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我与清华园作品汇-天堂的弟弟

乐读窝 > 散文 > 我与清华园作品汇

天堂的弟弟

书籍名:《我与清华园作品汇》    作者:佚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弟弟出生的时候,我已经在读小学了,他是我父母第五个孩子。那时父亲在乡医院临时帮忙,他又恰巧出生在当年十二月。

    如果翻年了就算超生,我父母得承担相应超生罚款,所以他出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我弟弟是个胖胖男孩,记忆串喜欢穿一双红色凉胶鞋。那还是父亲一位学生买的,当时他去乡上商店买东西,路过我家吃中午。

    我弟弟太小,不知什么时侯将人家给自己孩子买的靴子穿他脚下,关键他这一穿就舍不得取下来。

    弄得大人们哭笑不得,学生只好把鞋子送给老师孩子,自己又返回去重新买了一双。

    后来弟弟病逝,母亲哭着将这双红色小鞋和他一起埋葬。

    那时候我们那里水果只有苹果和犁子,而我家附近只有苹果树。父母去参加集体劳动,总是把我这个长子留在家里照看最小弟弟。

    而我总爱带他到苹果树下去吃生苹果,每次我爬上树,他站在地上眼巴巴望着我躺在树枝上吃独食,偶尔心情好赏给他一二个苹果。

    有次,我吩咐他用双手捧起上衣,我则往里面投掷苹果。

    我突然产生捉弄他的想法,摘了三四个苹果瞄准后使劲扔了出去,他双脚站立不稳,向后倒去,脑袋瓜砸在石块上,那血马上流了出来。

    “哇。”他痛得哭起来,我从树上下来,随手抓起地里干泥巴倒进伤口里,不一会血就止住了,在上面结了指甲大的硬块,到时用水一洗就没事了。

    “你敢给大人些说这事,我就揍你。”我威胁道。

    有天,屋里只有我们两人,小弟弟一直乖乖坐在我身边。而我则坐在火塘边,双腿夹着小凳子在上面做作业。

    好不容易做完语文作业,我开始做数字作业,大锅里响起吐吐涨水声,因为锅里猪食已经快熟了,我就不用再起来添柴加火了。再看一旁的弟弟已倒在火塘边睡觉了。

    突然一股刺鼻胶臭味道钻进我鼻孔,我吓了一跳,马上蹲下身子寻找怪味来源。我发现自己心爱的钢笔笔盖已经被烧焦,一定是他拿去玩耍,不小心扔进火堆里。

    我气得当场给了他一耳光,并用脚使劲踢他。

    弟弟放声大哭,随着就一摇一晃往外走去,我心情不好,将书包里东西乱扔一通。

    晚上,父母每人肩上背着一背干柴回来了,父亲手中还抱着已经熟睡的弟弟。

    “好险啊!幸亏在森林里遇见我们,否则遇上豺狼就危险了。”父亲叹着气。

    “你怎么能随便打骂自己的弟弟。”母亲骂道。

    “谁让他把我笔盖烧了。”我理直气壮反驳道。

    后来,弟弟脑袋正中长了个白疮,发起高烧,父亲本是乡村医生,给他打针吃药。但一直高烧不退,一看不妙父母请了几个人抱着他直接往县上送。

    父母不在,我就带着三个兄弟妹妹在家。

    那晚我做了恶梦,我梦见一架红色飞机从空中飞来,缓缓停在我家屋前。那架飞机太大了,两支巨大翅膀盖过了我家屋顶和围墙。

    我想动,手脚却浑身无力。我想吼,嘴唇像是被堵得满满的。我傻傻的睁大双眼,心唯一期望就是飞机早点离开我们。

    因为按照老辈子们的说法,梦见飞机和汽车都是凶兆,如果自己中途能消失,说明还有挽救余地。

    父母回来,我得想办法说服他们,到外地去请法力高强的毕摩为我们家祈福袪灾。

    这天,我和弟弟一人背一包猪草到家,屋外荫凉处还有个大人正坐着喘气。

    “你弟弟不行了,我先来一步,他们随后就到。”他站起来说道。

    “你别嗐说。”我一下子倒在地上,我根本不相信这个消息,我多么渴望这人随后笑看说是和我开个玩笑而已。可又有谁随随便便拿别个亲人生死来开玩笑。

    “我弟弟只是得了病,送到县上肯定能医好。”

    “我们一个村子,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怎么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真的不行了,得的是败血病,医不起了。”那人低下头。

    “你骗我的。”我从头凉到脚底,浑身没有一丝力气,那眼泪像水一样淌出来,几个弟弟妹妹还小,一个个傻呆呆围着我不知所措。

    我看着天空发愣,不一会,瘦高父亲紧抱着黑色包裹疾步奔来,胖胖的母亲一步不落跟在他身后。

    “胖嘟不在了。”转瞬间父亲来到我们面前,他流着泪说道,我们一家人哭着抱在一起。

    后来父亲选个日子将弟弟遗体埋在离家几百米小山包,每次路过我们都不忍心看那个地方,低着头匆匆离开。

    母亲睹物思人,每天唉声叹气,后来我们就搬家了。那个小山包因为高廂垄作,早就被机械平整了。

    第二年我们家请来毕摩做法事,在撵鬼时毕摩信誓旦旦说我逝去多年的爷爷怀里抱着一个小孩,胖胖的穿双红凉鞋,父亲当场眼泪就下来了。

    我爷爷当时是个老实本份人,却被自己奴隶主用枪逼着参与叛乱,虽然途中用自残保住一条命。后来却死在劳改地方,连尸身都未寻到。

    “他再寂寞孤单,也不应该将我小儿子找去陪他,太自私残忍了。”父亲私下在骂爷爷。

    后来听从毕摩劝导,动员几个叔叔娘娘做了大道场,将逝去多年爷爷和年老奶奶魂魄送上天堂。以免他变成孤魂野鬼继续游荡,祸害别人和自己子孙。

    再后来,我父亲病逝了,到了天堂的他是否找到自己心爱孩子,他们团聚后是一定会保佑尚在人世的我们平安吉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推荐书籍:永生的西雅图作品汇百合、百合作品汇从电视到手机(原创)作品汇绽放艺术的圣堂作品汇塔作品汇回家路上作品汇钱塘观潮作品汇半岛护路人作品汇围巾挂在草帽上作品汇我的老会计作品汇全能高手神医废柴妃天师下山从神迹走出的强者为科学奋斗死水微澜乘龙快婿新恋爱时代枕边的男人超绝萌爸