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进城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绿蝴蝶》

乐读窝 > 散文 > 进城作品汇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绿蝴蝶》

书籍名:《进城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她坐在桌边,目光直直地射向窗外的那棵香樟。去年秋天被锯掉的枝干,此时已冒出了新芽。

      

      “喂,来一下!“丈夫的声音突然响起,那细嫩的芽儿微颤了一下。

      “哦,来啦!“她应了一句,便从温热的凳子上起身,快步走向丈夫。

      “我昨晚放在这儿的两包烟怎么找不到了?你收起来了?“丈夫盯着她,一只手随意地翻着茶几上的东西,“今天要找老黄办点事,得备着。”

      她绕过丈夫,拉开了茶几下面的抽屉,红艳艳的烟盒静静躺着。

      丈夫走了,家里又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抽屉就这么开着,里面那些零零散散的物件东一个,西一个,杂乱地躺着。她怎么也看不顺眼,便一屁股坐进沙发,将手伸了进去。女儿的电暖袋、家中的常备药、针线盒、还有中秋节剩下的三块月饼、一堆散乱的扑克牌……突然,一个墨绿色的发夹,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什么时候买的?她拿着这个轻巧的小玩意儿,想了一会儿,却没想出来,只记得自己曾经戴过一阵儿。塑料的材质,蝴蝶结的造型,左右两侧各点缀着些水钻,看起来有些廉价与俗气。再细细一看,发夹右侧一角的绿色已经微微褪去,像是一块白色的斑点。

      她拿着它,走到了镜子前,对着自己的头发比划着。镜中的那个人,她暗黄的前额越发像是一片正逐渐荒芜的土地,植被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只在前方留了稀稀拉拉的几根。这头发,这么多年没舍得剪,但发尾却早已干枯。那些分叉张牙舞爪地存在着,提醒着生机的逝去。

      她扯下皮筋,轻轻地将两侧的头发用手梳顺,然后有些生硬地将发夹别上了右侧。斜斜地趴在自己稀疏的头发间的它,看上去有些吃力,彷佛一只衰老的蝴蝶,姿态并不美丽地停留在暗黄叶片上。她转动着头,来来回回地看着,总觉得有点奇怪。退休之前,自己在露天菜场卖菜,为了方便,总是简单地编个麻花,绕成一团,用皮筋一捆就完事了。如今这样披散着,倒是有些不适应。

      她对着镜中那个有些陌生的自己笑了一下,那张常年经受风吹日晒而干皱的脸庞,此时像波纹层叠的河面。倒映在其上的,是过去的她。

      二十一岁的自己,总爱打扮得明晃晃的,骑着带杠的大自行车在各个村落里穿梭。车后座上绑着一个白色的大泡沫盒,里面是父亲清晨刚做好的热气腾腾的豆腐。那时候啊……她微微扯动了嘴角。那时候啊,裤腿里灌满风,青草和野花儿的味道交杂着,温柔地钻入鼻中,链条吱吱呀呀地响着,陪伴她越过条条小路,座座小桥。二十一岁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是累,只知道快活得没有边际。

      后来,她就因着朋友的介绍结了婚,生儿育女,忙忙碌碌。再后来,又为了更好的生活来到了城市,卖水果、卖菜,整日里算着账,围着柴米油盐打转。那些青草和野花,和她的时间一起,被生活“呼呼”卷走。

      最后,就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现在。

      她摸了摸头上的发夹,它还稳稳地停在原处。真好,我走了大半生的回忆,你却还一动未动。

      她从头上取下了发夹,那扭动的形态,让她不禁想起了家乡的那条大河。

      有一年夏天,她和村里的那群男孩儿打赌,敢不敢从最高的桥上跃入那条绕村而行的河中。她毫不迟疑地就站了上去,满是激情与骄傲的她,那时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敢的。但刚立定,她就有些后悔了。那条河,虽然看起来是如此的平静,但外婆曾告诉过她,这条河里有能缠住双脚的水草,有能卷走孩子的漩涡,还有会抓走人的水鬼……

      周围的男孩儿还在起哄,河水的潮气渐渐升腾,她闭上了眼睛。

      晚上丈夫回到家,她早已入睡,床头柜上的那个墨绿色发夹,在昏暗的月光下,像是一只翩然欲飞的绿蝴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适彼乐郊作品汇思念的风筝作品汇写给母亲冥寿作品汇与夜空对坐六首作品汇那年,那月,那记忆作品汇秋日留云湖作品汇神 雕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不许反悔作品汇二姑的菜园作品汇蓉城夜色作品汇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