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写给母亲冥寿作品汇-九月杂谭

乐读窝 > 散文 > 写给母亲冥寿作品汇

九月杂谭

书籍名:《写给母亲冥寿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 《日记》 海子

      

    1

    夜半时分,备用的那只手机烫到不行,像一片熔浆海在臂下冒出来。

    或许是电褥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被焐在被子里,关键是那种灼热恰好在梦中具现,好久好久,都分不清哪个是幻,哪个是真。

    猝而醒来,赶忙把它拿出去。四下漆漆,阒寂无声。

    忍不住想来个人生三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柏拉图,柏拉图,哎哟喂……

      

    2

    少年时代,有过一次跟白狐狭路相逢的经历,即便而今回忆,心中还是透着惊悸。

    怕的是什么呢?怕的并非白狐本身,而是“未知”,以及“未知”背后的次生元素。

    黄昏的光景,村东的排水沟迷迷茫茫。村里老人把这个时间点,就是落日初坠暗夜未来的一刻,形象地给起了个绰号——“蚂蚱眼子”。当然,所谓形象是后来近视了之后才彻悟,在“蚂蚱眼子”时,什么也看不清,模糊难辨,问题还在于,老人们怎么知道蚂蚱不能远视?要晓得,蚂蚱可是复眼,理论上要比人类视野好得多。

    想从沟南横穿到沟北,抓虫子,抓知了猴,同行的发小走着走着都散了。那条沟,打小就没见过它蓄满过水,干涸才是常态。一边前进,一边搜索,沟上沟下除了树丛就是灌木,有了那么一点点魔法森林的味道,现在想。

    忽然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沟西的一株大树下,很奇幻地冒出来一条“大狗”,色泽灰白,形体精壮。“大狗”似乎也有些发懵,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沟下的少年。确实不正常,一般的狗狗,孤身遇到生人,会掉头就跑。赶忙蹲身拾起一块土坷垃,冲“大狗”示了示威,那家伙无动于衷。

    少年嘛,天不怕地不怕,随手就把手里的土坷垃丢了过去,且口中斥责不停。下边的一瞬间,才是后怕的根源。只见“大狗”一个转身,四爪一蹬,便蹿过了树下人家的高墙,永生不忘的一幕是:“大狗”一伸腰,身子长得出奇,一半进了院子,一半还在墙外。

    回家跟外公讲起,外公说,什么大狗,是匹狐狸。别招惹那玩意儿,邪性得很。

      

    3

    后来羁南,有大概六年,几乎日日山行,直到走坏了左边的膝子。

    皖北的这列山脉并不陡峭,漫山的松松柏柏,环山公路宽阔通畅,所以,算得上是有氧运动的佳处。正是因此,一天天的行人络绎,哪怕是在夜晚。

    不知有多少次爬到山顶的时候,山下山上灯光闪烁,起伏缥缈,别有一种说不出的海市蜃楼之感。

    山名叫舜耕,据说是大舜耕耘过的地方。其间的小山别有称谓,洞山,泉山,张家大山,刘家大山……不一而足。惯常出没之处主要集中在张家大山,刘家大山,以及泉山之间。

    两千多个日子走下来,除了昆虫与飞鸟,连条蛇子都没邂逅过。更不要讲什么狐兔獾狸了。

    说起来挺无味的罢。人的好奇心总是这样,又想见,又怕见,不见时心心念念,见了后期期艾艾。那便争如不见。

    华灯初上,坐在山顶上怅然四望,灯光,树木,湖泊,楼宇,头顶星河汹涌,身侧叶子飘动。哪来啥子白狐,哪来啥子命运。

      

    4

    一个人孤独惯了,就再不愿跻身闹市。

    这次南归前,宏友兄到访。他笔名吕游,是故乡诗坛的长青树,也是大家。

      他中午才至,便约了几位县城的文化界名人作陪,吃了个便饭。

    饭后回到寒舍,青梅刚煮过酒,膝前小桌上就只一盘瓜子,一盘金桔,两杯淡茶。

    睽违经年,宏友兄多了些些风尘,一番唏嘘,各抒胸臆。关于文学,关于诗歌。

    他说来了看了,才晓得兄弟你的心境为何至斯。确实不容易。

    笑着回他,有啥呢,大家都要面对自己的问题,有谁的人生会一直巅峰呢?无非是各自悲欢而已。至于眼前的生存状态,还能说得过去。创作状态呢,初心犹在,疏隔圈子,独自吟哦。心情轻松时,就投投稿,胸怀激荡时,就歇一歇。不投机,不钻营,报刊唯邮箱,这就是神仙生活。

    多生同契。一起追忆当年的第一届诗歌研讨会,那时大家相识多源于博客,在一所教师进修学校的教室里欢聚一堂。本来想把欢聚一堂四字加上引号,表示郑重认可的意思,斟酌一下,就算了。那种纯民间的、慷慨激昂式的碰撞,估计再也不会出现了。都说怀旧是一个人变老的标志,分明鬼扯嘛。怀的旧都是人生的美好时刻,因为怀旧,才会更加坚定信心。

    十年南渡,类于隐修。远离了所有圈子,一个寄居到陌生的皖北山下,自己刀刀兵兵,自己鸡鸡鸭鸭。了无助力,自灭自生。说到这时,宏友兄隐有泪落。

    傍晚宏友兄回市,晚上新一期的《吕游诗界》就刊发了出来。作为本期主角,自己观自己,满腹的深长意味。

      

    5

    当有岁月可回首。为什么要怕呢?发生过的,就是发生过的,上帝也无法抹煞。

    也是一次席间畅言,复又说到遇狐,不过,此白狐非白狐也。

    一个人的心思便是如此,最近下了决心去重读《聊斋》。不为鬼怪仙佛,仅仅是感觉三十年前读得太粗糙,不够严谨。好吧,需要承认,大半的情节,如果不是影视,皆淡忘去了。

    夜半被手机惊了魂,早上起来重新充个电试试,倒是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忙忙弄好热水袋焐腰,楼下的小贩们一个挨着一个来,正宗的江淮官话听起来,那叫一个思绪万千……

    农历九月最后一天,在此拜别白狐与柏拉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与夜空对坐六首作品汇那年,那月,那记忆作品汇秋日留云湖作品汇神 雕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不许反悔作品汇二姑的菜园作品汇蓉城夜色作品汇午夜场(外一首)作品汇微凉,读一颗雕龙的文心(外五首)作品汇蘑菇秋天的诗眼(外一首)作品汇总裁的天价穷妻重生六零好时光神魔之上战王龙妃帝临鸿蒙地球游戏场最勇敢的事妖娆召唤师万古第一帝网游之全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