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秋日留云湖作品汇-《看家》

乐读窝 > 散文 > 秋日留云湖作品汇

《看家》

书籍名:《秋日留云湖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场景一:

    一个身穿暗红带黑色裙子的微胖女人从巷子口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拍擦这身侧的衣料,抬脚向巷口左边的一处小屋走去,刚走到道场处,看见屋内灯火明亮,便朝门口走去。  

    小芳子:“大姐,记着喊大姐夫明天不要出去做小工了,明天看家没忘记吧?你们是媒人哎,千万别找不着人啊!”(正低着头摸索着门把手)

    

    四姐:“哎呦,小芳子啊,这天还没黑你就看不清啦,这真要命哦,叫你去医院配个眼镜你还不肯,你这以后出门不是睁眼瞎嘛。”(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架着的腿放下来,然后用脚把放在旁边的拖鞋勾过来穿上)

    

    小芳子:“四姐来玩啊。”(走近唤作四姐的女人身边,伸手拽出一把椅子坐下)

    

    月香大姐:“好,昨天就和老板打招呼了,明天不上工。”(月香大姐一边吃着饭一边回话)

    

    小芳子:“呦,大姐,你还喝酒啊,那明天你可要多陪点酒啊!”(小芳子眯眯眼瞅过去看)

    

    月香大姐:“不,不,明天我一滴酒都不会喝。”

    

    小芳子:“那搞么事,你会喝酒啊,咋不喝点?”

    

    月香大姐:“哎,我就看不惯那些在酒席上面喝的跟个酒疯子一样,话也讲不清,难看。”

    

    小芳子:“哦,那少喝点嘛。”

    

    黑瘦女人:“就是,大姐,明天你喝点酒脸红扑扑的,人亲家看到讲你这个老妈子气色好啊。”(笑着拍手说道)

    

    月香大姐:“怪,人家呆子啊,气色好跟这样啊!”

    

    四姐:“大姐,明天喝酒可有新衣服啊,要穿颜色好点的。”

    

    月香大姐:“新的倒没有,唉,这段时间忙活的很,没来及上该(街),我旧年做生的时候,春娣给我买的那套棉绸的还怪好的,明早穿那个去。”

    

    四姐:“你呀,忙来忙去也不晓得忙什么,一年忙到头,自己衣服也不晓得添几件,你又不是日子苦的很。”

    

    孙女蒙蒙:“就是就是,我奶奶旧衣服总舍不得丢,总说还好的,能穿,衣服不扔就想不起来买新衣服,奶奶,你一年总得搞几套新衣服,出门喝酒也有新衣服呀!”(抬起头说了一句,而后看了看手机,关上,放在一边,用两只手托起下巴)

    

    四姐(笑着说):“这山虎,天天晚上来撕日历。”(只见她话音刚落,山虎便走向挂日历的小册子那里撕下一张,然后找个地方蹲下来)

    三舅母(抬头瞄了一眼日历上头的日期,扭过头对着小芳子):“怎么选在明天看家,也没搞个好日子嘛。”

    

    小芳子:“哎呦,三舅母你别讲吧,之前请人看的日子,结果他们小年轻说太晚了,非要自己选,亲家那边也没说什么,那就随他们自己定了。”

    

    黑瘦女人(双手一拍,噗嗤一笑):“怎么,你家小妍妍还着急啊,这姑娘家才不能急嘞,你听她的,要我讲,越慢越好,不让急急忙过去人家老婆子拿你不吃劲好吧。”

    

    四姐:“对了,小芳子,你这看家订婚那边汇过来多少钱啊?”(侧过身子,偏了头对着小芳子)

    小芳子:“嗳,我就两个姑娘,就盼着她们自己好,要了也给她自个,讲是讲六万八的衣服钱,那边再出个三金,一起汇十万块钱过来。”

    

    四姐:“哦,那房子装好了吧?”

    

    小芳子:“上上个月装好的,哎呦,他们非要订完婚就要结婚,搞的匆匆忙忙的。”(双手拍在双腿膝盖上面)

    

    黑瘦女人(再次嬉笑):“这还没看家就要结婚啊,你不给就是了,这个有什么急得。”

    

    小芳子(挠头):“妍妍她爸也是这样想,讲舍不得姑娘呦,想等到明年在结婚,妍妍不干哈。”

    

    四姐(咳嗽几下,喝口水):“呦,这可要不得,你家妍妍被那个小鬼头灌了迷魂汤哦,这结婚大事不听父母的安排,还有自己来的,怪事了。”(说完对黑瘦女人努努嘴)

    

    小芳子:“没办法,那边也同意了,就这样吧,这丫头自己想嫁,我们还能拦着不成。”

    (一旁听着的几人都默不作声,摇摇头,互相对看一眼,嘴角勾勾笑笑就过去了)

    

    明生大姐夫(从里面推门出来):“耶?你们都过来开会啊?”

    

    小芳子(看向明生大姐夫):“大姐夫,明早就到我那吃饭,早饭我烧,晚上我怕来不及,就在饭店订的两台子。”

    

    明生大姐夫(拿下脖子上面的毛巾):“你这么客气搞么事,早饭还在你那吃。”

    

    小芳子(起身):“嘢,反正你明天要早点过去轻点礼金和红包,省到你烧饭哈,就这样讲好了,我先回去了,我晚上还有点事。”(说完便把裙子抖了抖站起来就出去了,然后关上门)

    

    四姐(把凳子搬近三舅母,凑近说道):“这小芳子简直昏了头,啊,听她姑娘的,这要命哦。”(又把腿架起来。)

    

    三舅母(瞄了一眼门外):“哎,她那个亲家是不是王家桥那里进村左拐第三家那个姓周的,人家喊老周的那家?”

    

    黑瘦女人(搬凳子凑近):“就是滴,我们村云林不就在他家旁边包的虾塘嘛。”

    

    三舅母(看向月香大姐):“而且,那个亲家母,是叫爱娣吧,住她旁边那一个小女的,是我以前村里的,听她讲爱娣还是个二婚过来的,带了一个姑娘过来,儿子是在这边生的。听讲人怪溜耍的,茶饭做的也挺好的。”

    

    月香大姐(拿着筷子的手顿住):“她二婚过来的啊,那我们还不晓得。”

    (说完,扭头对着明生大姐夫问):“你做的什么媒,人家家里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以后要有什么麻烦,看你丢不丢丑。”

    

    明生大姐夫(掏出香烟点上,吸了一口后说):“我怎么没打听清楚,人家二婚都几十年了,她不讲,那个晓得。”

    

    月香大姐(用手指点点明生大姐夫):“你啊你,你就办不出个人事,还天天给这个牵线,给那个搭媒,我看你就该老老实实做你的工,别一天到晚搞七搞八的。”(月香大姐忿忿的放下筷子,把碗往旁边一个吃过的剩碗上一摞,拿起罩子把剩菜罩着,便端起剩碗去厨房了)

    

    另一边,周母收拾着明天需要的礼仗包,周源在一旁看着,感觉有些不对,便拉了一下他妈妈,小声问道:“妈,这钱是不是搞错了啊,不是说,一起汇过去十万块嘛,这里就五万块呀”。(说完便把头偏着看地上堆着的礼仗包)

    

    周母(扭头看了周源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说着:“哎呦,你当结婚时那么好结的啊,那房子,那车子,还有下面结婚不都是要钱的啊,咱家钱大水淌来的啊,现在没那么多,先把这些过过去。”

    

    周源(犹豫):“那,那妍妍那边咋讲啊,她要不高兴了咋搞呢?”

    

    周母(放下手上收拾的东西,转过身拍了周源一下):“你听妈的没错,不会缺了她家的,再说了,妍妍不是也急嘛。放心吧,妈一定会让妍妍来咱家的,别哝里吧唧了,睡觉去。”

    

    周源还想说什么,最后仍是什么都没说,被他妈推着回房间去了。

    

    场景二:

        第二天一大早,明生那个黑瘦老头在小芳子家吃过早饭,便准备去亲家那边,王家桥距离余村不远,不一会儿便到了亲家门口。

    

    明生大姐夫(笑脸):“周源呢?小伙子准备好了没,待会儿要去亲家那边了,不能耽误了。”

    

    周母(端着一碗东西,从隔间出来):“哎哎,老早就起来了,在搞造型呢,来,亲家,喝碗红糖蛋,东西都准备好了,都放在一个大包里面,亲家辛苦了,待会吃完红糖蛋拎着就走,周源他爸已经去找厨子去买菜了。”(说完快速的走来放在桌子上,吆呼着吃)

    

    (明生张了张嘴,本来要说些什么,听到亲家母都安排好了,便闭了嘴吃起红糖蛋来,没等一会儿,叫周源的小伙子抱着一大捧花走出来,朝明生和周许喊了一声大伯和大哥)

    

    明生大姐夫(调侃笑):“还搞这么一大捧花,还怕人不肯过来啊。”(周源傻笑)

    

    周母(眯眼笑):“哪有的事,妍妍是我们老周家的媳妇,这还有的跑,赶紧走吧,把亲家她们接过来,中午做饭的厨子马上也也要来了,我就不送你们了,我去把其他事搞搞。”

    

    小芳子(张望):“哎哎,车子来了,大姐,车子回来了,搞好了嘛?”(喊完大姐,便招呼自己屋里的兄弟姐妹们出来,又赶紧去屋里拿糖果,泡茶)

    

    (三人下了车,明生和周许去后备箱拿礼仗包和红包,周源一下车问过好之后,就去妍妍屋找妍妍了,两个小年轻自己有话要讲,小芳子和丈夫便出来照顾一众亲戚和亲家周许,明生每个大人发一个礼仗包,每个小孩一个红包,发到后面发现少了两个礼仗包,明生也没敢吱声,把他自己的那份和小芳子的那份拿给旁人)

    明生大姐夫(拉过小双):“你们报上去的人数不对吗,怎么礼仗包少两个?我把我们两家的先分过去了。”

    

    小双(啊了一声,又低下声音说):“这事我不清楚,我去问问小芳子。”

    (找到小芳子,拉到一边拐角):“大姐夫讲礼仗包少两个,你数的人数不对吗?前几天不就订好了嘛。”(月香大姐见俩人在一旁嘀咕,走近询问俩人)

    

    小芳子:“唉,原来不准备喊翠子和梅子的,但是小双那边喊了美子,我只能一起喊了,昨晚走了之后还特意和大姐夫讲,明天数礼仗包的时候再加两个进去,我怎么晓得会搞这样的事哦。”(说完跺了跺脚)

    

    月香大姐(皱起眉头):“你给明生讲有什么用哦,他那个大山芋,记得才怪。”

    

    小芳子(抓了抓头发,又放下):“哎呦,那怎么搞哈?”

    

    月香大姐:“算了,我们两家等到了亲家那边再要就是了,现在都九点了,赶紧走吧。”(说完拍拍她的肩,然后去喊他们上车)

    (走了一段路,发现后面车没跟上)

    

    月香大姐(打开车窗往后看):“怎么还没跟上,这小芳子哦,真是磨叽,等一等吧。”(又过了好一会儿,后面还是没有出现他们的车影子 明生老头也下了车)

    

    明生大姐夫(拿下嘴里的烟,扔在地上):“这搞么事啊,你打个电话催催她们。”

    ……

    

    场景三:

     (吃完酒席回家后)

    四姐(看见蒙蒙在门口坐着玩手机,喊她):“蒙蒙,走,我刚看到你奶奶回来了,我们和你爷爷一起过去玩。”

    

    孙女蒙蒙(抬起头):“嗯,好。”(说完便起身和四姨奶四姨爷走在一起去奶奶家)

    (月香大姐从里屋出来,拿了一捧小糖,分给众人吃)

    

    三舅母(接过小糖,然后剥糖):“这是今天喝酒的小糖吧?”

    

    月香大姐:“是滴,今天礼仗包搞错了,小芳子感觉不好意思,把她那份也给我了,讲不要还不行。”

    

    四姐(抬头望向月香大姐):“呦,这礼仗包怎么能搞错,那是怪不好意思的。”

    

    月香大姐(分完小糖,找个凳子坐下):“那你要问你大姐夫了,他这个山芋,净搞些不是事的事。”

    

    明生大姐夫(从外面进来):“哪是我搞的,我今早到了亲家哪里,亲家母都说搞好了,都装好了,我还怎么搞?”

    四姐(睁大眼睛,惊讶):“呦,这亲家母没让媒人去点啊,那礼金什么的,就这样搞过来了?”

    

    月香大姐(摆摆手,摇摇头):“别讲了吧,今天走的时候,我们都在半路上等了她们好一会儿,一等等不到,二等等不到,后来打电话才过来 ,我后来偷偷问小芳子,讲妍妍不肯走,那边礼金就带了五万过来,小妍妍心里不痛快呢。”

    

    四姐:“咋滴,小芳子不是讲说好了十万 又怎么出现这种事?”

    

    月香大姐(抻抻衣服下摆):“后来小妍妍问周源,周源讲半天也没讲清楚,又打电话问他妈,亲家那边讲是呢,之前借出去十万块钱没要回来,先过来五万,等后面那五万再过来。”

    

    四姐(鼻头一皱,嗤笑):“你听她讲,乖塞,钱没要回来,这家里连十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啊,更别讲这小芳子还打算看家之后就结婚,这点钱都没有,结个鬼的婚啊,到时候欠一屁股债,还不是妍妍小两口还,见了鬼差不多。”

    

    三舅母(疑惑):“不是,听讲爱娣家条件还可以啊,不会这样啊。”

    

    月香大姐(叹息一声):“不管怎么讲,首先你钱不够,你得提前讲不是,搞的大家心里都不舒服,再讲,这马上也要结婚了,说拿不出来钱也是扯淡,就一个儿子,姑娘也嫁人了,又不是几十万,怎么拿不出来,这还是老早就讲好了的,这亲家母,唉!”

    

    四姐(捏糖纸):“要我讲,是这亲家母不想给吧,反正妍妍马上也要嫁过去,她也不管,等她嫁过去再给,还是到她家里,这亲家母,厉害着呢!”

    

    三舅母:“我要是小芳子,我就死不给人,看她还敢不敢这样搞,唉,这小芳子也是傻的,哪有订了婚就马上结婚的,这不是给人有想法呢,搞得像巴不得姑娘嫁过去一样!”

    (一阵沉默)

    

    月香大姐(起身关门):“我给你们讲,你们可别说出去,今着我看那小妍妍的肚子有点挺,我怕莫不是怀孕喽,不然真呆了。”

    

    三舅母(摊手):“这小妍妍一天到晚也不出门,我还没见着,很有可能,不然不会急着结婚了。”

    

    四姐夫(抱着茶杯):“这不是乱搞是什么,这小芳子也是个呆的,这姑娘要真是怀了,嫁过去名头也不好听,平白矮别人一头不是。”

    

    四姐:“我看那婆婆就不是个爽利人,钻计的很,是个狠头子,哼!”(说完咂咂几声)

    

    四姐夫(对坐在一旁的蒙蒙说):“蒙蒙,你以后找人家,首先是性格要合得来,再者要有房子,没房子难过一辈子,家里上人也要是好的,女孩子也要稳重点,你看你这个妍妍姑姑,这事搞的。”

    (蒙蒙笑了笑点点头,也没说话,一屋子人都选择没再说话)

    场景四:

    周源坐在堂屋长凳上,手肘杵着膝盖,双手抱着脑袋一声不吭,周母从厨房走进来看见他这样子,双手在围腰上擦擦,捞过一把椅子也坐下。

    周母(望着周源):“你臭着个脸干什么,哪惹你了,我让你好好跟妍妍讲啊,你倒好,差点人都接不过来,你怎么这么木楞呢你。”

    周源(烦躁的挠头,然后站起来,对着周母):“妈,你看你搞得,当初都讲好了,你就把钱全过去又怎么了,妍妍她妈都跟她讲了,怎么过去的,还怎么过来,等结婚的时候都陪过来,现在好了,她家那边都知道你一点诚心都没有,她爸妈本来就不是很乐意这么快结婚,现在好了,妍妍说我们家欺负她,她都不肯过来了。”

    周母(气的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周源):“好啊,你怎么跟你妈讲话的,我图啥,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是不晓得结婚要花多少钱,你爸和我年纪也不轻了,也挣不了什么了,能省下来还不是为你。”

    周源(眉头拧紧,在堂屋走来走去):“这种事是能省的吗?彩礼不都讲好了吗,妈,你看看现在,我以后还怎么去妍妍家,唉。”

    周母(甩手坐回椅子上):“什么怎么样,我说不给了吗,现在是钱不凑手,等结婚我不就全汇过去了吗。你还好意思在这叨叨,现在家里哪里都缺钱,结婚办酒要钱,等妍妍过来养身子养娃娃都有的是钱花,就当我借她的行不行。”

    周源(在堂屋烦躁的走来走去,最后无奈的坐下):“妈,唉,跟你讲不通,这不是一回事,反正,反正,你明天赶紧把钱给我,和我一起去妍妍家把这事给弄完。”

    周母(翘起腿,双手环胸):“要钱要钱,在哪搞钱,她家又要房子,又要十万彩礼,哪有这些钱,你看看我们村老吴家姑娘,上年不也才给出去,人家那边房子就付个首付,彩礼也才六万六,,人家不也应得干脆的很,偏你要的要这么多。我饭碗底下冒钱我天天捡似的,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我就不信她还不过来了。”

    (周父从外面进门,把手上的篮子往地上一放)

    周父(拍拍自己的裤脚):“吵什么呢,老远都听见你声音了。”

    周母(看向周父):“我吵什么,还不是你儿子在这跟我闹呢,说今天钱没给够,妍妍不高兴,要我明天把钱带够去赔礼道歉,哼,这还没娶回来呢,就这样对他老娘。”

    周源(站起来):“爸,你看妈,本来好好的,现在好了,烦死人的”

    周父(蹲在一边,点烟,吸一口,慢慢吐出来):“这事怪你妈,她眼皮子浅,不过我们家也确实有点紧张,你去年刚装好的房子,今年订婚结婚赶得紧,你的叔叔伯伯也都伸了手,也不好再去借了,你妈也是想你以后轻省些,明天我和你妈去找明生说说情,把钱都弄好,省的亲家那边有想法。”

    周源(面色转晴):“哎,行,明天我也跟你们一起过去。”

    周母(瞪着周父):“我不去,干啥啊,又不是不给,这还没过来呢,就惦记这点东西,她讲什么是什么,那钱要不陪过来,你找她妈拼命啊。”

    周源(着急,涨红脸):“爸,你看,你看,我怎么听她的了,妍妍家里什么情况你不晓得嘛,她家就没有坏的。”

    周母(站起来):“哦,她家没坏的,就我坏了,我不管你了,你要去你去,那把我们家卖了我也不管你。”(说完就走楼上走去)

    周源(又急又气):“爸,我讲啥了我,我,我……”

    周父(摆摆手):“好了好了,你妈是一时气话,你还不晓得她,就喜欢占个赢,我去讲,保准把她讲好,你也不要跟她硬气,讲讲好话就行了。”

    (第二天,周父一家提着东西直奔明生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神 雕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不许反悔作品汇二姑的菜园作品汇蓉城夜色作品汇午夜场(外一首)作品汇微凉,读一颗雕龙的文心(外五首)作品汇蘑菇秋天的诗眼(外一首)作品汇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诗歌)作品汇意料之外作品汇小山村大家园作品汇狂医废材妃我又轰动全球了醉卧红尘牧神的午后极品小村医异界之阴阳混沌决都市护花高手八十天环游地球纤云弄巧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