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摸鱼(散文)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 野猪进村

乐读窝 > 散文 > 摸鱼(散文)作品汇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 野猪进村

书籍名:《摸鱼(散文)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也丹

    

    

    灵山关,有兽焉,其状如豚,其名曰彘。晦夜,坏其城,毁其壁,屡修不复矣。刘基者,命凿虎于门,遂安。

    ——《神异志》

    

    老邱站在院子里。太阳已爬上东山,一抹阳光正好一跃而下,滑到他的脚下。昨晚和几个老哥们儿吃了酒,竟高了,一夜乱梦,梦里几头高大的怪物闯进村子,轰隆隆、哗啦啦,所到之处墙倒屋塌。一着急,醒了。天光已大亮,这是从未有过的。年轻时一瓶老白干没问题,现在二两小酒就被撂倒,看来真是老啦。

    轰隆隆哗啦啦的声音犹在脑海,搅得老邱有些头疼,仿佛刚从梦中出来。想起素珍说一早要去地里,却到现在还没回来,老邱有些不放心,年近七十的人了,别有个好歹。他揉揉太阳穴,摩挲一下脸,思忖着是否去找找老伴。前些日子,村西独居的赵老头突发心梗,倒在堂屋门口,直到晚上才被人发现,要不是邻居看到他家黑灯瞎火,又没关院门,估计尸体会臭在家里吧。

    正胡思乱想间,见素珍手里拎着一把红薯秧,拉着一张脸,走进了院子。

    “看看,看看。”素珍抖着长长的红薯秧,好像在抖着万恶的罪状。红薯秧绿得蔫灰,无精打采。“再这样下去,一年的累都白受了。”

    村里闹了野猪。七月间,镇上派人来,老邱领着他们到各家地里转悠,查看被野猪毁掉的玉米棵数,说是要给补贴。这些年封山育林,自然生态好了,多年不见的野生动物又出现了,尤以野猪最多,这家伙繁育快,一出来就是一小群,从三四只到六七只不等,横行霸道,祸害庄稼。开始,有人在安达木河南岸发现它们的踪迹。今年,有人说看见它们过了河,到北岸来了。作为村里的老书记,老邱跟镇上汇报,说糟蹋点庄稼不可怕,别万一哪天伤了人。但上级说了,野猪是保护动物,不能伤害,只要人类不搭理它,它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好吧,老邱跟村里人说,如果看见野猪,都躲远点。

    “糟蹋得多不?”老邱问素珍。

    “多,拱得乱糟糟的。”素珍嘟囔着,“再不想想办法,你孙子就吃不上了。”每年秋天,素珍总要挑拣出几袋子上好的红薯送到城里的儿子家。儿子不让她送,说城里十块钱买一堆;说素珍岁数大了,大包小包的坐车不方便;说小时候整天吃红薯,早就吃够了,想起来都犯胃酸。素珍却照送不误,说孙子爱吃,街上卖的烤红薯哪有自家的好,自家的一点化肥都不用,吃着多放心。

    看着素珍把红薯秧子扔在墙角,老邱若有所思,说“要不咱也扎俩假人试试?”快收秋了,村里好几户人家在地里插上十字架样的粗木棍,顶上一个破帽子,披上一件旧衣服,呼呼啦啦的,远远看去,很像有人站在地里。

    “你要觉得能把野猪吓跑,你就扎。”素珍说着进屋去了。

    

    

    吃过早饭,太阳老高了,老邱出了家门,他要到地里看看,到底是不是素珍说的那样。村子不大,街上没几个人,走到村头,见老槐树下坐着孙殿明和孙建设,两人正在那里打呛呛。孙殿明快八十了,年轻时是细高挑,很能干,一人养活一大家子人,现在儿女长大,在外成家立业,每月往家里寄零花钱,孙殿明很知足,前几年因身体不好,成了佝偻虾米的他听了儿女的话,把地租给别人去种了,自己只种点自留地,近年背驼得愈发厉害。孙建设五短身材,六十多岁,除了头发花白,身体还算硬朗。两人是没出五服的叔侄,过去有些积怨,见了面就斗嘴。见老邱走过来,孙建设说:“老书记,野猪都快成灾了,别哪天吃腻了庄稼,掉过头来吃咱们这些老筷筷。”

    老邱知道孙建设的意思。去年春天,孙建设上山去刨麻梨疙瘩。麻梨疙瘩是一种树根,木质坚硬,花纹漂亮,常有城里人走村收购,回去制成烟斗或手串,价格不菲。山坳里有一口久废不用的井,是过去植树造林时挖掘的,两米来深,常年有积水。按孙建设的说法,他在半山腰上,看见好几头野猪从对面山上蹿下来,急匆匆跑到井边,扒着井沿,伸着脖子,想喝水,其中一头半大的野猪试探着试探着,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子掉了进去。那野猪在井里扑腾着,试图爬上来,其它野猪焦急地在井边打转转。但井壁湿滑,野猪们毫无办法,眼看着井里的兄弟息了声,断了气,一命呜呼,只得灰溜溜而去。躲在山上的孙建设看得呆了,恐惧好奇,继而惊喜。阳光正好,温度适宜,自己守株待猪,竟是如此好运。他下了山,小心翼翼地来到井边。这是一头杂毛野猪,那些灰色黑色棕色的硬毛还未服软,尖嘴巴上,两颗大大的獠牙露在外面,瞪着猪眼,好像会随时跃起扑过来。孙建设心里不由哆嗦了一下,到底是野猪,死了都比活着的家猪凶恶。孙建设踅回村子,喊来三个和他年龄差不多、身体还算硬邦的男人,用棍子绳子铁钩子,把野猪捞上来,得有二百斤重。四个人抬着野猪到孙建设家,烧水,褪毛,分肉,过节一般豪吃了一顿。肉香还未散尽,这事不知被谁一个电话捅到镇里,说孙建设偷猎国家保护动物。派出所来人好一通调查,最后以说服教育了之。

    后来镇里有人透露,“告密者”不是别人,是孙殿明。孙建设心里窝火,一点不给孙殿明好脸色。

    听到孙建设如此说,孙殿明啐了一口痰,说:“野猪都自个儿跳井了,还能吃人?”

    “你不就是没吃着吗?想吃言一声,剌你一块,至于做那埋汰事吗。”孙建设说。

    “你以为我没吃过?谁稀罕那股子土腥味呀,我就是想让政府替我教训教训你这老小子。”孙殿明说。

    孙建设说:“你算老几?我六十多岁的人了用你教训?你就是占便宜没够闲得慌,要搁过去挨饿那会儿,你不得……”

    “行了行了。”老邱打断孙建设,“你俩别呛呛了,大白天的在这儿扯闲篇,该忙啥忙啥去。”他冲着孙殿明说,“你家我三婶还等着您做饭呢吧?”孙殿明媳妇年轻时就是个病秧子,除了给孙殿明生下一儿三女,啥农活也干不了,三年前脑梗瘫在了床上,半个身子不能动,说话只能“呜呜”,儿女指望不上,孙殿明一人伺候着老妻还有一点自留地,总让人觉得有些凄惶。

    “一天就两顿饭,还早。”孙殿明说着站起身,“我也到地里转转去,碰不上野猪跳井,没准能碰上野猪上吊呢。”拍拍屁股,走了。

    孙建设指着孙殿明的背影说:“癞蛤蟆长秃疮——什么玩意儿啊!”

    老邱摆摆手,示意孙建设不要说了。

    孙建设看看老邱,说:“前几天云婆说,野猪夜里拱她家院门了,你听说了没?”

    老邱点点头。云婆住在村子最南头,家里也只有老两口。五十岁那年云婆得了场怪病,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说自己被神仙请去了,传授了她秘笈。自此,云婆开始给人算命看风水,常有外村人来找她。

    “云婆的话哪能全信。”老邱说。

    “她说得可是真真的,说还听见了野猪的哼哧声。”孙建设说。

    “她还说是她做法把野猪赶跑了呢。”老邱说。

    “野猪真是越来越多了,这政府也不让打。”孙建设站起身,“难不成野猪的命比老百姓还值钱?”

    “话不能这样说。”老邱说,“山里许多村子都发现了野猪,政府肯定也在想办法,不是给了玉米补贴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株补助一毛二,一亩地最多四十八块,那也叫钱?”孙建设撇撇嘴,“再说了,野猪管夏天还是秋天?夏天那会儿数完了,秋天它就不啃了?我河南边那块地,只给了八十棵的补贴,现在二百八也有了。”孙建设愈发不满,“老百姓不差那点钱儿,镇里就是图省事,咱种点儿地容易吗?”

    “这话还有些道理,回头我跟镇里反映反映,不是查看完了,野猪就不糟蹋了。”老邱说,“咱老百姓最在乎的是辛辛苦苦种下的庄稼。”

    

    

    顺着村路一直往南,大概一里多远就是安达木河。今年雨水多,安达木河终于有了河的样子,水流淙淙,清澈见底。七八月间,有那么几天,河水款款地漫过了河中间的漫水桥,引得回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家过暑假的孩子,天天来此戏水,整个村子好像突然一下子年轻了,充满了生机。现在,一切又复归平静。老邱望着河两岸的大片田地,河南边因离村子较远,种的基本都是玉米。河北岸杂七杂八的,玉米、高粱、谷子……什么都有。老邱沿着河岸坡上的小道朝自家地走。玉米叶子已经发黄,再过半个月可以收了。不远处的一片高粱被红红的穗子坠得弯了腰,旁边的谷子也低下了沉实的头。老邱看到了自家的那片玉米地,玉米长势不错,个个结着一尺来长的大玉米。玉米地旁就是红薯垄,密密麻麻的红薯秧子遮盖了土地。老邱走到近前,有几处的秧子被薅起来,乱糟糟地堆在一边,秧子下的红薯被翻出了,红薯垄仿佛被开膛破肚,裸露出来。也有几处秧子还浮盖在垄上,下面的红薯已被刨走,只残留几个小小的薯头。老邱仔细查看,大大小小坑坑洼洼的猪蹄印很明显,杂乱的蹄印间还夹杂着几个鞋印,估计是素珍一早踩上去的。

    老邱抬起头眺望着不远处的山头,一层又一层的山峦阻断了他的目光。小时候,听爷爷讲过,过去村里也闹过野猪,这东西虽是个“三青子二愣子”,碰到什么吃什么,但它记打,有记性,如果在哪受过伤害,它就不会轻易再去。老邱看看地边的那几棵树,一棵栗树,两棵杏树,都是碗口粗。十几年前政府号召退耕还林,统一栽了栗树,后来栗树死了不少,就补栽了杏树,再后来杏树也死了许多,村人们就清理了枯枝烂叶,种些庄稼蔬菜。最近镇里说,上边号召,又要开始退林还耕了,不知怎么个还法。

    附近有几家的地边栽着木棍拉着红红绿绿的线,木棍上挂着衣服,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看来此法对野猪没起作用。

    老邱回到家,素珍正要做午饭,他走进放农具家什的厢房翻饬了好一会儿,鼓捣出两个铁夹子和一缕钢丝。

    素珍说:“夹子都锈成蛋了,鼓捣它干啥?”

    “吓唬吓唬野猪。”

    “啥?”素珍以为听错了,“不是不让打吗?你可别犯法。”

    “那些木棍子吓唬家雀行,吓不住野猪。”老邱说,“我只是想把它们吓走,又不打。”

    老邱年轻时是个好猎手,他很少使猎枪,最擅长的是下铁夹子和套子,看好猎物踪迹,头天夜里把铁夹子或套子下在猎物常走的路上,第二天早晨去查看,一般不会走空。后来,打猎被禁止,猎枪也上缴了,铁夹子本想当废铁卖掉,却记不清什么原因被丢进角落留了下来。

    老邱找了块破布,擦拭着铁夹子上的黄锈。铁夹子锈蚀厉害,往地上一扔,掉了许多锈屑,但夹子的劲道还在,能用。他又把钢丝捋了捋,在一头儿打个弯试了试,也没问题。他决定把两个铁夹子放进玉米地,再多做几个钢丝套,一头拴树跟儿上,有圈套的那头顺到红薯地里,叶子一遮,神不知猪不觉,让野猪尝尝人的厉害,再也不敢来侵犯。

    素珍说:“孙建设捞个死猪派出所还来了人,你可别……”

    “谁让他明目张胆地把那猪吃了?”老邱说,“再说那猪是不是自己掉进井里的,我心里清楚。总得想个法子治治野猪呀,万一出点啥事呢。”

    老邱拧着钢丝,喊素珍给他找把钳子来。老啦,拧不动啦,年轻那会儿,两只手上下翻飞,钢丝在他手里犹如柔韧的细线,绕两个拳头大或者脑袋大的圈圈,打几个结,一个钢丝套就做好了,甭管什么野物,只要它的头或者腿伸进去,保准被套住,越挣扎,勒得越紧。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天已经黑透,老邱把家伙什装进一个尼龙袋子。素珍说:“用我跟你做伴儿去不?”老邱说:“不用,野猪要来也得后半夜呢。”说完出了门。

    素珍呆在家里有些忐忑,她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抗战剧,噼噼啪啪的枪声正急。平日里,素珍和老邱一起最喜欢看战斗片,现在却一点也看不进去,她一会儿望望窗外,一会儿看看墙上的表。过去穷时,老邱夜里出去下铁夹,她跟过一回,那会儿年轻好奇,想看看老邱究竟怎样操弄。素珍跟在老邱身后,四下里黑乎乎静悄悄,稍微有点动静素珍就吓得一惊一乍的,后来老邱就再也不让她去了。那时的老邱常打的是野兔和獾子,剥下的皮毛卖到供销社,肉卖给有钱人,换回点零钱补贴家用。那时的老邱多年轻啊,那时也没有野猪这样的大动物。最近村里有人说,之所以闹了野猪,跟消失了很久的野猪精有关。尤其云婆,说得神乎其神。不远处的山里有个长城关口,传说过去修长城时,总是白天修好夜里坍塌,有巡夜的兵士说,夜里看见三头房子大的野猪从山里晃出来,在关口处哗啦啦一顿乱拱,修好的城墙立刻就全部倒塌了。工期紧张,这可如何是好?正在为难之际,恰巧刘伯温来此视察,他登上山顶四处查看,发现群山间有一山峰酷似猪头。刘伯温明白了,命令工匠在关口上雕刻了两个威风凛凛的虎头,震慑住了野猪精。关口如期完工,再无怪事发生。

    如今数百年过去,风雨侵蚀,人为破坏,关口早已损毁,虎头更是模糊零落,虎威不再。难道真是野猪精在捣鬼?素珍想着,心里越发不安,整个村子原来有二百多户人家,人多势力壮,现在只有七八十户了,又都是老年人,最年轻的也已五十多岁,家猪对付起来都难,更何况野猪,又更何况野猪精?

    哐当当,院里一声响动,冥想的素珍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查看,见老邱打着手电筒从漆黑的夜色中隐进家门。

    素珍松了口气,说:“再不回来,我就去找你了。”

    老邱走进屋,“老老的,还有啥不放心的?”他把手电筒里的电池卸出来,放在桌上,接过素珍递来的笤帚,拍打裤腿上的泥土。

    “我不是怕有母猪精么。”素珍笑着说。

    “母猪精吓不到我,大哑巴倒是差点把我吓着。”老邱说,“我眼见着一个灰乎乎的球球一点点滚过来,心里咚咚咚跳了好几下,以为是啥怪物呢,结果是他穿着那件一年到头儿不离身的破白雨衣,跟个黑白无常似的。”

    大哑巴是孙建设的大哥,小时候生病耽误了,成了哑巴,一直跟着爹妈过活,五十多岁时,爹妈死了,就跟着孙建设,孙建设媳妇嫌弃他,常常对哑巴吆五喝六,哑巴就啊啊啊的和她对吵。放羊、种地、收庄稼、打柴禾,哑巴什么活都干,干着干着就老了,身体竟一天天缩小弯曲,逐渐佝偻成了一个球,头在前,屁股在后,上半身整个向前鞠躬,好像只有下半身在行走,如果不用力抬头,哑巴看见的永远只是地面。

    “这深更半夜的不睡觉,他在街上瞎走个啥?”素珍说。

    “我拿手电晃他,他啊啊啊的直叫唤。”老邱说,“他说建设媳妇骂他,还拿笤帚疙瘩打他。”

    素珍叹口气:“建设媳妇也是忒蛮,咋就容不下一个哑巴哥?从大哑巴进了她家,她就没怎么下地干过活儿。”

    “野猪糟蹋了她家玉米地,她愣怪哑巴没好好看着。”老邱唉了一声,“见到是我,大哑巴竟掉了泪。我看着他回了家,才回来。”

    “唉,大哑巴也七十多了吧,真是可怜。”素珍说,“我说咋这么晚了你还不回来。”又问,“都捣鼓好了?”

    “那是。”老邱坐到炕上,“你老头子宝刀未老哇。”

    素珍说:“瞅你能的,要是真套着野猪,你打算咋办?”

    “野猪那东西凶猛,它能带着夹子逃走。要是被套上,钢丝会勒断它腿……除非它老老实实呆在那里不动。”

    “它又不傻。”素珍说。

    “它要是受伤跑了,以后就再也不敢到河这边来了。”老邱说,“明天早起我就去看,说不定真能套着,万一它没逃走,我还得费事帮它一下。”

    “咋帮?”

    “用钳子把绑在树上的钢丝剪断。”

    “那你可离它远点。”素珍担心地说,“别被它伤着。”

    “放心吧,明早我把钳子镰刀都带上。”老邱说。

    躺在炕上,素珍踏实地睡去了,老邱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山里的夜晚静谧冷清,秋虫唧唧,夜鸟喁哦,有风声滑过树梢,有夜猫子的叫声从远方传来,一会儿“咕咕”,一会儿“嘎嘎”。“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老邱想起那句老话,“嘎嘎嘎”夜猫子在笑,夜猫子笑预示着近期会有人去世,听见夜猫子笑是晦气的。“嘎嘎嘎”,它在向谁报丧?哪个老人将不久人世?真要死了,村里连个抬棺材的青壮劳力都没有。唉,老邱不由在心里轻叹,猛然发觉自己好像越来越爱叹气了。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老了?

    

    

    第二天早晨,老邱拿着镰刀,把钳子装进口袋,如果万一碰见人,就说去地里割薯秧。天还早,太阳躲在山背后,东山头上有着浅浅的鱼肚白。

    能听见安达木河的流水声了,远远的,红薯地里,老邱看见一个黑黑的家伙在蠕动。老邱心里一凛,真套着大家伙了啊?!他放轻脚步,不由小跑起来。

    红薯地里,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后背佝偻在秧子间,两根紫红色的大红薯正从那人的侧衣兜里露出来。

    是孙殿明。

    老邱嘘了一口气,大声说:“三叔,够早的呀。”

    孙殿明头都不回,气呼呼地说:“你可真够狠的,竟下这黑手。还不快帮我把套子解开。”

    老邱走进红薯地,见孙殿明左腿腕上套着一个钢丝套,正在用手使劲拽着连在树上的钢丝,脚踝处已经有点血洇了。

    老邱掏出钳子剪断钢丝,一边帮孙殿明松着勒在腿上的钢丝套儿,一边说:“我这是对付野猪的,哪成想你跟它们是一伙儿的。”

    孙殿明说:“吃你几根红薯不行呀,瞅你抠得!”

    老邱说:“还有半个月就霜降了,您又不是不知道,过了霜降的红薯才好吃,这也忒嘴急了吧。”

    老邱把孙殿明扶起来:“再说了,您自己家不也栽着红薯吗,怎么老是瞅着别人家的好?”

    “哎呦,哎呦,你给我腿勒坏了。”孙殿明扭过身子叫起来,本来腿脚就不大利落的他,有点一瘸一拐的意思了。

    老邱把地里已经裸露着的几根红薯挖出来,塞进孙殿明的两个上衣口袋,“真走不了啦?”

    “走不了了!”孙殿明翻着眼睛说。

    “好,您等会儿。”老邱重又走进红薯地,把昨夜下的另外两个套子剪断,又钻进旁边的玉米地,取出两个铁夹子,扔进红薯地里,用薯秧遮住,说:“我送您回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孙殿明拍拍口袋里的红薯,“这可都是你送我的啊。”

    “是是是,我送的我送的。”老邱搀扶着孙殿明说。

    老邱常听村里人说,孙殿明老老的,手脚还是忒不干净,哪怕去地头儿遛个弯,也要偷点什么回来。可能是两根玉米,可能是一把花生,可能是几个苹果,从来都不空手进家。老邱还不大相信,过去是日子太穷,现在生活好了,应该不至于。当年,生产队那会儿,有一天傍晚,老邱正要吃晚饭,孙建设气鼓鼓地跑来向他报告。孙建设年轻力壮,刚刚十九岁,被安排在晚上看青。所谓看青,就是看着生产队的庄稼别被人偷盗。孙建设脸膛通红,不知是跑的还是气的,说孙殿明偷玉米,他看到孙殿明背着篓子从玉米地里钻出来,篓子里装着草,草里藏着玉米,孙建设火眼金睛要检查,孙殿明不仅不让,还对他破口大骂,直骂到祖宗八代。

    “我祖宗也是他祖宗!”孙建设越说越气,“队长,你要是不管,可别扣我工分。”

    哪能不管?老邱让孙建设回去继续看着,他来到孙殿明家。大门紧闭,院子里传来孙殿明的声音:“吃吧,吃吧,慢慢吃。”顺着门缝,老邱看进去,孙殿明正蹲在地上扒玉米皮,四个孩子,大的十岁,小的三四岁,围在他身边,小燕儿似的等着。时值八月,青玉米籽粒刚刚饱满,一掐一股浆。孙殿明的脚下倒着一个篓子,青草散在一边,他从篓子里往外掏着玉米,扒好一个递给孩子一个,那个最小的孩子已经啃上了。孩子们竟等不及煮熟,就直接生吃了。老邱本想拍门进去,但手在空中停住了。孙殿明一家六口人,只有他一个人挣工分,粮食不够吃啊。

    老邱悄悄走了。第二天上午,他让素珍量一升小米给孙殿明家送去。素珍问为啥?老邱说:“他家三婶不是一直病着么。”素珍一边说着“咱家也不多了,你倒大方”的话,一边量小米去了。

    “哎呦,是你搀我还是我搀你呀。”孙殿明叫唤起来,“你偷打野猪,还弄伤了我,我非告派出所不可!”

    老邱回过神,不知不觉已到了孙殿明家。进到院子,见他家外窗台上散摊着玉米、高粱穗、谷穗、红薯、土豆、大葱……这儿一小堆,那儿一小片,都不是很多,却丰富得像农作物展示台。老邱乐了,说:“这些都是您帮别人吃的吧?要不要派出所也顺便查一下?”

    孙殿明嘿嘿一笑,腿脚也不瘸拐了:“没多少,没多少,互相帮助,互相帮助……”

    老邱说:“现在日子好过了,不像从前缺吃少喝的活不下去,您别总是捋掳别人家的了。”

    孙殿明干咳了两声:“咳咳,我也不想,就是忍不住。”说着掏出口袋里的红薯一根一根摆到窗台上,“不装点啥回来,心里老觉不踏实,习惯了习惯了。”

    

    

    从孙殿明家出来,几丝红云飘在东山顶上,太阳就快升起来了。老邱往家走,走几步又停下了,他想起红薯地里还有东西,就掉头往回走,他得把那些东西拿回来,不能用这种办法驱赶野猪。

    十月的早晨有些发凉,一只黄狗从街上跑过。老邱加快脚步,他想快点拿回东西,快点吃完早饭,然后坐车去镇里,说说野猪进村的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红高粱作品汇几段描写,风吹动草作品汇雪地里的孩子作品汇乌衣巷作品汇逃兵作品汇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故乡的云作品汇错觉、真相、总结(组诗)作品汇秦良玉遗事作品汇老葛作品汇银河系漫游指南亲爱的苏格拉底亲爱的阿基米德亲爱的弗洛伊德遍地狼烟冷月葬花魂论皇后的养成重生之女配逆袭重生之符气冲天重生之公主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