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红薯记忆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挖婆婆丁》

乐读窝 > 散文 > 红薯记忆作品汇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挖婆婆丁》

书籍名:《红薯记忆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的童年是在北方一个小镇度过的。小镇上有几百户人家,几乎家家是毛草屋,四周是一望无际的田野。

      每到春天,田野里最早舒醒的野菜就是婆婆丁。春风一吹,婆婆丁锯齿一般的叶子在大地上匍匐前进,一波儿过去一波儿又来,为这片母土铺上了绿色的毯子。惹得很多人去田野挖婆婆丁。而那是一个怎样的年代?人们从吃糠咽菜的苦日子中刚迈出一步,有谁会去研究婆婆丁有什么营养价值?大部分人挖回来婆婆丁剁碎后拌进玉米面,喂了鸡鸭鹅猪。

      每次姐姐带我去挖婆婆丁,她把自行车往路边一锁,牵着我的手奔向一望无际的田野,我们像两匹脱缰的小野马,在田野上欢快地跑着,直到看见婆婆丁才收住脚步,迅速从袋子里掏出小铲子,蹲在田野里挖呀,挖呀。春风吹动着我们颈项上的红纱巾,也吹红了我们的脸颊,我们一边挖,一边数着田野里的电线杆,数到第15根电线杆,就装满一丝袋子婆婆丁。

      姐姐把婆婆丁捆绑在自行车后车座,让我踩着脚蹬坐在车子的大梁上,蹬起车子一路飞奔,看见街口的那个变压器,我们就到家了。

      长长的街道,邻居们坐在门口聊天,看我们满载而归,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笑着:“瞧,这小姐俩真能干,又挖了这些婆婆丁。”平时他们就喜欢逗我玩儿,挖婆婆丁回来更喜欢逗我玩儿:“春子,你这么爱挖婆婆丁,赶明个儿给你找个厉害的老婆婆吧,你说你要谁当你婆婆?”

      七岁的我,对“婆婆”的理解就是年长一些的女人。我眨巴眨巴眼睛,便随口一说:“我要冯大娘当我婆婆。”她们听了我傻傻的回答,瞪大眼睛互相望着,拍着大腿,嘎嘎地笑着,笑得我不知所措。

      冯大娘具体多大年纪,我不知道。母亲当时三十出头,她和母亲相比看上去很老,额前和鬓角的头发白了,眼角和嘴角旁是一道又一道的皱纹,一笑起来还露出两颗带豁口的门牙。她不大出来玩儿,我听大人们说,她的命很硬,克死丈夫,又克死儿子,有些邻居见到她躲躲闪闪。但母亲对她很友善,见她一个人种地、一个人扫街道、一个人拉煤球,时不时前去搭把手。若是家里包了饺子,还带我去给她送一碗。

      想着她命硬,想着她一个人做那么多事,我觉得她很厉害啊。所以,他们总是这样问我,我也总是这样回答。不知不觉这件事就传到冯大娘的耳朵里。那天中午,母亲让我去邻居家借东西,路过她家门口时,她正坐在院子里择菜,见我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冲我招了招手,让我坐在她身边。

      “春子,你为啥选我做婆婆?”

      “你厉害呗。”“我哪儿厉害呀?”

      “他们说你命可硬啦,克死丈夫,又克死儿子……”我认真地说着,并好奇地问,“冯大娘,你能告诉我,用什么克的吗?”

      瞬间,她的目光暗了下去,低下头,半天没有作声,在我再三的追问下,只是小声说了句:“春子,你还小。”“反正你厉害,我就让你当婆婆。”听了这句话,她嘴角微微上扬,抚摸着我的头:“以后谁若敢欺负春子,婆婆就把他打跑。”

      从那以后,我不叫她冯大娘了,就叫她婆婆。每到春天,婆婆是那条街上唯一用婆婆丁做一些饭菜的人,婆婆丁菜团子、婆婆丁馅包子、婆婆丁馅饺子、婆婆丁蘸酱……我在她家都吃过,她做得特别好吃。说来也怪,我在家中也和家人吃过婆婆丁蘸酱,嘴里那个苦。可是到了婆婆家,她煮上一锅带豆的大碴粥,从院子的酱缸里盛出一碟子香酱,端上来一盘水灵灵的婆婆丁和发芽葱,我们一起吃得那个香,可以说终身难忘啦。有时我吃婆婆丁蘸酱,酱沾满了嘴唇,婆婆用食指沿着我的嘴唇兜个圈,拿起两片婆婆丁卷在食指上一撸,放在自己嘴里咯吱咯吱嚼着:“酱也是粮食做的,浪费粮食是有罪的。”

      有一次,我感冒了,扁桃体肿得老大。婆婆知道后,给我买了几个国光苹果,拿着一捆干婆婆丁来看我。婆婆让我张开嘴巴啊了几声,见喉咙里紫红紫红的,赶紧让母亲给我去熬婆婆丁水。看我躺在炕上难受得咧咧直哭,她从线板上扯下一根线,打上结,两只长满老茧的手撑起来,教我玩儿翻花绳。只见那根线在她手指间左右穿插,翻出各种花样。她耐心地教我如何穿插,翻出更多花样。翻着翻着,我就忘了嗓子疼的事了。等母亲端上来婆婆丁水,我尝一口嫌苦不喝,婆婆接过碗,神秘兮兮地说:“这婆婆丁可神啦,不仅能当菜吃,还能当药用呢,喝了它就不用打针了。”一听不用打针了,我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婆婆没有撒谎,婆婆丁水真管用,我喝了一个多星期,嗓子好得利利索索的了。

      虽然那时我小,但是别人对我好,我是知道的。我时常帮婆婆干些不起眼的小活,扫地、择菜、抱柴禾……婆婆从来不觉得这些是小事,她就喜欢我跟在她身后凑热闹,一口一个“小跟屁虫”叫着。她给我梳头、做套袖、缝口袋、织毛衣……还给我做香甜酥脆的米糖。她端着半盆小米,跑到街口蹦两锅小米花,把白糖放在锅里熬出色,然后把小米花倒进糖色里搅拌,晾上一小会儿,趁着米糖不烫不硬,团成鸡蛋大小的糖球,整整齐齐地装进一个盒子里,让我抱回家去慢慢吃。剩下的,她放进竹筐里拿到我们学校大门口去卖。放学时,嘴馋的同学一窝蜂似的涌过去,不一会儿篮子就空了。我提着篮子,她拎着马扎,我们一起说说笑笑回家了。一路上,她絮絮叨叨:“把这些钱攒起来,给我们春子花。”

      那年我上小学三年级,放寒假的时候,父亲接到山东老家发来的电报——奶奶病危。父亲急着带我回老家去看奶奶。要走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对婆婆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舍,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不舍,就在图画本上画了一棵开着花的婆婆丁,用绿色蜡笔涂了叶子,用黄色蜡笔涂了小花儿,在右下方一笔一划写下几个字:送给婆婆。

      当我把这张画送到婆婆家,她捧着画,笑着笑着就哭了:“春子画得真好,像真的似的,我现在就贴墙上去。”她从粥盆子里盛出一些粥,用刷子刷在画的背面,正正当当贴在厨房饭桌前的那面墙上。贴完后,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转过身紧紧抱住了我:“路上好好听你爸的话,回到老家好好伺候奶奶。”我依偎在她的怀里应着也莫名其妙地哭了:“婆婆,等我回来再找您玩儿,想我了就看看画儿。”婆婆点着头,从裤兜里掏出个格子手绢,一层一层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块钱,塞进我的衣兜:“今年提前给你的压岁钱。”我不要,她就按住我的衣兜说:“不要,以后就别来了。”

      火车哐当哐当把我和父亲带向远方,老街渐渐远了,记忆却无限拉长。我和父亲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仿佛这漫长的旅途是用来回忆的,我望着车窗外,想着和婆婆在一起的情景,时而发呆时而笑出声,以至于父亲看到我的傻样儿在我面前晃动着手掌,我方才从记忆中回转过来。

      父亲八年没有回过老家,或许奶奶太想他了,我们在老家待了一个月,奶奶竟然奇迹般地好转了。这一个月,我给奶奶倒尿罐、梳头发、剪指甲、洗手绢,就是动不动管奶奶叫婆婆。奶奶操着一口山东话:“你这嫚儿,又喊错哩,叫奶奶,不是叫婆婆。”我纠正过来一小会儿,又情不自禁叫起来。

      奶奶、婆婆;婆婆、奶奶,在这纵横交错中,叫着叫着,我就要开学了。相逢总是短暂,离别总是伤感,我们和奶奶依依不舍告别,匆匆地赶回了东北。那天到家已是天黑,带着旅途的疲惫,我沉沉地睡着了。第二天早晨,我装满两衣兜大枣和两裤兜花生急不可待要去看婆婆。母亲却叹息着:“你婆婆不认识人了,有一天下完大雪,她拎着桶出去倒脏水,不小心摔个仰八叉起不来了,邻居把她送到医院住了半个月,医生说她恢复不到从前了,邻居们轮班伺候呢……”

      没等母亲说完,我不顾一切跑去婆婆家。只见婆婆躺在炕上,头发乱蓬蓬的,目光呆滞。一个邻居正在喂她米粥。我不相信婆婆不认识我,把碗接过来,盛了一勺粥,送到她嘴边:“婆婆,春子喂你粥。”她没有喝,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把大枣和花生捧到她面前:“婆婆,这些都是给您的。”她没有要,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我。我脑袋一转,跑到厨房揭下那张婆婆丁画,举在婆婆眼前:“婆婆,快看婆婆丁。”婆婆盯着画看了半天,又盯着我看了半天,还是没什么反应。

      我把那张画放在婆婆枕边,每天去看婆婆,在她耳边重复说着:“婆婆,快看婆婆丁。”有一天,她居然噘起嘴唇,出……出……喊着,我知道,她想喊春……春……我趴在她耳边放大声音:“婆婆,我是春子。”婆婆看着我,想说什么说不出来,笑着,眼泪唰唰往下掉,我也笑着,眼泪唰唰往下掉。

      日子悄悄地流逝,我看得出来,婆婆的病越来越重,连睁开眼睛看我的力气也没了。这时我想到了大人们说的那个字“死”,我开始担心她有一天会死去,就再也见不着她了。

      春天的时候,婆婆丁又发芽了,我和姐姐去挖婆婆丁特意寻了几棵早早开花的婆婆丁,生怕那花朵蔫吧了,把它们插进一只提前准备好的灌满水的玻璃瓶里。我想带回去让婆婆闻一闻花朵新鲜的味道,也许她还能睁开眼睛看看我。

      可是我和姐姐挖婆婆丁回来,街道空空的,婆婆家院子里站满了人,大家围着一口紫红色的棺材发出阵阵唏嘘声:“唉,这老冯婆子的命真苦呀,上班的下井砸死了,儿子得脑炎死了,自己又这样走了……”我想冲上去看个究竟,被母亲拽了回来,母亲红着眼睛说:“别去打扰婆婆了,她记得你的,临走时手里还握着你给她的画呢。”瞬间,我哭得像个泪人儿,母亲怎么劝慰也无法止住。

      那晚,我哭着哭着睡着了,梦里,我来到长满婆婆丁的田野,看见婆婆捧着那张婆婆丁画向我走来,我端着那瓶婆婆丁向她奔去,我们俩高兴地转着圈儿,婆婆不停地喊着:“春子,我的小春子……”我被这亲切的召唤声惊醒。母亲亮了灯,我望着窗台上那瓶开花的婆婆丁,花朵金灿灿的色泽,依旧给人一种喜盈盈的感觉,又忍不住呜呜大哭起来,磨着姐姐带我去田野挖婆婆丁。姐姐带我来到田野,我在挖婆婆丁的人群中,仔细搜寻,突然,眼前一亮,就在我们前方真的有一位和婆婆身材个头相似的婆婆。那一瞬间,我以为大人们的死和我们过家家游戏一样简单,今天死了明天就活了。于是我扔掉手上的篮子,大喊着:“婆婆。”不顾一切向那位婆婆奔去。可是我走近一看,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那位婆婆不知发生了什么?温和地看着我:“丫头,怎么了?别哭了,快去找你家大人去。”望着她在前面越走越远,我有些不死心,悄悄在后面跟出去很远。直到她消失田野尽头,我已泣不成声。姐姐跑过来把我拉回去,我哭着还一步三回头。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哭得那么伤心?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懂得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孤苦伶仃的婆婆给我的爱如同婆婆丁的种子早已落地生根。除了母亲,再也没有人像她那样淳朴地爱过我——毫无保留,又毫无企求,真的,我舍不得她离开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海南散记:村落作品汇怀念张天命叔叔作品汇摸鱼(散文)作品汇红高粱作品汇几段描写,风吹动草作品汇雪地里的孩子作品汇乌衣巷作品汇逃兵作品汇故乡渐远,乡情愈浓作品汇故乡的云作品汇人性的优点嫡女玲珑我的美女房东奇迹的召唤师我要出租自己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至尊邪神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投资大鳄无限气运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