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秋雨淅淅沥沥作品汇-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盖棺论定

乐读窝 > 散文 > 秋雨淅淅沥沥作品汇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盖棺论定

书籍名:《秋雨淅淅沥沥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个大小伙子,端着漆碗,拿着刷子,时而猫着腰,时而蹲下身子,一刷子一刷子的,正在油漆一口崭新的棺材。棺椁是柳木板材,土黄色油漆,大红色边线有一两指宽。尽管造型和色彩都不难看,可还是觉得阴森森的,头发梢儿上直冒凉气。

      他正干得有条不紊,仔仔细细,一个穿裙子的身影映在了棺上,他回过头来,眼睛借着身影的遮挡,避开了阳光的直射,他看清咯,张大着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奓煞着两手,上下扇动着,就像刚刚下蛋的母鸡。

      好久,两眼盯着来人,惊异地说“你-你咋来啦?”“你认识我吗?”“认识-认识-大明星嘛——华芝立,阿立大姐,我们的天使啊。”随从的姑娘就笑一笑,省得她再介绍。

      华芝立莞尔一笑,问他:“你这是——”“我的。我给自己准备好,免得太麻烦别人。”“你的病情还不到无药可救的时候吧?不要太悲观喽。”“治不好咧,矿上不管,能治也没钱治咧。”

      华芝立环视院子,三间瓦房,很破旧了。没有正经的院墙,一个栅栏门儿时常开着。 除了一颗老槐树和立在屋门旁的水管,整个院子空无一物。没有鸡,也没有猪,虽然不常打扫,院子也不嫌太脏。槐树飘落了几片黄叶,点缀了整个院子,倒略微显出些生气。

      大小伙子,其实一点儿也不壮,三十多岁,长方脸盘儿,面色微黄,黄中带青,透着骨子里的萎顿。他叫赵海华,尘肺病晚期。

      门外边凑过来几个带小孩的妇女,她们听说有美女光顾赵海华的破院子,就出来看热闹。她们指指画画,叽叽喳喳,说这说那。年轻点的、眼尖的女子就认出了华芝立,几个女子就啧啧着,欢呼着,惊叫着。年轻女子就回跑回家去,拿来了笔记本儿,让华芝立给她签名。

      “百年不遇呀,我们可见着真正的明星了。芝立姐给签个名吧。”也不管对方答应不答应,她就递过本子和中性笔。

      随从的姑娘就上前劝阻:“姐妹们,华姐在办正事呢。你们先去忙你们的吧,啊。”姐妹们才不管不顾呢,举着本子和钢笔硬是塞到了华芝立的手中。华芝立一邹眉头,苦笑一下,拿过笔来,唰-唰-地在本上写下:愿天下穷苦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华芝立。谢谢,谢谢啦。华芝立点头,微笑,目送她们撤退。

      村里的支书也听说了,就开着小汽车,来请华芝立到办公室歇息,中午为她们接风洗尘。华芝立目光沉毅,摇头,摆手,拒绝道:“支书同志,真的不敢打扰了,我们还有急事,下次,下次好吧。”支书无奈地摇摇头,双手抱拳,鸡啄米一样的点着,说道:“那就恭候大驾啰!”还不甘心,就讨好地瞧着华芝立的脸色,央求道:“那-咱俩合张影吧。谢谢您。”人家都谢过自己咯,华芝立只好接受绑架。支书搀着华芝立的手臂——好像华芝立真是他的姑奶奶,走到大槐树下,把手机交给随从的姑娘,让华芝立站在自己的左侧——尊位,他紧挨华芝立站好,眼睛亮亮地笑着,微微地倾向华芝立。咔嚓,他和明星华芝立就住在了手机里。这美好的影像又能让他意淫多久呢?

      五天前,她第一次见到赵海华,他在为自己装饰棺椁。她到过赵海华染病的煤矿,了解了一些情况,却没有见到老板,便一路打听,辗转奔波,才找到了这里。

      五天后,今天,她又一次来见赵海华,油漆好的棺椁安详地卧在那里,并不着急承担重任。

      她们正要给赵海华谈事儿,吱嘎——栅栏门口又停下一辆奥迪小车,一男一女从车里冒了出来。男的风度翩翩,举手投足极类王者;女的妖艳无比,翘翘的美臀一扭一摆的跟在男人的身边,衬得这破败的院落愈发的破败。

      男的是本镇书记,女的是妇女主任。他们是来请明星华芝立的。“芝立大姐,您好!这是我们镇里的吴书记,他专程来请您到镇里,为您接风洗尘,务请赏光。”妇女主任握着华芝立的手说。华芝立笑一下,打着哈哈。

      镇书记和妇女主任拉起华芝立要走的时候,华芝立蓦然听到吱嘎—响,棺盖错开了,赵海华就翘起腿跳了进去。华芝立大惊,喊道:“海华,你要干什么?”叫海华的小伙子惊异地问道:“天使大姐,你怎么啦?我就在这儿,听你说话呢。”书记也骇然问道:“大姐,你喊谁呢?”华芝立揉—揉眼睛,定睛—看,小伙子的确站在她跟前。她苦笑一下,“没啥,我眼花咯。”

      她被妇女主任驾着胳膊,临走,她扭回头来,大声喊着“你等着,我会回来帮你换肺的!等着,海华!”

      三天前,她又回到过赵海华被赶出来的煤矿,想替他讨回点公道。那是一个私营煤矿,规模挺大,公司的办公楼也够气派。可在那里,她看到了不够气派的场面,也经历了非常窝心的事情。当她站在老板办公室门前的时候,隔着门上的两方玻璃,她看到屋里一男一女,正在看巨屏电视。男的右手搂着女子的腰背,左手在女子的身前鼓捣什么。作为电影明星,她当然知道他们在鼓捣什么,在影视娱乐界,这样恶心的情节,她见得多喽。

      电视正在放映一个光碟——

      一对儿赤条条的男女在私人泳池里游泳,亲吻,抚摸,猥琐……办公室里的男女更加激情荡漾地活动起来。她别过脸去。一忽儿,传出了主持人的声音,她看到的是购物宣传片——

      一片湛蓝的海域,海底的深处正游动着一些黑乎乎的带着刺儿的小东西。画外音伴随着小黑点儿镜头的拉近,送到你耳膜的是标准的姑娘的声音——这就是美国的野生海参,生长在阿拉斯加深海的小精灵,我们的工人师傅把它打捞上来,又经过十八道工序地精心制作,把它送上飞机,漂洋过海,端到了你的餐桌上,对你的健康保驾护航。这美丽的小精灵,它防癌抗癌,延年益寿;坚持食用,百病不生。吃了它,男人更坚挺,女人更美丽。——漂亮的姑娘拿着精致的麦克风,长长的美发长长的腿,漂亮的脸蛋儿巧巧的嘴,她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华芝立就憋出一个字“作”。

      镜头又变咯——年老的老太太,年轻的老太太;年老的老大爷,年轻的老大爷们,一个个的仰着脸儿,瞪着眼儿,盯着漂亮姑娘的小脸蛋儿,支楞着耳朵听她说话儿。——阿姨们、大叔们,您瞧着,多么渺小,又多么神奇的大海的精灵。爷们儿吃了再展雄风,娘子吃了姿容年轻。——倒粪似的重复。华芝立笑咯,广告不就是无趣地重复吗?——您看哪,它游动在湛蓝的深深的海底,汲取着天地之精华,水火之精灵,灌注在它精悍的躯体里,甘愿成为我们养元补肾的宝物,滋养我们的生命。电视上那黑色的小精灵晃动的更带劲儿了。

      大爷们似乎觉得那小东西游到了自己的小肚子里,冲击着自己的生殖器,那东西瞬间便涨大起来,也刺刺儿地年轻起来,抖擞起来,随心所欲起来。他瞥一下那些年轻的风骚太太,那东西却还是如煮熟的老葱,静如死蚕,无力抖擞。哦,原来没有喂它海参——那大海的精灵,天地之精华。他的心就动了,钱包就瘪了。他也不甘示弱,哗地掏出手机,轻轻一点,支付完毕。免得把红艳艳的金钱亲手转给别人,心里发疼。

      华芝立忍无可忍了,嘭嘭嘭敲响了大门,办公室的男女大惊,四只手惊骇地缩回自己的身体。

      敲!敲!敲什么敲!被强大的海参+荷尔蒙搅昏头脑的熊老板恼怒地干嚎。一瞥,俩骚娘们儿!“痒得不行,找操啊,还是报丧呢。”“找操你不配。报丧,我看,你倒快了。”华芝立瞪一眼他那张涨红的脸,眯一下耷拉下来的裤门儿,低沉而严厉地说:”大小是个老板,成什么样子!去,整理一下儿,洗洗手,顺便也洗洗那张臭嘴!”明星就是明星,经多见广,不失时机地进入了角色,弄得那家伙彻底懵逼了。

      直到这时候,他才看清楚,这娘们儿有点面熟,这是谁呢?不敢多想咯,赶紧去洗手洗嘴了。陪他的女子也羞骚地夹着尾巴蹓了出去。

      陪同华芝立的姑娘找见摇控器,咔巴,管掉了那骚包的电视。

      洗了嘴,熊老板回来啰。他拿眼狠狠地舔着华芝立,一拍脑门儿:“咦!华芝立,大明星。快请坐,快请坐。”华芝立表情凝重,无愠无脑,示意陪同的姑娘给他文件。姑娘拿出安检局的介绍信和一份儿矿工名单,交给熊老板。

      熊老板挤眉弄眼,嬉皮笑脸,油头滑脑,玩世不恭地接过文件,看一眼文件,乜一眼美女,舌尖不老实地拱出嘴角,吐着色眯眯的狺子。

      把文件丢到桌上,他假惺惺地说“欢迎,欢迎。”却用食指点着那份名单,“这-,啥意思?”

      华芝立乜他一眼,说:“你不认识啦?你矿上的工人哪,一个个正被尘肺病折磨得死去活来,你却在这里享受海参和美女。”

      他喊叫刚才陪他的女子:“小邵,小邵。”叫小邵的女子跑过来。“你去查一查,看名单上的工人都是那个队的。”小邵一看,“不用查了,这都是三年前就走了的工人。”

      熊老板两手一摊,说:“瞧瞧,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工人。”

      华芝立有些愤怒,有些感伤,她沉重哀伤地说:“是被你们抛弃的尘肺病人!”她,满眼泪光,血色闪亮,哆哆嗦嗦的指着那份名单,诉说起来——

      赵海华,才三十几岁,在你的矿上,由于尘肺病丧失了劳动能力,是你们把他赶出了煤矿。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为自己准备棺材。他的家院破败不堪,满目荒凉,一片死寂。他呼吸困难,难以活动,面色蜡黄,精神萎顿,一身的病痛。除了那口新打的棺材还有些生气,他什么都没有。他吃了上顿没有下顿,靠着亲友的接济,一天天地用自己的泪珠数着死亡到来的日子。泪珠熬干了,他就用空洞的眼神仰望着苍天,一天天等死!而你,却让海参养得白白胖胖的,吃着碗里的,霸着锅里的;调戏了这个,糟害那个。

      周志斌,他才27岁就患上了尘肺病,你们却无情的把他赶走了。为了尊严的活着,他四处奔走,想讨回点公道,讨回点补偿,养家糊口。可是,他还不到29岁呀,却憋死在了在向你讨要“公道”的路上。29岁,跟你的儿子差不多的年纪吧。你于心何忍!你知道吗?他留下了一个8岁的儿子,一个先天失明的,还得了乳腺癌的妻子。撑持这个家庭的是他78岁的老母亲。可是,你的同样年纪的母亲,却整天地飞来游去,今天到北国,明天到海南。她呢,白发人送黑发人,却连烧纸钱都买不起呀。工作人员要做个登记,老太太只好拿出儿子的身份证。她不敢再看到儿子,她不敢哪。她把身份证交到工作人员的手里,就缩到墙旮旯里,脑袋抵住墙角,墙皮便脱落下一坨。她双手抠进墙里,耸动着嶙峋的肩膀,颤颤巍巍的哭泣。泪水顺着墙角浇了一地,连那坨墙皮也洇成了红泥。

      华芝立已泣不成声啦,本色的面庞被泪水冲刷得沟沟壑壑,活像高高挺起的黄土高原。她呼呼地喘着,挺起那腾跃起伏的昆仑山脉,又指向了另一个名字——

      张浩生,一张张Χ光片已经铁证如山,你却非要逼他开胸验肺。为了替天下600多万尘肺病人代言,他挺起了胸膛,展露出了他那被熏黑的肺。你可知道,即便他换了肺,也得终生服药。那沉重的药费,照样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平静下来后,华芝立说:“熊老板,还要我一个一个的诉说吗?”熊老板低着头,一忽儿,他抬起头来,面对华芝立说:“我已经尽责了。我又不是慈善机构,剩下的事就给我说不着了吧。”

      “这些人的病是矿上造成的吧?他们的病一天治不好,你都脱不了干系。怎么会给你说不着呢?”华芝立反问他。

      “那- 也不是你能给我说得着的。”熊老板真够熊,一句话把华芝立噎得双目圆瞪。好一个滚刀肉,她心里暗忖。

      她哪里能知道,钱与权的交易到底有多少猫腻。“我是管不着你,可你知道‘人在做,天在看’的道理吗?”“谁爱看谁看,我可管不了那么多。”说着他就站起身来,摆出了逐客的架势。华芝立也知趣地站起来,眼睛猛然间被扎得刺痛刺痛——她瞥见了墙上的书法横幅“厚德载物”。她抹一下贮满泪水的眼睛,瞪它一眼:你怎么就昏头昏脑地跑到了这里,是照看老熊,还是讽刺自己?!

      她收拾一下自己破碎的心,平静地说:“我们就是提个醒,别等着老天睁眼的时候,没处躲藏。”说着,她俩就怏怏地转身走了。

      “吴书记,”她瞧一眼妇女主任,“是吧?”妇女主任点头。华芝立继续说:“吴书记,我刚才说的这些,只是这些天经历的九牛一毛。你说要为我们接风洗尘,你知道这是什么风,什么尘吗,是悲风苦尘哪。你接得了吗?”

      吴书记在副驾上坐着,目视着前方,他似乎没有听到华芝立的问话,他知道自己失算了。可开弓哪有回头箭,人都坐在了车上,正在朝着镇政府隆隆地前进,他只能将错就错了。

      吴书记终于回过头来:“芝立大姐,此话怎讲?”华芝立笑一笑:“我们上车之后,恐怕你就意识到你请到的是个烫手山芋啰。”吴书记并不回头,冲着那挡风玻璃酸酸地问道:“此话又怎讲呢?”华芝立从随从姑娘的手里接过一个文件,拿出一张名单,递给吴书记,说道:“你大概不知道咱们镇里罹患尘肺病的有多少吧。这是名单,请你过目。”

      吴书记接过名单,一看,三十七个,他心里一震。他自嘲的笑了,想吃人家豆腐,反被烫了满嘴的燎泡。他别过脸去,看着那一颗一颗唰唰后撤的树木,你说啊,我这是何苦呢?一颗颗树木,飞也似的向后溜去,根本不予理会。

      妇女主任悄悄地玩弄手机,吴书记的手机嘀呤收到了短信“将计就计,挽回面子。”

      吴书记挺了挺腰杆,坐正了些,扭过头来,对华芝立说:“芝立大姐,刚才我们说话有失分寸,给你接风洗尘,那不是笑话嘛。你们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什么大餐没有吃过呢。我是想请你们到镇里给我们的基层干部做个演讲,帮我们动员一下募个捐,帮助那些尘肺病人。你毕竟是明星啊,号召力强嘛。都怪我,词不达意。见笑,见笑!”

      华芝立哈哈哈哈地笑了:“那敢情好。乐助其成,乐助其成!谢谢你呀,书记同志。”

      当天下午,华芝立在镇村干部募捐会上做了演讲。演讲结束,她带头捐出五万元,吴书记捐了一万元,妇女主任捐出1000元。在他们的带动下,镇村干部纷纷捐钱。有用微信的,有用支付宝的,有用银联的,不到两个小时,基金账户增加了二十九万元。

      一周之后,赵海华做了换肺手术。手术成功。第一天病情稳定,赵海华瞪着快乐的眼睛感谢华芝立。华芝立伸出食指和中指,给他祝贺,给他鼓励。第二天,病情稳定,他仍然微笑着。第三天,突然告急。他,赵海华,突然,停止了呼吸,闭上了眼睛,微微含笑,离开了人世。

      华芝立参加了他的葬礼。山坡上,他的责任田里,他永远地守在了这里。

      下雪了。纷纷扬扬的雪花,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飘飘摇摇,犹犹豫豫地飘落,那样子就像天使散花。不一会,脾性大变,你争我抢,各不相让,挤挤扛扛地扑向大地。梅花不是梅花,水滴不是水滴,一粒粒地晃动着脑袋向大地洒去。你还没觉得怎么回事呢,树的枝杈上,房顶上,墙头儿上,道路的边边角角上,都长出了晶白的茸毛。不一会儿,你就会欣赏到白茫茫一片的山野都蒙上了洁白的绒被,被子下的禾苗刚才还冷呵呵地瑟索着,此刻,便暖洋洋地在被子下嬉闹起来。你的心或许就一惊一爽,精神便清爽了许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金秋作品汇董家女儿作品汇小梅沙看海作品汇行走在土地上的记忆作品汇隐姓埋名燃星火作品汇活着作品汇家乡那诱人的的灯光作品汇1980 颗粒归仓作品汇邂逅西大作品汇剑已出鞘作品汇都市少年医生回到清朝当皇帝病少枭宠纨绔军妻我的物理系男友萌妻养成拉贝日记红拂夜奔醉枕江山金风玉露暗度甘草江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