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剑之公主-后记·一切伊始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剑之公主

后记·一切伊始

书籍名:《剑之公主》    作者:稻草人骑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正文 后记·一切伊始

    索沃帝国的dì dū罗特杰城,正值一个炎热的夏季。

    清晨,一束束迷人的金sè光芒,自灰sè的天空那边纷纷洒下,落在了这片辽阔的大地,照亮了那座巍峨的皇城,在上面折shè出道道的金sè辉光,使整座皇城散发着神圣庄严的气息,让每个人打心底里感受得到它的威严与荣耀。

    皇城内部,一座公主殿下的宫殿所在。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声音如同那位小侍女的清晨问候声那般轻柔。

    “珂菲儿公主殿下,您醒了没?”

    只见,宫殿的门外,一名娇小的侍女正俏生生地站在那儿,侧耳倾听地,用她的右手轻轻敲击在房门上。

    “没有!”

    房间的央,那张柔软的大床上面,一名披散着长发躺着的少女皱了皱鼻子,却是将身上的薄毯子拉过了自己的脑袋,闷声地回答,只偷偷地露出一双墨黑sè的眼睛,灵动地眨了眨。

    “嗯,那我进来了。”

    闻言,门外的那位小侍女无奈地笑了笑,她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位小公主殿下的xìng子的。

    “洛蒂!你不许进来,我还没醒呢……”

    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软床上的那位少女急了,急急地掀开薄毯,坐了起来。她瞪着小侍女,撅起了小嘴。

    “好的,珂菲儿公主殿下,一切都听您的……”

    嘴里这么说着,小侍女却是推开了房间的窗户,兀自走到了房间的衣柜前,挑选出了今天要穿的那套长长的白sè绮裙,来到了大床的边沿。

    “哼,坏心眼的洛蒂!”

    见此,少女纵是万般不愿,也只好伸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小侍女也不着恼,点着头,微笑地俯下身子。动手解着少女身上睡衣的几个绳扣。随后,她扯着两只衣袖往上一拉,熟练地将整件睡衣从少女的身上褪了下来。

    似乎是无奈极了,少女闭着自己的眼睛,如同小木偶人一样任由这位小侍女摆布。直到对方将那件白sè绮裙披套在了自己那如绸缎般光洁娇软的身子上时。她才懒懒地伸直了双臂。

    虽然她与那名小侍女的年龄相近,不过,若是让少女自己穿衣整妆,估计她会迷糊得够呛。

    等到小侍女蹲下身子、在少女的双脚上套上了一双鞋子后。她又催促着少女坐到了镜子前面,拿起木质梳子将少女披散凌乱的黑sè长发一下一下地梳理好,用粉sè的绳儿束了起来。

    “珂菲儿公主殿下,您真好看!”

    让少女在镜子前缓缓转了一圈,小侍女上下打量着她。衷心地赞美道。

    “…好看么?”

    闻言,少女原本还有些欣喜的表情却顿时黯淡了下去,她的小手拉过自己肩后的一束头发,有些恨恨地撕扯了一下。

    “可是,为什么它是黑sè的?就连…我的眼睛也是……”

    她又转头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语气有些懊恼与失落。

    “不呢!洛蒂觉得珂菲儿公主殿下这样子是最好看的,所有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小侍女的双手放在了少女的双肩上,对着镜子整理着她的绮裙领边。满是真诚的语气:“这可是只有您和菲娅娜皇妃殿下才拥有的美丽颜sè,洛蒂心里好羡慕的!”

    “…真的吗?”

    少女的语气好生怀疑。

    “当然是真的!”

    小侍女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双眼与镜子里的少女认真对视着。

    终于,少女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涩涩的笑容。

    ……

    今天的早餐,被小侍女小心翼翼地端了进来。摆在了房间里的一张小圆桌上。

    然后,小侍女让那位少女安安分分地坐在了那张线条优美的椅背是椭圆弧状的小凳子上面,又将一张洁净的白sè餐巾布垫在了她的膝腿上,这才将装有面包和nǎi油的餐盘放在了少女的面前。

    早已熟悉了小公主殿下口味的她用餐刀剜起了一抹nǎi油。将其均匀地涂抹在面包上面,把面包递到了少女的手上。

    少女接过小侍女手上的面包。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起来,动作优雅得完全符合宫廷礼仪师教给她的一切。过了一会儿,当小侍女看见少女将面包的最后一点吃完,她赶紧将桌上的一小碗的汤水端起,放在了少女的前面,以方便这位小公主殿下下咽。

    在早餐结束之后,她又把一杯袖茶放到了少女的面前,随后,这位忙碌的小侍女已是开始了每天的餐桌收拾工作。

    由始至终,那名身份尊贵的小公主殿下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没有一丝不符合她的淑女身份的举动。

    可是,等到小侍女双手托着收拾好的餐盘离开了房间之后,她那乌黑的眼睛却是一下子亮了起来。

    少女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间的门口处,伸出小脑袋左右看了看,当在看见小侍女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处之后,她的眼睛顿时弯成了月牙儿。

    蹬蹬蹬蹬……

    少女双手提起了自己宽松的裙角,急急地小步走着,如同她书架上的那些故事的那般,似乎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名害怕被恶魔抓住的正在逃跑的公主殿下,不时地扭过头来看上一眼,一副大气不敢出的小心模样,竟是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自己的宫殿。

    穿过一条条华美jīng致的走廊,绕过一座座雄伟庄严的宫殿,踏过那片青葱的草坪,她终于跑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母后!”

    跨过宫殿的大门,少女的轻声呼唤在那座宫殿里响起。

    “你在哪儿,母后?”

    可是,却是没有人回应她。

    奇怪,母后去哪里了?

    难道,是去拜见她的那位…父皇了么?

    少女的细眉皱了皱,却是不甘心地在宫殿里转悠起来,似乎想要找到她母亲的身影,可惜仍不能如愿。

    终于,宫殿里的一扇半开着的门,吸引了少女的注意。

    咦?这个是……

    打量着这扇突兀地出现在一堵墙壁央的怪门。少女皱眉细细回忆着,却是找不到任何一丝关于这扇门的记忆。

    很快,她好奇地将它打开了,可是,门后露出的却是一条幽暗漆黑的通道。寒意袭人。幽长深远,不知通往何处。

    看着这条宛若从地底深处透上来的长长阶梯通道,少女忽然觉得有些害怕了,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去。生怕它里面跑出什么吃人的恶魔来。

    只是,一个莫名的想法,却始终徘徊在少女的脑海里,让她忍不住将自己的目光移向那扇门的所在

    它会通向哪里呢?

    它怎么会出现在母后的宫殿里面?

    自己的母后又去了哪儿,她会在里面吗?

    回想起自己在故事书读到的种种奇怪事情。少女心的好奇终究还是占了上风,她又是一步一步地接近了这个幽深恐怖的通道口。

    她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伸着小脑袋往里张望着,似乎想要看看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在通道里面。

    只可惜,那里面漆黑一片,光线暗淡得让人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这个发现,让少女不甘心地撅起了小嘴。

    她又张望了一小会儿,却是忽然跺了跺脚,跑远了。很快。少女又是跑了回来,手上拿持着一托点燃了的烛台,正用着自己那只柔弱的小手细心呵护着烛火,她再次来到了通道的前面。

    可是,看着这条幽暗漆黑的不知通往何处的深长通道。感受着里面吹来的一丝凉意,少女却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她终于下定决心,小手握紧了,在心给自己打了口气。便迈开了进入通道的第一小步。

    哒……

    少女吓得忽然闭起了双眼,却只听见自己的细微脚步声在回荡。眼皮颤抖着,她偷偷眯开了一条缝,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呼!少女心松了口气,胆子更是大了起来。

    只见,她把持着烛台,小心翼翼地走着,莲步轻移,双眼却是忽而前后忽而左右地jǐng惕着周围的一切。

    只是,仍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难道,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古怪?

    就这么走了一阵子,少女的心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映着跳动的烛火,她一步步往幽深的通道里面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前方的一道光亮吸引了她的注意。

    要到尽头了吗?

    少女心猜测着,脚下的步子却是放轻了许多。

    她护着烛火,小心地往光亮的那个地方一步步接近,最后却是发现,那是一间点燃着烛火的明亮的房间,里面摆着几张奇怪的长桌,桌面上还有些奇怪的东西静静地放着。

    这里…是什么地方?母后的宫殿里居然有这种奇怪的房间?

    少女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小心地倾听起来,除了自己的砰砰心跳声,却是没有听到一丝异样的声响。

    难道,母后她并不在这里?

    少女伸长着粉嫩的脖子,小心地往里面瞧了瞧,除了那些跳动着的烛火之外,她依旧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会动的影子。

    自己都已经来到了这里了,难道就这么回去?

    没有看见自己母后的身影,少女的脚步艰难地动了动,似乎想要离开这个古怪的地方,可她却是心有不甘,不愿就此离去。

    一眼!

    嗯,我只进去看一眼!

    对,只看一眼就好……

    少女找了个理由说服了自己,她故意轻轻咳嗽一声,似乎是想要jǐng告某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自己要进去了,让它们好尽快离开。

    她小心翼翼地把右脚伸进了房间里面,却又马上缩了回去,似乎在凝神jǐng惕着什么。仔细潜伏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变化之后,她这才安心地走进了这间房间里。

    少女终于看清房间里的事物了,原来,这间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品的房间里面,却是只有几张普通的长木桌、一张石头做的小圆桌,还有几把奇怪的椅子。至于桌面上放着的,是一些奇怪的碎片。好像是钢铁,又好像是白银,在烛火的照耀下正闪动着银sè的属于金属的光芒。

    真是一个奇怪的房间!

    少女心如是地评价着,眼睛却是往房间的四处乱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忽然。桌上一个奇怪的方盒子吸引了她的视线。

    咦。这是什么?

    少女走到了那张桌子的前面,凝目而视,细细地打量起这个与众不同的方盒子,它上面那些奇异jīng致的美丽花纹。似乎散发着一种别样的魅力,让她有些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目光。

    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呢?

    她的目光停留在了方盒子的那条缝隙上,心满是好奇。

    少女将手的烛台放在了桌面上,一双纤手伸向了这个让她好奇万分的古怪盒子。

    要不要将它打开呢?

    少女的心好生犹豫,虽然从小接受的宫廷礼仪教育告诉她。自己不应该在未得到方盒子的主人允许之前随便将它打开,可是,它上面的奇异花纹却是让她的心如同被挠了痒痒似的,总想着要看一眼它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反正,这里是母后的地方,这个方盒子很可能就是母后的东西,自己只是看上一眼,母后她应该不会责怪自己吧?

    如是地心想着,少女的手指终于放在了方盒子的那道缝隙上面。上下用力一分,只听见‘咔哒’一声轻响,方盒子的顶盖便被自己掀开了。

    “呀!”

    少女一声惊叫,却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双眼瞪得大大的。似乎是不敢置信。

    只见,一颗拇指大小的晶莹剔透的宝石,正静静地躺在方盒子的软垫央,在烛火的映照之下。闪动着微微的迷人光芒。

    少女整颗心都被这颗美丽的宝石吸引住了,它的美丽迷人。惊得她几乎要窒息!

    她的所有视线,都系在了这么一颗耀眼的晶莹小东西上,几乎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真好看!

    …它是什么?

    它真是母后珍藏的宝石吗?

    随着宝石的迷人光芒在闪烁,少女只觉自己的心也乱了。

    ……

    “珂菲儿?你怎么会在这儿?!”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把诧异讶然的声音将正在神游物外的少女惊醒了。

    她‘哇’地一声惊叫,竟是被这个声音的出现吓了一大跳,几乎连手的方盒子都骇得抛了起来,双腿一软,几乎要跌坐在地。

    “小心!”

    好在,在对方的惊呼之下,少女最后还是将自己的身体勉强撑住了,趴着摔倒在了那张桌子的上面,双手在慌乱不知所措,竟是按在了一块闪着银sè金属光芒的碎片上面。

    “哎呀!”

    手上传来的那阵痛楚,让少女仍不住一声痛呼,却是她的手掌不小心被那块锋利的碎片割开了一小道伤口,疼得她的小手一阵胡乱挥舞。

    “珂菲儿,你怎么了!没事吧?”

    喊出声音的那人跑到了少女的身后,扶住了她,还轻轻握住了她的那只受了伤的手的手腕,语气关切极了。

    疼得几乎眼泪都要掉出来了的少女抬头一看,这位神sè急切的美丽妇人,不是她的那位母后还有谁?

    “母后!”

    骤然被吓了一跳,小心肝都吓得发颤的她委屈得扑在了对方的怀里。

    “没事了,珂菲儿!没事了,别哭……”

    菲娅娜。安吉列尔柔声安慰着身子仍在不停颤抖的少女,轻轻拍打着她的背,不多时,这位妇人便带着她离开了这个奇怪的房间。

    不过,她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刚才在少女的小手疼得一阵乱舞的时候,她伤口处的一点殷袖,正好溅飞向了那个方盒子的所在,滴在了盒那颗闪烁着莹莹光芒的宝石上。

    一道奇异的光芒闪过,渐渐地,宝石上的那滴殷袖竟是渗透了进去,再没有一丝的残留。

    ……

    几天之后,这名黑发墨眼的少女的宫殿,迎来了一位浑身上下洋溢着欢快气息的金发少女。

    “走,珂菲儿妹妹,我带你去骑马儿!”

    她跳到了苦着小脸的少女面前,一手叉着自己的小蛮腰,一手握成拳头挥舞着,俏脸上豪气勃发。

    “可…可是,我的手还没好……”

    少女弱弱地抗议着,想要拒绝。

    可是,那位咋咋呼呼的金发少女却不顾少女的拒绝与无奈语气,一把拉起她的这位妹妹的手,笑意盎然地带着她走向了皇城里的骑术训练场……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第一药师大命运财色无疆幸福的小农民小桥流水人家武神海啸武猴外星代理人全职医生隋末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