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朦胧街记

乐读窝 > 散文 > 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

朦胧街记

书籍名:《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世界上有许多地方,去哪里,或是不去哪里,似乎都是因缘际会的事情。

      来到永兴,2021年立冬之后初寒刚过,气温渐渐回暖,小镇懒洋洋的躺在射阳河边。恰是逢集,马路市场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穿过小镇的喧嚣,镇东便是朦胧街。这是一条南北老街,长千余米,宽不过三米,后面枕着射阳河,两者相依相随,河直街道便直,河弯街道便也弯。

      河东是建湖县,历史分分合合,很久以前,两岸其实隶属一家。朦胧街原在河东,人丁兴旺,香火不绝,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夕之间,东岸繁华落尽,海市蜃楼般移到河西,其兴旺较之于东岸有过之而无不及。

      河西这个村落叫永兴,先人逐水而居,后便以这方水土为灵魂之乡。他们相信时运安排,希望家园永远兴旺,当河东盛景在河西重现时,街巷的名字也被复制过来,几乎原封不动。

      这也难怪,过去的街巷名称,皆为劳动人民所创造,是民间智慧的结晶。河西街上赶集的人,原本也就是河东集上的客,他们只是在换个地方嗨,骨子里什么都没变。

      再说,这些口口相传的名字已经最贴切,最形象,最凝练,真的找不到再好的称呼。

      比如说朦胧街,单这“朦胧”二字,就是射阳河,西墉河交汇处方圆十里历史的灵魂,它们与唐太宗李世民有关,凡是从这个地方走出去的人,如果不能说上一段李世民月夜落难,蜘蛛井口结网救天子的故事,几乎就不敢吹嘘自己是朦胧人。

      “朦胧人”是我送给他们的称谓,大体相当于今天建湖宝塔,阜宁永兴一带人,前面说过,他们本是一家,兄弟可以分合,但血肉相连,不影响他们对根的认同。

      河东人的朦胧,放到河西,还是一样的朦胧,因此河西人的屋檐下,至今挂的仍是朦胧街的号牌。

      每一个号牌下面,都曾是一个人头攒动的店铺。千余米的小街,林立着油坊、酒坊、磨坊、粮行、水产行、柴草行、客栈、饭庄、吃货店、屠宰场……

      每逢佳节,街道两边,张灯结彩,各式摊贩、民间小吃、江湖艺人,卖狗皮膏药的郎中,神仙云集。

      对那些久居茅屋之下,只以黄土为生的百姓而言,朦胧街就是他们的诗和远方,不用背井离乡,就能一睹繁华,哪管它人潮汹涌,摩肩接踵,吵吵嚷嚷,依然乐此不疲,

      赶场子,凑热闹,要的就这效果。

      可以想像,在这种地方自然也免不了会有坑蒙拐骗,打架斗殴之类的俗事纷争。

      只有歌舞升平,没有奇闻怪事,尔虞我诈的地方,那是天堂,不是人间烟火。

      显然,朦胧街不是天上的街市,它繁华在人间,热闹的地方就有故事,故事无非悲欢离合,巷子也一样。

      街的南面和北面,各有一条东西巷子,直通射阳河渡口,南边叫南渡巷,北边叫北渡巷。

      射阳河在朦胧段附近,河面非常宽阔,过去比现在更宽。当年,东岸虽然繁华不再,但人口并不比西岸少,他们要来朦胧街,唯有渡船。在西岸码头泊了船,那两条巷子便人头攒动,很快就是朦胧街上的客。

      街的中段有条水巷,向东尽头处有座取水码头。每天从早上开始,街上居民就担着水桶,将射阳河水挑进自家的水缸,你来我往,络绎不绝,一路上泼泼洒洒,直将一条好好的巷子终日淹没在水汪之中,直到暮色降临,方才停歇。

      街中有条公馆巷,但东岸没有,这也算是西岸与时俱进的地方,也因了这条巷子,朦胧街的历史人文变得更加厚重。此家公馆指的是赵公馆,赵公即赵文智,时任国民党阜宁县第十三区区长,管辖着射阳河两岸,阜宁,建湖一带的十八个乡。

      赵文智任区长时期,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彼时,中国农村总体上极端贫困,党国官史却贪腐成风。朦胧地区因得射阳河水陆便利,自然经济稍稍好于周边其他地区,赵文智区长也是一位相对体恤民情的民国基层官员,对朦胧街的兴盛和保护,起过积极的推动作用。

      赵公馆历经百年射河涛声,尚余青砖瓦屋两间,至今依在,偶有怀古之人寻觅至此,驻足匆匆。

      街中还有条豆腐巷,顾名思义,巷中有家做豆腐的老板;衙门巷中的衙门早已随风远去,无迹可循……

      物换星移,总在不知不觉间,就像美人迟暮,当年的百姓也许不会想到,繁盛如《清明上河图》般的朦胧街,竟会沦落为空巷。

      如今的朦胧街,风雨飘摇。射阳河水,给它带来过门庭若市,也带来了今天的门可罗雀。店铺门楣上,残留着斑驳的字迹,一转眼,属于它们的年代,已经远去,恍若隔世。

      徘徊在失落的阵痛中,朦胧人也许还会相信那种叫做时运的东西,但时光最无情,它要抛弃你时,挥挥手就走了,哪管你曾经是个宠儿,万种风情,万般宠爱。

      是的,时代喜欢宠儿,但宠儿一直在换,昨天是你,今天是我,明天又是她了,就像昼夜更迭,这个世界总会有一些人处于阳光之下,另一些人处于黑暗之中,生活也是,有人笑,有人哭,有人输,有人老!

      离别在朦胧桥头,眺望射河弯弯,逝水如斯。

      生活,仍需风雨兼程。

      古镇采风者:冬成、大勇、亚平、德良,述以文者,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故乡的云作品汇错觉、真相、总结(组诗)作品汇秦良玉遗事作品汇老葛作品汇若我是一只小船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新时代的愚公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时间的长河作品汇小区作品汇森林里的一棵树作品汇刘巧珍、高加林和狗皮褥子作品汇诸天之掌控天庭凤凰台上忆吹箫腹黑萌宝闹翻天最强狂婿猛鬼收容系统异界之无耻师尊末日侵袭神算天师无敌僵尸王异常魔兽见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