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受傲江湖-88

乐读窝 > 心理哲学 > 受傲江湖

88

书籍名:《受傲江湖》    作者:雨田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因为不想让应寒枝经常点外卖,阮梅之最近闲来没事就喜欢上网研究一下家常菜的菜谱,试着在家做饭吃,刚开始做的时候自然有成功也有失败,幸好他做出来的菜都有应寒枝帮忙解决,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应寒枝似乎都吃得挺开心的。

    为了给“岳父”留下一个好印象,阮梅之不敢托大,他没有做太复杂的菜色,只做了七八道平时在家常做的家常菜,因为常做所以比较拿手,在应寒枝和应夏荔帮忙打下手的情况下,很快几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就做好了。

    当阮梅之他们端着菜回到正厅的时候,应老爷子正在和两个小外孙玩捉迷藏的游戏,看着两个可爱的小外孙啪嗒啪嗒地四处乱跑,总是板着一张脸的应老爷子笑得满脸褶子,弓着身子伸出双臂作势要去抓两个小家伙,刚要抓住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便会发出尖叫和笑声,扭着小屁股躲开外公的手。

    不过当两个小家伙发现阮梅之回来了之后,立刻欢呼着朝着阮梅之扑了过去:“之之,捉迷藏!一起玩!”

    见阮梅之他们回来了,应老爷子又重新板起了脸,仿佛刚才那个笑得满脸褶子的老头子不是他似的。

    “要吃饭了,先别玩,”阮梅之放下了手里的碟子,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小脑袋,“乖,去叫外公吃饭。”

    两个小家伙刚刚和应老爷子玩了一会儿,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怕脸黑黑的应老爷子了,再加上他们也玩得有点饿了,乖乖地点了点小脑袋,然后一人一边抱住了应老爷子的大腿,软软糯糯地喊:“外公,吃饭。”

    应老爷子本来还想摆一会儿架子,不过被两个小家伙这么一卖萌,他的架子顿时就摆不住了,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脸蛋后,他背着手朝着饭桌走了过去。

    饭桌上摆满了看着便令人食指大开的家常菜,而且似乎有不少偏甜口味的菜,糖醋鱼,可乐鸡翅,甜酸排骨……应老爷子这种人精自然一下子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他瞪了应夏荔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

    应夏荔假装没看到应老爷子的眼神,她本来想招呼着两个小家伙在她身边坐下,但两个小家伙似乎更喜欢和阮梅之待在一起,阮梅之坐下之后,两个小家伙立刻一左一右的黏了上去,把本来想和媳妇儿挨着坐的应寒枝挤开了。

    应寒枝:“……”

    虽然有点郁闷,但他总不好和两个小孩子争,尤其还是在阮梅之面前。

    看到两个小外孙这么黏着阮梅之,应老爷子自然也有点眼红,不过见阮梅之那么讨喜欢两个小家伙的喜欢,一向喜欢小孩子却不讨小孩子喜欢的他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复杂。

    应老爷子下筷了,他先夹了一块甜酸排骨,尝完味道后,应夏荔笑眯眯地问他:“爸,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应老爷子见应夏荔一脸跃跃欲试想要邀功的表情,便点了点头,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还不错。”

    应夏荔顿时笑了起来:“那就好,之之做了很久,就怕不合你胃口呢。”

    应老爷子一愣,对于阮梅之这个“儿媳妇”,他当然不可能这么快接受,所以上桌之后,他连一句话都没有和阮梅之说过,他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对阮梅之采取无视态度了。

    他的筷子在半空中僵了一会儿,然后落在了一旁的糖醋鱼上。

    应夏荔双眼一亮,一脸期待地问:“糖醋鱼的味道怎么样?”

    应老爷子心想这回肯定是应夏荔做的了,便点了点头:“味道很好。”

    应夏荔继续笑眯眯地说:“爸,之之的手艺很不错吧?”

    ……居然又是“儿媳妇”做的!

    应老爷子皱了皱眉,避而不谈,他又夹了一块可乐鸡翅,这回应夏荔依然一脸期待地问:“怎么样?还行吧?”

    出于谨慎,应老爷子只是淡淡道:“勉强凑合。”

    应夏荔顿时叹了一口气:“就连爸你也这么说,看来我的手艺果然还是比不上弟媳。”

    应老爷子看着女儿失望的表情,板了一会儿脸,片刻之后他才开口:“其实都还行。”

    “真的?”应夏荔挑了挑眉,然后她笑了起来,“看来爸你很满意之之的手艺呢,其实这一桌子菜都是之之一个人做的,我和寒枝也就帮忙打了个下手而已。”

    应老爷子:“……”

    什么叫防不胜防?这就叫防不胜防。

    应老爷子板着脸,决定不再对这一桌子菜发表什么评论。

    应寒枝能够感受到应老爷子对阮梅之的态度,知道应老爷子并不欢迎阮梅之,他也不想让阮梅之继续留在这里受人冷待,吃完饭之后,便拉着阮梅之要走。

    应老爷子自然也希望眼不见心不烦,便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爱走不走。

    不过他没想到阮梅之这一走,两个小家伙也屁颠屁颠地黏了上去,一人抱着阮梅之一边的大腿:“之之,一起!”

    应老爷子盼了那么久才盼来和两个小外孙亲近的机会,自然不舍得放两个小家伙离开,连忙板着老脸对应寒枝说:“难得回来一趟,别急着走,留下来再待一会儿。”

    应寒枝看了看阮梅之,又看了看两个小拖油瓶,淡淡道:“不用了,我们一会儿还要去买戒指,过阵子会去国外领证。”

    “戒指?领证?”应老爷子的眉头之间皱起了深深的褶子。

    “嗯,”应寒枝继续淡淡道,“回国之后我们会摆酒,到时候也会给你发邀请函,当然你爱来不来,不来也没差。”

    应老爷子顿时气得胸口不断起伏,他似乎想拍桌,但顾及着两个小家伙还在,他不想再吓两个小家伙第二次,他的大掌迟迟没有落下。

    过了很久,他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整个人躺在八仙椅上,仿佛浑身脱力:“随便你们吧!”

    此时应夏荔也把两个小家伙抱了回来,两个小家伙虽然不情不愿,不过得到阮梅之的再三保证后,他们还是眼巴巴地松开了小手。

    应寒枝淡淡一笑,拉着阮梅之离开了正厅。

    管家在正厅门口朝两人微微躬身,然后应寒枝和阮梅之便离开了这座老宅。

    离开了应家大宅后,阮梅之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你爸真是太可怕了,如果你爸面无表情地朝我脸上扔五百万,说不定我会被吓得点头答应呢。”

    应寒枝立刻握紧了阮梅之的手,微微皱起了眉头。

    “……开个玩笑而已,”阮梅之反握住了应寒枝的手,笑眯眯地说,“霸上一个总裁,可比五百万值钱多了,我傻了才会选五百万不选你。”

    应寒枝面色稍缓,不过他还是捏了捏阮梅之的手心,以示惩罚。

    “对了,”阮梅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你刚刚对你爸说的那些话……你还在因为你妈的事情而怨恨你爸吗?”

    应寒枝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以前是有过,但现在没有了。”

    阮梅之挑眉一笑:“你终于想开了?”

    应寒枝云淡风轻地说:“早就想开了,其实我妈和他也是半斤八两,虽然生了我们姐弟俩,却从未管教过,虽然我爸对不起我妈,其实他们两个人更对不起我和应夏荔。”

    阮梅之想象了一下应寒枝的过去,虽然出身豪门,但家庭关系复杂,爹不疼妈不爱,怪不得初中之后应寒枝会变成那样内向而自卑,敏感而脆弱的中二少年,也怪不得他手腕上会有那样一道疤。

    “……对不起。”

    虽然纯属躺着也中枪,阮梅之却还是叹了一口气:“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够注意到你就好了。”

    应寒枝淡淡笑道:“就算你以前注意到我,那个时候的你会接受我吗?”

    阮梅之想了一下,坦白道:“不会。”

    应寒枝垂下眼帘,轻笑道:“糟糕的重逢不如美好的初见。”与其在那种糟糕的时候和你相遇,让你的记忆中存在那个糟糕的我,还不如直到现在才和你相遇,让你一开始见到的就是现在这个完美的我。

    阮梅之忽然挑了挑眉:“其实你以前写给我的那封信,我现在还留着呢,没想到以前的你那么纯情那么害羞。”

    应寒枝抿了抿唇:“你留着干什么?”

    “以后有空的时候就翻出来看一看,祭奠曾经那个纯情的你,”阮梅之笑了起来,“还有……等以后我们领养了孩子之后,还可以给他们读一读你的信,告诉他们,这可是你们爸爸年轻的时候写给我的情书……”

    应寒枝默默地试图转移话题:“我们去买戒指吧。”

    “你害羞了吗?耳朵都红了。”阮梅之毫不留情地拆台。

    应寒枝:“……我知道有一家店卖男士对戒。”

    阮梅之微微一笑:“不过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

    应寒枝的脸似乎更红了。

    然后两个人便去了应寒枝说的那家店,挑挑拣拣了大半天,最后两个人挑了一款简单大方的对戒。

    买完戒指之后,两人就回了家,回的是阮梅之的家。

    “你中午一个人做了那么多菜,肯定很辛苦,”应寒枝表示他非常心疼媳妇儿,便把阮梅之按在了沙发上,“晚饭就让我来做吧。”

    阮梅之挑了挑眉:“你确定你做的能吃?”

    应寒枝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吧,就给你一个机会,”阮梅之心想大不了回头泡个面,便摆了摆手,示意应寒枝可以进厨房了,“……不过小心别炸了厨房。”

    应寒枝走了之后,阮梅之躺在沙发上,一边随意地看着电视节目,一边掏出手机登上了扣扣,他刚刚登上扣扣,萧罗礼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又出现了。

    萝莉多娇:卧槽卧槽卧槽!

    萝莉多娇:一百个卧槽都表达不了我此时此刻内心的卧槽了!

    樱桃汁:嗯?

    萝莉多娇:卧槽!我上次不是和你说,我打算把男神灌醉然后趁机站点便宜吗!

    萝莉多娇: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我成功地把男神灌醉了!

    萝莉多娇:然后我看着男神醉眼朦胧的样子,觉得气氛正好,是时候下手了,没想到我刚刚准备推倒男神,男神却忽然反过来把我推倒了!

    萝莉多娇:然后……我就破处了

    樱桃汁:恭喜破处

    萝莉多娇:嘤嘤嘤嘤!现在后面还很痛很胀!你知道夹了一夜营养快线的瓶子是什么感受吗?

    樱桃汁:打住,我并不想听你详细描述你的性生活

    萝莉多娇:我一觉睡到现在!从床上爬起来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现在正蹲在男神家的浴室里,完全不敢出去面对他!我现在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樱桃汁:当然是出去让他负责

    萝莉多娇:我不敢啊!明明先动手的人是我!

    萝莉多娇:嘤嘤嘤嘤他还没带套套,虽然我刚刚清理了一遍,但好像还没清理干净,像是有什么液体随时会流出来一样

    樱桃汁:真的不用描述得这么详细

    萝莉多娇:嘤嘤嘤嘤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樱桃汁:如果你不想和你男神长期发展,现在就出去对他说,昨天只是419

    萝莉多娇:我想长期发展啊!挠心挠肺的想!

    樱桃汁:那就让他负责

    萝莉多娇:……不过如果我和男神真的在一起了,难道我每天晚上都要遭这一回罪?好痛啊!而且看情况我反攻成功的几率似乎有点渺茫

    樱桃汁:只痛不爽?看来你男神技术有问题

    萝莉多娇:咳咳,其实后面也有爽到……

    樱桃汁:一开始都是这样的,习惯就好【拍肩

    萝莉多娇:……一开始都是这样的?之之你也是这样吗?

    樱桃汁:……

    阮梅之默默地把脸埋在沙发里,决定装死。

    过了一会儿之后,系着围裙的应寒枝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当他看到自家媳妇儿蔫蔫地埋在沙发里时,顿时心疼坏了,上去摸了摸头:“很累吗?吃完饭就去洗澡睡觉吧。”

    阮梅之终于抬起头来,他看了应寒枝一眼,幽幽地说:“今晚让我在上。”

    应寒枝没想到阮梅之居然心血来潮想玩骑.乘,顿了顿,委婉地说:“你今天已经很累了。”骑.乘对小受来说需要大量的体力,阮梅之今天忙前忙后,肯定累坏了。

    阮梅之沉默了一下,幽幽地说:“你来动。”他躺在床上,让应寒枝自己坐上来动,这样就不需要他消耗多少体力了。

    应寒枝下意识就把阮梅之的话理解成了,阮梅之坐上来,他在下面动,便叹了一口气,故作宠溺地说:“真拿你没办法。”

    于是两个人在美好的误会下,达成了共识。

    阮梅之总算来了精神:“你做了什么菜?”

    应寒枝淡淡一笑,从厨房里把电饭煲抱了出来,打开来只见电饭煲里下层是饭,上层则是一碟鸡肉和一碟菜。

    直接用电饭煲炖肉和菜,简单粗暴,就算是厨艺废也能办到。

    阮梅之一开始就没对应寒枝抱有多少期待,见状也只是挑眉问了一句:“放盐了吗?”

    应寒枝点了点头,然后开始盛饭。

    用电饭煲炖出来的肉和菜自然没有炒出来的美味,但味道也还行,总体而言不功不过,阮梅之对饭菜味道的要求不高,便淡定地吃了起来。

    “对了,”阮梅之吃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下个星期你跟我回家见见我爸妈吧。”

    应寒枝顿了一下,抿了抿唇:“你的意思是……”

    “当然是见父母啊,”阮梅之笑了笑,“我都见过你爸了,你当然也要去见见我爸妈。放心吧,我爸妈都是很好的人,不会为难你的。他们也早就知道我喜欢男人了,已经能够淡定接受了,之前还一直催我什么时候带给男朋友回去呢。”

    应寒枝垂下眼帘,显然想起了应老爷子。

    “对了,还有我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他们全都健在,”阮梅之淡淡笑道,“以后如果你敢欺负我,帮我说话的人可比帮你说话的人多多了。”

    应寒枝抿了抿唇,认真道:“我不会欺负你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似乎有点紧张地问:“你爸妈喜欢什么样的人?”

    “放心吧,”阮梅之笑了笑,“只要是我喜欢的人,我爸妈也会喜欢的,我们一家人的眼光还是挺一致的,而且你长得这么帅,肯定特别讨我妈喜欢。”

    应寒枝难得听阮梅之夸自己,不由抿唇笑了笑。

    “你别嘚瑟,”阮梅之挑了挑眉,“如果我妈喜欢你,我爸就不定喜不喜欢你了。”

    应寒枝垂下眼帘笑了起来,片刻之后,他才轻笑道:“看来你爸妈的感情很好。”

    阮梅之点了点头:“他们的感情的确挺好的,虽然也有吵架的时候,不过我爸一向让着我妈,每次吵完架后,他都是第一个让步的人,然后他们就和好了。”

    应寒枝淡淡笑道:“我会像你爸一样。”

    “现在说得这么好听,以后就不一定了,”阮梅之故意扫了应寒枝一眼,在应寒枝微微皱眉想要反驳的时候,他又笑着继续往下说,“不过就算以后我们会吵架,估计我一看到你的脸就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了。”

    应寒枝反应过来,他抿了抿唇,似乎有点害羞,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认真地说:“我才是,看到你的脸,就不会生气了。”

    阮梅之:“……好了,我们就不要厚着脸皮互相吹捧了,赶紧吃饭吧。”

    应寒枝笑了笑,点了点头。

    两人吃完饭后,应寒枝又自动自觉地进厨房洗碗了。

    阮梅之吃饱了,开始喂大肥猫。

    等大肥猫也吃饱之后,他就把大肥猫抱到自己膝盖上来,然后一边看电视,一边轻轻摸着大肥猫软乎乎的后颈。

    大肥猫似乎被摸得很舒服,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恋人在厨房里洗碗。

    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大肥猫在他怀里。

    阮梅之觉得这一刻安宁而美好,只愿时间在此时多停留一会儿。

    又过了一会儿,应寒枝从厨房里出来了,他擦干了手里的水,才坐到沙发上去,然后将阮梅之连带着大肥猫搂进了怀里。

    不过看着阮梅之怀里的大肥猫,应寒枝却忽然想起了一件耿耿于怀的事:“你为什么要给这只猫取名叫小治?”

    闻到空气里酸酸的味道,阮梅之无奈一笑:“只是随便取的。”

    “你不喜欢?”阮梅之挑了挑眉,“那就换一个吧,叫小寒怎么样?或者小枝?寒枝也行。”

    应寒枝:“……算了,还是叫小治吧。”

    他媳妇儿还没这么亲热的叫过他呢!怎么能这么叫一只猫!

    “说来这猫还是我从大马路边救回来的呢,”阮梅之一边撸着怀里的大肥猫,一边靠在应寒枝的怀里说,“我救了它一命,再然后我就遇到了你,现在我们还在一起了,你说这一切会不会都是它在报恩?猫的报恩?”

    应寒枝淡淡道:“就算没有它,我们也会在一起的。”

    阮梅之轻笑道:“别这么古板,要有点浪漫细胞。”

    应寒枝顿了一顿,低声道:“按你这么说,我们岂不是要把这只猫供起来?”

    “供起来就不用了,”阮梅之挠了挠大肥猫的下巴,“每天多给它上供一条小鱼干就行了……你觉得呢,小治?”

    大肥猫:“喵。”

    应寒枝看着怀里的一人一猫,忽然觉得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小猫爪轻轻挠了一下。

    “对了,”阮梅之挠着大肥猫的下巴,忽然开口说,“我这边的房租快到期了,你的房子要不要租给我?”

    应寒枝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立刻笑道:“当然可以。”

    “那我是租短期,还是租长期好呢?”阮梅之故作思考。

    “你可以租一辈子,”应寒枝一字一顿认真道,“房租全免。”

    阮梅之挑了挑眉:“那多不好意思,让我做点什么抵房租呗。”

    应寒枝故作思考,思考了一会儿,他缓缓地说:“帮我暖床。”

    “你想包养我啊?”

    “不是包养你,是养你。”

    “那我帮你暖床要暖多久?”

    “……一辈子。” 166阅读网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少年御医侯门美妾最强高手在都市铁血1933宋枭萌娘四海为家狱女妖娆都市猫忍大电影时代超级边锋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