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不灭君王-不灭君王最新

乐读窝 > 玄幻奇幻 > 不灭君王

不灭君王最新

书籍名:《不灭君王》    作者:火焱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请牢记本站域名“  ” ,或者在百度搜索: 三联文学网】    心绪恢复平静的关正中已然猜到和认出哈司烈炎身边青纱遮面的女子就是舞青袖,他步履沉稳地走入场地中央,背对着舞青袖正视前方,无声等待曾经的小姨子出场。

    舞青袖静静地揭下了面纱,她的神情无悲无怒,不见任何激动之色。  她和关正中都是哲圻最优秀的武者,决斗前都能摒除一切不该有的杂念,把心境调整到最平稳的状态正视自己的对手。

    随着舞青袖点尘不惊地缓缓而行,关正中也是缓缓转身,相隔十米时,两人同时止住了动势平静地看着对方,没有什么肢体语言也没有什么战前感慨,她和他曾是亲戚,曾是仇人,而此刻也是对手,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高山国女子舞青袖因家仇挑战凤翔武者关正中,此斗生死不论,手段不计,双方各尽所能吧。  ”临时客串公证人的哈司烈炎朗朗而言,停顿三秒后沉声一喝:“决斗开始!”

    “始”字将落,舞青袖划出一道青裙虚影,好似极快又仿若很慢地飘到了关正中的身前,出手就是一片密集掌影。

    关正中大退一步的同时,浑厚的浩然正气笼罩周身,先是右手为拳正正击去,再是左手作掌正正推出。

    “啪啪啪……”十几声清响震出,舞青袖的袖中纤掌看似轻轻地拍在了对方拳掌凝成的厚重气盾上,却将雄健的关正中击得暴退了三大步。

    舞青袖没有停顿。  奇异地舞步再次呈现,脚下轻盈优美地点出一道半圆轨迹绕过了关正中,来到了他的身后,再起一片纤纤秀掌。

    关正中转回身双掌自左右划到正中,又起一面气盾,啪啪声中再次被击退,这次退了四步。

    比刚才多退了一步。  并不是舞青袖加大了玄劲的攻击力度,也不是因为关正中的仓促转身。  而是他的玄**力就在短短的一眨眼内退步了。

    是的,他退步了。

    此战地胜负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大师级与宗师级之间地差距本就明显,如此既不能逃也没有环境可利用的形式下,还是拳脚相争不存在武器的先进与落后因素,敏捷度再不如对方,关正中落败乃是必然中的必然。  只看舞青袖打算以什么方式取胜了。

    而舞青袖一动手就是全无保留,看似柔美的攻击其实是她的十成全力。  我和哈司烈炎都清楚,她是打算一上来就凭借自己的所有优势一点一点地损坏关正中地全身经脉,慢慢废掉他的浩然正气,因为关正中曾经废掉了她和姐姐舞红袖的玄法。

    从舞青袖的角度来讲,此战只是她对关正中的当众惩罚过程,她才不在意公平不公平,本就占据着自身优势的她甚至用上了高科技暗器。  这个暗器是一枚戒指。  是来前她让唐诗专门针对哲圻武者的体质而制造的,作用就是可以破坏武者地周身经脉。

    你关正中不是谋害了我的亲人嘛,那现在明明可以正当取胜,我也要以暗算的方式击败你。  这就是舞青袖发泄滔天恨意的方式。

    舞青袖还是飘身冲上,用带着戒指的右手瞬间送出密集掌影,占尽劣势的关正中只能被动防守。  再被击退,这次退地就是五步了。

    把关正中击到场地边缘,再绕到他背后将他击回场地中央,舞青袖就是如此来来回回地重复着毫无变化的攻击方式;而关正中对自己无痛无痒的“伤势”加重十分清楚,但无论他是堂堂正正的硬接,还是竭力做出巧妙的应变,都无法躲过对方的继续破坏,差距太过悬殊,今天不会有奇迹为他而降临,他只能保证自己虽退却不狼狈。  只能保持着自己的玄劲虽然在远离浩然却依然洋溢着正气。

    舞青袖逐渐降低了自己的攻击力度。  让关正中的后退不至于冲出决斗场地,终于。  第二十击过后,她飘身而撤,静静地将面纱带了回去。

    最后的一击并没有让关正中后退,他站在场地中央,面色依然平静,身形依然挺直,但是他地经脉已然全废,最后一丝地正气玄劲随着他的一次呼气永远地消散在了空气中,他从一个大师级武者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我输了。  ”关正中向在场地千名武者拱手环礼,无法用玄劲荡音的他只能依kao自己的肉嗓高声喊出这三个字。

    在南方武者们的黯然叹息声中,关正中看向舞青袖稳声道:“青袖,你随意处置吧。  ”

    “让人把我的姐姐舞红袖还有你的小妾和三个孩子都叫来,跟我回高山,去我父坟前了结我们的家庭恩怨。  ”舞青袖嗓音低沉却语字清晰地讲出了来到关家堡唯一的一句话,紧贴唇前的面纱没有荡出一丝抖动。

    关正中沉重点头,招手唤来了一个泪流满面的关家心腹子弟……

    哲圻大陆西北部的某个中型国家的某处荒野中。

    飞艇稳稳降落,没有制造出任何荡尘气流,舱门打开后,我和哈司烈炎、舞青袖率先走出,后面跟着六名鬼卫,他们的怀里抱着被我催眠昏睡的关正中、舞红袖一家六口人,最后的狂狮二人牵着四匹并没有经过变异的普通哲圻马。

    来到平坦的地面处,我从手镯里掏出两辆哲圻的普通马车,由狂狮为两车套马。

    看我做完了这些,舞青袖稍显无力地kao在哈司烈炎的怀里对我道:“小君,唤醒姐姐吧。  ”

    先命令飞艇隐形去了远处的树林上方等待,我又让鬼卫们把舞红袖扶正着站在了地上,然后精神力一激。  她很快地清醒了。

    “我怎么睡过去了?”舞红袖问向妹妹道:“青袖,我睡了多久?这是哪里?”

    “姐姐,你睡了多久不重要。  ”舞青袖走上前握住姐姐有些冰意的双手:“这里是远离凤翔国地大陆西北部,除了北面,其他三个方向都有城市,以后的你们想在哪里定居我就不管了,我也不会去看你了。  因为我怕见到关正中会想起一些……”说到这里,舞青袖抱住姐姐开始了哭泣。

    舞红袖已经明白了。  妹妹因为自己饶过了关正中的性命,把她们一家六口人送到了远离凤翔和高山的国家让她们从新开始生活。  舞红袖既感激也悲伤地落泪道:“妹妹啊,你以为关正中清醒过来后还能允许自己苟活下去吗?他的性情是那么的……唉,好妹妹,不管怎么说,姐姐都是要谢你的。  ”

    舞青袖忍住悲泣着掏出手绢为姐姐拭去泪水道:“这一点,姐姐无须担心。  君先生已经对他们施展了一种特殊神法,原来地那个关正中已经不在了,除了你,他们五人都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剩下地只是相互之间的感情,还有一些必要的生存技能、知识等等,他们醒来后都会很听你的话,孩子们的智力也不会降低分毫。  哦。  你们之间的感情,君先生也帮他们加深了,改名换姓后,我想,你们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  ”

    舞红袖被这些话惊呆了!不过,曾经是武者高高手的她更是经历过人生地巨大坎坷。  这些过去也是一种心志上的磨砺,她没用多久便把思绪整理清晰了,她接过妹妹手中的手绢自己擦了擦脸颊,然后对我鞠躬道:“君先生,舞红袖无以为报,只能说一声谢谢,谢谢您了。  ”

    “好的,你的感谢我受下了。  ”我温声道:“马车里的金币足够你们一家过得不错,你被废的玄法我也帮你治愈了,只是年岁太久。  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

    舞红袖默默感觉了一下自身地经脉。  热泪再次涌出,却无语可道。  只能再行一躬。

    我摆了摆手,让鬼卫们把那五口人送进了马车。  离开时再唤醒他们,附近没什么贼人,关正中的小妾和大儿子的玄法也都不差,安全上没什么好担心的。  再对舞青袖点了点头,我转身和哈司烈炎行远了十几米,让她们姐妹好好话别吧。

    或许不会再见,姐妹情深的青红两袖悲伤依别了足足半小时,精神力将马车里的几人唤醒,我们朝远处地树林行去。  关正中、舞红袖这几个名字,从此在哲圻大陆上消失了……

    再后面的事情,就是找日子送舞青袖和哈司烈炎带着凤翔官方对关正中的判决书回去高山国给自己的亡父亡夫正名了,舞青袖经过哈司情圣的一夜关怀,第二天就欢容满面了。

    古雅心结解开了,舞青袖的仇怨也了结了,至此,君氏集团彻底成为了开心的组织,每一个组织成员都是世间最悠哉最快乐的人。

    。  。  。  。  。  。

    古雅和舞青袖彻底焕发新生后,旅游团的所有人都是欢容灿烂了,我们尽情地享受快乐,这对大家来说,都是从未有过的真正地轻松、自由、无忧无虑。  当然,这只是开始,以后地漫长生命都将如此。

    随后的一年半里,我们随处体验着风土人情,遇到了数不清地人和事,有奇特的,有平凡的,也算见多了世间的美与丑,善与恶。  有些随风散去,转头可忘;有的,值得我深深记在心中。

    见闻上是极大的丰富了,可遗憾的是,心核小石头一直没有给唐诗找到。  不过,我和唐诗都不是太过失望,没找到固然不太好,但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也意味着离找到不远了,毕竟,接下去的搜寻范围也小了许多。  日趋神化的直觉清晰地告诉我,无需去海洋搜索,它就存在于陆地上。

    旅游期间也会按时回到凤翔国都休息一段时日,总晃在马车上谁也受不了,尽管咱的马车避震好得像摇篮。  所以,需要如嫣出面决策的政事也都没有耽误,整个凤翔在巨大地经济优势下飞速发展。  国富民强一派繁盛,如嫣陛下在百姓的心中已经成为了仅次于开国凤凰的一代圣主。

    大臣中功劳最大的自然是班东旭班老兄了,两个月前,他当之无愧的就任了国家宰相,就连退位让贤的墨然公也是心服口服,全无怨念。  况且,不久后大公主凤可依成为凤翔子国的国主之一时。  墨老头还会成为她地辅政首臣。

    我和文羽秀设计的诱宝大计却迟迟没有收获,通过一年多地风传。  “启如谜册”的名声大陆皆知,诱骗地点的那个名山来过一批又一批的探宝人士,我们也抓了一批又一批,可他们都不是下册的真正持有人,大都是一些长期从事寻宝的专职探险者。  累得我一趟又一趟地坐飞艇前去窥探他们的脑海,然后还要消除他们被抓捕地相关记忆再整成昏睡才能悄悄释放。  这项工作进行了十几次之后,心疼咱的唐诗宝贝发明了一种科技仪器由机器人负责脑波式审问和记忆消除。  这才让懒惰的我大唱“解放区的天就是蓝”,然后抱着唐诗亲了一整天。

    文羽秀的自身天分经过一年多的磨炼,现在已是凤翔情报部门的重要官员之一了,再锤炼上几年,某凤翔子国“情报局长”一职应该是足以胜任了。  至于将来她愿意辅佐如嫣的哪个孩子,就顺其自然好了。

    而她和狄轻扬地感情也在缓慢进步着。  狄轻扬在几日前顺利跨入了超级高手的行列,比我和哈司烈炎估测的还要早上一年,可见他是个多么勤奋的年轻人。  他和文羽秀之间的“寄命”协议早就解除。  虽然不再是夕阳武士,可痴心不减的他一直伴在文羽秀身边。  我估计,这两个人迟早会走到一起。  毕竟不出十年,狄小子绝对能成为国主都要重视地大师级武者,身份方面完全配得上文羽秀。  况且,一个人的爱情观念再淡薄。  长期相处所积累的感情也会让文羽秀在无察中离不开狄轻扬的。

    ……………………

    还有闻人妙语,曾经对咱表示过淡淡好感的她再没有发出过类似的暗示,或许是全身心地投入仕途也忽视了自己的感情问题,也或许一直以来的见面甚少让她的那点好感很快平淡了。  这样最好,正合我的心思,咱地两名手下还一直感情暧昧着未曾深入发展呢,身边地女人实在不少了,这都有些爱不过来,最重要的是,咱还想保留着足够地老婆名额将来去魔法世界爱上几场呢。

    闻人妙语在财政大臣慕容鑫的手下工作得很是出色。  将来成为国家重臣只是时间早晚。  能不能真的成为女宰相,就看她自己的努力了。  机会咱是一定会给她的。

    ……………………

    当初因为“熬荼毒”与河边小镇的那位老婆婆定下的一年之约我也去履行了,当然,我也在一定程度上欺骗了那位婆婆,我让唐诗造了一个“熬荼毒”模样的机器人,把“她”带到了老婆婆面前,出示了官府的处决判令,然后亲手将“熬荼毒”一刀捅“死”了。

    老婆婆大仇得报,感激涕零下又要给我下跪。

    向来都是有礼就受的我,这次坚决不让老婆婆对我行礼,因为我的心里有愧,尽管“熬荼毒”基本上等于死了,尽管君不忆一直在跟着水心行善赎罪,可我确实是有些对不住这位老婆婆。  我只能装成霸道地给她老人家留下了大笔金钱,然后就快速逃走了。

    我安慰自己说:我没对老婆婆做什么恶事,我已经帮了她很多了。  即便没有做到尽善尽美,那也没必要过度地刁难自己。

    嗯,自我安慰很管用,我甩甩头把这件事画上了句号。

    ……………………

    君不忆成熟了许多,气质上也隐隐透着一股子仙姿圣洁,这体现着她如今的心灵纯净,也与水心的日夜熏陶有着莫大的关系。  不忆救人一万的目标还为期遥远,但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作为,也真正的爱上行善走天下,游医全凤翔的这种日子。  她告诉我:现在的自己,每次看着一个病人恢复了健康,不再仅仅是想着离回家又近了一步,更令她欣慰的是对方脸上的开心笑容。

    因为他人的高兴而高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行善的真谛,可我因为不忆的成长而感到了高兴。

    小怕怕刚刚把它体内那粒经过我剧烈压缩凝成的“小蚕豆”能量团全消化了,可能这点能量太少,它没有产生什么质的变化,只是个头增长了近一倍,也就是能有两个香烟盒那么大了,我带它又去了一次那个弥漫纯阴能量的超大空间再给它压缩了一枚小蚕豆,怕怕开心地吞了下去,估摸着这次用不了两年就能消化完。  它吃完蚕豆后,第162次对我提起要和我生宝宝的要求,我用“你现在还是小孩子,长大了才可以……”这个说了324次的理由把它哄回了不忆的身边。

    ……………………

    那位最让我和如嫣头疼的顽固分子凤倾城同志,我看她是想把老姑婆的精神发扬至光大了。  这期间每次见到我都是相当自然的不近不远着,除了偶尔地对我调侃上几句,基本上没有再涉及感情方面的话题,可是从她看我的眼神里,我知道她对咱还是……

    唉,愁人呐。  我和如嫣都替她着急,但人家自己一点都不在意,除了忙政务就是玩剑境,这么好的女人真是可惜了,如果她不是如嫣的亲女儿,哪怕是外甥女或侄女,咱都收她收定了,可母女同侍一夫纯属扯淡,太违背咱地球人的人伦道德了,那是坚决不能干的。

    就这么耗着吧,为了弥补她,让她活到一千岁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看来是最可能出现的结果了。

    ……………………

    出发!

    亲爱的心核小石头,我知道,我已经离你很近很近......

    --第一部完--!~!【快速查找本站请百度搜索: 三联文学网】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望门庶女亡者系统暴力和亲指南暧昧无罪重生之温婉极品相师一品宫女混沌天经疯狂内功超级武圣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