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秋晚故居偶拾作品汇-回龙印象

乐读窝 > 散文 > 秋晚故居偶拾作品汇

回龙印象

书籍名:《秋晚故居偶拾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回龙,指的是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新安傣族乡回龙村,一个处于缺水、地质灾害多发区域的小山村,那里的村民曾经饱受贫困的折磨。自脱贫攻坚任务开展以来,回龙村的脱贫任务就倍受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注,回龙村的脱贫帮扶小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任务最为艰巨。我在回龙村开展帮扶工作的时候是2017年的秋冬季节,天气倒不算太冷,每天只是依稀可以看见若隐若现的太阳穿过一片又一片的云层,新安街道两旁高大挺拔的酸角树枝叶已经开始泛黄,远处山包上的芒果苗林随着太阳的轨迹闪耀着阵阵绿光,半山腰上深红似火的洛神花早已露出了杯状的花萼。对了,还有那暗流涌动、奔腾不息的金沙江,连同四周黛青色的山脉一起绘成了我脑海中关于回龙最波澜壮阔的画卷。

      那时候,回龙的脱贫帮扶小组一共有十多个成员,由我们单位美丽干练的杨文莉局长担任小组组长。回龙村的驻村第一书记也是我们单位的同志,名字叫做郑杰,短发、小眼睛,廋高的身躯看上去稍显单薄,时常都外穿一件简单的单衣和一条黑色工装裤,脚上是一双解放牌胶鞋,走起路来健步如飞。帮扶工作开展前一天的晚上,由他给我们讲解了回龙村贫困户的基本情况:74户贫困户,250人的贫困人口,是当时会理县贫困户最多的村。扶贫工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第二天一早,我们按计划赶往了回龙村一组。一组的土坯房改造尚在进行,通村水泥路也是刚刚建成,泥土和牲畜的粪便随地可见,时不时还能闻到从巷道和水沟里传来的阵阵恶臭。初升的太阳已经把整个村庄都点亮,家禽和牲畜的叫声此起彼伏。村民从暗黄色挂着蛛丝网的农舍里缓缓走出,守旧、慵懒的思想认知毫无保留的写在他们脸上,由于是少数民族村落,再加上大部分人都没有接受过教育,语言不通自然成了摆在帮扶小组和村民之间的第一道障碍。村支书和村组干部一边不厌其烦的给村民们做着思想工作,一边为帮扶小组的成员充当翻译。由于郑杰比较熟悉当地民风民俗,所以交流起来没有我们那么费力,在做动员工作的时候他显得有些激动,竟情不自禁的开始手舞足蹈起来了。别说,通过他这一绘声绘色的比划,现场的氛围着实融洽了许多。

      经过一个早上的动员工作,村民们终于打消了顾虑,在我们的带动下,一个接一个的拿起扫帚、铁锹、水桶等工具走上了院坝和村道,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整个村落一时间灰尘滚滚,就像被爆竹炸响时氤氲开来的烟雾笼罩着一样,妇女和孩子们赶忙用瓢从水桶里一瓢又一瓢的舀起水来朝空中洒去。这样的情景让帮扶小组的成员们心中顿感欣慰。

      回龙缺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通村水泥路也还未安装安保设施,帮扶小组顾不上吃午饭,当即决定随着组内几位来自会理交投的同伴沿着蜿蜒的山路去查看路况和水源。正午时阳光正烈,十几公里的山路走得大家是疲惫不堪,一直到下午三点钟,才马不停蹄的赶回村活动室,就考察情况交换了意见。没多久,给贫困户安置用的新家具送到了,我们十几个人便分成三人一组把家具从车上搬下来,由于衣柜需要自行组装,大家又找了铁锤、螺丝刀、木棒、榔头等工具着手把衣柜的各种部件拼接在一起。一时间,整个院坝上都是工具和零件碰撞时发出的“叮叮当当”、“哐哐咚咚”声。帮扶小组里的肖忠叔叔干的尤其卖力,只见他一边挥动铁锤,一边还从口中发出:“嘿、哈”的声音,气势一点都不输给年轻人。大家一开始还觉得他的行为很滑稽,结果没一会儿就全部被他感染,不自觉的跟着吆喝了起来。

      到了傍晚时分,日光开始黯淡下去,装好的家具整齐的码放在活动室门口,准备给贫困户逐户发放。“糟了,横幅还落在乡政府没带下来!”正在张罗着这次“暖冬行动”的黄主任双手一拍,显得有些惊慌失措,预先安排好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为了不耽误这次活动,小王哥开车载着我和同伴金贵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乡政府取回了横幅。当时夕阳只有一小部分露出山头,零零星星有几棵苍松矗立在路两旁青黄色的灌木丛和草丛之间,一路上都能听见从丛林里传来野鸡叫唤时发出的“咯咯”声。

      横幅取回后,“暖冬行动”顺利开展,村民们难掩心中的喜悦,嘴上都乐开了花,拉着帮扶小组成员说叨个不停,直到活动结束才松了手。随后,帮扶小组成员带着饥饿和倦意赶回了新安。入夜后天空中偶有几点星辰,凉风习习,我这才感觉到冬天的脚步更近了一步。本以为这个点只能吃泡面了,还好乡政府对面不远处有家饭馆特意给我们留了些饭菜,大伙三口并做两口,匆匆忙忙把晚饭解决了。领导小组吃过晚饭后还要留在乡政府就今天的帮扶情况做意见交换,我们一伙小年轻便在这偷来的闲暇之余逛逛篮球场和乡镇上的街道,想要领略一番“夜凉如水浸”的新安夜景。路灯橘黄色的光辉刚好洒落在道路两旁挺拔粗壮的大树上,显得枝丫更加的孔武有力,大树背后有几家小店还未打烊,店招上的霓虹灯光投射在树叶的缝隙之间,地上的叶斑也跟着跳动了起来。

      “这树我还是头一回见,是什么树?”我好奇地询问他们。

      “应该是酸角树。”金贵他们仔细的确认了下才回答我。

      等到领导小组交流结束,我们便一起回到了住处。据说新安乡当时接待用的住宿就那一个地方,连名字都不需要去记。我的同伴旭建来过新安不止一次,他告诉我说选房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当时我不是很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当晚我和金贵同住在三楼的一间房,卫生倒是差强人意,只是没找到烧开水的壶。等到我们开始洗漱的时候我总算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水龙头硬是拧开半天放不出一滴水,都说新安缺水,现在看来还真是名不虚传,所以说房间里没有开水壶也是情有可原了。只是我那可怜的同伴已经把牙膏和牙刷都送进了嘴里,这下可要怎么收场?亏得楼下总算是有点水,这才化解了这份尴尬。

      往后几天,我们清晨七点过起床,白天深入各村组建卡贫困户家中了解他们的需求,夜里着手建立建全贫困户档案和脱贫攻坚的相关资料,郑杰为了给我们提神,特地准备了一大箱醒脑的饮料。也就是那时候,农民夜校也如火如荼的展开了。帮扶小组的成员又是充当电路接线工,又是充当电脑装修工,忙的是不亦乐乎。尽管有时候会熬到第二天凌晨,可同伴们却从来没有因此抱怨过。期间,回龙村二组基本完成了土坯房改造,过冬的鲜猪肉、粮油等物资也已经全部入户。而回龙村三组的贫困户李玉坤却因不慎摔倒,导致头骨开裂。郑杰闻讯后第一时间带头组织了人力抢救。李玉坤脱离危险后,本来就拮据的家庭生活可谓是雪上加霜,帮扶小组由杨文莉局长牵头,给李玉坤送去了1000元慰问金,帮他渡过了难关。

      扶贫工作结束前一天,围绕“三保障、两不愁”开展的扶贫工作“回头看”接踵而至,帮扶小组成员临时分成三个小队,每个小队负责一个村组的建卡帮扶任务。帮扶小组领导成员之一的罗宝军叔叔刚好跟我和金贵分在了一队,而我们的帮扶目标正好是回龙村三组。出发前,罗叔想起了六月下旬在回龙村种下的一万株芒果苗,这些从攀枝花采购过来的树苗也算是跋山涉水而来,怎能不让他牵肠挂肚?于是罗叔带我们沿路查看了那片栽满了芒果苗的土地。眼见一株株芒果苗傲然挺立、长势喜人,罗叔一时间触景生情,眼角的皱纹都快化开了。他指着那青黄相间的一片苗林,微笑着对我们说道:“从2016年开始,我们帮扶回龙村种植的芒果就达到了668亩,再加上今年的这一万株芒果苗,回龙村的贫困户可算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有产业支柱了,回龙的明天,只会越来越好!”

      回龙村三组山路崎岖险峻,一路上可见从山上滑落下来的红褐色泥土,我们跟着村组干部挨家挨户的开展工作。行至李玉坤家时,他们一家三口正在操持着家务,见到我们后,年近四十的他咧嘴笑了起来,略高的颧骨、黝黑的皮肤以及包扎起来的头部是他留给我的印象。家里的两位老人已是花甲之年,脸上布满了皱纹,额头上的白发在阳光的映照下泛着阵阵银光,好在二老都还神采奕奕,见到我们时,他们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喜悦的光芒。

      “恢复的还好吧?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以后做什么事都得注意点!”罗叔关切地询问道。

      “有你们的关心,恢复的好得很呢!”李玉坤笑得合不拢嘴。

      帮扶小组为他们添置的新厨柜的零部件昨天已经送到了,只是还没来得及组装,于是我和金贵便主动请缨要为他们组装厨柜。经过前段时间的磨砺,我们的动作已经相当娴熟,没一会儿,一套崭新的家具就出现在了李玉坤家的堂屋里。紧接着李玉坤带我们来到偏房旁边的棚子里看了他养的牛和羊,用水泥扶起来的牛圈和羊圈中间用了一道铁栏隔开,肥壮的牛羊正滋滋有味的嚼着草料,时不时还发出“咩”、“哞”的声响。

      “还有什么需要一定及时给我们提出来。”罗叔叮嘱他。

      “没啥需要了!没啥需要了!除了缺个媳妇儿啥都有了!”李玉坤一边摆手一边笑着说。

      “只要你站起来、富起来、学会自力更生了,男子汉大丈夫,媳妇儿总会有的!”罗叔说完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从李玉坤家出来后,我们沿着狭长的村道从户头一直走到了户尾,此时,回龙村三组处在半山腰上的位置可谓是一目了然。

      “瞧!是金沙江。”罗叔走到了山坡边上,指着山下那气势磅礴的江水对我们说。

      我和金贵放眼望去,山下青黄色的芒果苗林如梯田般层次分明,那婉转旖旎的金沙江水好似一条瓦青色的丝带在两旁栽满芒果苗的山地映衬下流经群山的缝隙,两边淡黄色的江滩平坦开阔,水鸟冲向天际时发出的嘶鸣声此刻还在山谷间回荡。

      “你们选个位置,我来给你们合个影留恋下。”罗叔提议道。

      我们两找了一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巧的是刚好有几株长势喜人的玫瑰色野花开在我们周围,晃眼看上去还以为是草棉,可能有一米高,花冠是黄色的,花萼和叶柄却又是玫瑰色的,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别有一番美感。

      “这野花我还是头一回见,这颜色挺讨喜的,是个好兆头。”我跟他们说。

      “这可不是野花,这叫洛神花,花朵可以用来泡水喝的,可以降血压。”村民告诉我。

      “洛神花,好名字。开的这么红火,的确是个好兆头!”罗叔应道。

      就这样,我、同伴、金沙江、芒果苗林还有洛神花就像留在照片上一样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当时本想摘一两朵洛神花泡水品尝,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未能如愿。做梦都没想到,两年后的某个清晨,在朋友彩莲那里,我居然弥补了这个遗憾。

      “这花是郑杰哥从回龙带过来给我的,他在那里的驻村工作已经结束了。”彩莲一边告诉我一边把泡好的水递给我,催促我赶紧尝一尝洛神花的味道。

      玫瑰色的水喝到嘴里,一开始觉得酸酸的,回口时却伴着微甜,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我虽然之前从未喝过洛神花水,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酸角汁!想必许多人对酸角汁的味道都不会陌生,相比之下,洛神花倒是比酸角汁少了几分酸涩,多了几分清香。而说到酸角,我又想起了当年的新安街道,不知道酸角成熟时的新安街道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两年就这样过去了,脱贫攻坚任务已经接近尾声,当年新栽下去的芒果苗已经长成了粗壮的芒果树,74户贫困户即将完成全部脱贫,缺水问题早已得到解决,郑杰也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一个又一个的看似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一个接一个的变化预示着当年一批又一批人的努力终于在回龙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放下我手中被染红的水杯,罗叔当年的那两句话犹在耳畔:“开的这么红火,的确是个好兆头!”、“回龙的明天,只会越来越好!”是啊,回龙确实是越来越好了。若非要深究我对回龙的印象,我想光凭这点,就够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在山巅读大风歌(外一首)作品汇太阳作品汇别有池塘一种幽作品汇老家拾亿——娘的铝锅作品汇知足是一种境界作品汇乡间野刺梨果(外一首)作品汇另一种美声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娘作品汇它持续的淹没我作品汇节气之秋(组诗)作品汇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