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西山包的茅草屋作品汇-阳光的味道

乐读窝 > 散文 > 西山包的茅草屋作品汇

阳光的味道

书籍名:《西山包的茅草屋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进来!”肖志终于停止了无聊地浏览着厂报的动作,抬头有点不耐烦地朝着门口大声喊道。早前门外每隔大约十几秒时间,就传来轻微而有规律的敲门声,声音谨慎却很固执。就像初生的小鼠天性胆小却又忍不住饥饿的折磨,不停地去试探外面陌生的世界,渴望去获得一点食物来填饱干瘪的肚子。

       门把手右转又左转了好几下,才好不容易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从门外探进一个灰白头发的脑袋,正紧张地朝里面张望着。

       “你是谁啊?有事吗!”肖志不由地带着些怒气说道,看样子又是厂里那个生产车间的工人,跑到厂部来找他说事了。

       “你好,肖科长,我是……”站在门口犹豫了老半天的周秀芹,趁没人的时候才鼓起很大的勇气,敲开了劳资科科长的大门。

       “把门关好,有事进来说!”肖志粗暴地打断了对方小心翼翼的自我介绍。

       周秀芹拘束地赶紧把门关上,望着眼前这个掌管着全厂职工人事和工资的“大人物”,莫名有些激动。

       作为一名默默无闻一直奋斗在最底层的车间工人,周秀芹很少有机会与厂部办公楼有什么联系,或许对厂里这个最有权力的地方天生有些畏惧。她是老实巴交的普通工人,在充满噪音的生产车间工作了整整二十多年。周秀芹的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收入也不高,并且一年难得回来几次,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她一个操劳。

       痛苦的是,近来她和正处于青春判逆期的儿子矛盾重重,两人争吵不断,想要求换个轻松些的岗位多些时间去开导陪伴他。另一件让她痛苦的事情,就是近两年她经常出现间断性的耳鸣,据医生说这是神经性耳鸣,和她长期工作在高噪音的环境有关。口袋里揣着刚拿到的病历检验报告,周秀芹被迫无奈,怀抱着希望第一次踏上了这栋刚装修好威严气派的厂部大楼。

       肖志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似乎有六十岁,面目苍老的妇女,若不是她穿着这身有些油污的蓝色工作衣,真怀疑她是从外面招来的临时工。可是,作为一家在本地很有名气效益不错的国营企业,从来没有从外面招收临时工的政策。那么这个女工的实际年龄应该最多才四十多,还不到五十岁的法定退休年纪。又是一个不甘于现状,想脱离底层生活的“刁民”!凭着多年做在这个位置上锻炼出来的敏感,肖志一直对自己这套善于察言观色的本领很满意,暗暗在心里下了一个定义。

       “有什么事吗?”肖志瞟了一迅速做出了判断后,低头无意识地查翻着桌子上的一堆文件,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声。

       “肖科长,是这样的……”周秀芹早就听说过天天爱板着一副“棺材脸”的劳资科肖科长的大名,心里不由有些发怵,但还是结结巴巴地做个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以及说明了自己的困难和来意。

       “车间工人调动?这个应该是你们六车间孙主任的事情,我这里只负责全厂管理岗位的人事调动。”肖志耐着性子听完周秀芹催眠一样的唠叨,眼皮都没抬一下,一句话就回了过去。

       “可是……孙主任说,车间目前没有适合我的岗位,去年已经帮我申请了调职报告,上交了劳资科。追问他烦了,叫我自己想办法。所以……实在没有办法,也等不得。你看家里孩子不听话,我的病情时好时坏的,你能不能考虑……”周秀芹不由眼睛一红,激动地诉说起自己的困难。

       “考虑?全厂一千多人,如果每个人有些困难,都到这里闹,我的工作怎么做?难道你们把我这里当成菜市场吗?可以随便来讨价还价?”肖志冷笑一声回答道。

       “肖科长,我不是这个意思……”周秀芹面对肖志随口扣过来的“大帽子”,不由满脸通红地分辨道,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反驳。

       “你什么意思?没事,赶紧走吧,我还有好多事要做。”肖志不想再听周秀芹的解释,闻着近身飘来的一股油污味道皱了皱眉说道,并朝她使劲地挥了挥手,像驱赶苍蝇一样。

       “那……我的事咋办?”周秀芹不依不饶委屈地追问道。

       “你这个也叫事?”肖志脸色一紧,不满地瞪了周秀芹一眼道。

       “这……肖科长,你看,我这个病不是小病,不能耽误啊。”周秀芹急得从身上掏出原本不怎么愿意拿出来的医院检验报告单,放在办公桌上,用几乎哀求的声音道。

       肖志轻飘飘地拿起那份病历检验单据,大概翻看了一下。上面医生特别注明了,患者的神经性耳鸣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不能长期处于强烈的噪音环境,要尽快治疗,否则双耳将面临失聪的风险。

       “好吧,你的问题我会反映给孙主任,你回去等消息。”肖志随手把单据抛回给周秀芹,依然面无表情地说道。

       “谢谢!谢谢肖科长!”周秀芹一听大喜,收起单据,连声感谢倒退着离开了。

       “喂!是孙主任吗?你们车间怎么回事,工人跑到我这里闹?谁?那个叫周秀芹的具体什么情况?你要好好处理,不要什么事都往厂部推,希望以后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肖志翻了翻去年六车间呈上来的一些报告,确实有周秀芹的调职申请,不过今天才是他第一次查阅。望着刚才被周秀芹踩脏的地板,一块块布满油污的脚印,不由有些恼怒。于是,他拿起电话质问起来,听着对方连声的道歉和恭维,他的心情才好些。

       几天后,周秀芹就接到了六车间的处理意见。鉴于厂里没有适合她的岗位,以及她身体状况,决定暂时给她放假两个月,原岗位保持不变。等她自认病情好转,欢迎随时回来厂里上班。

       接到通知后,周秀芹两眼无神,没有适合她的岗位?她在心里冷笑一声,就算在厂部招待所做个扫地洗碗的工作,她也愿意!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她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屈辱感,这就是自己死心踏地曾经为它辛苦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企业吗?她感觉自己就像一颗废弃的螺钉,要么忍痛咬牙坚持在工作岗位,要么就被人狠心地随手抛弃。

       不上班意味着没有收入,儿子今年读高中,一年的费用不少,而为了病情着想,她决定暂时不回到原来那个恶劣的环境上班,等过段时间病情好转再说。当务之急,就是先另找一份工作维持家里陡然高涨的开销。

       托上天的福,没想到找工作出奇的顺利,通过一个在菜市场认识的熟人介绍,很快就有了结果,这是近来唯一让周秀芹感到开心的事。工作很简单,就是帮助一户人家做些家庭保姆的事情,对于习惯了吃苦耐劳的她来说,是件很轻松的工作。

       雇主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儿女在外地工作,家里是三居室的小户型,布置的简洁而朴素。但是屋里充满了书香气息,正如此处的主人一样,一看就是一个儒雅的学者。男主人叫吕诚,戴着一副眼镜,平时没事就爱好写写画画。而每当看到保养很好,看起来只像四十来岁的女主人,周秀芹内心禁有些自形其秽,自己苍老的倒像五十来岁的女人。好在,夫妻俩都很随和,从来不会刻意为难她。

       周秀芹做事麻利主动,把雇主家里打扫的亮堂一片,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她不但勤快,而且做的饭菜可是一绝,色香味俱全,吕诚两夫妻直夸她,有五星级酒店的厨师水准。每当此时,周秀芹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酒店她从来没有住过,更不知道五星级酒店的饭菜是什么味道。

       一个月相处下来,周秀芹就和吕诚一家子打成了一片,完全没有当初的陌生感。吕诚学识渊博,对她也很满意,空闲时就会和她谈谈人生,谈一些企业改革时事之类的东西,还有什么权利和自由。周秀芹听得不是很明白,过后回想起来却有着豁然开朗的感觉。她猜测吕诚应该是一个有身份地位的知识分子,因为经常可以看见准时停在门口车辆,有专车司机接送他上下班。周秀芹很羡慕,她希望儿子好好读书,将来也像吕教授一样,有份体面而高贵的工作。

       吕教授,这只是她私底下对吕诚的尊称,毕竟对于他的来历她是一无所知,也很自觉地不去查探人家的私事。

       有天,吕诚难得回家早些,帮着周秀芹整理起书房,两人渐渐聊起了家常。由于好久没有找到一个倾听的对象,周秀芹忍不住像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目前的苦闷和处境一一讲给了他听。

       吕诚越听眉头皱得越紧,最后气愤地拍着桌子说,混蛋!堂堂一个国营企业竟然提拔这样的人来管理,是非不分。没有人性化的管理,工人们谈何忠诚!企业谈何前途!

       愤怒的吕诚,身上突然迸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周秀芹吃惊地望了他一眼,不禁有些神驰,转而内心有些内疚和感动,自己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辛酸琐事。因为她鸣不平,吕教授才如此大动肝火。

       两个月转眼就过去,耳鸣的毛病好转了很多,儿子慢慢也理解了妈妈的痛苦,母子关系在逐渐修复。周秀芹决定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上班,毕竟那还是个“铁饭碗”,离开太久到时不知会生什么变故,她对自己奋斗了快一辈子的企业,已经丧失了原有的信心。

       在吕诚家的最后一天,应他的要求,她被留下来和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餐。

       “秀芹,回去一定要好好工作。放心,万事没有过不去的坎,天下还是有讲道理的地方。”这是吕诚临别时握了握她的手,鼓励她的话。感觉手心残留的力量,周秀芹心里很温暖,吕教授真是一个好人啊!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吕诚并没有说一句挽留她的话,只是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不过周秀芹已经很满足了,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从吕教授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使她的眼界开阔不少。她决定重新振奋起来,不能让人瞧不起。这是周秀芹内心深处最朴素的想法。

       两天后,周秀芹准备了耳塞,穿上了干净的工作衣,八点准时来到六车间报道。

       “秀芹,你来了?怎么病好了没有?要不再休息一段时间?放心,我会准假的。”六车间主任孙斌迎面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热情地和她打起了招呼。

       车间人说,“笑面狐”孙斌对谁一笑,谁就会跌倒,笑得越和蔼可亲,谁下场就越惨。难道自己还要被“放假休养”?秀芹吃了一惊,忐忑不安地问道:“孙主任,我好很多了,是不是我的岗位被人顶了?”

       “高!实在是高!这都能猜到,不愧是厂里具有默默奉献精神的优秀工人啊!”孙斌眯着小眼睛,张嘴露出几颗大黄牙,伸出大拇指夸张地做个一个赞扬的手势。

       旁边路过的几个工人偷眼瞧着,不禁地向周秀芹露出同情的神色,却不敢作声都低头匆匆而过。

       “孙主任,你开什么玩笑?不是以前车间说好了,我随时可以来上班的吗?为什么现在我的岗位被人顶了?你们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周秀芹脸色瞬间煞白,头脑一阵轰鸣,这种变相开除工人的做法,以前也出现过几次。可是自己并没犯什么严重的错误啊!想起吕教授教导自己,合理的权利必须全力去争取,不能太软弱。

       “不行!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会去厂里的上级部门申诉的!”周秀芹强忍者泪水生气地说道。

       “别!别!”孙斌吓了一跳,乖乖!到底有人撑腰,说话的口气就不一样了。他马上收起自己平时用来“唬人”笑脸,靠近周秀芹亲切地说道:“是好事,李厂长嘱咐我说,你来了,就到他办公室去一趟,估计有要紧的事找你谈谈。”

       “什么?李厂长?他找我做什么?”周秀芹更吃惊了,厂里最大的领导找自己谈事?老天,不是开玩笑吧?周秀芹感觉今天的怪事真多,而自己却一无所知,一切如陷入迷雾之中。

       “去吧,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肯定是好事,记得你可是我们这里出去的人,要为车间多多说些好话。”孙斌又不合时宜地堆起了那副高深莫测的笑脸,不过这次绝对是发自内心真诚的笑,他发誓。

       李高升,正如其名,从另外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厂副厂长,意外地高升到了现在这个欣欣向荣的大厂任一把手。其实一切都要感谢自己的老舅,本市的政法委副书记,为他的事费了不少心血。

       舒服地坐在宽大柔软的真皮靠椅上,李高升肥胖的身材几乎全部陷了进去,远看过去就像一堆被黑色皮套包裹的肉馅。

       “咚!咚!”这时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进来!”李高升稍微坐直了一下身体,手指轻轻地敲着椅子边缘说道。

       于是周秀芹推开门,穿着一身整齐的工作衣,有些拘谨地出现在李高升面前。

       “你是?”李高升瞪着眼睛有些莫名其妙,一个车间工人怎么跑到自己这里来了?内心不由腾起了一股怒火,这是那个车间的?自己堂堂一厂之长,还有空管工人这些芝麻小事?这像话吗?一定要严肃处理这个车间的领导。

       “你好,李厂长,我是周秀芹,是六车间的工人,孙主任要我来这里找你。”周秀芹平复了一下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首先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周秀芹?”李高升迟疑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立刻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如菊花般盛开,一身肥肉也随之雀跃。

       李高升伸手连忙招呼她找个位置坐下,周秀芹有点受宠若惊,望了望豪华的办公室和热情的厂长,既不好意思又有些恍惚,于是依然固执地站着。

       “哈哈!你不用紧张,我可不是老虎,很随和的。”李高升打着哈哈地说道。

       半个小时后,周秀芹如释重负地离开了,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楼下的劳资科去办理调职手续。她终于知道,原来吕教授,不,是吕诚副市长亲自打电话,咨询了解了她的真实情况后,破例帮了她的忙,出头为她说了句公道话。她还知道,冷漠无情不作为的原劳资科长肖志已经被撤职了。途中,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她只提了一个稍嫌过份的要求,就是希望能从事做本车间的质检工作。作为在生产一线锻练了二十几年的工人,她对每种产品的工艺和性能了如指掌,是车间有名的模范操作能手,她很自信能胜任那份工作。

       她觉得今天突如其来的一切很意外,就像做梦一样带有些喜剧色彩,但她不希望这种梦再次发生。周秀芹忽然记起了吕市长说过的一些话,什么企业要以人为本,管理要人性化,什么企业改革就是要破除独裁主义,要公平公正,让工人要有当家作主的归属感。当时她听不是很明白,现在隐约有些明白。

       当走出厂部庄严的大门时,秋天的太阳扑面而来,感觉很温暖,使劲地吸了一口阳光的味道,几个月来深藏在周秀芹心里的阴霾也随之一扫而光。或许生活就是一部悲喜交织的剧场,有时完全不受她控制,但是只要不气馁,黑暗总有被阳光照亮的时候,不是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剑气与箫心:中国古代文人的人格追求作品汇伟大与平凡作品汇冬日梅花笑春来作品汇思源作品汇六月的山冈作品汇因为传承作品汇春雨短镜头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 村支书作品汇春天的等待作品汇荷花颂——我这一个甲子的荷花人生啊(改稿))作品汇爱情的开关错嫁良缘之洗冤录一霎风雨我爱过你许我向你看最后的守护者女总裁的超级兵王地府交流群恐怖女主播娱乐圈头条无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