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再见,小路作品汇-汤饼一杯银丝乱,一蓑烟雨任平生

乐读窝 > 散文 > 再见,小路作品汇

汤饼一杯银丝乱,一蓑烟雨任平生

书籍名:《再见,小路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南方人常吃米饭,北方人喜食面条。面条古称汤饼,刘禹锡笔下有‘‘举箸食汤饼,祝辞添麒麟’’的句子,说的是客人吃面条祝贺婴儿出生的习俗。北宋大文豪黄庭坚为南方人氏,但对面条情有独钟,曾在大快朵颐后,挥毫留下‘‘汤饼一杯银丝乱,蒌蒿数箸玉簪横’’的千古绝唱,可谓面条的铁杆粉丝。

      说起吃面,各地的吃法可谓五花八门。但作为甘肃人,必须要说说兰州牛肉面,因为那是我们甘肃的面食品牌,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有次外出,在列车上邂逅几个外地大学生,神侃一番后,说起籍贯,他们就肃然起敬:兰州牛肉面真好吃!随之拇指一竖,神色悠悠,仿佛进入香气氤氲的美好回忆......视其痴迷状,想必也是性情中人!

      第一次吃兰州牛肉面是在九十年代初,那也是我第一次去省城。那时生活还不宽裕,吃面纯属果腹之需,根本谈不上以欣赏的眼光和心理从‘‘文化’’的高度去‘‘品味’’,有点囫囵吞枣、猪八戒吃人参果的况味。兰州牛肉面真正让我倾倒,是在十年前。那是初夏季节,从黄河铁桥下的羊皮筏子上登岸,随着肚皮咕咕叫,游兴渐凉,食欲暴涨。遂踅至就近一家‘‘兰州牛肉面’’馆。在收银台买单,拿着小票去极宽的窗口找拉面师傅递票,排队端碗。看见后厨五六个师傅一字排开,一律的白大褂、小白帽,整洁利索,井然有序。揉面的,熬汤的,添火的,拉面的,添加香菜蒜苗肉丁的......最后,一勺鲜红的辣椒油往上一浇,窗台上一放,由食客自己从窗口端碗享用。

      虽然早已咽口水了,我还是被师傅们繁琐的工序和一丝不苟的精神深深感动,并被那碗色香味俱佳的面食折服了,仿佛不认真品味就对不住拉面师傅似的!我克制着饥饿的肚皮,耐着性子细细咀嚼品味,顿觉口舌生津,唇齿留香,余味无穷,直在心里感慨:兰州牛肉面荣膺兰州‘‘三宝’’之一,真是当之无愧!以后每去省城,一定要吃一碗牛肉面,主要为了重温和体验那种特殊的感受。我是陇中人,周围各县区我大都去过,只要看见挂着‘‘兰州牛肉面’’招牌的面馆,我都会挤时间去光顾,但结论出奇的一致:假冒!西安街头的‘‘兰州牛肉面’’、上海的‘‘兰州牛肉面’’我也吃过,觉得跟正宗的兰州牛肉面差距不止十万八千里!我想:牛肉面之于兰州,犹如茅台酒之于茅台镇,瓷器之于景德镇,是别的地方替代不了的。要不,怎么能叫特产呢?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兰州牛肉面讲究可多了。除了上文所述完整的工序外,从宽细论,有毛细、细、二细、韭叶、薄宽、大宽等不同规格。第一次吃兰州牛肉面,我就亮出了‘‘乡巴佬’’的身份,出尽了洋相。记得那是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面馆,伙计问:‘‘你要个洒?’’‘‘牛肉面。’’‘‘就是,我说你要个洒?’’‘‘牛肉面!’’怕他听不懂,我指了指面馆的招牌。‘‘就是。我的意思是你要个洒?’’‘‘你们这是牛肉面馆吗?’’我彻底懵了!‘‘给他来个二细吧!’’我听见他无奈地给别的伙计安排说。稀里糊涂吃完饭,吃得面红耳热,大汗淋漓,几乎是逃之夭夭!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兰州亲戚,他们笑得东倒西歪,直喊肚疼,缓过气来又笑......原来,伙计的意思是问我需要哪种规格的拉面,就这么简单!

      兰州牛肉面很讲究筋道,也就是面条的柔韧度要高。筋道不筋道,一吃便知道。好面吃在嘴里耐嚼,越嚼越香,越嚼越有味,越嚼越让人割舍不下......可是说说容易做着难,筋道的效果除了面粉的质量,其余的全在于拉面师傅的手上功夫。偌大一个案板,拉面师傅两只臂膊一双手,杵揉捣摔,抻挤压拉,身子腾挪闪转,屁股扭来扭去......动作夸张娴熟,妙趣横生,仿佛是在舞蹈,让人直感叹一碗面的生产不仅仅是技术而是一门艺术!

      兰州牛肉面还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汤清,萝卜白,辣椒红,香菜蒜苗绿,面黄(因正宗兰州牛肉面拉面时添加蓬灰之故)。一碗面放在桌上,看着养眼,不吃也能欣赏个半饱!

      去了几趟古城西安,就腻上了西安的‘‘biangbiang面’’(这两个字可是最先进的电脑也打不出来的!)。最初只为这两个字好奇,不想一吃就吃上了瘾,吃出了地方风味。这是一种油泼面,属手扯面。面较宽较厚,也就是前文所提的‘‘裤带面’’,因加工过程中发出‘‘biangbiang’’声而得名。面扯好了,下锅盛碗,面上加菜,盖上辣椒和花椒碎末,最后泼上滚沸的红油。随着‘‘嘙嗞’’一声,顿时香气四溢,诱人味蕾。

      陇东和河西的拉条子我也吃过,也是手工拉面,粗细大略和筷子细头差不多。用盘子盛放,菜盖在上头。吃起来劲道,有嚼头,吃了感觉有底气。西北人爱吃臊子面,但各地做法各异,风味不同。尤其印象最深的是岐山臊子面,曾在西安街头的‘‘岐山臊子面’’馆品尝了一次,那种特酸的口味让人刻骨铭心,一想起就‘‘忆面止渴’’。在我生活的陇中,老百姓最便捷实惠的面食是担担面,因原来是挑在担子上吆喝叫卖而得名。这是一种手工扯面,有宽窄粗细各种规格,晶亮味美,柔韧劲道。这种担担面通常只在早上卖,最晚十点钟就打烊了。早晨上班或做工的人时间紧迫,很多店铺尚未开张,街头担担面正好迎合了人们的需求。个别店铺中午也卖担担面,十有八九卖的是早上没销售完的底货,熟稔行情的本地人是不会去光顾的。每天早晨,熹微的晨曦叫醒黎明,人们熟门熟路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赶来,在店门前的桌旁坐定,一天的时光就从一碗担担面开始了。排不上座位也不打紧,趷蹴一蹲,十来分钟就能解决一顿早饭问题。而且要蛋加蛋,要肉加肉,按需添加,省时方便。吃完抹嘴上路,各奔前程,分秒不误。

      小麦生长周期长,吸纳了更多的雨露阳光和天地精华。磨成的面粉营养丰富,能量高,故而喜欢吃面的北方人身强力壮,粗犷豪放。自古英雄多出北方,想必与此不无关系吧?

      人是铁,饭是钢,肚皮一饿心就慌。吃饱了饭,有能量,步履矫健走四方。担道义,挑使命,一蓑烟雨任平生。吃不下一碗面,甚或端不住一碗面了,人生也就要谢幕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第四套房子作品汇七律 故乡深秋景观(新韵)作品汇老家的萝卜作品汇静坐(外二首)作品汇大海作品汇那所叫和平的学校作品汇垂钓说作品汇夕阳作品汇进城作品汇适彼乐郊作品汇最后一个道士2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鬼吹灯之圣泉寻踪鲁班的诅咒一本书,解决女人健康问题盛宠神纹战记青玄道主进化狂潮狩魔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