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独占星光-1089 大结局(3)

乐读窝 > 都市言情 > 独占星光

1089 大结局(3)

书籍名:《独占星光》    作者:脑袋空空如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你会选择事业还是爱情?

    宝儿毫不犹豫,说这世界上本就没有重来的机会,如果有,这一次我选择了事业,那我下一次便不会选择爱情,因为我不后悔。

    后来,她为了一个男人数次把事业至于险地,一直到彻底放弃。

    她觉得男人优秀的外貌只会对一些心智还未成熟的女人有吸引力,虽然她爱的那个男人是个光看长相很女人的家伙,但她却从不觉得自己是被他的外貌所吸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很正式的场合,就在其他后辈因为她的光环自行惭愧、目光中掺杂进羡慕和惊艳的时候,他的神情还是那样自信。别人都鞠躬问候,唯有他是伸出一只手,因为比自己大了九个月,他甚至要求被称作‘哥哥’,拿出了韩国有关年龄的传统做理由,又用自己是外国人做挡箭牌。

    其实从那个时候,你就喜欢我吧?

    姜俊昊只是站在她身后,沉默不语。

    对,那个时候起,他就喜欢自己了。

    她的字典里没有重来,她义无返顾的离开了一个男人的怀抱,并非毫无留恋;放弃了完全占有他的权利,并非没有遗憾;给他留下了不小的伤害,并非不会愧疚。在自己和姜俊昊之间她选择了自己,如果重来一次她仍然会选择自己,不会犹豫,不会动摇,哪怕是面对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她不是一个好爱人,却是一个好情人。全世界最好的情人。

    她,是那样深刻的爱着他。

    隔着育婴房的钵,她看着那个熟睡的小生命,她觉得那就是他们的缩影。

    她。有一双绿色的眼睛。

    ……

    你如何评价你们的关系?

    徐贤冷笑道,孽缘。

    后来她和一个男人一直维系着一段孽缘般的关系。

    第一次对他有印象的时候他并不亲切,一个人游离于嘘寒问暖的人群之外,对受伤的女孩视若无睹§贤能够理解,因为她也是一样,经常游离在人群之外,不被环境同化,保持着最原本的自己。没有不得不的亲切。也没有必须的虚情假意。他圆滑起来跟真实的他是两个人,笑脸迎人,谈吐不凡,和他相处总会很愉快。他是一个在扯中很有魅力的男人,但这样的他总是针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在那天,为什么你不去帮那个受伤的女孩?

    靠在床头,姜俊昊轻描淡写的说。跌倒了不能自己站起来,是不会实现梦想的。

    是,其实,你是喜欢我的。

    理性看待一切的女人也会感性。如果重来一次徐贤依旧会选择这段孽缘般的关系,世俗的道德枷锁只是大多数人都遵从的规矩。他们自己遵守着,心里渴望去触犯却没有勇气。他们看不得旁人去触犯〈斥着,攻击着,想从道德上把人置于死地。

    徐贤,她有她自己的规矩,她也只遵守自己的规矩,所以她没必要放弃这个机会,一次让她能有满意经历的机会。

    今晚,她会从女孩变成女人。

    在生理上。

    和那个跟她有着孽缘的男人。

    ……

    你相信真爱么?

    帚妍不屑的笑了一声,说真爱这东西就像鬼,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

    后来,她为了一个男人不顾一切的前往日本。

    他长的很高,脸很好看,用老师的话来说他才华横溢,在粉丝眼中他就是神,他是乐评家们的宠儿,媒体争相追逐的对象,但在帚妍眼中他只是一个做出了选择就不会回头的人。他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惊慌,也会因为艰难的困境而沮丧,但最后他都会坚持下去,并且从未放弃。

    如果可以后悔,当初做下决定去日本的时候她一定要好好的犹豫一下,然后再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

    从第一次看到他便从恐惧中解脱出来的时候帚妍就知道自己完了,他看着哭闹的自己,手足无措的涅至今还记忆犹新,相比那个可怕的镜头,这个有着绿色眼睛的大号芭比真是说不出的可爱。他锲而不舍的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让自己笑出来,直到最后用那句最老套的哥哥带你去吃好东西,帚妍才破涕为笑。

    她一直都很好奇,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姜俊昊就对她有意思了?

    坐在沙发上的姜俊昊一脸淡定,表示无可奉告。

    对,那时候他就对自己有意思了。

    人一碰到爱情就会像胆小鬼,如果重来一次帚妍保证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例如不再迷信网上那些言之凿凿的恋爱方法,不再因为某些莫名的情绪患得患失。她会是一个自信、温柔的好恋人,让在网上预言自己男友会经常被揍的造谣者都见鬼去。但是人生没有如果,同样也不能重来。她磕磕绊绊的跌进一个男人怀里,因为那个男人会总会抱着她,任由她不老实也绝不会松手。

    她喜欢这个怀抱,爱这个她看不透的男人,这是她的初恋,也是她一辈子唯一的一次恋爱。

    她看着镜中穿着婚纱的自己,明天她将成为一个妻子。

    和那个她一直爱着的男人。

    ……

    ……

    自从天空中洒下第一缕晨光,宝儿整个人都变得悠闲起来,下了飞机便从哥哥手中接过了婴儿车,看着栏中的小可爱,她整个人都好像松弛下来。

    “母亲说这孩子最好能交给大哥大嫂照顾。”

    抬起头,是哥哥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宝儿只是轻笑道:“我自己能照顾好她。”

    家人的关心往往带着种泾渭分明的固执,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那便是自甘堕落。而做为自甘堕落的典范,宝儿乐在其中。

    机场免税店内,即将和自己的‘小可爱’开始新旅程的宝儿还在等待着下一个航班,单身女性推着婴儿车简直是谢绝搭讪的典范。即便是在以浪漫闻名世界的巴黎,除了偶尔的几个惊艳眼神外,宝儿的身边十分安静。每当注意到这一点,宝儿都会掐掐婴儿车中‘小可爱’的脸蛋,动作很轻,脸上更是说不出的宠溺。

    就在免税店门口有一个书摊,上面摆着琳琅满目的杂志,进来时还没注意到。离开时宝儿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时代周刊’,数年过去,它依旧是全美国最具权威的综合性杂志。

    两次奥斯卡,三次格莱美。初来乍到的新人从闻名之日起就成了美国各大颁奖典礼上的常客,世界五大时尚之都的T台上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但他却并非任何一个世界名牌的代言人♀样的存在本应该犹如偶像一般到哪里都获得众星捧月的优待,但他却出人意料的低调,私下里更是没有任何欧美名人的奢华。

    翻开杂志。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谏言。

    ‘作为高产型音乐人的典型代表,阿多尼斯.姜三年来生冷不计的合作方式为他在美国积累下足以让观者瞠目结舌的浓厚人脉。从古典交响乐到重金属摇滚,他才华横溢的各类作品让风格一词成为了摆设。很多人都预言假以时日他将成为世界音乐界不可缺少的音乐大师,只是在今天。他便已经独占了欧美乐坛的一片星空。’

    宝儿合上杂志,蹲在婴儿车旁看着还不到两岁的女儿。用手指指着封面上的男人道:“认识么?这是你父亲。”

    女婴把手伸向那个和她一样拥有一双绿色眼睛的男人,嘴中依依呀呀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今天结婚。”宝儿的笑容中突然带了点恶趣味,“你说我们去找他怎么样?”

    女婴依旧是依依呀呀的说着,看到母亲脸上那兴趣盎然的涅,笨拙的拍起小手。

    ……

    “新婚之夜送这个,这几个小子是真的不想好了。”

    夜晚,还没来得及脱掉礼服的姜俊昊站在床边,望着手中的蓝色小药片,一脸记仇的冷笑。药瓶上印着一排黑体字母,‘viagra’这个世界通用的单词翻译过来就是伟哥,在新婚之夜收到这个,可以想象东方神起的那几个家伙被他熏陶出了怎样的恶趣味。而且一瓶还不够,那几个家伙居然整整送了一箱过来。

    “到底是什么?让你记仇成这样。”

    感觉到帚妍望过来的目光,姜俊昊立刻自然的把药瓶遮住,笑着道:“没什么,就是这几个小子结婚的时候都想出点什么意外,而且还都要我亲自负责。”

    “还能有什么意外?年初的时候你们几个办巡演,可是让全世界都意外了一把。”

    看帚妍又低下头去,遮遮掩掩的口气自然让姜俊昊有些好奇,“怎么,你的姐妹们也送了些特别的东西吗?”

    明显是被说中,帚妍身形一颤,紧接着就往床底下塞什么东西。姜俊昊从床上飞身而过,直接从身后抱住帚妍,一只手好像摸到了什么蕾丝质地的东西。

    “这是……情趣内衣?”

    他话音刚落,帚妍的整张脸就红的像是苹果。她一下就把姜俊昊的手拍开,三下两下便将那件姜俊昊还没看清的内衣收回了盒子里,恨恨道:“Tiffany那个家伙真是,平时看起来还靠得住,谁知道结婚就送这个。”

    把盒子收好,帚妍迟迟没拆开下一个。

    “你怎么不拆了?”

    “你不也不拆了么?”

    “我是来看你拆的,要不我们一起?”

    姜俊昊闻着,一只手就拿起了最近的一个礼物盒,解开包装袋的动作无比娴熟,只是还没打开,就被帚妍用手按住。

    “你别看,这些都是女孩子送的东西,你个男人看什么?”

    姜俊昊坏笑道:“我觉得她们送来的东西都是让你穿给我看的。”

    帚妍咬了咬嘴唇,皱眉的涅让姜俊昊放缓了手上的动作,灯光下的她煞是诱人,特别是这身类似旗袍的丝质礼服,更是把她的凹凸有致和玲珑这样的词儿搭上了边儿÷婚之夜,除了做爱做的事,没有其他事。姜俊昊吻了上去,膝盖上的礼物盒便滑落到地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掉了出来……仔细去看,居然还有渔网内衣这种让人血脉喷张的存在。

    十指相扣,看到她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姜俊昊有些恍惚,自从三年前为她戴上之后,今天是他再一次为她戴上这枚戒指,而这一次,要戴一辈子∧中坚定的想法让他手上越发用了力,换回的一声嘤咛,让姜俊昊从恍惚中醒了过来,随后他更加投入其中,也越发忘情。

    功德圆满,修成正果,在这一刻不能置身其中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的含义♀是我的女人,一个简单的定义就足以让姜俊昊兴奋起来,看到她两腮醉人的酡红,他放慢了手上的动作,那双总是紧闭的眼睛缓缓张开,水一样的眸子里泛着点点迷离。

    “这一次要慢慢的。”

    他轻声说着,帚妍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戒备,还以为他又要玩什么花言巧语的把戏,再次印下来的吻却带着股克制的温柔。

    曾经,他是亲吻他的女人。

    如今,他是亲吻他的妻子。

    礼服悉数退下,那具白皙的身子依旧让他着迷←着她娇艳欲滴的脸蛋,姜俊昊身子一挺,水到渠成。

    深浅交替,婉转迎合,在新婚之夜上演帽子戏法对姜俊昊不是什么难事儿。当尘埃落定,帚妍只是将自己整个都缩进姜俊昊怀里,脸上带着红润,微微喘息。

    睁开眼,她看向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

    “你爱我么?”

    “爱。”

    “以后无论我问多少次这个问题,你都会这么回答么?”

    “会。”

    “怎么听起来有点假?”

    姜俊昊没有说话,似乎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我好像又开始胆小了。”

    姜俊昊把他抱的更紧。

    他凑到他耳边,呢喃着,“别的,我一直都在这里。”

    房间中安静下来,此时的温存仿佛是高潮后的余韵,他们静静体会着彼此的心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件事儿?”

    “什么?”

    “明天我们不出去了怎么样?”

    “不出去干什么?”

    帚妍回过头,看着她一脸懵懂的涅,姜俊昊一本正经的建议道:“我们就呆在这,而且……都不穿衣服怎么样?”

    ……

    你的选择是什么?

    姜俊昊哈哈大笑,老套道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那究竟是什么?

    虽然很难,但无法取舍,所以生活总要继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超神道术镇天帝道世族嫡女极品异能众神殿堂修真田园生活采石记网游之红警帝国元气少年数字化生命体人性的优点嫡女玲珑我的美女房东奇迹的召唤师我要出租自己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至尊邪神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投资大鳄无限气运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