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大地上拨动袅袅的乡音作品汇-痴梦昙影

乐读窝 > 散文 > 大地上拨动袅袅的乡音作品汇

痴梦昙影

书籍名:《大地上拨动袅袅的乡音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痴梦昙影

      文/黄双凤

        七月,骄阳似火。高铁,电掣风驰。每当走进武广线的车厢,我便望眼欲穿,期待与你再次巧遇。明知镜花水月,依然痴心不改。一面之缘的朋友啊,为何让我如此魂牵梦萦,难斩情思?

        遐思悠悠,依窗眺望。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盛夏的绿野一片苍茫。我转过身,又情不自禁地拿出珍藏的小盒子仔细端详着。

        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妈,阿姨的盒子好漂亮哟,我也要嘛!“我抬头一看,咦,对面又新来了母女俩。年轻的妈妈肌肤微黑,衣着简洁。那小姑娘约三岁左右。

        “真不懂事,应当喊奶奶。”年轻的妈妈说着,扭脸儿对我嫣然一笑,“您气质好,长得年轻,像电影明星似的。” “唉, 老啰!“我叹了口气说。“奶奶真好看!““好甜的小嘴儿!”我轻轻捏了捏她那粉嘟嘟的小脸蛋儿,“咯咯”一笑,向她举着精致的盒子,说,“好看吗?喏,给小美女瞧瞧。“当我把小盒子刚放入小姑娘手中,不曾想,那飞驰的列车,竟鬼使神差地突然来了个急刹。盒子顿时从小姑娘的手心里滚出,小姑娘吓得尖叫出声来。

        “别急,在这儿呢。”前面,临过道座位上的旅客,弯腰将盒子捡起,扭过脸儿,笑嘻嘻地说。当他发现我时,眼睛一亮,说,“阿姨,是您啊!” “是,是你……那位学长?”看着这热情和气的年轻人,我激动得有点儿语无伦次了。兴奋之余,带着某种失落感,嗫嚅地说,“就你一个人吗?”“是的,老师没来。其他几位同学,毕业后也飞鸟各投林了。”

    

        是啊!眨眼四年过去了。人生如歌,唱不出最美的音符,往事如麻,理不清其中微妙的缘由!念及爱情,女人心灵深处,似乎都有一个心仪的“他”。于是,痴情的女人,便把“他”,作为自己对幸福的追求和向往。

        当年,我也曾以为自己天赐良缘,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之中。八年的恋爱长跑,终于在我师范毕业那年,和靓瞎了眼的帅哥喜结连理,并且很快就有了爱情的结晶。疼爱我的丈夫深夜往返十几里,去果园采摘李子,还摔伤了腿。尽管李子没熟,可我酸涩在嘴里,甘甜在心里。当女儿降生,为了孩子有足够的奶水,他总趁课间时间,端来香喷喷的鸡汤鱼汤。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儿子的呱呱坠地,超生二胎,被停薪留职三年,我失去了中学教师的工作。“女人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没有一个像样的工作,照样人前矮三分!”这话,像锥子一样刺疼着我的心。没想到翻脸比翻书还快,情变的晴天霹雳,令人痛不欲生。

        于是,不肯向命运低头的我,带着年迈的养父生母和一双儿女,开始了自立自强的拼搏奋斗之路。我利用自己的所学之长,办起了培训班和全托班。为那些留守儿童、单亲孩子和困难的学生献一份爱心。尽管这工作十分辛苦,但也乐在其中!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一份耕耘,便赢来一份收获。经过十年自强不息的砥砺,虽不能说事业辉煌,但也活出了一个当代女性的自尊和品位。儿女也很有出息,先后考入大学深造。

        此时,身心疲惫的我,多么想找个温馨的港湾得以小憩,多么渴望能有一个温暖坚实的胸膛倚靠一下啊!心灵深处的爱情创伤,又时时告诫自己:一厢情愿的痴情换不来真正的幸福,只有自己的痴情与对方的倾心倾情水乳交融,才能白头偕老,甘苦与共。岁月,在我热切的渴望和理性的执着中,悄然流逝着。

        那天,从广州返回武汉。形单影只的我,伴随着列车单调的节奏,浮想联翩,似梦似醒。朦胧中,突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令我睁大了眼睛。原来,斜前方,一中年男子正用灼人的目光凝视着我。他身边几个年轻人,则品头论足,对我指指点点。我不由心中诧异。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引起他如此关注?是脸上写满的孤寂幽怨,还是随身携带的大包小包的行囊?女人单身旅行在外,总有着一种本能的敏感和警惕。

        “像白娘子赵雅芝,更像师娘。“ “不错,瞧那模样气韵,简直是师娘的翻版。” “师娘优雅贤淑,仪态端庄,可惜过早香消玉殒。难怪老师丧魂失魄,至今放不下呢!“”嘿嘿,学长就是学长,说话就是入情入理。”原来是老师带着几位学生旅行。随着他们的窃窃私语,我心中的种种猜疑,也随之释然。只是那位老师对亡妻如此挚爱眷恋,情深义重,使我的好感油然而生。当我和他再次四目相对时,他那目光灼灼的眼神里,似乎平添了几分温馨关切的柔情。

        走出凉爽宜人的车厢,“火炉”的热浪扑面而来,简直让我喘不过气来。天色不早,要赶长途公交,心中焦急。加之背上背的,脖子上挂的,两手死命拽着的,大包小包的,真是举步维艰,苦不堪言。好不容易跑到一条马路中间,没想到“哧啦”一声,右手大提包的带子被拽断。人,跑过去了。包里的东西,散落在马路上。一辆辆汽车飞驰而过,我惊呆在那里,泪水夺眶而出。

    

        “别急,我帮你。”我抬头一看,是他——那位同车厢的老师。他从人群中折身跑回,微微有些喘息地说,“你站着别动。”说着,利用人行道短暂的绿灯,象鸡啄碎米似地将散落的东西,重新装入断了带子的提包。

        这时,我发现那只精致的小盒子还在马路中间。便不顾一切地跑上前去,弯腰捡起。车辆通行的绿灯亮了,望着蜂蛹而至的车辆。我心惊肉跳,手一抖,小盒子坠落。“呵,我的新戒指!“瞬间尖叫起来!“小心车辆!”他大声喊道。同时,一把抓住我的手往路边用力一拖。然后,自己纵身扑向前去。当他伸手刚把戒指盒抓住,一辆卡车急刹不住,怪叫着朝他轧来。千钧一发之际,没想到温文尔雅的他,竟还有这般敏捷的身手。只见他快如闪电,收回胳膊,身子奋力往后一滚,躺在路边,躲过了这一劫。接着,传来司机师傅一声惊怒的呵斥:“你不要命了!”

        我站在路旁,不禁芳心狂跳,一身冷汗。眼含泪花,颤抖着将他轻轻搀起,用哽咽的嗓子说:”为了枚戒指,差点让你……。“他恬然一笑,说:“你平安无事就好,来,物归原主吧!”说着,用温暖的大手将我纤柔的小手轻轻托起,把戒指放在我的手心里。顿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飘飘渺渺,泪眼婆娑中,脑海里浮动着一个画面,在那已经变得十分遥远的神圣婚礼仪式上,不是曾有一个男人也这样托起我的小手吗?苍天哪苍天,那个男人为什么不是他啊!

        恰此时,远处的学生们大声喊他:“老师,快点,车要开了。”“对不起,不能送你上车了。”他的眼神,依然那么真诚热切。我突然下意识地抓紧了他的胳膊,但很快又轻轻松开了。眼巴巴地看着他匀称矫健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阿姨,”那位学长一声轻轻呼唤,拉回了我的思绪。他仔细端详着我,说,“您长得果真象赵雅芝,也象我们的师娘。““我哪有那么美呀!“回想起他们背后对我的品头论足,我忍俊不禁,”忒儿”一笑,说,“你们老师还好吗?救命恩人啊,真想当面谢他!“”唉,中年丧妻,男人的三大不幸之一,让老师摊上了。”他长叹一声,接着说,”也许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吧!几年来,有人先后给他介绍了几个不错的女士,他都无动于衷。只有和我们几个谈起你时,不断的叹气……”

        我痴痴旳听着,心中又燃起一线希望:“啊,能不能给我联……”“各位旅客,火车进站了……“一阵喇叭声惊醒了我,嘴唇蠕动了一下,女人的矜持和自尊令勇气顿失,只能无奈的攥紧那玫戒指,眼睁睁的看着远去的小伙子淹没在人群之中,心也像抽空了似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路牌作品汇婆婆针作品汇红薯记忆作品汇海南散记:村落作品汇怀念张天命叔叔作品汇摸鱼(散文)作品汇红高粱作品汇几段描写,风吹动草作品汇雪地里的孩子作品汇乌衣巷作品汇凶宅笔记嫡女归漫长的告白最豪赘婿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与狼共枕高纬度战栗打工巫师生活录天才宝宝极品娘亲超级宠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