走来了几个手下,一走过来便恭敬的开口:“席姑娘,公子有请。”

    席凉放下小猫儿。牵着他的手,两个一起走出红叶楼,胸中出了一口长长的气,跟着那几名手下的身后,一路往慕容晋住的地方走去。

    穿廊越亭,很快便进了慕容晋住的房间,门外,有丫鬟守着,一看到席凉和小猫儿走过来,便恭敬的福着身子。

    “见过席姑娘,小公子,我家公子有请。”

    席凉脸色难看,冷哼一声,拉着小猫儿的手走了进去。

    房间内,床上躺着慕容晋,慕容晋的脸色笼罩着一片冷霜,阴骜而难看,看到席凉走了进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淡然的开口:“你过来了,这两位说是你的故人?”

    席凉望着沈若轩和侍梅,点了一下头,然后望向床上的慕容晋。

    “是的,他们是我的朋友,不知道慕容公子叫我何事?”

    “他们说让我放你你,你想走吗?如若你不走,明日我们婚礼照旧。”

    慕容晋忽然很希望她留下来,只要她不走,他不在意她曾经是别人的女人,曾经生过孩子。

    不过席凉脸上的笑意很冷,如若当时她告诉他事情的时候,他面不改色的说愿意娶她,说不定她还能为他感动,但是现在再来说这话岂不是笑谈。

    “慕容公子想多了,你应该知道,我从来就没有想嫁给你为妻,是你以一叶青毒药控制我的,所以我不得不留在红叶山庄内。”

    侍梅听了席凉的话,忍不住拿眼瞪着慕容晋,沉声开口:“慕容公子还是把解药拿出来吧,这样一命换一命,你什么都没有损失。”

    “其实我并没有给她下一叶青的毒药,只是一些扰乱人心脉的寻常药,并不会有大事,不信你们可以给她诊脉。”

    侍梅一听,便走了过来,一伸手给席凉诊起脉来,最后不得不承认,慕容晋说得没错,他给席凉下的确实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使人心跳加速,血脉有些乱的药。

    “没事,席凉。”

    席凉一听原来自已根本没有中毒,慕容晋给自已下的根本就不是一叶青,而是寻常的药,真是说不出此刻心中的感受,又气又恼,不过此时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阮希胤,所以转身便冲出去了,并随之抛下了一句话。

    “梅儿,送小猫儿回北鲁国去,交给姐姐。”

    “知道了,你去吧。”

    侍梅眼里拢上了笑意,不过转过身面对慕容晋的时候,便又多了冷厉,这男人也真他妈的不够种,先前若轩让他选的时候,他是选了治好自已的病,放了席凉,如若他选了席凉,说不定还让他们敬重几分,而且若轩是不会放着病人不救的。

    不过想想他所做的真的让人高兴不起来。

    “慕容公子,说实在的,你所做的真的不怎么讨喜,你知道席凉是谁吗?小猫儿又是谁吗?竟然绑了她们,就算你红叶山庄有钱,又怎么样,别说你慕容晋了,就是你们五番国的皇室,恐怕也不该如此对待他们。”

    慕容晋本来正在伤心,现在一听侍梅的话,不由得诧异。

    “她们是?”

    侍梅冷着脸解释:“席凉是我们北鲁国的沁阳公主,小猫儿可是太子殿下,你一个红叶山庄,胆敢威胁囚禁北鲁国的公主和太子,你是不是嫌你们五番国的的命太强了。”

    慕容晋的脸上拢了幽寒,想到席凉头也不回的走了,心不由自主的疼痛了起来,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沈若轩看他心情不好,知道他终究是对席凉动了感情,所以此刻再落井下石,倒是往别人伤口上洒盐,缓缓的开口:“你放心吧,我会为你治好这病的。”

    慕容晋点头,这大概是唯一值得安慰的,缠了自已多少年的病痛,终于可以治好了。

    午夜,马蹄声响过,一辆马车飞快地驶过,好似一阵风似的。

    清明的月色照着整个山野,忽地一道白影从山林间飘出来,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驾马的人没想到这半夜的竟然有人突然的飘出来,所以吓了一跳的同时,飞快的拉僵勒绳,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马匹,那扬高的马蹄,便在那人的脸颊之上,差点便一脚踩死拉住去路的人了。

    驾车的曲玉忍不住张嘴欲骂:“你想?”

    不过后面的一个死字没有骂出来,赶紧的拉马后退,然后激动的叫了一声:“小王妃。”

    没想到拦住去路的竟然是小王妃,她竟然出现在这种地方。

    马车内,响起了阮希胤的声音:“曲玉,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是小王妃,小王妃过来了。”

    阮希胤一惊,掀帘往外张望,只见月色下立着的小丫头不是凉儿又是何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定定的望着她。

    席凉也不理会他,直接跃上了马车,然后命令前面的曲玉:“走吧。”

    “是,小王妃。”

    曲玉一声应,马车撒蹄而奔,马车内响起了阮希胤的说话声:“凉儿,你这是?”

    可惜却没人理他,马车一路直奔向远方。

    两个月后,北鲁的皇宫里。

    琉月宫的大殿上,席凉一把抱着迎面而来的小猫儿,便是一阵蹂躏,小猫儿一边搂着她的脖子,一边高兴的尖叫:“凉姨,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了南翎国吗?不是还没有三个月吗?”

    他记得可清楚了,只有两个月,凉姨怎么就回来了,难道是那战王爷,小猫和眨了眨眼睛。

    “凉姨,难道战王爷他?”

    席凉一听到小猫儿提到阮希胤,一张脸立刻便黑了,没好气的开口:“他死了。”

    她的话落,大殿内,响起了噗哧的一声笑,竟是海菱从殿内走了出来,席凉一看到她,便放开了小猫儿,往海菱的身边冲去,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她的身子并没有靠到海菱,因为小猫儿飞快的挡住了她的去路,一脸认真的开口。

    “凉姨,不许抱我母后,母后怀孕了,她肚子里有我的小弟弟,你不能抱她。”

    席凉一听,眼睛睁大了,很快高兴的笑了起来,望向海菱:“又怀上了。”

    海菱点了点头,自从生了小猫儿和小迎迎,她有几年的功夫没怀上了,夜凌枫一直不赞成她再怀孕,采取了措施,谁知道还是意外的怀孕了。

    席凉听了,不由得替海菱高兴,走过去伸手拉她到一边坐下来:“真替你高兴。”

    “你呢?怎么样?如果还喜欢阮希胤,便原谅他吧,就算你嫁给别人,你心中还是有结,也不会幸福,如果你不喜欢他,便早早的放开他,不要一直纠着他的事不放了,白白的浪费了自已的青春。”

    “别说他了,没想到他竟然骗我,哪里是三个月后便死了,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我知道,这事他也不知道,是沈若轩搞的鬼,他是看战王爷心中一直有你,所以便施了一个诡计,说他只有三个月的寿命,连战王爷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你就别再怪他了,现在你要做的是认清自已的心,如果你还喜欢他,过去的事便过去了,如果不喜欢他,连从前的事统统都忘了吧,忘掉重新开始。”

    席凉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伸出手握着海菱的手。

    “你说是不是我就该有这样的报应啊,明明不该原谅他的,可是我总会想到我最初遇到他时候的情景,他骑着马向我走来,那一刻,他就是我的英雄,虽然他所做的事,足以让我把他打落十八层的地狱,永不翻身,可是我知道他只有三个月的寿命的时候,心中似乎有什么陷落了,你说我是不是很讨厌?前世伤了那么多男人的心,今生便要有一个人来折磨我,看来老天一向是公平的。”

    席凉发着感概,海菱握着她的手,柔柔的开口:“如果你能放开心结,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如果你心中有阴影,还是不要和他在一起了,这一点你千万要想清楚,别因为怜悯同情而回到他的身边,而是因为爱,你心中还爱着他,那么你便回去。”

    其实从心底某一个角落里说,海菱并不赞成席凉回到阮希胤的身边,可是五年的时间了,席凉还是没有放开他,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五年去折腾啊,所以她若是对阮希胤还有爱,她也认了。

    殿内,两个人紧握着手说话儿。

    大殿一角的小猫儿却和小迎迎吵起了嘴,一句比一句嗓子大,最后连带的海菱和席凉都听见了。

    “哥哥,不许说母后肚子里的宝宝是弟弟,她是妹妹,她是小迎迎的妹妹,我要妹妹。”

    “不行,是弟弟,是弟弟,我要弟弟,有妹妹真麻烦,所以我要个弟弟。”

    “小迎迎不同意,母后生妹妹,小迎迎要个妹妹。”

    “不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末世女僵尸的脱线生活娥媚名门宠婚边界上的土匪霸仙绝杀随身带着黄金宫刀屠天地重生之狂仙逆天太极第一人重生之侯门毒妃最后一个道士2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鬼吹灯之圣泉寻踪鲁班的诅咒一本书,解决女人健康问题盛宠神纹战记青玄道主进化狂潮狩魔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