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秦良玉遗事作品汇-老娘的“谎言”

乐读窝 > 散文 > 秦良玉遗事作品汇

老娘的“谎言”

书籍名:《秦良玉遗事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老娘的“谎言”

      作者:马举

      老娘一向刚强,前几天来我家里,临近中午,我和爱人要带她去饭店吃,娘说什么也不去。她不顾我的阻拦,坚持下厨,给我们做了一盆大锅烩菜,又炖了一锅排骨汤。吃饭的时候,女儿拿勺子舀了尝一口,却“噗”地一口吐在垃圾篓里。老娘看见孙女这个样子呵呵笑了,赶紧舀了一点盐放进她碗里说:“再尝尝,好喝了不?”

      女儿又舀了一勺,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点点头:“嗯,香!”

      得到孙女的夸奖,娘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说:“我炖排骨不爱放盐,原味的营养高。你爸爸小时候喝骨头汤也是喝不下去,每次都是单独给他放盐,放过后喝得可欢了!”。

      女儿边喝汤边问我:“爸爸,奶奶说的是真的不?”

      我点点头说:“有这回事儿。小时候家里穷,哪有钱喝排骨汤,逢年过节了,你奶奶才看村里谁杀猪,舍不得买肉 买些大骨头回来,熬汤喝。一年喝不了两回!”

      娘笑眯眯的看着孙女,感慨地说:“你们现在多享福啊,活在天堂里。你爸爸小时候连个白面馍馍都吃不上!”

      老娘说着,眼神里都是愧疚。

      我望着娘花白的头发,沟壑纵横的面容,和一双干枯的手,眼睛渐渐模糊了。

      一

      小时候虽然家里穷,但我有剩饭的毛病。为了防备我偷偷地倒掉一些剩饭剩菜,老娘总爱往碗里滴几滴香油,或者撒把糖,然后好言哄我吃下去。我贪那点香油和红糖的味道,往往会把饭菜吃个精光。有的时候,我确实不想吃了,香油和红糖也不起作用了,老娘就祭出她的杀手锏。她口中念念有词:“剩米粒儿,变个小猴儿;剩饭跟儿,变驴驹儿!”

      在现在的动画片里,可爱的小毛驴和活蹦乱跳的小猴子超级好玩,自由自在,活波可爱。

      我记忆里的毛驴,都是整天拉磨、拉车,要不停地干活。尤其是拉磨的驴,头上带着遮挡眼睛两边的“驴碍眼”,这样它们就不会感觉到在转圈,还天真地以为在走直线呢!石磨外面一圈的地面上,被周而复始不停转圈的驴踩出了一圈深坑。一旦有所懈怠,主人的皮鞭就会落到身上,打得毛驴“咴咴”直叫。毛驴累得浑身淌水,但主人并不心疼它,认为它就是来人间专门干活儿的,给一箩筐铡碎的莜麦秆撒一把麻生充饥。老娘念叨完我就害怕,我亲眼看见毛驴整天挨打受气,我可不想变成一头整天拉磨的驴。

      小猴子更惨。七八十年代,农村没有通电,没有电视,没有任何文化娱乐活动。一年半载里,村里或者邻村来个放电影的,或是“耍把戏”的,那是人们最激动、最活跃的时刻,几乎是全村出动。

      看电影是在晚上,老人孩子不方便熬夜到深夜。而“玩把戏”一般是在白天,并且“把戏团”里往往都有耍猴的。人们特别激动。为了得到大家的喝彩声掌声,挣几个钢镚。耍猴的人一会儿让猴子敬礼,一会儿让猴子翻跟头,一会儿又让猴子拉车。如果做的不好,耍猴人就扬起皮鞭狠狠地抽打,打得可怜的小猴子呲牙咧嘴、上窜下跳,嘴里不时发出“吱吱”的尖叫,看着让人心寒。让我变成小猴子和毛驴去挨打干活儿,我可不干。因此,老娘的谚语总能奏效,吓得我赶紧把饭菜吃完。

      这时候,老娘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得意地看着我笑。当然,现在的我,是不会再相信会变成毛驴和猴子去挨皮鞭了。其实我知道,老娘是想让我懂得一米一粟都来之不易,教育我不要浪费粮食。她口头边常挂着一句话:粮食是老天爷赐给老百姓活命的,浪费了折损自己的福报,来世要下地狱当饿鬼的!

      现在的我虽然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但我从不舍得浪费一粒粮食。每次去饭店吃饭,剩下的饭菜我都打包带回家。有时候在打包时,引得其他客人会投来异样的眼神。当时我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想起老娘的谚语,我就立即变得从容起来,甚至还会对鄙视我的人报以微笑。

      二

      我小时候晚上总不好好睡觉,不是叽喳地说话,就是在床上翻滚。为了让我老实入睡,老娘又使出了俚语一招。在骂和打屁股不奏效的情况下,她又开始念念有词:“红眼绿鼻子,两个毛蹄子,看谁不睡觉,专吃活孩子!”

      这谚语一听就是说有怪物或者恶鬼。老娘念叨的时候,神情严肃怕人,我便吓得赶紧蒙上被子,乖乖睡觉,生怕被怪物恶鬼给吃了。

      没事的时候,老娘爱给我讲一些神仙鬼怪的故事。那时候我仰望星空,总确信每颗星星上面都住着神仙,而在深邃的夜空深处,是玉皇大帝的凌霄宝殿,他在那里给各路神仙发号施令,掌管人间生灵的生杀大权。

      在老娘的教导下,我自小就相信这句话: 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相信:孝敬父母及长辈亲人,会感动上苍,自会有神灵相助。

      我记得老娘讲过的一个故事:古时候有一个人特别孝顺,侍奉患病的父母,尽心尽责。一年冬天,他母亲病重,想吃活鲤鱼。十冬腊月冰封水面,没法打捞,无处可买。没办法的情况下,他来到封冻的河面上,解开衣服,卧在冰上,企图去暖化冰冷的河面。但天气实在寒冷,不但冰没被暖化,而且他冻得几乎僵了。就在他将要失去知觉的时候,冰突然间自动融化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鲤鱼从冰窟窿里跳出来。他母亲吃到鲤鱼后,病竟然神奇地康复了。

      娘还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孝子,家庭极度贫困,生活几乎难以为继。可不巧的是,父亲忽然又患下重病,郎中说需要动物的肝脏做药引子。他无钱购买,情急之下,就用刀剖腹,割取自己的肝脏一块,给父亲当药引子。他的举动感动了上天,他父亲的病不但很快痊愈,更加神奇的是,他的肝脏还能自动再生,伤口自然愈合。

      娘的故事还有很多。当然,等我长大懂事了,也就不相信了。用现代人的眼光看,可能有人会笑话我的老娘,认为她荒唐愚昧,封建迷信。但是那时的我,对故事中的孝子贤妇却肃然起敬、顶礼膜拜,完全相信他们的孝心能感天动地,让天上的神仙显灵。这些人是人世间的楷模,值得天下人尊敬、学习。而且我觉得,如果我也学他们恪守孝道、多做好事,我相信,所有自己做的好事,都会被老天爷给记在功劳薄上,日后,上天也会佑护我,保我幸福平安。但如果忤逆不孝,也一定会得到惩罚。

      老娘讲过的一个反面的例子至今我记忆深刻。

      “小麻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娘扔到高山上,烙油饼,蘸黑糖,媳妇媳妇你先尝……”。

      这则谚语是说一个不孝之子娶了媳妇之后,夫妻俩个都不孝顺老娘,平时让老娘缺衣少穿,食不果腹。有一天,不孝子买了个烧鸡,两人背着老娘想分吃了。不料,天上忽然打了个响雷,他老婆吓得手一哆嗦,烧鸡掉进了尿盆里。香喷喷的烧鸡立即有了一股骚臭味。既然不能吃了,不孝子就把烧鸡拿给了老娘,老娘闻出有股怪味,问是咋回事。不孝子哄骗老娘说是烧鸡店特有的风味,价钱可贵了。老娘信以为真,开始吃烧鸡。

      不孝子看娘开始吃烧鸡,出门偷偷捂着嘴笑。就在这时,一个炸雷当头响起,一道闪电直击他的头顶,把这个不孝之徒当场劈死了。他老娘知道原因后,对天悲鸣:“天作作雨,人作作死啊”!

      老娘讲的这个故事听得我汗毛倒竖、胆战心惊,一直到现在,我在孝道上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哪里做的不够好,惹怒了上天。如今,每每在大雨滂沱之时,天上有炸雷响起的时候,我就想:是不是有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发怒了?

      老娘的神鬼故事虽然是“谎言”,但代表了许许多多劳苦大众的朴素愿望,他们面对强权和恶势力,寻求不到公平正义,当他们极度失望,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幻想有神灵掌管着人世间,他们不但大公无私,而且有超能力,可以以雷霆手段惩恶扬善,给平头百姓一个公道。

      我更相信这是当政者对老百姓的一种教化,以故事潜移默化,教育人摒弃恶心歹念,学好向善,从而促进社会的稳定。当然,小时候我是不能领悟到这些的。现在虽然我不怎么相信神灵鬼怪,但我对善恶有报的说法是深信不疑的。

      三

      老娘说的谚语事例,让我坚信自有一把看不见摸不着的标尺,在丈量着人世间每个人的言行举止。

      从小老娘就一直希望我长大有出息,能混个一官半职,最起码能端公家的碗,吃公家的饭,也好光宗耀祖。可是我彻彻底底的让老人家失望了,我不但没能成为端铁饭碗的人,而且还一度混得穷困潦倒。面对没有出息的我,老娘没有嫌弃和责备,更没有表露出她的失望。她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天生我材必有用,东方不亮西方亮。娘相信你,最终会有作为的!”

      在娘的鼓励支持下,二十年前,我开了个书店,经营图书音像、教辅社科。后来又开汗蒸馆,每年的利润也是比较可观。可能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都确信无奸不商,亲爹亲娘都骗,不然赚不到钱。但是我却始终牢记娘的教导,用良心做事,以德行赚钱,坚守一个商人做人做事的底线。

      不是我与金钱、财富有仇,不爱钱财,自命清高,而是我心里有娘请进去的神灵,有杆秤在心头。

      四

      每次教导儿女,我都把老娘的“谎言”复述给他们。孩子们对奶奶的故事很感兴趣,也非常赞同她的观点。因此孩子们也守规矩,懂礼貌,知进退。我也庆幸自己在老娘的教导下,能有俯仰无愧于天地般的豪气去面对一切。

      说到无形无影的苍天神灵,在指导着我的言行,突然间脑海里浮现出仓央嘉措的一句话:“盖上的黑色小印,它不会倾诉衷肠,就把知耻守信的印章,镌刻在你我胸膛!”这个雪域高原最大的王、最美的情郎,几百年前就教导他的臣民知耻守信,他或许也坚信冥冥之中有神灵在注视着人间,记录着人们的善恶。更坚信佛祖会佑护着他的国度和臣民,让大众苍生安居乐业。

      是缘分都有尽头,感谢上苍,我和老娘今生相遇,我也快到知命之年。人会有来生吗?假如没有,我和老娘也只能相伴今生。假如有来生,我和老娘还会相遇吗?相遇,还会在一个家吗?我战栗的不敢想下去。

      握着老娘的手,我能真切的感受到,现在她是我的娘。凡尘中的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让她的“谎言”陪伴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老葛作品汇若我是一只小船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新时代的愚公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时间的长河作品汇小区作品汇森林里的一棵树作品汇刘巧珍、高加林和狗皮褥子作品汇装在罐子里的“爱”作品汇农村那些事之童年趣事偷果子作品汇第七号档案作品汇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