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山茶花又开作品汇-英英与雄雄的故事

乐读窝 > 散文 > 山茶花又开作品汇

英英与雄雄的故事

书籍名:《山茶花又开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雄雄是英英家养的一头小牛牯,雄雄是英英给起的名字,村里最有文化的黄老先生听了,顺口说:“英英、雄雄不就是‘英雄’吗!这名起得好啊!”过后村里大人小孩要上英英家,就说:“找英雄去!”

    雄雄皮肤纯黑色,脸颊上有一块小白斑,有人送给它外号“小白脸”。按照牛仙的说法,小白脸心胸狭窄,肚量小易记仇。雄雄已经三岁多了,它的妈妈老水牛耕地越来越力不从心,为主人家耕地20多年,心血耗尽,力气用完,英英家的责任田原来两天就可以耕完,现在六七天都还拿不下来,这让英英很着急。

    割完晚稻,英英请了村里调教小牛师傅纪大仙,准备调教小雄雄。纪大仙50岁上下,身强体壮,一向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早餐英英起了个大早,电饭锅里煮了干饭,还多炒了几个菜,纪师傅带来一位牵牛工,英英姑娘陪师傅他们吃早饭,还特地拿出自酿的红糯米酒,请他们喝两盅。

    雄雄这几天心里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它妈妈老了,老了总要有个着落。人老了总是要死的,牛也会,但要有个死法,是自然死去,还是被宰被杀,下场大不一样。雄雄偶尔听到老主人要将妈妈卖了,而且是卖给屠宰场挨刀子。

    “老水牛为咱家辛苦了20多个年头,我真舍不得它离开啊。”英英惋惜地说。

    “是啊,老水牛和咱家有感情,我也舍不得呢,但老了总要有个去处,不能白养呀。”

    雄雄知道小主人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全怪小主人,小主人对雄雄也很好,有感情。但是现在雄雄很生气,不,是很绝望。

    雄雄知道,母鸡下蛋,公鸡打鸣;就一头牛来说,周岁了就该调教好下地干活了,如果再不会耕地,妈妈老了干不了活,主人家的地总要耕吧;调教吧,因为雄雄是小白脸,调教中难免抽打呵斥,怕遭记仇报复,本来英英的表哥调教小牛犊身手不凡,却不敢接这个活,英英只好请来纪师傅。

    英英姑娘从牛舍牵出雄雄,刚把缰绳交给牵牛工,雄雄就来个下马威,站在那里双眼瞪着牵牛工一动不动,英英走过去摸着它的头说:“宝贝,今天让你去学本领,你不会耕地没有一技之长,谁会要你啊,好好听话哦。”

    雄雄很不情愿地慢慢跟上牵牛工下地,一路上满脑子为老妈打抱不平,妈妈为主人干了一辈子力气活,像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现在只剩下一点儿余烬,冒着一缕淡淡的白烟。一想起年老的妈妈,雄雄气从心生,它猛调头往回跑,牵牛工好像料到雄雄会来这手,心里早有准备,牢牢拽住缰绳,雄雄的鼻子勒出了鲜红的血,还是没能挣脱。

    到了地里头,纪师傅两人齐用力,才强行套上笼子,再套上牛担和犁具。雄雄身上像锁上了枷锁,没有了自由,它摇头晃脑地想将笼头甩掉,时而仰头,前蹄狂刨;时而腾起后臀,凌空尥蹶。牵牛工牢牢抓住缰绳,纪师傅一手攥着缰绳一手握紧犁把。“小白脸”力气使完了,实在尥不动了。纪师傅才挥鞭驱赶着它跑动。

    本来一次也就教授一两个小时,可是还不到一个钟点,雄雄就躺在水田里一动不动,任你抽打、呵责全无动于衷。纪师傅不得已卸下牛担和犁具,让牵牛工拉着小牛牯回家。

    回到家,纪师傅苦着脸对英姑娘说:“你家小牛牯真难调教啊,我从没有遇到过,你还是另请高手吧。”

    “纪师傅辛苦您了,是我家的小牛不听话。”

    第二天,骨瘦如柴的老水牛悠闲地在草坪下吃草,邻居三岁的小男孩林小宝,从房前的院子屁颠屁颠地走向草坪。刹那间,两只流浪狗从小路闯出来,扑向林小宝,他吓得大哭,摔倒在地。说时迟那时快,老水牛奋不顾身,拼老命冲向恶狗。流浪狗完全不把老不朽放在眼里,转头对付老水牛,老水牛勇斗恶狗寸步不让,大战几回合,终因年老体衰,倒了下来,一只恶狗狠狠咬住老水牛的喉管,要置它死命。男孩的妈妈听到孩子大哭声,从屋里冲出来抱起小孩,才发现老水牛被恶狗咬死了。过后林小宝妈逢人便说:“雄雄妈妈救了小宝的命,感谢老水牛救命之恩!”

    雄雄为自己有一位了不起的妈而骄傲。而英英赶来后悲痛万分,双眼满含热泪,她朝躺在地上的老水牛深深鞠了一躬,就回家准备老水牛的后事去了。

    傍晚时分,小宝的父母和英英开来一辆皮卡车,他们从车上抬下一个用纤维板做成的大棺材。英英进屋告诉父亲,说:“老水牛就埋在小河边的松树林里,深挖五米不影响地表上的植被。立个墓碑,黑色花岗石柱子庄重刻上‘这是雄雄的妈,农家的好伙计,让我们永远记住它’。”

    老主人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风潇潇,下葬时还有点雨,英英特地让雄雄跟在棺木后面,送妈妈最后一程。它虽然心情沉重,伤心至极,但妈妈得到主人的认可,以最隆重的仪式厚葬,值啦!它真心感到满意。此后,雄雄心平气顺,乖巧听话,与小主人的关系更加密切,犁耙技术很快娴熟了,在英英驾驭下奋力拼搏。一年四季,它除了完成主人家的责任田外,还为村里缺牛户替耕、代耕,成了方圆十里一把好手,人们有口皆碑。

    (1850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等你来看海的颜色作品汇水韵春光作品汇未完成的歌作品汇黄昏,北风就要安静了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何惜热血染战袍》作品汇倾听蛙鸣作品汇此刻,我想回到故乡作品汇瓯江诗词十二首作品汇湖作品汇秋晚故居偶拾作品汇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