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望 故 乡作品汇-疫情恋人

乐读窝 > 散文 > 望 故 乡作品汇

疫情恋人

书籍名:《 望 故 乡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1

      淑芬回来第二天,边境口岸开始关闭。关闭的时间是凌晨,恰好是她前两天过境的那个时间。这个时段,没有其他穿越中俄边境线的列车,只有唯一这一趟从格罗迭科沃驶入中国境内的国际列车,乘客大都是来往于两国的一些商人,也有零零散散组团观光的游客和探亲访友的旅客。

      乘坐凌晨到达国内的列车,时间是早一些,大概在格罗迭科沃要傍晚上车,全是夜行车遭罪,可是淑芬还是选择了它。关键是她从莫斯科出发,已经坐很长时间汽车才到达格罗迭科沃火车站,正好赶上这班国际列车。她习惯乘坐火车回国,一来可以细嚼慢咽地饱览跨境的两国山水风光,尽情地观赏沿途浸染着欧亚不同风格的奇石丽景。二来坐在火车上可以遐想,想自己想想的事情,让大脑想到的陈年旧事和一些闪着碎银般光泽的时光串连起来,得到重新泛活。她还觉得:如此一想,自己的生命好像能被拉长,一些沉垢在脑海深处的烦心事,也能增添五彩斑谰的底色。

      临行的前一天,伟胜要从网上给她订机票,让她免受一路辗转之苦。再者,莫斯科城附近的几家商品批发大市场已有人感染新冠肺炎。她知道他为她好,是让她尽早离开异域疫情危险。可是,她不愿意那样做,要坐火车一同把莲莲带回国内。

      伟胜理解她的意思,心里却一时却不忍心拖累她。他想,等过几天回国同她完了婚,再把莲莲托付给她,那样也不迟。这件事,他同淑芬已商量多次,僵持了好一段时间,没有结果。现在疫情蔓延了,他无话可说,同意她带莲莲先行回国。

      2

      莲莲6岁时,生母就离开了她再嫁到西北。伟胜一直既当爹又当妈带着她。直到6年前,父女俩到俄罗斯闯荡遇见淑芬。

      淑芬早伟胜两年到的俄罗斯,赶上时运在莫斯科郊区开了一家小商品批发零售店。店不大,接货送货,里里外外,够忙乎的。同在俄罗斯与姑娘一起打拼的老李,是一个热心肠的人,父女俩到俄罗斯的时间,大致与淑芬是脚前脚后的事,平时大家在一起交流,低头不见抬头见,都是中国人,多有关照。时间一长,老李见淑芬每天一个人操持店,心里便生出几分怜悯。尤其,伟胜的到来,他就更关心起淑芬了。

      一天,他去问她需不需要介绍一个人。淑芬一听,心里像揣着一个兔子似的,以为老李要给她介绍男人,脸红着忙说,不需要。不需要。

      介绍男人的事,淑芬回绝了老李,闲时心里却隐隐地想着什么。让她说,想了些什么?自己又说不清楚,反正心里乱乱的、痒痒的,许多往事和眼前的事常常涌上心头。其实,淑芬她没有感到店里的活儿累,只觉得心累。自从短命的丈夫发生车祸以后,自己的心就开始悬浮在空中,如断了线的气球毫无目的地飘浮,不知哪一天飘到哪个地方。

      那件事过了几天,刚到俄罗斯落脚的伟胜来看望老李。老李就把他领到了淑芬的店里。两个人买点酒肴,回去要喝酒。

      淑芬正在忙,听老李介绍伟胜是刚从国内来的,跟他打了招呼,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老李和伟胜只管随便在货架上拣了些食品,付了钱就走。见他们要走,她便停下手才认真地审视伟胜一眼,还有藏在他身后的小女孩莲莲。他们执意走,出于礼貌,她又忙乱地为他们拣些食物装进筐里,附身抱抱小小的莲莲,算是在异国的土地上亲吻一下中国的娃。

      又过几天,老李的姑娘给淑芬打来电话,说淑芬姐你整天一个人忙三倒四的,累不累啊?我给你找一个帮衬,是我同学,人老实。

      老李姑娘的话,有些直接,又有些含蓄,像里面藏着什么。淑芬觉得蹊跷。

      前些日子,老李说要介绍一个人过来,现在女儿说要给找一个帮衬。这父女俩怎么了,一唱一合的,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淑芬拿着电话想。

      老李姑娘见淑芬在电话里语塞不说话,心里着急,就又摧:姐,你到是说话啊!这为你好,老妹不会坑害你,我老爸也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是为我好,你们是我心中的好人。那,也得容我想一下。说这话时,淑芬的心里有些忐忑,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润。只是电话里,她看不到她的表情。

      这样,就这么定了。整天累得你要死要活的,一个人顶着个店,还要不要命了。老李姑娘见淑芬总是不说话,说完把电话挂了。

      脾气性格够躁的。淑芬知道老李姑娘就是这么个人,直闯,热心肠,就再没跟她搭茬。

      老李姑娘也不容易。小两口跟着老李来俄罗斯闯荡,丈夫在一次仓库倒货中被高空坠落下的重物砸在腰上,落个腰锥残疾,干不了什么了,只好躺在床上养着。同是天涯沦落人,老李,老李姑娘小俩口,加上自己,这些命运多舛的人在异国他乡凑到一起,是缘份,是民族的血脉把大家黏结得紧紧的,如同一个牢牢的粘合物。淑芬想这些,周身有一种像被火烤得暖暖的感觉。

      与老李姑娘通话的第二天晚上,淑芬的店里迎来一位客人。这人是伟胜。

      老李和伟胜一前一后,老李姑娘领着莲莲,她们一起走进淑芬的店里。店里杂七杂八的,物品很零乱。淑芬热情地把他们迎进来。

      欢迎,欢迎,欢迎你们到来。淑芬边说,边一一同大家握手,最后抱起了莲莲。老李姑娘忙说,莲莲快叫姑姑,中国的姑姑。莲莲很听话,嗔娇地冲淑芬喊:姑姑!

      大家一阵欢笑,问寒问暖。

      还是老李先开了口。淑芬啊,我给你介绍的人,来了。

      淑芬瞅着老李,目瞪口呆。

      这件事啊,就这样了。今天我把人送来了,大伙在一起热闹热闹。好长时间我们同胞没在一起热闹了,我通知了二狗、小胖,他们一会儿就到。老李罗罗嗦嗦还有话要说,被淑芬打断了。

      老李,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淑芬现出一脸疑惑。

      老李姑娘怕老爸说不明白,急上前。爸,我跟淑芬姐说。

      老李一摆手,把姑娘挡在一边,接着详详细细说起来。

      淑芬啊,叔这几年是看着你怎么过来的。一个女人家不容易,又在国外,再这样熬下去,就会把你累死在俄罗斯。叔是心疼你,早想帮你找一个帮手,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现在伟胜来了,他是姑娘的同学,知根知底,人老实憨厚,也是一个命运不济的人,带个孩子。我想来想去,就把他介绍给你当帮手吧,也算在危难时,你收留了他。这个情,叔领。

      淑芬低头不语,两眼余光扫着伟胜和身边的莲莲。心中暗暗生出丝丝怜悯。

      老李,停下话。淑芬说,那……他俩……

      老李又摆手,打住淑芬。

      我知道,淑芬想说什么。伟胜和莲莲就先住在我们那儿,白天过来干活,晚上回去。莲莲呢,我没事,帮着带。大家有空,就大家帮着带。

      淑芬抬起头,望着老李。老李,直直地看着她。淑芬向老李颌首。

      老李理解淑芬的心思。她是怕待不好伟胜和莲莲。一个要强的女人,有苦不诉说,只管往肚子里咽。老李,一辈子就佩服这样的女人,尽管她是晚辈。

      大家话说完。淑芬站起来开始摆桌子,

      今天晚上啊,我请客,大家高兴高兴。哎!二狗,小胖他们怎么还没到。淑芬说着,边把地上的货收拾一边,腾出更大的空间来。

      老李姑娘帮淑芬忙活下厨,两个女人边聊边笑。

      转眼功夫,酒菜端上来了。正赶时候,二狗和小胖乐颠颠地跑来。

      进门,二狗直冲着老李神秘兮兮地捂着胸部说,李叔,我带来一瓶好酒,想喝吗,你们猜猜是什么酒?

      你小子,又耍什么花样,有好酒不够你一个人喝的。老李眼睛眯缝着盯着二狗,看他变戏法的样子。

      二狗还在卖乖,捂着胸部。

      淑芬过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脖梗上。还在耍贪嘴,快把酒拿出来。

      小胖在一边嬉笑。说二狗,快拿出来吧。

      二狗做个鬼脸,一转身从怀里掏出一瓶宁城老窖!

      老李一把夺过酒。呵呵笑着说,还愣着干什么,喝吧。

      老李把酒启开,给每个人的杯倒上。淑芬早把菜摆好。大家围坐在一起,开始喝酒。

      老李端杯说,今天我们庆贺淑芬店里收了一个帮手,也欢迎伟胜从国内来俄罗斯创业。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常来常往,互相照顾。来,大家干杯!

      觥筹交错,情谊浓浓。老李的开场白,把大家的心,燃得热烘烘的。几个不同身份、不同年龄、不同命运的中国人在异域相识相聚,心里泛起别样的滋味。

      3

      淑芬带着莲莲到达国内绥城,即被送到指定的隔离点隔离观察。

      绥城不大,常住人口只有几万人,是中俄边境的口岸小镇。9岁的莲莲尚小,被批准与淑芬同房间隔离观察。

      伟胜带莲莲到俄罗斯一 晃3年过去。父女俩一直在淑芬店里。随着中俄贸易扩大,淑芬的店增加多种批发商品,有中国货和俄货,经营规模也扩大许多。日子一长,淑芬就把店里的一些事情交给伟胜办,伟胜总是把各种事处理得妥妥贴贴,把任何一件事当成自己的事,从未出过差错。开店,是坐商,只有商品和购货人是流动的,店主只需守店经营罢了。一个店,或者说方寸之间,两个人天天在一起,自然生出某种感觉,开始是莫名的,渐渐有了理性的感知。

      淑芬对伟胜的好感,似乎源自对男性的依托。一个孤独的女人,在异国辛勤打拼,总希望身边有一个说话的人,除了希望能帮助自己料理生意外,最好有一个能滋润自己心灵的人。

      伟胜出现了,就是滋润和慰藉淑芬心灵的人。而伟胜对淑芬的好感则是感恩和赎罪。在他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她收留了他,以找帮手的名义,安顿了他和莲莲。他要感恩。

      那次,老李和姑娘劝她添一个帮手,伟胜在场。他窥到了她免为其难的表情。后来他想,带着莲莲落脚在店里,会给她增加不小的负担,对一个单身女人,平白无故给人家找麻烦,他觉得是罪过。有罪过就要赎罪。他愿意向她赎罪。

      伟胜这样想了很久。有一天下雨,两个人急忙从外面往屋里收拾东西,伟胜一趟一趟地搬,淑芬也搬。雨越来越大,淑芬踉跄地搬起一个沉重的大件,伟胜不忍心她搬沉重的东西,急忙上前抢。结果,两个人撞了个满怀,重物被伟胜抢过来了,两个人的身体挨近了。刹那间,她体悟到一种久违的体热,在燃烧着她,烧得她面红耳赤,热血喷涌。

      雨后的晚上。淑芬一个人躺在床上,有些心旌意乱,浮想联翩。她想到来俄罗斯一个人的创业打拼,想到不幸的婚姻命运,想到家乡的阿布、额吉和兄弟姐妹。这些,勾起她浓浓的思念和些许伤感,已多年没回绿草茵茵的大草原了。想着,想着,她又觉得周身很温暖,像有一只大手把她的身体焐热,再揽在怀里,紧紧地、暖暖的。

      以后的一天,伟胜正在忙着,淑芬把他叫住。

      她先顿了一下,然后侧过脸说,老李家的地方有些狭窄,时间一长不方便。你和莲莲过来吧,天气冷了。

      伟胜腼腆地低头,脸红红的。没有作声。

      搬过来吧!她又说。

      是这儿……是店里?他瞅着她。

      对。她的声音,很柔。

      伟胜立在那儿,两手搓揉着说,方便吗?

      还行,挤挤吧。她回答他。

      伟胜不自然地挠挠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慢吞吞地应声:好。

      当晚,伟胜带着莲莲搬过来了。淑芬早已把店的后间收拾好,单独给莲莲腾出一小间。她早已计划好了这些,这是藏在一个女人心里的秘密。

      以后,一对孤男寡女经营小店,店越发红火。她开始事无巨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这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打开心扉的象征。

      早餐到了!早餐到了!

      隔离点配餐员的喊声,唤醒了淑芬甜甜的梦想。她叫醒懒在床上的莲莲,两人吃起早餐。

      4

      淑芬与莲莲回国后,伟胜就一个人打点批发店。批发的生意因疫情显得暗淡下来。

      凡事有巧合。伟胜原本定淑芬一人先回国,待他稍后处理完店里最后一批货,再带莲莲一同回国。那时,正赶上元霄节,一家人好团聚。最后,淑芬执意要先带莲莲回国,好让她先适应一下大草原的环境,找找同龄的小朋友玩玩,店里的一批货由伟胜处理,时间不会太长,他们3口就会在内蒙古大草原老家相聚。

      去年秋天开始,淑芬就多次说,伟胜啊!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该办一个婚礼了。

      这么大年龄了,还办什么婚礼,只要我们把日子过好,就行。每次,他都对淑芬这样说。

      越是这样说,淑芬越觉得对不住他。他是带着女儿莲莲过来的,莲莲一天天大了,懂事了。她不想让他和女儿被人看不起,不想愧对他们父女俩,起码要让他们在亲属朋友面前闪亮登场,在聚光灯下见证他们是一家人。

      淑芬带莲莲提前回国,就是筹备她与伟胜婚礼之事的。她要把她与他的婚礼办得隆重一些,让草原人看到一个新姑爷,让他享受到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与荣光。许多次,两个人抱在一起,在异国漆黑的夜色中,她怩怩声声地把心里话讲给他听。听着,听着,他越发抱紧她,默默地流下眼泪,直到泪水一滴一滴打湿她的腮边。

      淑芬在疫情隔离室一幕幕地回忆,她要让自己的记忆碎片重新组接起来,成为一道表面斑驳内在美丽的风景画。

      在绥城隔离观察的时间很漫长,大把大把的时间属于她。她可以信马由僵地让思绪在时空中驰骋,让大脑记忆留下美好的影像桥段。想着,想着,想的最多的还是她与伟胜从最初相识到走到一起的一段一段,这是她遗失多年想要找回的东西。这种东西,她说不清楚,是黄色、是红色、还是绿色?是玉坠、玛瑙、还是翡翠?她觉得都不是,又都是。是,也罢。不是,也罢。反正她一天天乐颠颠的,同伟胜有说不完的话,享不完的快活。

      又是一个日出。新的一天观察检测程序开始,工作人员喷洒消毒液,清理卫生、查房、配餐、巡诊、测体温等,环环环节,环环相扣,事无巨细。

      小个女工作人员打开门,把两份配餐递进来。淑芬把垃圾袋递出去。透着门缝,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她对她说,还需要什么吗?感觉怎么样,要照顾好孩子。

      站在门里的她向她点头微笑回答,挺好的,一切正常,谢谢您的关照!

      隔着口罩,两个人的声音有些含混。门外的她,向前略伸一下脖颈听。刹那,她和她不约而同地四目相对,笑了。特殊疫情时期,为能听好对方一句话,她们只能这样。

      小个女工作人员姓韦,小淑芬5岁。隔离后,她们只作过一次暂短的交流。她知道她是从俄罗斯回来准备结婚的,她为她被疫情隔离而焦虑。每次她过来,例行完公事都向她祈福,祈祷他们平安度过疫情,早日完婚。

      一天。配送早餐时,她低声告诉她:边境那边的俄罗斯新冠疫情开始爆发。还有,从境外回国的人员在绥城隔离期满后,再转送B市做最终7天的技术隔离观察检测。

      听到两则消息,淑芬担心起伟胜的处境。他什么时候能回国?现在怎样?想着,想着,她后悔不该把他扔在国外,不该把最后那批货甩给他。她按捺不住心里的焦灼,拿起手机给伟胜写了两条微信。一条是发问句:那边的疫情怎么样?身边有感染的人吗?

      第二条微信是嘱咐与希望:伟胜,你要照顾好自己,做好疫情防护。

      两条微信推送出去,她一直把手机攥在手里,等待回信。

      微信一直没有回音,淑芬越发焦虑。她想,一定是他忙于店里的事儿,没听见声音。再等等。他一定会回信的。

      淑芬和莲莲入境后,即在绥城被集中隔离观察,伟胜知道。那天晚上,她就在微信里告诉了他。伟胜说,你和莲莲好好坚持啊,过几天我处理完货,就回去和你俩见面!等着我!

      微信一直没有回音,淑芬在等待。

      转眼夜幕降临,给人以无助与沉寂的感觉。绥城是一个只有3万多人的小城,全城座落于山坡上,因是中俄边境城市,绥城在历史上打印着浓郁的欧亚风格。音乐、装饰、服饰、饮食、礼仪、建筑等等,都有浸染着中俄历史文化原素。

      淑芬前一次回国,也是从绥城入境。她喜欢这座悠闲的小城,钟情于它的浪漫与妩媚。可是,眼下这座城市现出一片空落与萧瑟,像死一般的恐怖,一切被疫魔捆的死死的、僵僵的,毫无气息。

      莲莲伏卧床上,打着手机游戏,一会儿惊叫,一会哈哈大笑,好个开心。她是个孩子,无忧无虑。

      淑芬无心顾及莲莲。她望着窗外僵蛇一样的街道,心里烦绪缕缕。索性拿起手机,拔通了伟胜的电话。

      嘟……嘟……几声铃响后,传来伟胜若隐若现的声音。

      她马上对准听话孔,哎,伟胜干嘛呢,怎么不回微信?

      话音,进断时续,对方声音微弱。——啊!淑芬啊,我刚才忙货呢……

      没回微信,让人着急。她说。

      我挺好的,放心!再有两天处理完货,我就……能……回国。断续的声音越来越弱,弱得让人听不清。

      我等你!她把最后一句话送出去,电话断了。

      通一下电话,淑芬的心情舒缓了许多。她惦记伟胜,真的盼他早日回来。

      5

      沉闷的一天天过去。淑芬和莲莲在绥城隔离期满。

      果真小个女工作人员所说,淑芬和莲莲被转送到B市。

      B市是一个地级市,距绥城100余公里。这里隔离环境、检测技术条件等都好于绥城。重要的是B市地理位置居全省中部,5G信号已覆盖,淑芬与伟胜通话通微信方便。

      淑芬转到B市当晚,从央视新闻联播节目中得知:因疫情原因,国航将最后关闭中俄航线。

      关闭航线。惊天霹雳的新闻。

      淑芬在房间里踱着。她想不出好办法来,怎样让伟胜回国。情急之下,她拔通B市航空信息热线。对方回复:关闭中俄航线是防控疫情需要,何时复航不确定。

      她转身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她不相信眼前这是真的。

      第二天一早,如在绥城隔离时的一整套消毒、测温、配餐、巡诊等程序后,工作人员离开。淑芬的心绪越发乱起来,她急忙在手机上搜索俄罗斯的疫情讯息,打开电视看国际新闻播报,多条信息证实:俄罗斯国内的疫情开始爆发,病毒感染率倍增。

      几天没洗漱的莲莲,从床上爬起来不解地看着在地上不停地踱步处在情绪慌乱中的淑芬,细声说,阿姨你怎么了,有事吗?

      啊。没事,莲莲。她有点语顿,望着莲莲。

      莲莲又问,你是不是有点想爸爸了?

      莲莲这样问,她才觉得自己有些情绪失态。她马上拉起莲莲的手,想要打个圆场,挽回窘态。便说,没有,没有,没想爸爸,你爸爸这两天就会回来的。等爸爸回来,我们一起去吃大草原上纯正的火锅。好不好!

      好是好,我要等你和我爸爸穿上漂亮的婚纱结婚。莲莲说着,瞪大眼睛瞅着她。

      她一把把莲莲搂在怀里,心里涌着酸楚。她不想让她再说下去。再说,她的眼泪就会掉下来。

      她和她抱在一起,相拥着。一个大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相拥,她们都希望一个男人回来,一个是恋人,一个是爸爸。可现在,只有她和莲莲。她轻轻抚摸依偎在自己怀中莲莲的头,像一个母亲向亲生女儿吐露心声。

      莲莲抬起头,用一双小手托着淑芬的脸,像是要仔细端详眼前这位将要成为妈妈的脸。看她是俊、是丑?看一会儿,莲莲说,你就是我的妈妈,我的好妈妈!

      淑芬的眼泪流了下来,滴在莲莲的小手上。她感到高兴、幸福。就要结婚了,有女儿了!

      中午时分,接到伟胜的一条微信,淑芬的心情更加不安。微信的内容简单,只有两句话:我有点着凉,要去医院。

      着凉感冒?伟胜的身体素质很好,当过兵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感冒。淑芬反复默念着微信,心里疑虑重重。她恨不得马上飞到他的身边,探个明白。不会是柳布利诺大市场、萨达沃大市场和一只蚂蚁大市场爆发疫情了吧?这几个大市场的人,常来批发店进出货!莫非……

      想到这些,淑芬有些害怕。她预感到什么,麻利地拿起电话拔通伟胜。

      嘟……嘟……电话响个不停,无人接听。

      再拔。依旧无人接听。

      拔。10次……20次拔,无人接听的电话透着惊悚与恐怖。

      淑芬预感到俄罗斯那边伟胜发生了什么。

      6

      第二天,B市的朝霞喷礴而出,把天际映得彤红,

      淑芬爬起来,叫醒莲莲。她们开始收拾物品,等待解除隔离通知书。

      吃过早餐。淑芬和莲莲通过最后核酸检测,终于熬过14+7模式隔离期,走出布满白色的隔离点。阳光照在淑芬的头上,她下意识捋一下头发,几根银发飘落下来。

      她们登上回老家的长途直达班车。老李的电话打过来。

      淑芬赶紧按下听话键,老李的声音有些颤抖。

      电话里,停了一会儿。老李还是把不幸的消息传递过来。淑芬……伟胜……感染新冠肺炎……走了……

      啊!什么?老李,老李,你说……你慢慢说……我们要结婚的啊!

      淑芬再也说不出话来,手机跌落在地。

      莲莲掏出手帕为她试泪,泪水一点一点浸湿了手帕,滴落莲莲的手上。

      阿姨,爸爸,怎么了?她要回来了。莲莲睁着一双渴望的眼睛问。

      班车在高速上疾驶,淑芬像躺在一个摇摇晃晃的太空舱里,昏昏噩噩,心痛难平。她簇拥着莲莲,两个悲伤人的影子,印在窗外白雪皑皑的大地上。

      淑芬没有告诉莲莲。她不想让她在记忆里留下失去爸爸的悲怆。她极力克制自己的感情,不让莲莲窥视到自己的心里,她要给她阳光、欢笑和希望。

      车,很快进入乡道。天色傍晚,黄昏的妩媚开始把一望无际的草原映照得分外妖娆。再有一会儿,老家就到了。淑芬把在B市买到的红色头花戴在头上,拿出小镜画妆,莲莲也要画,她们一起画啊画,画出满脸红红喜气。

      一眨眼,班车在村口停下。到家了。淑芬领着莲莲走下车,径直朝一幢新房走去。屋灯亮着,两个大红喜字挂在墙中央,两边燃着红红的蜡烛,淑芬把手机屏上伟胜面带微笑的照片打亮,醇厚而喜庆的婚礼进行曲传向夜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菊语作品汇西山包的茅草屋作品汇剑气与箫心:中国古代文人的人格追求作品汇伟大与平凡作品汇冬日梅花笑春来作品汇思源作品汇六月的山冈作品汇因为传承作品汇春雨短镜头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 村支书作品汇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