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森林里的一棵树作品汇-牵手绽放

乐读窝 > 散文 > 森林里的一棵树作品汇

牵手绽放

书籍名:《森林里的一棵树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白天是适合绽放的。当晨曦的微光舔舐着我的脸颊与眉眼时,我从睡梦中醒来。伴晨曦而醒的,是大地。他们用各种音符来唤醒人们沉醉的耳朵,也刺激着人们那仍在酣睡的神经与迷蒙的双眼。经过一夜的休整,双手醒来,张开臂膀,伸个懒腰;双脚也醒了,轻轻地摩擦着垫子,略显空旷的床,能找出丝丝凉意。檐边的燕子适时地打了个呵欠,然后,开始亮出的歌喉,仿佛要唱响世界。然而,那歌声是如此轻柔,如此飘逸,仿佛仍要带着人走向远方,走进梦里。

    一切都已经醒来,背负了一晚的重担,床似乎也累了,有点不耐烦。我得离开,让他舒坦地绽放,让自己也舒坦地绽放。

    让自己绽放的最好方式,莫过于行走。还没出发,围廊上的兰草就带点幽怨,写下一行行庸懒的诗。顺着那些诗行望下去,清清浅浅的水已盖不住她的脚踝。难怪那么庸懒,“食不饱,力不足”啊。几颗清亮的石子也明显渴了,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打开篷头洒洒,那些诗行像突然注入了活力,又蹦跳鲜活起来。当水溢满瓶口时,那些石子也开始光泽鲜润起来了。

    还有旁边的驱蚊草、夜来香之类,还有那些个多肉,似乎都已困了,渴了,一点也不像清晨八九点钟的太阳,那么富有朝气与激情。

    一个个地打点,是不可能的。因为还惦记着要出去走一圈呢。

    出得门来,门前那根绕柱的藤蔓昨日还在微风中飘摇,今晨似乎更粗壮,更精神了。摇摆的力度与幅度也大了许多,像在自由地舞蹈,任情任性,自由自在。最长的那根已爬上了圆柱的顶端,正翘首向天,展示自己昂扬的斗志呢。

    一路上,那些蓝中显白的竹节花、紫中带粉的懒藤花,金灿灿的丝瓜花,紫、黄、白相间的逐蝇花,连傍晚时分已闭合的那些喇叭花,此时也底气十足、神气十足地绽放出各自的精彩,有的花瓣上,还留住了一些圆溜溜、晶亮亮的小露珠呢。这些小露珠,如一个个顽皮的小天使,滑来滑去,一刻也不消停。

    至于脚下那些草儿,更是一个个自信地昂着头,骄傲地挺着胸;那些枝枝叶叶,都自由舒展,青翠欲滴。也没有谁给它们浇过水,也没有谁给它们施过肥,可那叶片上,毛绒绒的,灰蒙蒙的,是尘埃,还是别的什么?低下头,伸手抚一下,有湿湿的味道,原来,那也是大自然的恩典。难怪,它们活得那么自在,那么滋润啊。

    抬头望望天空,流云朵朵。朋友圈里,看到不少人晒这清晨的天空,有的专选那些一块块白色,叫它豆腐云;有的却拍那些线条很细很柔软的,叫它丝丝云;有的则把一团团的白色云朵拍下,说请吃棉花糖。

    天空云朵如此悠闲,它们想变什么就是什么,想要像谁就是谁。它们才是自己的主人。而当云朵聚集,化作雨水骤然而下时,它们也是想去哪就去哪,想给谁就给谁。它们或融入土地丛林,或洒入江河湖海。它们自由洒脱的行径影响着整个天地,葱郁着整个自然。

    看到这些,我飘然的思绪有点恍惚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太过残忍。想当初,家里的那些花啊草啊,都是从外面挖来的,或者是朋友送来的,它们都曾在山野,在河畔,在路边,无拘无束,自由绽放。

    记得那盆兰草,一朋友的母亲从山野出来,带来了富有泥土气息的兰草。正如歌里唱的一样,“她从山中来,带来那兰花草”。最初,她带了一大袋,说是他们家后山挖的,要分享给她女儿的朋友们。于是,这个一束那个一丛,不到十分钟就被大家瓜分殆尽。他们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有的说那兰草好看,有的说深山的兰草好养,而我却说兰草可以防辐射,对于我这个经常坐在电脑旁边做事的人,是最最需要的。因此,尽管当时我没排在前十,那热心的母亲却私下给我留了一束。

    可不知怎的,兰花草来了之后,尽管按时浇水,偶尔还施点小肥,然而长势并不见好。有段时间,她甚至像在闹情绪,脸色由青而黄,脑袋也耷拉下来。我非常担心她就这么离我而去。于是,春天来临,我干脆将它放到外面的阳台上呆了一段时间。当我再次收回来时,她似乎精神多了。

    那盆驱蚊草,则是一退休教师送给我的礼物。老人家的理由非常简单,说我这人厚道,有孝心,不嫌老又爱幼。不少人找她讨要,她都不给,一直给我留着。我心存感激,准备不负所望。那天我去挖时,她是种在地里的,郁郁葱葱,呈辐射状,远看像一个宏大的绿色盆子。她不知道我要栽到哪里,只是告诉我,连土挖出,用大盆栽种。因为小盆可能无法容纳,再说这植物喜欢自由生长,需要宽松的环境。

    可到我这里后,实在没那么大的盆。也就只能一分为二,一半放回老家的地里种下,一半留在自己的栖居地,让她陪着我。陪着我的,日渐消瘦,日渐衰弱,最后竟然又开始变黄了。我又开始担心起来,赶紧向老人请教。老人问:那地里的长势如何?我说很好,跟原来一样青翠,茂盛,可就是这盆栽的,不仅没长,反而变黄了。老人警告我:培土,施肥,宽松的环境,一样也不能少啊。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自责:人为什么要那么自私呢?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自在地活着,一定要将其据为己有?还自以为是地认为那空旷的围廊,是能够充分享受到阳光与空气的。可我没有想到,它们也和我一样,不仅需要阳光与空气,需要水分与养料,它们更需要自由,需要宽松的环境啊。

    孩子,不也一样吗?约束太多,束手束脚,那些苗儿能够茁壮成长吗?人生,不也一样吗?规矩太多,功利心太强,能活得有滋有味,能活出属于他自己的精彩吗?

    既然希望每个人绽放出精彩,释放出能量,那我们为什么又要给自己太多的约束,太多的禁锢?为什么不让给自己一点宽松,一点放下,让自我绽放得舒适和舒坦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刘巧珍、高加林和狗皮褥子作品汇装在罐子里的“爱”作品汇农村那些事之童年趣事偷果子作品汇第七号档案作品汇听风作品汇惑世血莲白道枭雄重生带个神空间邪圣重生吞天神体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