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怀念张天命叔叔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鸡头凤尾

乐读窝 > 散文 > 怀念张天命叔叔作品汇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鸡头凤尾

书籍名:《怀念张天命叔叔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午后,骄阳似火。

      陈新来到工地找狗剩。在他小时候,村里十户有八户人家里就有一个乳名被叫作“狗剩”的孩子。那时的孩子都不是宝贝,能活下来就好。

      两人是光腚娃娃的交情,见面没有那么多客套,陈新直接说明来意。狗剩幼时身体羸弱,可长大成人后却突然变得非常强壮,膀大腰圆,全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说话也瓮声瓮气的,听陈新要借十万块钱,他差一点蹦起来,大嚷,你这个大老板,借这么多钱干啥?见陈新不言语,他又狡黠地一笑,说,你小子是不是在外面干坏事了?你可不能瞎弄,你要知道,你可是咱们村里考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村里的老人儿们都把你当教材教育小孩呢!别那么多废话,你借还是不借?陈新黑着脸说。狗剩不依不饶,换作一脸严肃地又问,快说,你拴柱外面是不是有人了?你小子可不能辜负了嫂子,那是一个好女人。陈新苦笑,外面没人,离了婚倒是真的。狗剩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可也没再说什么,飞奔进工地,不一会又飞奔回来,将手里一个脏兮兮的黑色塑料袋递给了陈新。

      狗剩拉着陈新去附近的小酒馆,陈新没有拒绝,抹了一把汗,跟着去了。小酒馆里,一台挂在墙上的破旧空调吃力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动,偶尔才有几丝凉风从里面吹出来。几口烈酒下肚,狗剩还是忍不住问,拴柱,你和嫂子到底是咋回事,这十万块钱又到底是咋一回事,没别的意思,要是钱不够,他可以再去银行取。陈新夹了一片苦瓜放进嘴里,摇摇头,没有说话。狗剩着急,又说,村里人都说你拴柱有能耐,大学没白念,顾家。早早地就给家里老人在县城买了楼房享清福不说,前些年,你爸两次住院做手术听说也都是你掏的钱,你弟做生意蚀本了十几万也都是你给赔上的,你就说我一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农民,还不是因为你找关系才让我做上了工头这把交椅。再看你自己,真是你小子几辈子修来的福,一分彩礼没给,就把那么好的一个媳妇娶到了手,你往老家拿的那些钱,人家啥怨言也没有,村里人都夸嫂子通情达理,孝顺。你说你一个村里出来的,在这市里有房又有车,听说你那一套市中心的校区房就值百、八十万,这生活过得多滋润啊,干嘛这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好日子过腻歪啦?这怎么就离婚了呢?陈新一直闷头听着。狗剩一拍脑门子,拴柱,你听我说这么多,别往别处想,这和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你走上绝路了,有我陪着呢!咱们是兄弟。

      陈新拿起酒杯和狗剩碰了一下,一饮而尽,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别提了。现在呢,房也没了,车也没了,因为疫情也半年没有收入了。这怎么可能?狗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着牛铃般的眼睛看着陈新,又双手托着下巴,恐它掉下来。陈新没有理会他,继续说,自从孩子上了小学起,家里开销就特别大,主要是孩子参加各种兴趣班和课外班,但还算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到了初中,补课费用陡然增加不少,每年得二十几万,这让人真是吃不消。他是不主张这么做的,甚至坚决反对。他到高中毕业也没在课外补过一节课,还不照样考上了大学?到大学毕业,十几年的学习费用还用不上现在孩子半学期的补课费,这是何道理?为此,他几乎和妻子天天吵架。妻子好像是中了邪,为了给孩子补课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眼里除了孩子的成绩,其它什么也再容不下。下了补课班,妻子每天陪着孩子还要学习到后半夜,第二天早上五点就要起床给孩子做早饭和带去学校的午餐,忙得昏天黑地,脾气又变得焦躁不好沟通。不怕笑话,这初中三年,他们连一次夫妻生活都没有。这几年生意不好做,能往家里拿的钱就比之前少了很多,可孩子的补课费却是节节攀升,特别初三这一年,一堂四十分钟的一对一数学课下来就是2000块。近两年,他之所以没有回家过年,就是捉襟见肘,没脸见爹娘,再有,妻子怕孩子回老家见得人多了,玩闹多了,影响学习成绩。妻子也不让老人们来家里,包括孩子姥姥姥爷,就是担心他们来耽误了孩子。为了给孩子补身体,妻子买海参、燕窝、孢子粉,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他还没给父母买过这些高档补品呢,怎么就轮到孩子吃了?再说,他感觉吃这些东西,也没见孩子壮实到哪里去,虚胖,爬几步楼梯都喘个不停,这哪里如让孩子出去踢一场足球、晒一会太阳好。后来没有办法,只能把房子和车子卖了,又把孩子小时候买的分红型保险也卖了,勉强坚持到中考。心里想着总算是可以喘口气了,他计划带着孩子出去旅游玩一玩放松一下,可妻子又吵着提前去补高一的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这次彻底崩溃了,立刻向妻子提出了离婚。妻子只平静地回了一句话,为了孩子的前程,她可以放弃一切。就这样,中考后的第二天,两人就去了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现在处于冷静期,当然,名义上还算是夫妻。陈新自嘲说是爱情的结晶反噬了他们的爱情,可这和孩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狗剩听得傻眼,见缝插针问,那这十万块钱是给孩子交高中的补课费?陈新摇摇头。昨天省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出来了,孩子的成绩还不错,差0.5分就能争取到本市名气最大的三中配额。当然,这个成绩可以去比三中名气小一点的六中普通班或者九中的尖刀班,两者也都是省重点之中的名牌学校,从陈新看来彼此不分伯仲,去哪所学校都很好。可妻子给他打电话偏偏就要报考三中,语气坚定的不容置疑。陈新诧异,妻子是不是疯了,和三中的分数线差0.5分呢,你想报有什么用。妻子说,不用他管,她已经想好了办法,今晚准备好十万块钱就行。在陈新的一再追问下,妻子才说出她的计划,原来,她看了孩子的市排名之后,找到了和孩子同样成绩的其他两名家长,三人商量好,每家出资十万合计三十万去找排在前面的那位孩子家长“买”下那0.5分,让那一家孩子主动退下来不报考三中,去报其它学校,这样他们这三家就可以都得到三中的配额。

      那一家同意了?狗剩带着颤音问。陈新仰起脖子,又是一饮而尽,醉眼已是朦胧。不说那一家是否同意,拿十万块买这0.5分我就认为不值!狗剩你说说,三中的配额,那就是一个“凤尾”!孩子成绩就摆在那里呢,非要花这么大的价钱硬拽这个尾巴有什么意义啊?但咱孩子去六中和九中,那可都是“鸡头”的位置,孩子他也有自信啊。狗剩搔了搔头皮,他好像突然明白自己刚才提的那句是废话,陈新既然来借钱,必然是那一家已经同意了。他安慰陈新说,拴柱,这钱花就花吧,其他那两家不也都是想让孩子进三中吗?唉,陈新长出了一口气,狗剩你不知道,你嫂子和那两家家长也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找到那一家了,说明来意后,被人家孩子妈妈给连推带搡骂出来了。后来又去了两次,都是吃了闭门羹,你说这是何苦呢?狗剩听得越来越迷糊,不解地问,那这后来又是咋一回事?陈新又是苦笑一声,咋回事?不知道你嫂子剜门子盗洞从哪里了解到,那个孩子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孩子妈妈一年前就知道自己得了乳腺癌,可为了给孩子补课,一直拖着不去医院,现在已经到了很严重的阶段。你嫂子打电话给那个孩子的爸爸,不知道她怎么劝说的,总归最后对方同意了这场交易,要用这个钱立马给妻子治病。孩子爸爸是同意了,可孩子妈妈是不是还是之前那个态度,我们这一方还都不知道,只是先把钱准备好,等到今晚见了面才能见分晓。狗剩听了连连摇头,为了孩子,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真是不值。

      小酒馆的老板娘坐在前台里,听到他们谈话的只言片语,她接话说,现在这些孩子学习真是苦啊,一点玩的时间都没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因为长期不运动,小小年纪就有了“三高”的毛病,另一个孩子近视800度,摘了眼镜什么也看不到,脊柱侧弯,走路高低肩,特别难看,这几天又查出了心脏早搏,大夫说熬夜学习累的。陈新没有理会她,端起酒杯,又放下,对狗剩说,狗剩,上次我向你借了二万,加上这次的,我年底一起还你。狗剩手指陈新的鼻子,拴柱你小子说啥呢,咱俩的感情用提这个吗?给你,也是心甘情愿。陈新摆摆手,狗剩,你不知道,这些年国家的政策好,我爸妈手里现在已经有了二十几万的存款,我弟弟也有十几万,可我不能跟他们借,张不开嘴。你知道我这个人要强,毕业后就从来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给他们,我倒是认为天经地义的,是永远不能卸的担子。看我这些年在市里混得人模狗样的,身边其实没有什么朋友,可能上午张嘴朝人借钱,下午连剩下的那几个所谓的朋友也就没了,平时吃饭喝酒都是我买单,没有朋友请过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时常感到孤独,做梦都是小时候的人和事,和现实生活一点也不搭边,就好像我根本没有在这个城市里生活过一样。前些天,走在路上突然感觉胸闷,心跳异常快好像要蹦出来,去医院检查,什么毛病也没有,医生说就是长期焦虑所致。狗剩一脸茫然,突然吼着说,栓柱,你怎么也变得这么矫情?什么焦虑啊、抑郁啊,咱村里无论年老年少没一个人有这些臭毛病!不信你去工地睡二天工棚搬三天砖头,看看你还焦虑不?说白了,你们就是闲的,吃饱了撑的!现在日子多好啊,想吃啥、喝啥、穿啥,想都不用去想,买!小洋房住着,小汽车开着,小啤酒喝着,二十年前,行吗?连想都不敢想。咱打小家里穷,都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现在好过了,怎么就不懂得知足和好好享受呢?四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干事业的好时候,哪有那么多病,要我说,都是闲出来的心病!嫂子那里,我不知道说啥好,有钱没钱,孩子没有这么培养的,过分了,不能事事都要求一个圆满。别的我不懂,我就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一个好身体,说啥都白费。走,咱不喝了,我带你去找嫂子谈谈,你们的婚坚决不能离,为了一个补课班闹离婚,让不让人笑话?看来,我今天得给你们俩好好补一补课。陈新错愕,低下昂着的头,又猛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面,起身随狗剩走出了小酒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摸鱼(散文)作品汇红高粱作品汇几段描写,风吹动草作品汇雪地里的孩子作品汇乌衣巷作品汇逃兵作品汇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故乡的云作品汇错觉、真相、总结(组诗)作品汇秦良玉遗事作品汇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