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冬日梅花笑春来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假如春天回不去

乐读窝 > 散文 > 冬日梅花笑春来作品汇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假如春天回不去

书籍名:《冬日梅花笑春来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假如春天回不去

      作者:王错

      她叫春天,来自安徽怀远的一个普普通通地农村家庭里的女孩子,大学最后一年,春天终于大学毕业了,班主任让她选择留学继续深造,她说自己已经毕业了,也有能力劳动回报家人和社会了。留挍继续深造固然好,但哪不是她的初衷,她要在实现梦想时早点回报社会,因为,大学这些年,家里和社会上的朋友们支持她太多。给予她的也太多,她已经毕业了,就要好好的早点回报社会。不然自己都觉得过不去。

      班主任问她有什么目标,给她建议现在流行毕业了当村官,让她报名回当地当个小村官为村民服务。她说要到偏的地方去支教,因为偏远的地方老师资源紧缺,自己刚好可以填补一下这个空缺,班主任听了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春天,要到偏远的山区贵州哪里去支教,父母虽然有些恋恋不舍,但一想到这些年,那些帮助过她们的不熟悉的陌生人,也就安照她的心愿了,只要能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出一份绵薄之力,也就心安理得了。

      春天得到了所有人的殷切祝福,拿着推荐信,拎着仅有两身换洗衣服,和陪伴自己多年的被褥,登上南下的火车,离开了熟悉的都市和热闹的人群,向往着自己的人生旅途,愉快前进。

      未来是一个她无法想象的人生舞台。

      春天带着春天般的春风,来到了她人生中另一个陌生的城市贵州。她由火车站出来,到她不熟悉的县教育局,拿着学校联络的信函,与接她的人聊了几句,听说哪个村已经接到她去支教的消息,都安排迎接仪式呢?后来村里派了个干部到县城接她。

      县教育局同志交代了一下来接她的干部,一定要照顾好春天老师的生活环境。不能亏待了支教老师。孩子们都殷切盼望着呢?同时也向春天老师讲了,哪几个村也快要搬迁了,由于新的学校,和居住地正在建设中,最慢明年暑假后就可以搬到新的环境工作了,暂时只能委屈她这名品德高尚的女老师一下了。

      春天没有多言多语,只说自己是来做贡献的,不是来享福的,是来回报社会的。

      来接她的干部听得都热泪盈眶,在坐公交车向大山的盘山公路上进发时,干部同她讲了村里大至情况。

      村子叫不来村,以前叫布来村,后来人们念白了,叫不来村了。村子有一二百户人,二十几个孩子,一般孩子们都在这村接受三年小学教育,便转到镇上读书了。由于这个村比较落后,生活环境也差,几乎村里年轻人都出去打工都不回来了,不是在镇上安家,就是在县里或外地安家落户,都不想再回这穷山里。

      这两年由于国家扶贫脚步加班,他们也都有了安置的地方,上面正在建造安置房和新学校区域。由于一下子还没有到位,村里怕耽误孩子们的学习,特向县教育局请求支援。只前来报到了几个,一看这环境都走了。虽然说再坚持几个月,但现在谁还吃得下这种苦。

      干部看春天这么个小年轻样,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并告诉她先到村里和学校看一下,我们村委也不勉强你,困难毕竟是我们自身条件造成的,村委不怪任何一个来了就走的老师,毕竟自己村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回自己的村子。

      春天只是听着,没有说什么?由于天气原因,近期下了雨,山路一直不好走,公交车开到镇上,都快天黑了,干部骑出自己停在一旁的摩托车,将她行李放到车油箱上。

      春天看着干部一脸尴尬的表情,和自己见到这样的接送交通工具,心里不知所措。不好意思地说:

      “这里离我们还要穿过对面这座小山,走路得几个钟,骑摩托车一个钟就到了。这条路我每天都来回跑。”

      春天看看坐在摩托车的干部,又看了看前面的山,山路上还有来往骑摩托车的赶脚人。

      “春天老师。”

      春天下意识一下问没有公交车吗?

      “没有,路窄,小车都进不了。上次一个小车开到没多远就用人推回来了。春天老师,如果你觉得不好的话,我们这里有招待所,帮你安排这住一晚,因为,现在没有公交车开往县城了。明天一大早帮你送回县城。”

      “送我回县城干嘛?”

      “我怕你接受不我们这里的环境了。”

      “我是没有想到你们用这个来接我,我好久没有坐了,听同学说坐着不安全,容易出事。”

      干部憨厚地笑了笑,也不知说什么好。便用手机和村里沟通着。

      春天坐到车后,双手死死抓住车尾挡板说:

      “王大哥,骑慢点。这山路我看着都晕。”

      摩托车载着春天,在夕阳中向宛延崎岖的山路驶去。

      春天第一次在宛延崎岖的山路上,坐这种交通工具,吓得紧闭双眼,不敢往山沟里看,生活在皖北大平原的她,哪有亲身体验到这种经历。

      坐在火车上翻山越岭的感觉不同。就刚才坐公交车也就绕一个大弯,她由于只顾听王干部讲村里情况也没留意,到了镇上虽然破旧,也没觉得怎样?现在亲身体验这种感觉,真让她毛骨悚然。

      过了不久,摩托车停了,山头已过,是停在一个驴板车前。

      “春天老师,你坐驴板车吧,这样好受一些。”

      春天睁眼看了看满眼的山,车上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和她赶车花甲的爷爷。

      “春天老师好。”

      孩子带着甜甜的笑容看着她。她忙下了车,只觉眼前一黑,胸口一翻。一下呕吐了一地。王干部三人忙将她扶上车,让她平躺着。

      小女孩把双腿放到春天的头下。

      老人心疼地看着春天,摇摇头,慢慢地赶着驴板车,一摇一摇地向远远的村子走去。

      王干部骑着摩托车,带着春天的行李先回村了。

      过了不知多久,驴板车在破旧不堪的村委会门口停下来。

      “春天老师到了。”

      赶车的老人轻声喊了她一声。

      春天坐起来,看到小孩子眼睛里噙着泪水看着她笑。忙不好意思地说:

      “对不起,小妹妹,是不是,老师把你的腿压痛了。”

      “没有,我的腿是自己麻的难受。”

      小孩子说完哇的哭了起来。

      村里来了好多人,都十分热情。

      村支书和三个村干部为她安置好了住宿。

      村支书记说本来准备了迎接仪式,可由于天气原因和晚上,就临时取消了。希望春天老师不要怪。

      春天由于晕车呕吐了一下,精神也不怎么好,王干部便又被村支书训斥了一番,说可以等他们的驴板车过去在回来吗?把春天老师害怕成这样。

      王干部也给春天做检讨。

      春天忙向各位领导和乡亲们道歉。大伙开开心心地围着村委门口,吃了一顿别开生面的晚餐。

      春天安置在村委一间简陋的房间,陪同她的是路上接她的小女孩。

      小女孩叫王妮。爸妈都打工外地,小王妮和刚才接她赶车的爷爷一起住。

      “春天老师,明年我们就可以搬到新学校上学了,新学校可好了。我跟爷爷去看过一次,学校的操场很大。”

      王妮又给春天加了一床新被说:

      “山里晚上冷,湿气重,要多加床被子。”

      春天老师看着小王妮,哪里像个孩子,简直就是个小保姆。

      二人聊了好久。是王妮爷爷过来催了几次二人才睡了。

      第二天一早,春天被王妮叫起来吃早饭。

      她草草地在村书记家吃了早饭,便被村委几个干部,和一些村民拥着来到仅剩下一处,三间破旧的房间学校。另一间是老师办公室。门口挂着破旧的铜铃,被风一吹还清脆地唱着欢迎她的歌。教室里整齐放着十几张破旧桌子。黑板还是刚用黑漆漆过。十几个孩子早早地坐在教室里静静地等着她。

      春天早知道了一切。

      村支书也给她说了,让她自己看一下教室,再做决定,村里来了好几任老师,没有一个愿意留下的,有的到镇上住一晚,第二天早上一声不吭就走了。有的来了,远远着了下教室就走了。孩子们坐在教室里都等哭了。反正什么都好好。村支书请求春天进一下教室,让孩子们在感受一下哪种氛围。

      春天远远的看着教室,又看了看村庄,又看了看满眼的山。

      停了下来,看着无可奈何的村干部,和自残形亏的乡亲们。

      “春天老师,你来都来了,就进一下教室吧。我等下就安排人送你回去。”

      大家都用乞求的眼睛看着春天。

      “王伯伯。”

      村支书是花甲之年的人。

      春天看着他说:

      “你们村委今天没有别的工作吗?”

      王支书被春天这没头没脑问了一下。不知怎么回事?

      “我们就是陪春天老师来上课。”

      王干部说。

      王妮在教室里时不时地探出头来朝这边看。

      “王伯伯,我爸给我启名叫春天,是让我无论到任何地方,都像春天一样到来。王伯伯大娘做油葱馍很好吃。”

      她说着由王干部手中拿过学生的点名册。

      “我去给学生上课了。王伯伯你们忙自己的事。放学我还到你家吃饭。”

      王支书听了春天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竟然流下了花甲之年的泪水,恩情重重地说:

      “好孩子,喜欢吃就让你大妈多做些。好孩子,我们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春天兴致勃勃地走到到办公室门口,拉了一下破旧的校铃。

      校铃唱着悦耳的歌声回响在淳朴的大山里,淳朴的村庄里。淳朴的人们面前。

      春天走进教室,王妮首先站起来喊:

      “起立”

      全班学生齐齐站起来,齐声喊:

      “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同学们坐下,开始点名了。”

      同学们甜甜的坐下,满脸幸福地等着老师点名。

      “王妮。”

      王妮幸福地举着小手声音洪亮地回答:

      “到!”

      “王小雨。”

      “到!”

      “王珊珊。”

      “到!”

      “王大勇。”

      “到!”

      教室里孩子们高亢嘹亮的回答。

      教室外,老支书和村民们热泪盈眶地幸福着听着。

      “十八名同学都到齐了。接下来我们开始上课。请同学们都打开课本。跟我一起来学习,第十一课,我们的祖国。”

      “春天老师!春天老师!”

      孩子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拥向讲台,拥护着春天,围着她哭笑着喊。

      “我们有老师了。我们有老师了。”

      孩子们喜悦的哭笑的声音,响彻云霄。

      直上云端在善良的太阳光下,幸福的村庄里,幸福的人们脸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思源作品汇六月的山冈作品汇因为传承作品汇春雨短镜头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 村支书作品汇春天的等待作品汇荷花颂——我这一个甲子的荷花人生啊(改稿))作品汇风吹麦浪,都是灵魂的回响作品汇带着心上路作品汇当我厌倦(外四首)作品汇凶宅笔记嫡女归漫长的告白最豪赘婿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与狼共枕高纬度战栗打工巫师生活录天才宝宝极品娘亲超级宠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