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大国海魂-尾声(十)最后的余音【大结局】

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大国海魂

尾声(十)最后的余音【大结局】

书籍名:《大国海魂》    作者:夏天的风和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真的大结局了,不想求什么订阅,但愿,但愿你们能记得在起点浩如烟海的库里曾经有过一本叫做《大国海魂》的吧)

    《阿姆斯特丹和约》的缔结并不意味着空阔的海洋会就此平静下来,既然刚刚结束的世界战争充分证明制海权的重要性,那么每一个有志于逐鹿海洋的国家以及他的统治者都不会轻易放弃让国家屹立于民族之林的机会。

    于是,残酷的军备竞赛又开始了。

    这一次,率先提出扩军计划的是北海另一侧的大英帝国。

    约翰牛们虽然连续输掉两场事关海洋控制权的焦点战役,可他们依然是这个星球上最懂得海洋真谛的国家,英伦三岛的居民们无法接受不属于米字旗的星辰大海,更加说不出任何有关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的话来,所以战争才刚刚结束,不列颠就迫不及待地宣布要重建他们的海军。

    参考英国人虚弱的财政状况,英国人的《三年扩军计划》无疑是天方夜谭。虽然约翰牛们倔强地说皇家海军在斯卡格拉克海峡以及奥克尼群岛的惨败间接为其海军提供了更新换代的空间,节约了维护主力舰的不菲经费,所以大英帝国绝对“不差钱”,可是想要在短短三年时间内,以每年开工建造三至四艘主力舰的速度打造一支包括八艘快速主力舰,四艘传统战列舰,八艘战列巡洋舰的本土舰队,这种奢望未免也太不切实际了一点。

    相对于打肿脸充胖子的英国人。王海蒂领导的德国海军就要务实得多。

    根据1917年签订的《布列斯特和约》,德国海军先后从苏俄的波罗的海舰队手中接收了四艘完好无存的甘谷特级战列舰。又从苏俄黑海舰队那里搜刮来一艘玛利亚皇后级战列舰和另一艘半成品。次年《阿姆斯特丹和约》缔结,德国和意大利又分别从法国人那边入手一艘孤拔级战列舰和一艘布列塔尼级战列舰。

    至此,德国海军的主力舰数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三十艘,包括两艘巴伐利亚级,四艘国王级,四艘凯撒级,四艘赫尔戈兰级,一艘拿骚级。四艘甘谷特级,一艘玛利亚皇后级,一艘孤拔级和一艘布列塔尼级总计二十二艘战列舰,三艘马肯森级,三艘德弗林格尔级,一艘塞德利茨级和一艘毛奇级总计八艘战列巡洋舰。

    按照英国人的理论,德国人势必会浪费大量海军军费来保持庞大的主力舰数量。事实也正是如此——在一般情况下,一艘主力舰服役至其寿命大限的全部费用两倍于它的建造费用。

    鉴于战后锐减的海军军费,德国海军自废武功也是应有之意,不过英国人显然还是小看了王海蒂。

    波兰复国的消息曾经让协约国所谓的军事和政治观察家们大跌眼镜,尤其当王海蒂提出将“波兰当做德意志天然的、亲切的盟友而不是附属国”、“给予这个新兴欧陆大国完整的海洋国家身份”两项原则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素有德国“海军第一战略家”之称王海蒂疯了。

    直到1918年。大洋舰队主力舰数量过度臃肿的问题暴露,世人才如梦方醒。

    德国人将从里加湾到塔林的这一段海岸线白送给了波兰人,坐实了波兰共和国“海洋国家”的帽子。

    既然有了“海洋国家”这顶帽子,波兰人也不介意将它升级为“海洋强国”,于是从苏俄人手中接收相当多的资源和财富的波兰共和国一掷千金般地向盟主德国开出了庞大的购舰计划。

    就这样。王海蒂折价出售了四艘服役状态完好并且经过战争淬炼的凯撒级战列舰,不仅丰富了海军的小金库。也满足了波兰人贪大求全的心理。

    有了波兰这个冤大头做榜样,再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替德系主力舰打的免费广告和王海蒂作为中国人所特有的小聪明,质量一流的德系战舰遂成为一等一的畅销货,在1918-1921年这三年时间内制造了声势浩大的“德系风暴”。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发了笔横财的南美人禁不住王海蒂“白菜价”和“跳楼价”的吆喝声,四艘赫尔戈兰级战列舰和毛奇号战列巡洋舰很快就销售一空。就连濒临解体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耐不住寂寞,大吃不记打地再次死性不改,以不到一千万帝国马克的价格缩衣节食咬紧牙关购买了一艘法国孤拔级战列舰,并固执地将它命名为不详的“苏丹奥斯曼一世号”。

    玛利亚皇后号战列舰也很快就有了买家。盘踞在伏尔加河下游和黑海沿岸的高尔察克最近风头正劲,其领导的反动派武装在苏俄腹地攻城略地,备战不足的红军节节败退,在这种大好形势下,惊闻德国人以“白菜价”甩卖主力舰的高尔察克将军情系海军,遂决定咬牙购买一艘主力舰成撑场面,再不济也要恫吓土耳其人不要在北高加索轻举妄动。

    到最后,就连与德国关系不睦的日本也偷偷派遣使者造访柏林,询问低价购舰的可能性。

    王海蒂不希望日本保持一支强大的陆军,通过不断蚕食中国的方式获得东亚霸主的地位,但是加强日本海军,给美国人制造不痛快显然是王海蒂乐于见到的事情,所以四艘甘谷特级战列舰被一股脑甩卖给了日本人,其总购价仅相当于一艘巴伐利亚级战列舰的造价。

    日本人获得了四艘甘谷特级战列舰,海上话语权大大增加,为此,英国人不得不向新加坡增援了铁公爵号战列舰和降级为近海防御舰的无畏号战列舰,美国人也不得不加强他们的太平洋舰队。

    全球性的军备竞赛一直持续至1921年。那一年,就连财政最充沛的美国和德国都无法继续保持高额的海军军费。国家经济已经这个世界继续造舰竞赛,除非将这种军备竞赛升级成准备下一场战争的备战信号,而后者在和平主义思潮泛滥的二十年间战期是万万不允许的!

    和谈,又一次和谈。

    这一次,故事发生在中国上海,德国、美国、英国、意大利、法国、日本海军代表云集远东,商讨限制海军军备竞赛的可能性,并且达成了著名的《上海协议》。又名《上海条约》。

    根据这份协议,德国获得了六十万吨的主力舰总吨位配额,英国和美国五十五万吨,在王海蒂的支持下,日本获得了英美百分之八十,也就是四十四万吨主力舰的配额,除此之外。《上海条约》还对各国的航空母舰吨位、重巡洋舰以及轻巡洋舰吨位以及装备进行了限制。

    在参加《上海条约》之前,德国人明显对上海谈判的大致走向有所察觉,所以德国海军赶在会议召开之前,大大方方地拆卸、回炉和甩卖了大量老式战列舰和巡洋舰以节约吨位,也就是这个时间,被改装成近海防御舰的拿骚级遗孤、功勋战舰格奈森瑙号成为德国海军历史博物馆珍贵的收藏物。

    《上海条约》暂时终结了全球性规模的造舰竞赛。但是竞赛很快又以另一种面目重新登场——大型油轮竞赛。

    起初,列强们争相建造和攀比大型油轮单纯只是出于国家和民族的荣誉感,不过王海蒂很快就意识到大型油轮的价值,于是在这场竞赛开始变味。

    德国人首先改变了策略——丧心病狂的德国油轮建造商们不惜成本,以军用强度打造每一艘油轮。并且为这些高速油轮预留可观的改装空间。

    当另一场世纪战争爆发以后,德国海军很快就将这些按照军用标准建造的快速油轮改装成为战斗力可观的一两万吨级护航航母和快速运输船、三万吨级主战航母。并且通过一场经典的航母突袭战重创了英国本土舰队。

    这就是著名的爱尔兰海突袭战。

    1939年的初夏,与保持强烈复仇欲望的英国、法国结盟的苏俄借口两名士兵失踪,对波兰宣战,在随后的两天时间内,柏林条约组织各成员国与伦敦条约组织各成员相互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

    德国对英宣战的第一天,英国人部署在奥克尼群岛的航空站就遭遇毁灭性的打击,60余架战斗机、鱼雷机和轰炸机被消灭在机库和机场跑道上。正当英国人积蓄力量准备反扑临时驻扎在设德兰群岛的德国主力舰队时,德国人却麻溜地钻进北大西洋,转投设德兰群岛以西的冰岛。

    德国主力舰队和设德兰群岛陆基航空兵联队成功地激怒了英国人,将英国上下全部的注意力吸引至苏格兰以北地区,而英国军情五处报告中的那支正在“摩洛哥近海进行例行远洋训练”的德国航母编队却在一艘马肯森级战列舰和三艘条约型重巡洋舰的掩护下,趁夜悄悄逼近不列颠岛,并且在清晨放飞了大量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

    这是不惑之年的老将王海蒂最后一次亲临战争前线。在漫长的间战期,习惯呆在摇晃的舱室,嗅着军舰的煤烟,伴着舰炮的轰隆声睡觉的王海蒂遭遇战争的反噬,他极其不适应宁静下来的生活,又连续遭遇提尔皮茨、舍尔和希佩尔这些至交好友的去世,并且在1934年出席郁郁而终的戴维-贝蒂葬礼的时候感染风寒大病一场,所以这些年作为军事委员会王委员长的王海蒂并没有实际掌控军队,而是渐渐淡出了海军。

    1939年,欧陆上空密布的战云自然躲不过王海蒂的视线,垂垂老矣并酗酒成性的王海蒂居然在这一瞬间有了改邪归正的想法,找回了少年时代意气风发的感觉。

    老将王海蒂再次出山主持海军,虽然小辈们怨声载道,可海军主官雷德尔是他一生的挚友,自雷德尔以下都是王海蒂的徒子徒孙,小辈们也只好由着王海蒂的性子来,甚至准许这位老将重新登上开赴战场的德国主力舰队旗舰伯恩哈德-奥登号。

    开战不到一个星期。德国海军就收获一场典型的“西莱姆式”的胜利——德国航母舰队一口气击沉了英国三艘战列舰、一艘重型航空母舰、两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护航航母,重创两艘战列舰和一艘重型航空母舰。轻伤一艘轻巡洋舰,所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24架鱼雷机和轰炸机。

    胜利是辉煌的,代价也是惨重的——爱尔兰海突袭战后,王海蒂被时任德国总统的赫斯严禁亲临战场一线,毕竟王海蒂已经是不惑之年的老骨头,残酷的战场属于年轻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终以德国和美国获胜而告终,将闪电战发挥到无以复加地步的德国陆军在海军的有力支援下,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占领法国半壁江山。迫使世界第三陆军强国直接宣布战败投降。

    正当全世界都以为德国人会趁势做掉英国的时候,德军却在七月末秘密挥师北上了,他们丢掉令整个欧洲都为之颤抖的闪电战模式,会同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百万精锐,从中欧腹地突然杀出,以大兵团大纵深大穿插的苏俄人战争模式,在波兰平原上堵住了超过一百五十万的苏俄侵略军。

    激战十五天后。一百五十多万俄军成建制的消失了。九月份中旬,俄军在东线损失数字超过两百三十多万,柏约军队在东线战场彻底转守为攻。

    与此同时,一直籍籍无名的北欧冰雪王国芬兰突然加入战团,数十万装备算不上精良但却精通冬季作战和山地作战的芬兰大军凿穿了俄军脆弱的北部防线。

    本位面的苏俄远没有另一个时空的苏联强大,又有日本和土耳其人在远东和北高加索地区的牵制。再加上芬兰、波兰和德奥联军三路大军的联合进攻,所以体力不支的苏俄军队节节败退,并且在入冬之前丢掉了包括莫斯科、列宁格勒在内的欧洲主要工业城市,到最后,就连斯大林同志预先打造的乌拉尔工业区也直接暴露在德国轰炸机的作战半径内。

    苏俄已经完了。不到半年的时间,看似强大的伦敦军事集团居然就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苏俄和因为海上航运再次瘫痪而不知所措的英国。而在北大西洋另一侧虎视眈眈的美国人甚至都来不及发出自己的声音。

    伦敦军事集团败局已定,有心在欧洲玩弄军事平衡的美国人追悔莫及,不过他们很快就找到了迁怒的对象。

    1939年,除了战火纷飞的欧洲,亚洲也是炮声隆隆。

    其实早在1937年,日本就不顾美国的警告和德国的劝阻,迫不及待地打响了全面侵华战争。

    间战期以矿产资源换取大量步枪、机枪、中小口径火炮以及弹药生产线的中国在蒋校长的领导下,抵抗力度要远超另一个版本的历史,至少拥有一个全德械集团军和不少德国退役战斗机的中央军没有丢掉武汉。

    1939年,日本还没有完全吞并中国,短视的他们就得陇望蜀地开辟了新战场——日本全部海军主力南下,重创英国人驻扎在新加坡的远东舰队,百万陆军在除了德属北越之外的印度支那半岛和印度尼西亚群岛攻城略地。

    也就只有半年的时间,大日本帝国的太阳旗铺满了大半个东南亚。

    日本人的狂妄和嚣张激怒了美国人。牛仔们有心拿小岛国开刀,安抚他们失败的欧洲政策——既然无法维持欧洲均势,德国崛起势不可挡,那么在本世纪后五十年的大国竞争中,“作为负责任的大国”的美利坚合众国有权利也有义务“征服日本人以获取完整的太平洋霸权和东亚霸主地位”,增加“美国对抗德国‘霸权主义’的信心和底气”。

    1939年12月25日,日本雪风号驱逐舰误击美国“最坚实盟友”菲律宾的阿基诺三世号巡逻舰,给了美国人最好的开战借口。

    当美国人仿效当年的美西战争,兴冲冲地派人调查缅因号,啊不,是阿诺德三世号饮弹沉没事件,敏锐觉察到美国人动武想法的日本人抢先动手了。

    相同的日期,不同的年份致使与爱尔兰海突袭战几乎如出一辙的珍珠港偷袭事件多击沉了美国人三艘航空母舰。小小的意外遂铸就了巨大的蝴蝶效应,最终让美国人耗费三年多的时间。付出两百多万名海陆军官兵阵亡的代价才突破了日本人的绝对国防圈,兵临东京湾。

    如果不是美国人明智地与中国人结盟,向中国提供大量武器援助,牵制了日本大量精锐陆军,相信美国重返东京湾的时间和所付出的代价会大大提高。

    总之,第二次世界大战就这样结束了。它成就了希特勒这样的宣传之神,给了老兵王海蒂最好的退伍礼物,将德国和美国彻底送上神坛。同时也毁灭了诸如英国、法国、意大利、苏俄和日本这样的准一流列强。

    1944年,王海蒂结束了他的军事生涯,并且在基尔海军学院发表了浓郁着悲伤的演讲。

    拄着拐棍的王海蒂站在陈旧的小礼堂前,面对洋溢着青春和热血的年轻人,发出了属于旧时代老人的嗟叹声: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

    历史翻过王海蒂退役的这一页,进入超级大国时代。

    历史学家们每每提到二十世纪后半叶国际史时。总是将这五十年的国际关系简化为老欧洲的代表——德国、新世界的代表——美国,从小到婴幼儿尿不湿大到外太空的火星探测,在各个层面进行无所不包的竞争和对抗。

    新千年后,这种“东西对抗”的两极格局似乎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美国人的影响力渐渐局限在了美洲,而中国则作为亚洲势力的代表强势崛起。

    很可惜,疯狂迷恋跑酷和推特的德国年轻一代对局势的变化漠不关心。他们不愿意服兵役。厌恶恪守规则,就连曾经深刻地影响和改变德国的海蒂-西莱姆具体的去世时间也答不上来,更具有嘲讽意义的是研究西莱姆的热潮正在中国人那边方兴未艾。

    当然,德国的90后们面对苛责的时候总是能够振振有词——“谁说我们不知道西莱姆是谁,他不就是我们德意志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凯瑟琳‘甘愿放弃权位也要厮守终身’的那个男人吗!”

    90后们说的是与王海蒂相忘于江湖的凯瑟琳。

    1946年。德国妇女在传奇人物凯瑟琳的组织下,开始了不依不挠的街头政治运动。要求获得选举权利。

    1947年,德国所有年满十八周岁的妇女获得选举权利,第二年获得被选举权。

    1948年,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和基尔商业大亨凯瑟琳击败来自社会民主党的总理候选人希特勒,当选德国总理。

    1952年,年事已高的凯瑟琳宣布不再竞选下一任总理,并且在《镜报》的采访中坦诚海蒂-西莱姆就是那个在她的个人回忆录中那个自己“甘愿放弃权位也要厮守终身”的男人,她诚恳地告诫德国所有的女孩子“千万不要因为世俗的偏见就轻易放逐自己的心,因为有些东西。有些人错过了就永远也拿不回来。”

    以上就是德国的90后们对海蒂-西莱姆的全部记忆,除此之外,唯一能让德国的90后们清楚记得的事情就是已故的海蒂-西莱姆曾在他的个人回忆录中发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恳求:

    “我希望我的子孙后代能够替我完成一件事情,一件我不甘心将它带到天堂,向上帝老实交代的事情。”

    《法兰克福时报》在千禧年前后做过一个有趣的调查,内容就是海蒂-西莱姆会给他的后人交代何种事情。

    调查人员在柏林、纽约和北京随即抽查了一千多名群众,得到的答案却是五花八门,从“不要把安妮的墓地和我葬在一起”到“给戴维-贝蒂的墓碑泼油漆”,群众们的智慧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说不出来的。

    事实是西莱姆的曾孙领着几个金发碧眼虎背熊腰的老外就守在中国某大学附近的天桥上,左手边就是医科大学。

    “西莱姆,虽然我们有外交豁免权,可中国人未必不会在遣返我们之前,偷偷将我们暴打一顿呀……”

    烈日下,开着绿皮卡,手持软皮辊的城管在大学城这边来回巡视,抓捕无良的小商小贩,与马克斯-西莱姆一道在领事馆工作的布鲁克纳望着天桥下的中国准军事人员,言辞间已经有了退缩的意思。

    “别废话,就是那个臭道士!”马克斯-西莱姆粗暴地打断了布鲁克纳的猜想,他用饶舌的中文喊出“臭道士找打”这几个字,身手敏捷地将一灰色麻袋套在刚爬上天桥的那个蓬头垢面,穿着一身堪比犀利哥服饰,由内而外无不散发着浓郁的后现代主义气息的灰袍老道的头上,挥起拳头就是一通狠揍。

    老外殴打道士在闷骚和寂寞的大学城自然算是大新闻,引来了包括城管在内的大批无聊看客。

    从医科大学过来的可爱女生刚想迈开轻盈的步伐,挤进人群一探究竟,随后就被一支算不上孔武有力的手给扯住了。

    “老婆,别叫咱下一代看见这种血腥的场面,要和平,要友爱!”喝了点酒的男生带着通宵打游戏的红肿眼睛,轻轻地摩挲着俏皮女孩白皙的小手,讨好道。

    “王海蒂,你不是不喜欢小孩子吗,怎么……”

    “唉,你们女人哪里懂得老爷们初为人父的第一反应,我还以为我只是个案,百度了一下才知道男人都这样。不说这个了,老婆,咱们今天去民政局领个证怎么样,领完证就去办理修学,回家生娃去,总之我会对你负责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最新网址:www.qishuta.la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超级神兽养殖大师最散仙阴阳手眼笑傲之华山掌御星辰警途极道特种兵神煌三国:霸王别急,下一个召唤你无限恐怖之局外者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