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红高粱作品汇-重阳那天的敬亭山

乐读窝 > 散文 > 红高粱作品汇

重阳那天的敬亭山

书籍名:《红高粱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橡  实

    

    敬亭山的橡实都成熟了。成熟了的橡实自己离开枝头,纷纷落到马路上,让车轧,让鸟啄,让人踏,让雨洗。金刚栎的果实很大,大过橙色葡萄,并且坚硬,秋风喂足了它的底气。

    它们都曾戴着帽子,离开枝头以后帽子脱落,光着头在冷风中感受重阳。菊花还没全开,半蕊的花朵隐在草丛间,是一些真隐士。而松鼠和刁禽们无视菊花的存在,它们看重的是橡实厚重的淀粉。

    每个人上山都有自己的兴趣,重阳登高,不仅古代作兴,现在依然时髦。贵妇人的宠物狗也一道上了山,而且是一只怀孕的狗。这倒不是敬亭山名气大,在宣城,基本没有什么大山。人与动物和植物混在一起,就有了哲学的气息,如果您并不一定说哲学是形而上的话。

    我捡起几颗橡实,橙褐色,有尖尖的尾锥,竖在掌心里,像一个坐着的弥勒。然而,它沉默着,不轻易发笑,也不说自己来自几丈高的枝头。

    橡实可以制作豆腐,是山里美味之一绝。制作橡实豆腐的关键在于浸泡漂洗橡瓣,要在清泉水里浸泡整个星期,这是为浮躁的世俗所难包容的。

    又,重阳节的橡实豆腐有刚出头的小葱相伴,极鲜香,一如我在古旧书店里淘出了我朋友的散文集。晚上,豆腐,老酒,小书,我和女儿女婿,一起在敬亭山下一个叫做新锐小区的一栋新楼里,说着有关重阳的旧话。

    女儿说,橡实豆腐晒干了更好吃,我信。

    

    

    与李白合影

    

    在敬亭山广场,我和李白合了一个影。

    李白背对着阳光,面部有点儿黑;我斜着身子,脸庞有点儿红。

    内心的火热并没有改变他的冷漠,他石头的骨格在九月的冷风中一动不动,只有我摇晃了一下肌头肉脑,好像是在背诵他的一首名诗。

    其实,在他飞珠溅玉的笔端,我连一颗标点也算不上;幸好敬亭山十分包容,让我向大诗人率性地走去。

    他一定不认识那个叫做相机的东西,手机么,更是闻所未闻。他很喜欢竹杖芒鞋,剑,丹药以及酒壶,还有月亮。而这些,我只取酒壶里的酒。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在宣城,在谢眺北楼,我凄然且惶然,我看到的除了人流就是车流,除了喧嚣就是拥挤。

    在他那首诗里,有两个使动词“寒”与“老”,我觉得这两个动词都在我身上了:上敬亭山,负着秋风,在落叶下追赶年轻人,真不容易。

    把照片放出来看,李白的面目有些含混,我这才明白,看清一个历史老人,更不容易。

    

      

    玉珍墓

      

    敬亭山山襟半坡的竹林里有一座荒冢,据说那是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的坟墓。宣城的朋友说,玉真公主24岁出家修道,至少比李白大10岁,他们的爱情有点儿蹊跷。

            是的,我赞同,大凡凄美的爱情故事都是文人杜撰的,这儿也许又算一个。

           玉真公主和李白在朝廷一定是见过面的,或者那位姐姐早已敬慕李白的诗和为人。李白被赐金放还,玉真自己离家修行,私奔的机会来了。有资料说,玉真公主曾经向玄宗请求去公主号,“请入数百家之产,延十年之命”,一路追随李白,在敬亭山的翠竹丛中香消玉殒,晶魂玉魄就成全了大诗人的爱情佳话。

            李白的确写过《玉真仙人词》 ,曰“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欻腾双龙。 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

           史载,李白一生七来敬亭山,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追慕谢朓,另一方面可能就是为了玉真美人。这推测还真比较合理。

    深秋了,玉真墓多了些肃穆与清萧,这就使我犯难了:李白欲学道,玉真却归禅,相伴两不配,何来敬亭山呀!

    怏怏归去,我心里念叨的不是玉真墓,倒是诗人身后的名誉——文人骚客都必须这样背负着风流佳话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几段描写,风吹动草作品汇雪地里的孩子作品汇乌衣巷作品汇逃兵作品汇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故乡的云作品汇错觉、真相、总结(组诗)作品汇秦良玉遗事作品汇老葛作品汇若我是一只小船作品汇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