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狱女妖娆-第81章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狱女妖娆

第81章

书籍名:《狱女妖娆》    作者:湖坨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完美计策又一次失败!陆西为睁大了眼睛,里面的火焰越涨越高,简直可以烧掉画面里的檀乐,为什么,为什么,宋家颜没有中迷香?!

    为什么?因为宋家颜这个大医生对药剂这类东西比陆西为这个半桶水要熟得多,专业对业余,完胜。

    当檀乐一点燃香烟,宋家颜就闻出了不对劲,接着屏住了呼吸。他不是善类,当即做出了选择,打晕檀乐。

    此后,檀乐一计不成,又二计三计,目的就是要生米煮成熟饭,然后赖定他。

    宋家颜不上当,可是被缠得烦了,心里又总往毛小朴三个字跑偏,这想要的要不到,这想不要的赖死赖活纠结,好吧,我走。

    宋家颜住到国外不回了!

    这一消息让陆西为终于气消了,到底是把这颗眼中钉拔掉了!檀乐果然是步好棋!

    还是那句话,命运的滑铁卢不可逆转!

    就在陆小爷欢天喜地地享受胜利成果时,晴天来了一避雷,他家大婶怀孕了!孩子不是他的!

    削尖脑袋钻破天,命不由人也枉然。

    陆小爷,认命吧!

    宋家颜在国外过得水深火热,一截一截扯蚯蚓的尾巴,一截一截地痛,就在他痛到想自己给自己下药催眠的时候,他接到了刘丹阳的越洋电话,电话一挂,顿时一屁股坐到地上,又笑又哭,一时竟逞疯癫之态,高兴得疯了啊。

    刘丹阳的电话是,“回来吧,毛毛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乐常对于毛小朴没收下宋家颜一事一直耿耿于怀,不甘心啊,居然输给了王成龙老儿?真不甘心啊。突然有一天,宋家颜兴冲冲地回来了,两眼泪花地告诉他,那女娃娃肚子里了他外孙的孩子,乐常仰天大笑三声,王成龙啊,王成龙,你老儿到底输了我!

    远在广州的王成龙连打三个喷嚏,反着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心里纳闷,这回又是哪个死鬼在地下喊他?他才不想走呢,怎么着也要看到他的乖外孙有小娃儿吧?别喊了,死鬼,到时请你喝酒,你就安息吧。

    陆西为趴在毛小朴的肚子上,双手圈着她的腰,头挤在她深深的□里,两条眼泪无声地流。

    毛小朴皱眉,手抬了抬,终是没忍心将他推开。

    “死大婶,你怎么先有他的孩子,你怎么对得起我。”陆西为心里无法平衡,这死女人竟然先有了他仇人的孩子。

    毛小朴看看站在门边上的陆东来,浅浅的笑,温和的笑。心一动,手落在陆西为的头上,低声说,“以后也有你们的,一人一个。”

    一人一个?分果果?

    个嘎巴子,生孩子的大事就这么让她轻描淡写地定下了,一言堂。

    偏偏这时初七特别应景,口里唱儿歌,“排排坐,分果果,你一个,我一个,妹妹不在留一个。”四颗牙齿,口齿不清,但声音清脆响亮,分果果三字尤为突出。

    可不是分果果?真的一人有一个。

    初七会说话了,毛毛天天教他喊妈妈,刘丹阳喜欢逗他喊爸爸,陆东来陆西为贿赂他喊叔叔,一个个全部没得逞,初七开口说话,开口第一句喊的是灰灰,不过这不尽人意的一喊还是激动了满屋子的人,只有灰灰眼睛瞟了一下,有些不满意,因为叫灰灰时嘴没关住,一坨口水掉出来,灰灰两字沾满口水。灰灰打了个激灵,嗷叫两声,意思是说,这个傻小子,先把口水擦干再学会喊人吧。

    初七叫毛小朴不叫妈妈,叫毛毛,搞得毛小朴不平衡了,凭什么叫我叫毛毛,叫刘丹阳叫爸爸,不公平,于是下功夫让初七叫阳阳。初七叫一声阳阳,她展开眉毛大笑一阵,再叫一声,再大笑一阵,还得意洋洋地朝刘丹阳昂昂下巴。

    她不知道她那表情多勾人,眼睛里像两簇小火焰,亮亮的,脸上激奋得红扑扑,嘴巴向上翘,笑容明亮灿烂,在展开的瞬间可以使人眼睛里除了眼前这朵娇艳的太阳花,其它都黯然失色。

    其他男人倒还能忍住,陆西为过不得了,上前抱住毛小朴,“大婶大婶,你在外面不要笑!听到没有!”

    毛小朴一下拍开他,口里横了一声,“莫名其妙,我想笑就笑,要你管!”

    陆小爷又发挥他橡皮糖的功能了,又巴上去,圈住毛小朴的腰,头埋在她肩膀上,撒赖,“就要管,你再在外面招惹别人,我就直接灭了!”

    “你属螃蟹的么?”这死孩子,总是横走走。

    “你喜欢吃螃蟹,我就属螃蟹。”陆西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毛小朴突然觉得眼前这块膏药太闲了,拉着他坐到一边,直愣愣地说,“你怎么总闲着,你的工作呢?”

    她还记得他的工作是唱歌,她兼职作词人。

    这一问,陆西为沉静下来,他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第二天,抱起了他的吉它,重操旧业去了。为什么没去学校?他才不要陆际高兴呢,谁让他当日敷衍他!

    陆西为就是个记仇的,除了他家大婶和初七和灰灰,再加上王成龙,他谁的仇都记,一个个小“正”字在心里划着呢。虽然有宋家颜这失败的教训在,他不敢再轻举枉动,但他要给人找点堵还是很容易的。所以,陆际越不让他走娱乐这条道,他偏偏就要走上,不止唱歌,还拍电影上电视。

    大隐重出江湖,形象不变,气质上多了一份沉静,稳重,成熟,内敛,倾倒了更多粉丝。用他自己的话说,老子是有孩子的人了。嗯,他把初七当自己的孩子,凡是他大婶肚子里出来的,都是他的孩子,虽然恨死了宋家颜,但只有爱屋及乌,不会恨屋及乌。

    陆西为恨宋家颜,但毛小朴连他的孩子都有了,明面上还真不能怎么样,可暗中小动作不少,是个极能挑事的主。宋家颜对陆西为充满感激啊,没有他那一把火,饭还真煮不熟,无论他怎么挑事,宋家颜不接招,不反攻,不告状,不愤怒,不哼声,不过多了几个心眼,不中计,还想用女色害他,没门!他得为孩子妈守身如玉。

    这么一来,搞得陆西为没了脾气。他上跳下窜忙死忙活,在他人眼里充其量就是个孩子在闹着玩儿。可不,四人男人中,陆西为年龄摆在那儿,短了一大截。另外三人年龄相当,各有各的大气,各有各的风度,谁跟一个孩子计较?

    陆西为痛定思痛,想想,他们三个都事业有成,一个军界闻名丧胆,一个商界大名鼎鼎,一个医界顶级权威,难道他就是一小白脸?去他妈的,老子还真不信混得比你们差!开始发奋图强。

    宋家颜归来,抱着毛小朴,眼睛赤红,痴情总有报啊。

    毛小朴看着他,有点生气,“你怎么才来,你是不是想抛弃你的孩子?”哎呀,自己被抛弃的阴影还在,总怕自己孩子被抛弃。

    宋家颜笑了,手指抚着毛小朴的脸,低沉地承诺,“不会的,我永远不会抛弃毛毛和孩子,你们哪天不要我了,我还跟着。”

    毛小朴得到保证了,心放松了,接着愁着眉打量了一下房子,“自个儿找地方住。”

    刘丹阳摇摇头,也笑了,这是天意么?一套四合院六间卧房二间客厅。一间卧房佣人住了,另外五间,正好四个男人,一个女人。

    宋家颜归来,钟瑶开心啊,兄弟团圆,立即打油一首,以示恭贺。

    一桌麻将四堵墙,

    一个女人四条狼。

    逗儿溜狗且为乐,

    床上床下两头忙。

    群发四条狼,一会儿,滴滴滴滴,四响。

    钟瑶幻想着那四人囧囧有神的表情,眉飞色舞赶紧打开短信。

    刘丹阳:嗯嗯。(脸上平静:这是事实。)

    宋家颜:哈哈。(脸上得意:你羡慕嫉妒恨去吧。)

    陆东来:呵呵。(脸上谦虚:过奖过奖。)

    陆西为:哼哼。(咬牙切齿面目狰狞:要不是你当初那场酒宴,毛毛是老子一人的!)

    钟瑶脸黑了,妈的,全两字,多打几字会死啊!会死啊!会死啊!

    ........

    新文链接:

    作者有话要说:四狼全收,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我会慢慢添加一些番外。

    关于毛毛与她的男人们,毛毛与她的孩子们,男人与男人们。这么多关系,可能会有些乱,亲们不要见怪哈。

    亲们若是书荒,不如去逛逛,强男强女,强强联手,打造军警柔情。节操碎了得找回,三观歪了得扶正啊,充满正能量,1V1。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http://Www.Qisuu.Com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都市猫忍大电影时代超级边锋重生之二战美国大兵梦游聊斋炼鬼修仙穿越之复仇无上圣尊无量网游之屠夫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